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六十八章 送葬千户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8:39 全文阅读

农夫王本亮在树上跳的小心谨慎,但范琼一听王本亮的话更是来了劲,右手塞进嘴里直接打起了口哨。

王本亮见提醒后几人还不见动作,范琼更是过分,明显是要暴露几人,心里就是一阵气恼,身形一转就下了树,怒道:“我们辛苦隐藏了这么久,就这么被你暴露了。”

范琼嬉皮笑脸的朝着王本亮道:“把他们招过来直接捉了,也省的我们再跑一趟了。”

王本亮一听范琼的话,心里就是一喜,道:“要动手了吗?终于不用在这劳什子的山上呆了。”,说完王本亮朝着找过来的两个女真人迎了过去。

那两个女真人刚进了林子,就见迎面过来一人,二人知道事情败露,也不多话,抽刀便砍,仆一交手,王本亮就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这二人身手虽比不上他,但以一敌二王本亮也是不敌,他一边与二人周旋一边等候其他人过来。

女真人以二对一虽有优势,但也不敢轻敌,使出了浑身解数想尽快将这人拿下,以免徒生变故。

女真人越是害怕变故,这变故紧接着就到了,面前这人不仅没能拿下,周遭突然又冒出六人,只是这六人并没有一拥而上,反而是抱着手在那里看热闹,其中一个瘦瘦小小的还时不时指点他们一二。

“小心身后。”

只听那人又是提醒道,其中一名女真人连忙回身举刀招架,看看挡住了砍来的一刀。

“对,攻他左路。”

另外一个女真人朝着王本亮左肋攻去。

“皮猴,你到底是哪一边的?”王本亮见几人不仅不上前帮忙,范琼还给对面二人支招,本来还能周旋一二的,此时竟是被打的左支右绌。

一见王本亮招架的困难,范琼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块,朝着一个女真人脚下丢去,嘴里同时喊出一声:“小心脚下。”

随着范琼话落,就见一个女真人一脚踩上了那块石头,身体应声而倒,随即两名锦衣卫快步上前,两把绣春刀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解决了一人,王本亮应付剩下一人轻松自如,不多时,王本亮一个窝心脚将剩下那名女真人踹了出去,又是两个锦衣卫上前将那人拿了。

见解决了二人,王本亮收了刀,两手拍了几下道:“总算解决了,先去把那两门火炮拉走吧。”

几人先将两名女真人用绳索绑了串成一串,范琼耍猴一般前面牵着,余下几人随着张苍和王本亮找到那处掩藏火炮的地方,废了好一番力气才将两门火炮拖走。

范琼前面牵着二人道:“总算你们这边没有出什么状况,否则你们两人恐怕要到东厂去当差了。”

“难道你们那边出了什么意外不成?”张苍听了范琼的话疑惑的道。

范琼道:“我们也是太轻视那群女真人,本以为番外之人能有什么作为,哪成想这些人滑的像个泥鳅,最后还是让他们跑了,否则殿下也不会生那么大气说你们若是失败就让你们自宫了去东厂当差的话。”

张苍嗤笑道:“老段不是总是吹嘘自己是什么铁面神断,当世包公?怎么这次连网里的鱼都能漏了?”

范琼笑着道:“段龙图这次算是丢人丢大了,害的我们这次也没了面子。”

几人说说笑笑将两个女真人投入了诏狱,火炮也暂扣在了北镇府司。

天色未亮,朝鲜使团的驿馆已经忙活的差不多了,还差最后几车绑好了绳索就要开拔。

这次朝鲜的使团主使的是朝鲜二王子李瑁,李瑁坐在马车中掀起帘子朝外吩咐了一声,领头坐在高头大马上的那名使臣对着后面挥了挥手,当先骑马开路。

朝鲜驿馆外面的平川街算不得太开阔,但容这么一队人马通行绰绰有余,不过待所有车马都走出后,迎面却遇上了一队出丧的队伍。

朝鲜使团挑着天不亮出发为的就是避开人群,哪知如此晦气竟一早遇上了出丧,就见那丧葬队伍前面几人举着招魂幡,后面孝子贤孙披麻戴孝由几人扶着拖着孝棍,后面有人拿着勺子朝地上撒些米汤,再往后就是几十人的扶棺和送葬队伍,天上飘飘洒洒的落着纸钱。

若是挤挤这条路勉强也能容得两路人通过,只是这朝鲜二王子平日在朝鲜国内校长惯了,虽得了吩咐不得在大明招惹是非,但对一群出丧的平民队伍他可说不上什么敬畏,于是吩咐前面开路的家将让他继续前行,让对面的人避让。

