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七十二章 挂印封金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85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51:05 全文阅读

朱由检和骆养性将二十多辆马车押送进了京城后,朱由检让骆养性去将马车运回了北镇府司衙门,他则是独自骑着青霜马往英国公府而去。

英国公府中,张之极在几个婢女的看护下正拄着拐杖在园子里试着行走,朱由检到来时,张之极正丢开了拐杖,虽然走起来仍是不太利索,但看上去已无大碍。

一见朱由检到来,张之极脸上满是兴奋,想迎上去,但碍于腿脚不便,只能慢慢往前挪,朱由检一见张之极的样子笑着道:“你省着点吧,男人何苦为难自己。”

张之极权当做没听见,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与朱由检耍嘴皮子最后吃亏的总是他自己,“五哥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

朱由检道:“来看看你两日后的京营演武你能不能去。”,说完朱由检也不客气,径直往园子中的石桌坐去。

虽是晚春,都近午了这石桌还是沁着一丝凉意,一旁的婢女拿了个干净的茶碗给朱由检倒上一碗香茗,朱由检看着碗中腾起的团团白雾有些出神。

见朱由检端着茶碗也不喝只是怔怔发呆,于是开口问道:“五哥怎么有雅兴跑我这思考人生来了?”

朱由检道:“都言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北方人爱喝酒,南方人才爱喝茶,我总觉得在这京中所见的都是喝茶的。”

张之极道:“京中自然还是爱喝酒的多,只是不在酒席上,谁家来个客人还能直接端一壶酒出来不成,待客当然还是用茶。”

朱由检此来是有事情要说,却因为一碗茶想的远了,心里不禁觉得好笑,然后朝着张之极道:“我这思维确实有些奔放了,子瑜你站着干嘛?不要客气,快坐。”

张之极苦笑的摇了摇头,摸着自己的屁股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站着比较习惯。”

一看张之极的样子朱由检就了然了,看来屁股上的伤还没好,朱由检道:“我来是有事要与你说,前段时日京营之中有人勾结女真人大量私售京营火器,两日后就是京营演武,子瑜还需将此事及早告知英国公,此时这批火器已经缴回放置在北镇府司,数量之巨,令人心惊,因为现在还尚未拿到京营和女真人交易的具体数量,所以现在缴获的是否为全部物资,我也不敢确定,这事捂怕是捂不住了,还是要让国公早作准备为好。”

张之极一听朱由检的话,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思虑了片刻道:“竟真有此事?我此前也听闻过一些京营中一些蝇营狗苟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胆大如斯,五哥可知京营中到底是何人吃里扒外?”

朱由检道:“此事涉及颇广,京营中我现在知道的是刘成、石富行二人,其他涉及此事的名册我回去后让人送来。”

“事关重大,既如此我就不陪五哥了,你先在这里喝茶,我先去将此事禀告我爹。”张之极说完招呼了几个婢女给他拿过拐杖往张维贤书房而去。

朱由检既已将事情说了,喝了碗茶就离开了。

书房中张之极拄着拐将朱由检说与他的事情告诉了张维贤,听了儿子的话,张维贤面色一变,接着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张之极想了许多父亲震怒的可能,是拍桌子还是摔杯子,但都没有出现。

等了许久,张维贤才睁开眼睛道:“为父老了,许是一些人觉得为父提不动刀了。”

张之极问道:“爹,那这事要怎么处理?若是有需要我可以去求五哥相助。”

张维贤摆了摆手道:“不用了,这京营为父恐怕是要交出去了,我大明承平已久,京营也烂的不成样子了,这与为父脱不开干系,此时交出,或许还能保全一些名节,只是既然有人想把老夫拉下马,那老夫也要断了他的手脚。”

张之极听了张维贤的话不解的道:“爹,你是觉得有人故意在设计害你吗?”

张维贤道:“你以为就凭着一个参将和一个百户能闹出这么大动静?他们又是如何搭得上女真人这条线的?你们还是心性纯良,不了解这朝堂的险恶。”

张之极问道:“爹,那你怀疑是谁在搞鬼?”

张维贤眯着眼睛道:“去岁的萨尔浒之败,我觉得很是蹊跷。”

“爹是怀疑……”张之极有些吃惊的道,只是说了一半就不再往下说了,既然提到萨尔浒之败,那张维贤怀疑的人就不言而喻了,虽然张之极与方世鸿仇怨甚深,但也很难想象当朝唯一的阁老,竟会通敌。

张之极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开口道:“爹,既怀疑这老贼在耍阴谋诡计,儿子有一事也要与爹说,爹可还记得水色?”

