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假如这个世界真的存在 > 第一卷:末地之路
第三章:洞中焦躁
作者:宇之佑  |  字数:4280  |  更新时间:2019-09-06 21:13:57 全文阅读

引导者与白袍青年爬到了半山坡,山下不时几只箭飞上来。当又一只箭插到引导者面前的泥土里,引导者暗暗骂道。这里又没什么遮挡物,简直就是活靶子,虽然僵尸不用担心了,能够拉开一些距离,不过他们离骷髅小白也远了。

如此骷髅小白就有了更好的发挥空间了。

引导者觉得这样也就罢了,不过他们都忘了。这里是在黑夜,在黑夜之中,怪物可能从任何的地底冒出来,只要是漆黑之地。

僵尸的嘶吼声,蜘蛛的呲呲声从上方传来。

引导者借着火把的微光望着山坡上突然出现的僵尸和地蜘蛛,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而此时他自己两手空空,白袍青年的银斧又在后面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手上。

“兄弟,现在我们进退两难了。不如.....”引导者刚转过头来对着旁边拿着石斧的青年说到,那个青年却在他面前突然就化为了灰飞。

引导者看着他慢慢变成灰飞消散在空中的样子,一下子脑袋内一片空白,动作都顿了一下。

白袍青年又在喊着什么,不过引导者听不见。他现在的只觉得世界很安静,在他眼前一个真真切切的人消失了。

就这样化为了灰飞,飘散在空中。

一股力量拉扯着他,把他带到了一边。在被吼了几声过后,引导者这才回过神来。望着之前自己在的地方两只箭插在那里,背脊直接发凉。然后疯了似的爬起来就开始跑,边跑边奇怪的嘶吼着。

白袍青年顺手只抓住了他的裤脚,被带了一节过后,引导者摔倒倒在地。一只箭从下而上,几乎是擦着引导者的头皮往上面飞去,击中了山坡上的一只骷髅小白。

只见那只被击中的骷髅小白全身一红,然后往后退了一下,手上之前瞄准引导者的箭射歪了。不过这次它拉满了弓对准了在山下刚刚射了它的骷髅小白。

咻的一声,它的箭划过一个弧线击中了山下的骷髅小白。那只小白被射中也是全身一红,手上的箭射歪了,刚好插到引导者下面点阻止了他往下落下去。

被射中的骷髅小白先是一愣,不过随即就拉开弓对准了山坡上的骷髅小白。

一箭射了上去,只见那只箭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在要到达山坡上的骷髅小白时往下坠落下去。不偏不正,刚好插在了白袍青年的菊部。

白袍青年杀猪的般的叫了一声。

不过好在这些小白拿的弓都是没有光泽的普通弓箭,攻击不算太高。加上在空中已经消耗大多数能量了,落下来虽然不致命。

不过疼肯定是没跑的。

这群崽子是天黑了把屁股当脑袋了吗?

白袍青年暗暗骂道,在上方僵尸快到时爬了起来,拉着引导者就开始斜着跑。

“喂,没死就快跑。”白袍青年对着引导者吼道。

引导者连滚带爬的跟着跑着,边跑他忽然说道:“好像这些家伙还有点意识。”

“啥意识?对菊部敏感?”白袍青年撇撇嘴。

“不是,你看那两骷髅不是打起来了吗?我之前也遇到了一个丘比特,呸。骷髅跟一个僵尸打起来了,所以我觉得他们还有着一种反击的本能意识。”引导者说道。

白袍青年回头望了望两只互怼的骷髅小白说道:“对,这些家伙绝对是上辈子被屁熏死的,这么针对屁股。”

引导者满脸黑线,一拳挥在了还插在白袍青年屁股上的箭尾上,白袍青年瞬间杀猪般的叫着蹦出去几步。

“你干嘛?”白袍青年回过头恶狠狠的望着引导者。

引导者指着一只箭摆摆手。

白袍好像知道是为什么了,不过他总觉得的有些地方不对。

记得之前引导者双肩都有箭的啊,砸不对称了?

