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这个妖怪不是人 > 正文
第048章 湘江篇-卿名苏青烟(十)
作者:皈依三  |  字数:3187  |  更新时间:2019-10-23 00:41:05 全文阅读

西都

一座磕碜寒酸的庭院里。

陈二狗提着水壶浇灌篱笆下的牡丹花,勉强还能看到清晨篱笆下的水雾缭绕。

这回陈二狗睡醒了,神清气爽,腰间撇着竹简,后腰上撇着折扇。

灶红头嘴里塞着两个烤红薯屁颠屁颠从厨房跑出来,将红薯吐在陈二狗身后。

“吼吼吼!”

听到这似狗非狗叫声,陈二狗停下手中动作,回头望着灶红狗,无奈道:“狗兄啊,以后这种事,我来做就行了,你看,这全是你口水…唉!”

灶红狗一脸鄙夷:你每次红薯放灶堂都忘拿出来,我不拿出来,你吃红薯碳?

“味道也还不错,狗兄,要不…你,再去偷点肉来?”

不知何时,陈二狗已经坐地上,抱着热腾腾的烤红薯小口小口啃食,含糊不清说话。

“狗兄,这个是你的!”

灶红狗斜眼看人:别以为一个红薯就能买通我。

片刻后,这一人一狗各自抱着烤红薯小口啃食。

“吼吼吼!”似狗非狗的叫声传来。

陈二狗吃掉最后一口红薯皮,笑道:“狗兄,辛苦了!”

话声渐落,灶红狗大摇大摆从篱笆下缝钻出去,没错,灶红狗偷肉去了。这书生太磕碜,又没钱,别家都砖盖瓦筑,这厮土方浇筑,还是从别人那儿买的二手房。

穿过篱笆,跳上房顶黑瓦顺着民房开始搜寻目标,走了几个巷子,终于找到目标,皇天不负偷肉狗。

只见那一间民房小窗未关好,露出一个灶红狗刚好可以进去的缝隙,跳上窗台,小心翼翼钻了进去。

灶红狗顿时欣喜若狂,这房屋里些许灰暗,那房梁上可是挂着好几块黑腊肉。

不再多想,小腿往后退两步,一个冲刺顺着石墙跳上房梁,大嘴馋的直流哈喇子。

也就灶红狗身手好,不是一般的狗,如若不然,他还真跳不上去。

灶红狗内心深处却是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多跑两趟,两人吃个几天?

灶红狗细细打量,挑到成色最好那一块,张开大嘴便是啃咬棕叶绳。

一刻钟后,“啪”的一声,黑腊肉掉地上。

随后,灶红狗跳下房梁,大嘴咬住这黑腊肉,这腊肉将近两尺,约十来斤,用尽浑身解数开始往小窗外拽……终于,成功了!

顺着来路一路折回,灶红狗内心充满喜悦,两人有肉吃了!

在灶红狗偷腊肉离开后。

那灰暗的房间里出现两人,一人身穿素衣,长发披肩,双手背后。另一人身穿青衣,同样双手背后。

这熟悉的姿势,除了花纸巾和雪素素师徒两人还能是谁?

“糟老头子,那面瘫会不会爱上狗?”雪素素一脸疑惑。

衿爷坏笑:“他有恋兽癖。”

“啥玩意?”

“没什么。”

雪素素不以为意,又横眼儿问道:“对了,那道盟邀你去那什么山什么什么,你咋不去?”

衿爷一脸鄙夷,明显对那群人不乐意,啐道:“关我屁事。”

说完,又是笑嘻嘻盯着雪素素白皙的脸蛋儿看,笑道:“况且,啥事儿有陪着我乖徒儿好!”

“切!”雪素素撇撇嘴。

在另一边

灶红狗在民房屋顶上拖着黑腊肉一路蹑手蹑脚。

终于,到了熟悉的磕碜篱笆小庭院,依旧从篱笆缝里钻出来。

陈二狗则在厨房忙活,磨菜刀洗菜板,灶堂柴火旺盛,锅中沸水腾腾,似乎这一切都精打细算,在情理之中一样。

是的,这一人一狗经常干这事,久而久之,陈二狗掐好时间提前准备,待狗兄凯旋归来。

“狗兄,实乃狗中之王也!”

陈二狗看着门口的灶红狗大嘴含着黑腊肉,就是不禁称赞起来。

灶红狗偷完腊肉也已经是浑身无力,腊肉丢在门口,径直走向隔壁的木床上就是打盹儿。

见狗兄四肢无力,一副纵欲过度模样,陈二狗关切道:“狗兄,肉熟了我叫你,你去歇息吧。”

黑腊肉随意清洗片刻,放置菜板,手起刀下,放入锅中水煮。

陈二狗坐在灶前木凳上打盹,一身灰,脸上肇的黑不溜秋,嘴角还流口水,睡的不省人事,殊不知,锅中腊肉已经煮烂。

这个时候,灶红狗醒了,出来见这书生打盹流口水,锅还烧着,跳上去就是一脚蹬他脸上。

后者一个重心不稳,“砰”的一声倒在柴火旁,摔的龇牙咧嘴,睁开双眼睡意全无,恍惚间,似乎自己又流口水,连忙用衣角擦掉口水掩饰尴尬。

“吼吼吼!”灶红狗黑着一张脸,鄙视。

听到这似狗非狗叫声,陈二狗顿时醒悟,双手抱着脑袋,一张黑不溜秋的花脸一脸懵逼,一声惊呼:“完蛋!我的肉!”

