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七十七章 坑埋方少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272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59:15 全文阅读

方世鸿试探着下了轿,然后远远的避开胡宝和那两个轿夫朝回路而去,一开始走的很慢,两步一回头,直到确认对方没有放冷箭的样子,也没有追来,才放下心迈开脚步往回跑去。

方世鸿跑出十几丈远后,突然从树后面跳出一人将他拦住,然后提着他的后襟又给提溜了回来。

方世鸿本以为要逃出魔掌了,谁知竟是空欢喜一场,不由得对着胡宝坡口大骂道:“天杀的胡宝,你不说说话算话吗?作为一个绑匪,你连最起码的江湖规矩都不讲,你就是做绑匪也一定是个最最下贱的绑匪。”

一听方世鸿的叫骂,反倒是把胡宝逗乐了,“我说方兄,我哪句说话不算话了?我告诉你前面没多远就到了,这可不就是到地方了吗?我说放了你,那自然是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也是依言将你放了,但你被其它人再捉回来就不关我事了。”

方世鸿咬牙切齿的骂到:“你这该死的贼人竟敢戏弄于我?”

胡宝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道:“你这骂声偶尔听听倒是无伤大雅,只是听多了就显得聒噪了。”,说完胡宝朝着前面那轿夫道:“刘二,把你袜子脱下来。”

那个叫做刘二的轿夫一脸为难的推脱道:“不好吧?这是我唯一的一双袜子了,已经穿了半年都有感情了。”

“让你脱你就脱,哪那么多废话,若不是你穿了半年我还看不上呢,大不了明日再赔你一双新的。”

“胡老大,你这话从我还剩八双袜子的时候就开始说了,直到现在我只剩下最后一双了。”,刘二虽然一脸的拒绝,不过还是把袜子脱了下来递给了胡宝。

胡宝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那双袜子顶端,放在面前远远的闻了一下,接着赶紧拿开,然后用另一只手在面前使劲的扇了扇才勉强驱散一点味道,然后他就拿着那双袜子朝方世鸿走去。

方世鸿见胡宝的样子就知道他准备做什么,不过还是拒绝的道:“你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

在胡宝将袜子拿到方世鸿面前的时候,本就被轿子颠的天翻地覆的方世鸿终于再也忍不住呕吐了出来,连胡宝手里那双袜子上都溅了不少,胡宝也不介意,一手搬起方世鸿的脸,捏开他的嘴就将袜子塞了进去。

做完这些,胡宝拍了拍手道:“唉,总算清净了。”,然后又朝着另外几人道:“把他带山上去吧。”

方世鸿努力的想把嘴里的臭袜子吐出来,但那袜子似被嘴巴箍住了一般任他怎么办都吐不出来,偶尔舌头碰到那臭袜子更是让他恶心。

方世鸿被一路架着朝山上走去,夜色笼罩着山林,方世鸿又一路晕乎乎的就被抬到了这里,此时他连方向都有些分不清,更别说指望他认出这是哪座山了。

只知道往山上走了许久,那两个匪徒终于是放慢了脚步,停住的地方似乎是半山腰的一个土丘,此时在山林中伸手不见五指,但方世鸿却听到前面几步有悉悉索索的的声音,他似乎遇见了救星,即使被袜子塞满了嘴,他仍拼了命的挣扎着,口中含糊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似乎是方世鸿的挣扎呼救起到了效果,前面不远处有个人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直到依稀看清那来人的相貌是,方世鸿心里是万分激动,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雄鸡帮帮主窦霄,见到窦霄,方世鸿更是拼了命的挣扎,他与窦霄颇有些来往,既然是窦霄,那么他基本就算是得救了。

架着方世鸿那两人将方世鸿的手松开,方世鸿连忙伸手把嘴里的臭袜子取出远远的丢开,然后跑向窦霄身后,拼命的朝旁边吐口水,只是再怎么吐嘴里的味道还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他对着窦霄道:“窦帮主,帮我弄死他们,日后我必有厚报。”

窦霄转过身冲方世鸿笑着道:“难道方少没想过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他们几人为何到了这里又不走了?”

一听窦霄的话,方世鸿才猛然惊醒过来,然后退了两步指着窦霄道:“你,你,难道是你让人绑架我的?我与你无冤无仇,而且与你雄鸡帮有通财之义,你为何要绑架我?”