“放心下次我轻点。”引导者柔软的声音在白袍青年身后传来,白袍青年只觉得菊花一紧。

“我可是村儿里的头号护花使者呐。”引导者说道。

“你才花,我可是我们村儿里的村草。”白袍青年似乎感觉那里不对劲。

跑了两步,他们都停了下来。在这个山坡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地方。几只地蜘蛛已经围住了他们。

这些蜘蛛两只红色的大眼睛望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旁边四个小眼睛还在对着他们笑着。几只修长的美腿,配上浓郁的腿毛,让人看了头皮发麻。这些半个人大的蜘蛛嘴里咝咝的声音不断。引导者和白袍青年都知道,被这家伙咬上一口,绝对不简单。

几只蜘蛛同时跃起,扑向了他们,引导者在空中挥拳打退两个,被一只蜘蛛咬了一口。白袍青年也被咬了几口,他的身体开始变的没有那么实质了。

引导者暗叫不好。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自己生体的构造了,他们都是由某种能量凝结而成的能量体。外部的伤害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对于自身能量的夺取,这样构造的身体虽然不会因为某一部分受伤而失去能力,不过所有能量一旦全部消失,他们就会像刚刚引导者所看到那样化为飞灰。

引导者见白袍青年状况不好,一脚朝他踢了过去。白袍青年被这一踢,脚下一绊。白袍青年做好了扑在山坡上的准备,不过他却感觉面前的山坡一空,一个平地摔,摔到了漆黑之地之中。

等到白袍青年再次举起火把,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的入口处。

“楞着干嘛?先跑啊!”引导者跌坐进来,翻身爬起就往里面跑去。白袍青年感受身上的变化,也飞快的往里面跑去。

这里可是山洞,这简直就是像在赌博。

白袍青年越往内走越是不安。

就这个世界的构造来说,每天夜里才会有怪物跑出来。而在白天,怪物们通常会被太阳灼烧致死。

那么没有阳光的地方呢?

怪物们会活下了,很显然山洞内的漆黑给了怪物们一个天然的庇护所。

每天晚上涌出来的怪物有多少?有多少怪物躲在山洞里?

这些他们都没底,所以这简直就是在赌博,赌这里还不算太深的洞里没有其他怪物存在。

不过人急了都敢吃屎,更何况狗急了跳墙。呸,我在想啥?

身后嘶嘶声不断逼近着,声音回荡在山洞内,一直往前延申着。这个洞似乎深的很。白袍青年跟着引导者东到西拐的快速穿过不同的通道,不过身后的嘶嘶声并没有消失。现在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到现在还没碰到过洞穴内的其他怪物。

个屁啊!

恍然一个分叉路口,一只僵尸的背影出现。

引导者果断的钻入另一个洞口里,走了几步引导者忽然停了下来。白袍青年直接撞在他身上。

“咋不走了?”白袍青年疑惑道。

“没路了。”白袍青年望着引导者前面坚实的墙壁,心头凉了半截。

这下玩完了。

就在白袍青年哭丧着脸,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引导者忽然将另一只肩上的箭拔了出来递给了白袍青年说道:“那里还有个通道,不知道能不能走。不过有个石头挡着了,过不去,你用见把那个石头挖开应该就可以走了。”

“那你呢?”白袍青年用力握着箭说道。

引导者望了望白袍青年有些透明的身体,说道:“老子可是学过王八拳的,等我过去锤爆它们的眼睛就过来。”

引导者说着头也不回的往回走了几步。

白袍青年咬着牙拿着那只箭,用力的往那个石头上砸去,一下又一下。

他忽然想到,村里静止的时间是多么美好,那时候虽然每天晚上在门外怪物的嘶吼声里入睡,不过每个艳阳高照的白天,他们能重复的做着一些单调的事情,除草种地,翻土地,听铁匠和村长讲各种故事,偶然还能和引导者去找猪骑着完,那时候猪是他们最欢快的时光,额,应该是骑猪吧。想起夕阳下在猪上下不来的追赶,那是他们逝去的青春。虽然回家肯定是一顿毒打。

他又忽然想到引导者之前常在他们自家的院子内种着各种花,白的、蓝的、粉的、红的、黄的、紫的......等等!黄的!菊花!

白袍青年天灵盖光芒一闪,他将一只手穿过裆部,摸住了他的尾巴,然后咬着牙,奋力一拔。

那只在他屁股上吸收他精华的那只箭被拔了出来,于是他双眼腥红大吼一声:“双剑合璧!”

疯狂的对着那块石头挖掘着。

“这!就是我们的意志!”

