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假如这个世界真的存在 > 第一卷:末地之路
第二章:夜幕降临
作者:宇之佑  |  字数:4601  |  更新时间:2019-09-06 12:36:20 全文阅读

第二天一早,一群手持石斧青年跟着个一位身着白袍,手握银斧头的人出发了。

他们踏着稳健的步伐,气势高昂的往前走着。走了一会,身着白袍的人回头望了望众青年。

只见他抡起银斧,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定在地上。一时间,泥土飞溅,阳光照在斧面上分外耀眼。

下面众人眼里都泛起了光。

“啊,我的眼睛!”

不过没多久,众青年纷纷唔眼。

白袍青年这才发现,是斧子反光,尴尬的挪了挪斧子的位子,干咳两声说道:“那个......路途遥远,你们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先上个视野好点的地方探索一下。”

“你不知道路就直说吧。”一个人歪着头一脸无语的望着他。

“嗯,说的对我们确实是需要一位引导者,所以就是你了。”白袍青年上前抓着刚刚那名青年轮着银斧就往前走去。

他们消失在众人一脸懵逼的视线里。

白袍青年一只手搂着引导者的一边说:“你不这样说要死啊,我不要面子的吗?”

“收起你的面子吧,现在重要的是找到萝卜好吗?要是在外面游荡久了,等到天黑,我们怎么回去?”

“有了这把斧头,难道我还怕那些怪物不成?”白袍青年说着又挥了挥那把斧子,劲风在空中呼啸着。

“我们一个村可就这一把呐。”引导者看着摇了摇头,感觉这是没救了。

就这样一群人,来到了发现萝卜的山顶。

这时白袍青年突然好奇的对着引导者问道:“对了,我们好像也不知道萝卜长啥样啊。为啥发现萝卜的人在这里就能看见?”

引导者想想了,似乎也没想出萝卜长啥样,随口说道:“大概铁匠那看过图鉴吧,你知道的,那家伙家里有一面墙的展示。”

“哦,图鉴?物品展示框的那个?”白袍青年问道。

“嗯,对啊。铁匠贴了一面墙。”引导者回忆了一下,点点头道。

他们站在山顶望了一会。

“你知道萝卜在哪吗?”白袍青年问道。

“这里应该看的到。”引导者托腮。

“指示牌说在山下第九十六颗树下。”白袍青年指着山顶上的一个告示牌说道。

“哦,第九十六颗树下啊。”引导者若有所思,不过随即他瞪大了眼睛没好气道:“这里哪有告示牌?”

引导者随着白袍青年的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一块木质的牌子上面赫然写着这句话。

引导者感觉自己脸部抽了抽,就这样?

等到引导者回过头来时,白袍青年已经带着他的斧头帮开始下山了。

他们踏着坚硬的山时,踩进山上的坑坑洼洼,路过一个漆黑的山洞,慢慢开始踩到松软的泥土。嗒嗒的声音慢慢变成了沙沙的声响。

空气慢慢有些湿润,在随风而动的树叶间,有着落叶飞舞的声音。树木的影子随着时间移动着,慢慢的拉着很长。

眼看太阳就快要下山了,暗红色的光芒占据着天边。随着阳光的减少,同时消失的似乎还有周围的温度。

一丝丝寒意从脚下升起,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他们似乎都变得警惕起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并且快步移动着。

他们终于在一颗歪歪扭扭的树下发现了几颗萝卜,白袍青年上前两下将它们都拔了出来。

好家伙,一数足足有六颗!

白袍青年嘿嘿的笑了起来,周围的青年见了都笑了起来。

跟着四周的黑暗里也桀桀桀的笑了起来。

于是他们笑声慢慢低沉下去。

桀桀桀的笑声越来越大。

黑暗里不知道谁尖叫了一声,接着尖叫声一片。一片漆黑里,天上的星星那点微光根本就不起多少作用。

一阵怪叫过后,一点紫色的微光忽然出现在地面一个地方。

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白袍青年拔腿就跑过去。

“啊!什么东西咬了我了!”

“救命!什么东西进我屁股里面了!快!谁......”

“我感觉很奇怪!”

“前面的东西是什么?我刚刚撞什么东西了?”

“看那有光!快过去!”

一群骚动着望这点紫光处奔来。

白袍青年第一个到,接着微弱的紫光他终于看清了。

原来是一把会发光的弓。

白袍青年松了口气时,哐当哐当的骨头碰撞的声音响了起来。白袍青年这才发现不对劲,他顺着弓看见了握住弓的一双煞白的手。

哦不,应该是一双骨头。

借着紫色的微光,他看见了一个骷髅头正用空空的眼睛盯着他。嘴里发出了桀桀桀的阴森笑,在白袍青年还没开始叫时。

四周的尖叫声已经响起来了。

没多时的时候,原来其他人都已经围了过来,当看见这个骷髅拿着一把发光的弓时,瞬间跑开了。

“骷髅啊!”