窦霄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并非是我有意与方少过不去,而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要怪只能是怪方少你得罪了万万得罪不起的人,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可如方少这般做事不计后果的确实也少了,我窦霄也没有如此胆色敢绑架方少,只是我若不这样做,恐怕我雄鸡帮上上下下都将不得安宁。只因方少一时兴起造下的孽,我雄鸡帮几年时间打下的基业在一晚上赔了个一干二净,有此因果,方少落在我手里也不算太冤。”,窦霄说完,又对着其他几人道:“时间不早了,带过去吧。”

听了窦霄的吩咐,带方世鸿上山的几人拉着他就往那小土丘而去。

方世鸿心下知道,对方既然暴露了底细,恐怕就不打算让他活着了。他努力挣脱了几下都挣脱不开,方世鸿只得求饶的道:“窦帮主,之前是我莽撞,只要你们放了我,此事我绝不会和任何人提起,也绝不会找你们麻烦,而且你们雄鸡帮赔的银子全部由我来补偿。”

窦霄道:“方少恐怕是不知道那一晚我输了多少吧?足足八千万两,你拿什么去补?即使你有这么多银子我现在也不敢收了,还是命更重要一些,那日与你一同作孽的几人已经在前面等你了,方少还是省些口舌吧。”

方世鸿被两个人拖着往前走,没多远就来到了雄鸡帮曾经埋尸的地方,那里早已挖好了一个半人多身的坑,窦霄朝着拉住方世鸿那两人道:“放下去。”

方世鸿此时心里害怕极了,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拼命的挣扎,平时弱不禁风身板,竟让那两个练家子都差点拿捏不住,方世鸿双脚向前蹬着,身体拼命往后退,那二人无奈,只得将方世鸿架了起来。

方世鸿双脚离了地,脚下就再也使不上劲,被二人轻松抬着丢进坑里。

这是一个仅容一人站立的深坑,方世鸿被丢进去后,胸部以上露在地面上面,进了坑里后,他用双臂支撑着坑的边缘努力的想爬出来,只是方才起来一脚的高度就被窦霄一脚踩在了肩头,重新踩回了坑里。

眼见方世鸿还不放弃挣扎,窦霄对着另外几人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填土。”

几人连忙拿起铁锹朝坑里填埋。

直到填进坑里的泥土漫过了方世鸿的膝盖时,窦霄才松开了踩在方世鸿肩头的脚,此时任由方世鸿挣扎,但脚下已经拔不出来,他想蹲下用手去把漫过膝盖的泥土扒开,但那土坑太小,他连蹲也无法蹲下去,反倒是一低头被丢过来的泥土淋了个满头满脸。

此时的方世鸿已经感受到了绝望的味道,尽管伸手就能掸掉脸上的泥土,但他却连手都不想抬了,任由泥土糊在脸上,然后仰着头放声的哀嚎。

填土的几人浑不在意方世鸿的嚎叫,径自在那填土,方世鸿哭嚎了半天泥土已经过了腰,他鼻涕眼泪流了满脸,眼见这些人不为所动,抬手一把抹去脸上的眼泪鼻涕,开始破口大骂道:“兀那贼子,你们如此作践于我,一旦让我出去,定当生啖汝肉,寝汝皮,我定要让你们雄鸡帮上上下下鸡犬不宁。”

窦霄蹲在方世鸿身边道:“方少,无论你想怎么样也要你能逃出去再说。只要你能逃出去,我必定领着整个雄鸡帮的老老少少到方府门前谢罪,到时候要杀要剐由方少说了算,不过此时嘛,我怕这林子中的蛇虫鼠蚁吓着了方少,您老还是消停一会吧。”

说完窦霄一个手刀砍在了方世鸿后颈上,原本气势汹汹的方世鸿顿时瘫软了下去,若不是窦霄提着他的后领,此时他的脸已经趴到地上了。

京营演武当日,整个京城阴沉沉的,一片肃杀的景象。

此时方府内更是一片忙乱,一早就有人发现方世鸿不见了,但却没人见过他何时出的门。

到了寅时,方从哲也只好交代管事去好生寻找,然后匆匆坐轿出了府,他想着方世鸿或许在府中憋得太久又趁人不注意溜出去寻花问柳了,但京营演武可是大事,容不得耽搁片刻。

天色微亮,方世鸿悠悠转醒,一睁开眼睛就觉得眼里被泥土糊得到难受,想伸手揉一把眼睛,却发现此时双手也已被埋在了土里动弹不得,整个人除了头外其他都无法动弹半分。

方世鸿闭着眼睛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慢慢张开了眼睛,他努力转动脑袋朝四周看去,此时周围雄鸡帮的人已经一个都看不到了,除了眼前一个系着红布条的小树外,其他连个蚂蚁都没有。

往远处望去,虽是在山上居高临下,但深春的黎明雾气甚浓,连个隐约的影子都看不到。

方世鸿不知道雄鸡帮的人为什么把他埋在这里却没杀了他,而且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难道他们就这么自信这里不会有人经过?

方世鸿不甘心如此等死,于是他扯开了嗓子不停的喊道:“有人吗?救命啊。”

一直喊了半个时辰也没有任何反应,此时方世鸿的嗓子都有些喊得冒烟了,他也明白这么喊下去死的更快,于是隔上半个时辰叫唤几声。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