双剑合璧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而是有三股力量之多。

而在另一边,引导者感受着前面嘶嘶声越来越近。他的双手也越来越发抖,他咽了口唾沫。稀稀疏疏的声音,从黑暗力传来实在让人难以忍耐。不过蜘蛛还没有到火把所照射的范围内,所以引导者也不清楚这些蜘蛛到哪了。

不过身边稀疏声越来越大,可是他却连蜘蛛的腿毛都没看见。

引导者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它们应该就在这周围才对。

引导者好似像到了什么,干咽了一口。有些颤抖的缓缓抬头,迎来的是一只蜘蛛的血盆大口。

好在早有预感,蜘蛛一口只咬在了肩上。

引导者一拳往它眼睛挥了过去,将它击退。疼痛感从肩上穿来,火辣辣的。不过引导者知道,就算去看,也看不见伤口。能量体的本体就是生命的本体,他们都是生命的单体,不会存在受伤的说法,不过却也会中毒什么的。

引导者知道,就算蜘蛛将他的脚上大咬一通,他也照样能按照原来的速度跑。不过这时候,他的肚子却响了起来。

该死,好久没吃东西了。

出门的时候虽然有带食物,不过跑步太容易饿了。

引导者欲哭无泪,不过现在绷紧着每一根神经的状态下,根本没时间给他想东想西的。也只要在这个时候,他的注意力百分之三百在于怎么从这里活下去,只要能活下去,他那个小脑袋里给出的所有方案他都会马上采用。

紧紧只是为了活下去,活下去。不愿像其他人那样化为灰飞一样消散掉了,那样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引导者,压低了重心,一个马步对着正面对的蜘蛛。

这时旁边又多了两只蜘蛛,好在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后面就算还有蜘蛛,也挤不进来了。

不过面对上面一只,地上两只,三只蜘蛛。引导者拿着火把的手都有些发抖,不过在一只蜘蛛扑过来时,他稳住了手里的火把,挥了过去。

“哇啊啊啊!!!看我龟漂拳!!!”引导者大喝着胡乱挥拳乱舞着,打退了一只蜘蛛,被咬了一口,不过又挥舞的击退了。

感受着身上生命的流逝,引导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拔腿开始跑。

“挡不住啦!”引导者边跑边喊。

“我好啦!”白袍青年看着被自己敲掉的石头,刚站起来,引导者一脚对准他的屁股就去了。白袍青年只觉得腰间一股力量传来,他的腰际直接往前顶了进去,砸在了坚实的墙面上。

几只蜘蛛随后就扑了上来。

“妈妈!!!妈妈呀!快!有蜘蛛!妈!!!!!!”白袍青年转过身,双手拿着箭指着蜘蛛的眼睛,张大嘴巴嘶吼着。

一个大耳巴子扇在了他脸上。

“你他妈在叫下去我耳朵非聋了不可!”引导者将他压在身下瞪着他,白袍青年瞬间没了声音。

引导者看了看卡在那个小洞口进不来的蜘蛛松了口气。那个小洞只能刚好通过一个人,而这些蜘蛛体型太大,挤不进来,就张着嘴嘶嘶的叫着,不时用那六只红色的眼睛望着他们。

他们都松了一口气,瘫倒在这个狭小空间内。不过由于空间太过狭小,他们只能胳膊贴胳膊,胸贴胸,屁股挤屁股的。

空气在他们的呼吸之中慢慢的变得干燥起来。

这时汗水变的异常的顺滑,他们就这样四目相对着。

“这里真的安全了吗?”白袍青年问道,呼吸之间打到引导者脸上。

“暂时吧,还好只是蜘蛛,放心吧它们进不来。我说,你现在还穿着这白袍你不热吗?”引导者有些恼火的说,不过说出来他就突然发现这句话好像不大对劲。

就在气氛格外诡异时,外面传来了僵尸的嘶吼声。

引导者心头一凉,他们惊恐的四目相对,都读出了对方眼里的恐惧。

“你......你刚刚说的......它们......包括僵尸吗?”白袍青年问道。

“......要是我们能进来的话......以僵尸的体型......恐怕......进的来。”引导者苦笑了一下,真的是说什么来什么。

僵尸的嘶吼声越来越进,他们现在都知道,这下是真的回天乏术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