一听张之极提到水色,张维贤脸色有些黯然的道:“此事已过去了,再提也不过徒增伤心罢了。至于你要报仇的事情,日后会有机会的,此次恐怕仍是不行。”

“爹,我不是这意思……”,见张维贤误解了,于是张之极便把他和朱由检绑架并炮轰方世鸿的计划说与了张维贤听。

张维贤听完有些意外的看着儿子,“这仇虽然爹也想你能够报,但爹希望你还是那个偏偏少年,手上能少沾染一些血腥,你之所以想亲手轰杀方世鸿不过是因为心中怨恨,爹教你一个办法既可以不用你亲手杀人,又可以让你解恨如何?”

张之极疑惑道:“哦?什么办法?”

张维贤走到张之极身旁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张之极眼神一亮,朝着张维贤竖起了拇指道:“爹这办法可比我的狠毒多了。”

张维贤朝着张之极头上拍了一下道:“臭小子怎么说话呢?这几日你就好好养伤吧,养好了伤我才好带你去京营,我现在要先去一趟太子府。”

太子府中,朱常洛合上最后一本奏折,双手揉了揉太阳穴道:“世人人都以为权掌天下是为人上之人,本宫这些时日以来处理朝政,发现所谓九五之尊,不过是一肩挑百姓一肩挑社稷,个中辛劳不足为外人道。”

朱常洛敢说,张维贤却不敢接,皇帝尚未驾崩,太子已经以九五至尊自居了,埋怨的是辛劳,但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的。

见张维贤不答话,朱常洛又开口问道:“国公此次前来可是有事?”

张维贤此时才抬起头有些犹犹豫豫的道:“唉,殿下,老臣有罪啊。”

朱常洛见张维贤的样子,心下也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开口问道:“国公这是何意?在本宫这里国公说话还需要吞吞吐吐的吗?”

张维贤摇了摇头道:“老臣有负殿下所望,一时不察,竟让小人钻了空子,这京营司库的火器,快被一些蠹虫给掏空了?”

听了张维贤的话朱常洛也是面色一变,连忙上前拉住张维贤的胳膊道:“什么?到底怎么回事?火器乃是国之重器,如今辽东战事焦灼,若是没了火器我大明怕是要失了依仗,此事可不是儿戏,国公速速道来。”

张维贤偷眼瞧了一下朱常洛,心想火候差不多了便道:“殿下莫急,虽说老臣愚鲁,但总算没有坏了京营的根基,京营的那些蠹虫勾结女真人私售火器,数量之巨让人心惊,好在这些火器已经夺回,包括那些建州女真的细作也已拘押,只是此事事关重大,老臣特来向殿下禀告,虽说亡羊补牢,但老臣仍是心中惶恐,特此请罪。”

朱常洛经历几十年的起伏,此时仍是不免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直到听闻火器已经已经夺回才稍安了心思,他松开张维贤的手臂道:“此时国公虽有御下不严之过,但胜在能够及时挽回止损,也算不上什么事,国公切莫多想,京营之事还要依仗国公。”

张维贤皱着眉头道:“殿下,此事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就算殿下想大事化小恐怕有人也会不同意。”

“国公的意思是?”

张维贤道:“之所以老臣今日能来与殿下诉说,不过是因为对有些人来说时机未到,两日后的京营演武,就是那些人与老臣、与太子发难之时。老臣已非当年之西北狂狮,再统领京营已力有不逮,若出了此事殿下仍力保老臣,恐会引发朝中许多人的不满,殿下若趁此机会革了老臣,不仅可以免了攻讦之危,还能博得铁面无私的美名。”

朱常洛急忙道:“万万不可,国公乃镇国之柱石,京营不可一日无国公。”

张维贤垂首道:“殿下过誉了,既上不了战场,老臣于京营来说已是可有可无,我大明的善战之将多如过江之鲫,又怎会缺了老臣这么一人?而且老臣正好也可借此机会将京营的人马全部召回,如此便可消除一处隐患,殿下可将此事全部推到老臣身上,如此一来,既可革除京营占役、空额之弊病,又无碍殿下声望,到时殿下将老臣革职,正遂了这些人的心思,更可为殿下拉拢人脉。”

朱常洛听了张维贤的话颇为意动,只是这京营的兵马乃是保障,离了张维贤又不知何人足以信任,因此一时拿不定主意。朱常洛在张维贤面前来回的踱着步,心里犹豫不决。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