由不得多想,起身拿起起漏勺捞出腊肉,结果…

陈二狗内心一阵痛楚:“我的黑腊肉啊!都煮成粥了!”

陈二狗不知所措,痛心道:“狗兄,腊肉粥,只有腊肉,你喝否?”

“吼吼吼!”

灶红狗叹气:算了,腊肉粥只有腊肉,将就。

于是乎,一人一狗蹲在灶堂前喝腊肉粥,只有腊肉。

陈二狗端着碗慢慢品尝,灶红狗蹲在一旁埋下脑袋慢慢喝’粥’。

这腊肉虽说煮成’腊肉粥’,不过味道刚刚好,不咸不淡。

陈二狗瞥望着灶红狗,问道:“狗兄,要不加点葱花?”

“吼吼吼!”灶红狗表示同意。

陈二狗点头,又道:“狗兄稍等!”

说罢,碗放在灶堂上就是大摇大摆走出去,去大街上买点儿葱花下腊肉。

陈二狗刚刚踏出门外,却是愣住,内心不禁感叹:我一个寒酸书生怎会有这般运气,竟接二连三遇到这般倾国丽人。

只见,那女人一头乌黑秀发红绳紧扎,随意搭在胸前,一身白绸缎裙,裙上锈水,纹无名花,钎腰紧勒青纱,青纱上挂着一块翡翠玉佩,玉手十指钎钎,白皙的右腕上还带着和田玉手链,双眸似水带着一丝柔情。

这人,便是长情仙洛芷,在冥界宁长公主威胁阴天子下使其强行重生,足足提前五百年,这一世,洛芷——还爱书仙,这是第五千年。

现在的洛芷,重生于北方镇北侯府,名苏青烟,乃镇北将军掌上明珠。

苏青烟嘴角扬起,莞笑道:“不知…公子何名?”

陈二狗一脸通红,不过对方看不见,因为现在他一脸灰,心中不敢相信,竟然有这般倾国丽人问自己名字,自己也就一个无名小书生啊!

不过,陈二狗还是拱手行礼,忍住内心激动,笑道:“小生,名陈,字二狗。”

苏青烟抿嘴笑道:“你这是近日上火?”

后者愣了疼,似乎鼻孔流出了什么,连忙拿衣角擦了擦,随后,便是伴随着一声,“扑通!”,后脑勺倒在地上。

灶红狗听到这宛如玉珠摔在地上的清脆悦耳声,不由得跑了出来,结果看到那书生摔倒在地,鼻孔还流出鼻血,双眼朦胧睡意,面容极其享受。

又看了看那个白衣丽人,结果,小胳膊小腿打冷颤,眼中不敢置信:我尼玛,又是一个仙!

灶红狗自然知道,这女人跟三千年前遇到的那个酒仙一样,一身天地之气,弹指一瞬,引动天地万物,一人——足矣对抗道门百家。

苏青烟见这书生摔倒在地,鼻血流出,连忙关切上前扶起,丝毫不介意陈二狗一身灰尘,拿出袖兜的绣花手帕便是擦拭他鼻血,担忧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灶红狗思忖,内心唯一想法便是:这个仙,对这书生有意思。

苏青烟横抱起陈二狗便是向屋内走去,慢慢将他轻放木床上后,盖上些许汗味的薄毯,自嘲地说:“这一世,我还是放不下你啊!”

随后,苏青烟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小屋,这小屋光线些许灰暗,屋顶有些破损,阳光透过屋顶缝隙,照射下来能见灰尘弥漫,一旁土墙上还挂着蓑衣斗笠,在那下面还有着两个小木盆,纸窗下还有一个小木桌,桌上放着一堆竹简。

苏青烟轻笑,自言自语:“你还是…书不离身啊!”

见这土屋房顶坏了也不修,苏青烟便帮他代劳,左手钎指婉转流连,轻轻一扬,只见那透光的屋顶缝隙,似乎有生命一般竟自己慢慢合拢在一起,片刻后,只剩下那半敞的纸窗透着微光。

灶红狗在一旁门口蹲着看得一清二楚,一脸惊讶:不愧是仙,不论生死物,随手催化万物生长,跟自己姐姐一样,恐怖如斯!

见那书生酣睡,自己便是拿起稻草编织的扫帚忙活,把这两间小屋打理一下,又是去庭院外的街道水井打水,抱着木盆回来帮他洗衣,又是给他擦脸打理头发,又是修补岁月侵蚀痕迹的竹篱笆。

一身白绸缎衣裙已经沾染泥渍,一双素手就在刚才都还是洁白无瑕,现在却有着清晰可见的灰尘。

这般贤惠女子,陈二狗卖身也不亏。灶红狗是这么想的,虽然不知道他们啥关系,不过看那女人的口气,在自己到来之前,他们认识。

“你是什么妖?”苏青烟看着灶红狗疑惑,自己一直忙活,这白毛红鳞小家伙的存在都没注意。

“吼吼吼!”

苏青烟:“…”

不明白啥意思,蹲在门口的苏青烟埋头继续洗衣,所幸二狗家有两个小木盆,不然这衣服都没法洗。

片刻后,苏青烟又瞥向灶红狗,问道:“你不是狗狗?”

后者灵性点点头,“吼吼吼!”

待续下章

皈依三昨天搬砖不小心划破了某个地方,撕心裂肺的哽咽着,“为什么我会太监,5555!”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