“跑啊!”

“弓箭啊!”

“弓会发光啊!”

“谁来帮帮我!我的屁股又进了什么东西!我......”

当当的声音传来,白袍青年跑着跑着摔了一跤,随即他转过身,望着那个骷髅。却发现那个骷髅就在他面前拿着弓,在微弱的紫光下看着他。此时骷髅手中的弓如满月,一只箭凭空出现在弦上,锋利的箭头直指白袍青年。

就在着紧要关头,白袍青年用力的握了握手上的银斧,感受着上面传来的真实质感。心里一横,一咬牙。

只见白袍青年闭上眼睛,双手护在胸前,大喝了一声:“妈呀!”

又是当的一声,接着哐当一下,白袍青年又听见咔嚓和燃烧的声音。他睁开了一只眼睛,看着明亮微黄的世界有些不知所措。

白袍青年睁开双眼,望着光源。引导者正一只手拿着火把,一只手拿着石斧看着他。

“妈妈,啊呸,那个骷髅呢?”白袍青年一脸英勇的样子,站起来凶神恶煞的举着银斧挥舞着。

“呐。”引导者拿着斧子指了指散开灰飞中,两块骨头。

“哼!杂修!”白袍青年对着骨头啐了一口唾沫。

引导者拿着火把环绕着四周。

只见一个青年屁股上中了两箭,另一个青年正在帮他拔出来。

一个青年抱着一颗树,石斧丢在了一边。

两个青年抱在了一起。

引导者对着旁边躺地上的青年踹了两脚,那青年尖叫着往后跳了一下。

引导者看着乱糟糟的场面,叹了口气。

刚刚应该才一个骷髅小白而已吧,就已经乱成这样了。而且火把是每个人都有发吧。想到这,引导者就感到有些头疼。

这里的大多数人晚上从来都是在家里度过的,加上从小所受的影响,对黑暗都害怕。更别说对付怪物了,而他们现在才正要回去。

这里的路途,才刚刚开始而已。

没等到引导者思考,一只箭擦过引导者的眉梢定在了一颗树上发出duang的一声。

接着四周又响起了僵尸的嘶吼声,黑暗里其他同伴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引导者知道,已经有人牺牲了。

在这个漆黑的世界里,现在能相信的只有手中的斧子了。

引导者捏着斧子的手紧了紧,转过身,一张腐烂的脸已经出现在他眼前了。引导者怪叫了一声,下意识的一脚踢了过去。僵尸被踢着后退了几步,不过又接着往他扑过来。

“哇呀呀呀!”一阵喝声从引导者身后传来,引导者笑了笑。想了想在他身后的,是哪个拿着银斧的白袍青年。

他突然觉得,他还是挺有用的。

个屁啊!

引导者被僵尸按倒在地,听着身后越来越远喊叫声,他回过头去,望着拿着火把疯狂逃跑的青年们的背影。引导者本来以为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白袍的背影,随即一个屁股上插着三只箭的身影杀了出来。那兄弟身后帮他拔箭的兄弟跑的比他还快,直接将那位屁兄。哦不,股兄。

呸,受伤的兄弟顶着往前跑着。

亲兄弟啊!自己屁股上还挂着一只箭倒是顶着前面兄弟快追到白袍兄了。

感受到铺面而来的恶臭,引导者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自己要被载入勇者名单了,这样倒能领点田地了。

可是......这有地用,没地花啊!

妈的!想来昨天晚上那个白袍家伙还烧香拜佛来着?!

就在这时,引导者感觉手上怪力传来。接着僵尸爬了起来,引导者看的一脸蒙蔽。

兄弟咋啦?换姿势了?

接着这货转过身面向了一只骷髅小白,引导者这才发现这厮背后插了一箭。和着这家伙......不会被丘比特射中了?

一瞬间,引导者觉得又相信爱情了。

僵尸和骷髅小白的恋爱啊!

果然啊!爱情这种东西,就是因为能跨越不能跨越的东西,而显的那么美。

引导者热泪盈眶的欣赏中,也中了一箭。

箭身陷入引导者的左肩。引导者直接跳了起来,两眼冒火的冲了过去。又躲过一只箭之后,他来到了骷髅的身边。引导者深情的注视着它。

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现在我终于要告别二十多年的单身生活了吗?现在要怎样呢?要牵她手吗?然后就牵手成功了吗?还是说抚摸她温柔的长发呢?

