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七十章 炮击穷寇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41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9:30 全文阅读

大兴货栈外,朱由检领着骆养性一个总旗的人马和裘飞领的两个百户人马已经等候多时,直到天色大亮时,朱由检才看到一群人慢悠悠的驱着马车从大兴货栈而出,领头那人朱由检从画像上见过,正是海沙帮帮主海无量。

海无量一行的马车数量并不是很多,只有二十多辆,待这些马车全部出了货栈后,朱由检骑着青霜,带着骆养性及一个总旗的人马上前把海无量的车队给拦住了。

海无量常年走货,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无论是官是匪,他都没少打交道。

见车队被围,海无量并无慌张之色,眼前拦路的这些人虽未穿官衣,但一看举止便能看出这些人是官不是匪。

海无量抱拳朝领头的朱由检和骆养性二人问道:“各位官爷不知在哪个衙门当差?又是何故拦住海某去路?”

骆养性拿出自己锦衣卫的腰牌亮到海无量面前道:“我们是锦衣卫的,见你们一行这么多货运马车,特意前来看看是否有通关路条。”

海无量道:“原来是总旗大人,失敬失敬,海某这批货物是有顺天府开的通关路条,被扣留在大兴货栈好些时日了,检查也检查了许多次,而且有你们锦衣卫骆都督亲笔手书的放行文书,难道这位总旗大人没有接到过相关的消息吗?”

见海无量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朱由检心道,这批货物里恐怕没有什么违禁之物。

但那批火器若想通关必然是要借用这批货物的通关路引,如此一来海无量手里应该是没有路条路引才对,于是朱由检道:“既如此,还请海帮主出具一下相关批号的路引。”

海无量也不啰嗦,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叠路引递了过来。

骆养性示意手下一个小旗接过路引检查,那名小旗拿过路引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见这些路引并非作假,那小旗又拿着路引与这二十多辆货车一车一车的核对,直到全部核对完后,那小旗向骆养性小声汇报道:“路引是真的,货物批号也全部对得上。”

那小旗的话朱由检也听到了,这倒有些出乎了朱由检的意料,如此一来那些火器没有路引如何过关?难道一开始的推断就是错的?

朱由检向那小旗问道:“离大兴货栈最近的关卡是哪里?”他之所以没有问骆养性,想来即使问了,这便宜总旗总旗也不一定知道。

那小旗回道:“离这里最近的关卡有两处,一处是在通往宛平的官道上,由兴州中屯卫把守,另一处是在卢沟河和漷河的交汇处,在弘仁桥上,由府军右卫把守。”

“又是府军右卫,难怪这一批和大兴货栈货物调包的火器不用路引也能过关。”朱由检心里想到,然后他朝着海无量问道:“海帮主,不知女真人的那批火器是何时出的大兴货栈?”

海无量一副无辜的样子问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什么女真人?什么火器?”

朱由检朝着不远处的裘飞招了招手,然后继续对海无量说道:“我本也没指望海帮主会如实相告,勾结番邦,是为明贼,既然海帮主此时仍执迷不悟,那我也不与海帮主客气了。”

待裘飞带的两个百户到来后,朱由检对裘飞道:“你留下一个百户的人马帮海帮主把这批货再运回货栈,仔细看好了,若是少了一两的茶叶我拿你是问。”

朱由检的话是完全没把海无量放在眼里,海无量听了朱由检的话不由怒道:“不知我海某人触犯了哪一条大明律,阁下要将我和我的货物扣押?”

不需要朱由检回答,骆养性笑着开口道:“你是准备与我们锦衣卫讲道理吗?我们锦衣卫拿人何时需要过理由?想和我们讲道理,进了诏狱我们再慢慢理论也不迟。”

朱由检看了一眼骆养性道:“够无耻,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哈……”

海无量见这二人有说有笑,他可是笑不出来了,若真进了诏狱,怕是就没机会能够完整的出来了,但此时几百人围着,他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别说他是真的勾结了女真人运送火器,即使身家清白,诏狱也不是他能扛得住的。

见几个锦衣卫已经靠近过来准备将他拿下,海无量急忙讨饶说道:“慢着,我说,我说,女真人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不过我们海沙帮只是帮他们运送些货物,并不知道他们运送的是什么,还望各位官爷能够放小人一马。”

朱由检看了一眼海无量道:“你说与不说已经无关紧要了,我说了,本就没指望你会交代,若我想的没错的话,这群女真人应该走的是弘仁桥吧?”