这一路丧葬队伍看上去也有些软弱,贴着路边勉强避过了使团前面的队伍,就在使团队伍快要过去的时候,李瑁就见几张纸钱沿着马车的窗子和帘子飘进了马车,他伸手将纸钱捡起,嘴里不满的说了一声“晦气”,然后将纸钱从窗子扔了出去。

就在这时就听“砰”的一声,然后李瑁就听到后面的车队乱了起来,好像是使团队伍与送葬的人冲突了起来。

略一询问,才知道是使团后面运送货物的马车将丧葬队伍点汤的陶罐碰碎了,本已让了道路的丧葬队伍心里自然非常不满,加上言语不通,两边人就冲突了起来,送葬的队伍连棺不落地的规矩都不理会了,包括那些披麻戴孝拉着孝棍的孝子与抬棺的人都放了手里的活计,与使团的人闹了起来,李瑁都没来得及下马车,就见后面运货的许多马车已经被掀翻了过来。

见此情形李瑁心里就是一慌,这批货说是赐贡的东西,但许多是掺了见不得光的违禁物品的,李瑁是受了女真人的威逼利诱答应帮他们夹带一些火器出城,哪想在这里出了岔子。

这队丧葬队伍不是别人,正是萧遥、孟回带着一群锦衣卫装扮的,将朝鲜使团的马车掀翻两个后没见到火器,这几人心下暗道一声失策,正想着如何脱身,哪成想第三个马车一掀翻,竟是落了一地的火铳,这时他们才安了心,既然朝鲜使团存了不良居心,锦衣卫就是明着将他们拿下也说得过去了,何况此时还没暴露身份。

不多时,余下的上百辆货车上面盖着的帆布基本也都被刀子划开了口子,一百多两马车,除了前后几辆马车外,其他竟都是火器,只是外面伪装了一些茶叶、布匹而已。

跟随着李瑁的几人一见事情败露,也不等李瑁吩咐,大喝一声抽出刀就将这群丧葬队伍围了起来,李瑁站在马车上大喊一声,“通通住手,我们是朝鲜使团,再敢作乱一律格杀勿论。”

李瑁话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羽箭贴着他的耳边射在了马车的车框上,吓的他一动也不敢乱动,而且他那一声叫喊竟是一点的效用都没有。

李瑁那几个随从拿刀朝着那些还在作乱的丧葬队伍砍去,竟是被人轻易的避开了,此时这些人才明白过来,这群送葬的队伍并不简单,而那几个避开刀锋的锦衣卫也发现,这几名挥刀的随从也并不是朝鲜人,看起来更像是女真人。

就在这时,从边上的巷子里冲出来一群身穿飞鱼服,手拿绣春刀的锦衣卫,李瑁一见到锦衣卫到来好像见到了救苦救难的亲人,连忙上前伸手递过一叠银票道:“这位大人,在下是朝鲜使团李瑁,这群刁民作乱,还请大人赶紧把他们拿下,以免影响了大明和我们朝鲜的感情。”

那为首的锦衣卫千户不是别人,正是从东山回来的张苍,张苍不做痕迹的接过银票收入袖中,朝着后面的锦衣卫一挥手道:“拿下。”

李瑁接着就见这群锦衣卫上前将朝鲜使团的人手里的武器通通缴了,然后再将他们拿了。

李瑁一见情形不对,还以为这位收了他银子的大人抓错了对象,急忙上前又道:“唉,大人,弄错了,这些都是我们使团的人,大人要抓那些披麻戴孝的才对。”

“本千户要抓什么人还要你来指手画脚吗?请问二王子殿下,这几个人也是你们朝鲜使团的人吗?”张苍指着那几个被下了刀的几名李瑁随从道。

李瑁毫不迟疑的道:“这几人是我的随从……”

不待李瑁说完,张苍打断道:“二王子殿下可要想清楚再说,朝鲜使团的名单我们可是都有登记在册的,我观这些人的样貌与我们锦衣卫前段时间追查的几个女真细作颇有几分相似,二王子可要考虑一下我大明和朝鲜的关系再说,是不是使团中混入了什么人?又将赐贡的物品调了包了?”

李瑁听了对面这锦衣卫千户的话,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这次的事怕是对方早就知悉了,如此一说只是给朝鲜留个余地,免得闹大了不好收拾,只要把这些事情推脱给这几人就行。

李瑁想明白后连忙道:“这位千户大人说的极是,一定是这些人搞的鬼,我们朝鲜使团竟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几个人混进来调换了物品,还望大人为我们做主。”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