我想摸你的头发,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因为你他妈没头发啊!

算了还是先看看僵尸兄会怎么做。

引导者回过头望着僵尸兄,只见僵尸兄深情的奔向了他梦寐以求的白富美。呸,只有一片雪白的白雪公主。

然后亲切的一巴掌呼了过去。

你往后退的动作认真的吗?

废话那么用力的一巴掌,把白雪公主给呼懵了一下,接着白雪公主又是一箭射向僵尸兄。

小小的动作伤害那么大。

只见他们两个浑身都打的冒红了。

引导者右肩又中了一箭,引导者回过头来望着属于他的白雪公主,一斧头应脸劈了下去。

连劈带踹还带喊的。

“爱......爱......爱情.......我爱你xxxx情!”

待到他的白雪公主化为了飞灰,引导者一脚将爆出的骨头踢出去几米远。

接着轮着斧头双臂带风的往白袍青年他们的方向跑了过去。

引导者跑着跑着,望着前面化为灰飞的青年,心头一痛。勇者名单里面又要多一个了。引导者心头一凉,跑着跑着,引导者突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刚刚那个人的名字。

看来这样勇者名单里又少一个人了......

我为啥要说又?

引导者,跑着跑着,被身前一个熟悉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身上的腐化之气一定是僵尸没错了,不过它口中不同于平常发出的声音。平常的僵尸应该是嘶吼的呜呜声,而这只僵尸好像在说着什么话。

是比普通僵尸更厉害的僵尸吗?

引导者紧了紧手上的斧子,感受着石斧上的钝感,引导者自己也拿捏不好。

没见过的敌人永远是最可怕的,他深知这一点。

想着,引导者想着先试试底。

于是大喝一声:“回旋飞斧!”

随即用着吃奶的力气将斧子丢了出去。

按照他的计算,这一斧子虽然在空中会损失很多力量,加上是钝器,伤害虽然不算最大,但是这样的距离,这种伤害,加上钝器虽然不锋利。不过等它弹回来,接着再给全力一击,再将它打退。这样的连续快速的叠加伤害无疑是很有效着。

引导者大喝完丢出去以后便伸着手奔跑着,准备随时接住回弹回来的斧子。

在他的视线之中,斧子完美的落在了他的预想地点。

完美,现在只要回弹......

斧子在他的注视下完美的落在了预定地点,接着在僵尸化为的一片灰飞中接着往前飞了出去。

引导者穿过僵尸的灰飞,灰烬在他身后消散。引导者保持着举手的这个姿势定在了那。

这......这么弱的嘛?!

“喂,你没死啊?快跑啊!马上就到山底了!爬上山,就有优势了。”不远处,白袍青年望着他。

引导者撩了一下头发,然后回转身对着他比了个ok的手势。

然后拔腿就跑!

“喂!跑那么快,你不拿武器的吗?”白袍青年见他两手空空,两只肩上插的箭在空中肆意凌乱着。

“你傻啊!不拿武器跑的快啊!”引导者才不想告诉他他自己的斧子被他丢出去,不知道飞拿去了。

“好有道理的样子。”白袍青年瞬间顿悟到什么似的,随手丢掉了手上的......银斧。

引导者看着白袍青年追上后手上两手空空,吃惊的望着他,几乎是吼道:“斧子呢?”

“丢了啊!跑的快。”白袍青年对引导者比了一个大拇指,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没毛病吧,兄弟?

引导者望了望旁边拿着斧子跑的跟他们跑的一样快的青年,拍了拍脑袋。

“铁质的银斧啊!那么轻的东西你都丢?还有着不影响逃跑的吧!”引导者指着旁边的青年鼻子都要气歪了。

那个可是村里的至宝啊,这家伙说丢就丢了?

估计他们现在回去也是死了。

不过引导者回过头一看,一个僵尸将银斧拿了起来,往他们这边移动着。

“还好有人帮我们拿了。”白袍青年说了一句。

“还好个屁啊!那个是人吗?”引导者咆哮道。

“就是啊。”白袍青年又确认道。

引导者定眼一看,好像是跟他们有些相似,主要身上腐化的没那么多。而且这个跟之前的还有一些熟悉感......

引导者突然想起来之前丢斧头砸的那个......是他们的弟兄?

那个呜咽声,此时却是异常清晰。

“救我......救救我......”

引导者心头一颤,我一斧头闷死个人?

引导者只记得自己跑步的脚都有些发软,一阵后怕在心底蔓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