说完朱由检点了一个百户的人马加上骆养性的一个总旗,快马朝着弘仁桥的方向而去。

女真人的车队载着沉重的货物,行的不是特别快,虽然走了两个时辰,距离弘仁桥还有一段距离。

朱由检一行快马加鞭,仅一个时辰左右便可以看到前面不远处正在通过关卡的女真人的马车。

这群女真人领头的是头上仍缠着绷带的库尔布,库尔布一看后面的路上扬起的灰尘,便猜到事情败露了,此时再想如何周旋已经不可能了,落在最后的库尔布上前一把推开守关的卫兵,拉开拒马,原本仅容一辆马车通过的关卡此时已经可以同时过去三辆马车了。

库尔布用女真话朝前面喊了一句:“快点上船。”

此时驱车的女真人也都发现了后面路上的状况,也顾不了其他了,直接连马带车就往船上赶。

此时原本已经卸载码头上的十多车货物,已经搬上了船一半有余,剩下的也顾不上搬运了,原本计划的船只是可以将货物全部运走的,但此时连马带车的上船,这些货物就连三成都装不下了。

眼见身后的人马越来越近,库尔布顾不上剩下的那些还没过卡的马车了,赶紧招呼剩下的人弃了马车上船。

朱由检一行人骑马赶到的时候,关卡已经被几辆尚未过关的马车堵了严实,边上又有拒马挡路,等挪开拒马,那些女真人怕是都要跑光了。

眼看跑在前面的女真人已经开始上船,朱由检顾不上许多,骑马朝着拒马上面而去,青霜体型虽小,但这一跃确实高高的跨过了拒马,朱由检马鞭朝后一卷,鞭头缠着拒马一甩便将边上挡路的拒马甩飞了开去。

没了拒马挡路,朱由检后面的高寒、余大川等人骑马跟上,一拥朝着码头而去。

那些没来得及登船的女真人,包括库尔布在内,被赶来的朱由检等人包裹了个严实。

朱由检朝着领头的库尔布道:“你们放下武器,让船上的人下船投降我可以饶过你们一命。”

“我只能说服自己放下武器,但船上的人我无法控制。”库尔布丢开手里的刀说道,他并不是真心投降,只是未来得及上船的十来人面对这一百多人,手里有没有刀区别都不大。

朱由检看着已经开出码头的第一艘船,他们这些人都不是水师,想在河里追击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朝着周围这一圈人喊道:“这里有现成的红夷大炮,谁敢把那几艘船给我炸沉了?”

库尔布一听朱由检的话,顿时变了脸色,本以为被抓了一些人,能逃出一部分人和火器也是可以的,哪想对面这人如此狠毒,宁愿将船只炸掉。

但让库尔布庆幸的是,朱由检一句话喊出,竟无人回应,这一群锦衣卫常年耍的是绣春刀,就没人摸过火炮。

就在朱由检看着面前的火炮和渐渐行远的船只无奈的时候,一旁的余大川道:“殿下,或许我可以试试。”

朱由检听了余大川的话面色一喜,问道:“你会操炮?”

余大川道:“以前驻守大同的时候打过,许多年没摸过了,有些生疏,不过试试总比眼睁睁看着他们走掉好。”

朱由检指着一尊红夷大炮道:“那你赶快试试。”

库尔布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一阵焦急,眼前那个在调校红夷大炮的不是别人,就是曾经在笼中格斗时咬下他一只耳朵的十一号。

库尔布满眼怨毒的看着余大川在那里调校火炮,人被围着,此时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只能不停的祈求萨满巫师,不要让这人打中。

或许是库尔布的起到起了作用,余大川的第一炮果然打偏了。

重新调整了炮口后,余大川引燃了第二炮,这一炮不偏不倚正中第一辆船堆放火器的甲板,甲板上的火药随着这一炮的落下,只听轰隆隆的一声声巨响,那艘船炸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下面的卢沟河水也翻起了巨大的浪,待火球平息后,原来的船只只能看见一块块大大小小的船板。

跟在第一艘船后的另外一艘船,眼见前面那船被炸成了舢板,直接停了船在船头朝着岸上打起了旗语。

朱由检一脸茫然的朝四周看了看问道:“你们谁知道那旗语是什么意思?”

这一次又是一阵沉默,连余大川也不知道了。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