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六十六章 寻医问药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43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8:17 全文阅读

张勇的两名亲兵吧张之极送回了英国公府。

在军营,在来的路上,张之极还都能忍着,到了家里也就不再强撑着了,张之极趴在床上不停的叫唤。

张维贤见到儿子那样子心里也是一阵心疼,但战阵之上伤亡见的多了,张维贤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太过的关切,只是著人请了好的大夫来给治伤,以免留下什么后遗症。

“哎吆,小翠,你稍微轻点。”张之极痛得叫唤了一声朝着给他上药的婢女道。

那名婢女努力让自己的动作更轻一些,怕是再弄疼了少爷,看着自家少爷被打烂了的屁股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嘴里抱怨道:“张将军也是看着少爷长大的,怎么就下得去这个狠手?少爷您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为什么要去军营受那份罪,他们打你你就不会跑吗?”

“所以说你们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整日在国公府里养尊处优能有什么出息?男儿就该上阵杀敌才是英雄本色,少爷我倒是想跑,那是军法,是你说跑就能跑的了的吗?又不是在家里被我爹打,想跑就跑。”

“少爷,回头我就去跟厨房说说,下次张将军再来,就给他的饭里使劲加盐,齁死他,看他还敢欺负我们家少爷。”

“还是小翠聪明,没想到你还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这个可以有。”张之极猥琐的笑道,“哎呦。”,笑的幅度大了又牵扯了伤口,痛得张之极又是一声惨叫。

待丫鬟小翠给张之极上好了药,收拾好后,张之极道:“小翠,你去叫个人到朱府去把五殿下找来,就说我犯了兵律被打的奄奄一息了,想要见他最后一面。”

丫鬟小翠一听张之极的话,立刻朝地上啐了几口道:“呸呸呸,少爷可不能说这不吉利的话,我去就是。”

等英国公府传话的小厮到了朱府时,朱由检也刚好从城外回来。

那传话的小厮照着张之极的话传道:“殿下,我家少爷在军营里被打的奄奄一息了,想要见殿下最后一面,殿下赶紧随我去吧,去晚了怕就见不着了。”

一听这小厮的话,朱由检心里一阵慌张,早上走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被打的要不行了?他起身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紧张的问:“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会被打?”

小厮回道:“我们少爷说是违了兵律。”

本来紧张万分的朱由检一见这小厮答话有条不紊,行动丝毫不见紧张错乱,接着快速的拉起那小厮的胳膊跑了起来,嘴里不停的说道:“快,快一点,再跑快一点。”

这小厮哪跟得上朱由检的脚步,还没跑出几步那小厮就喘的不行,说道:“殿下我跑不动了,您跑慢点。”

朱由检放开小厮的手快速的道:“那我就慢点跑,你稍微歇息一下,你们少爷现在在干什么呢?”

小厮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回道:“我们少爷正在家里养伤呢。”

“哦,在养伤呢!是趴着养呢,还是躺着养呢?”朱由检满脸戏谑的看着那传话小厮。

一听这话,那小厮气也不喘了,心知这是说露馅了,一时也想不出好的说辞糊弄,只是“嘿嘿”干笑了两声。

朱由检知道是被忽悠了,此时也不着急了,说道:“既然都奄奄一息快见不到最后一面了,还养个什么伤?你们什么寿衣棺材纸钱这些该准备的也可以准备起来了。”

“殿下说笑了,您老人家就别难为小的了。虽然我们家少爷没有性命之忧,也是真的被打的皮开肉绽下不来床了,小人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啧啧啧,那屁股打的……唉,惨不忍睹啊。”,那小厮说道后面,一脸的感同身受的样子,仿佛自己的屁股也在火辣辣的疼。

一看那小厮的样子,朱由检心下想来怕是张之极被打得不轻,连忙制止了那小厮再描述下去,说道:“行了行了,我跟你去就是了。”

朱由检看那小厮绘声绘色的样子,怕再说下去自己屁股也要不舒服了。

朱由检对那小厮说道:“你先去回去,我随后就到。”

等到传话的小厮走后,朱由检找到了高胜、高寒二人。

朱由检问道:“今日的训练情况怎么样?”

高胜摇了摇头道:“这一帮人底子倒是还行,只是懒散惯了一时吃不了苦头。”

朱由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几日你们做好准备,女真人应该也快有所行动了,就趁着这个机会带他们去练练手,高寒你去通知一声老余,到时候让他一起跟去,那次雄鸡帮笼中格斗的女真人也在里面,说不定他这次的仇可以报了。”

交代好后,朱由检叫上骆养性,骑上青霜小马奔英国公府而去。

等到朱由检来到时,得了消息的秦珝也比朱由检早一步到了,听见房内张之极、秦珝二人有说有笑的聊着,朱由检一脚跨进门里,朝着里面说道:“听传话的小厮说子瑜被打的奄奄一息,看这样情形,那小厮怕是对奄奄一息这词有所误解。”

一听到朱由检的声音,张之极立刻止了与秦珝说笑,趴在床上“哎呦,哎呦”的叫着。

朱由检看了看张之极,只见他朝外面歪着头趴在床上,身子下面垫了厚厚的褥子,衣服还没褪去,只是裤子上被剪刀剪开了许多口子,想来是处理伤口的时候剪开的,屁股上包扎的厚厚几层,仍能看到渗出的血渍。

来到床边,朱由检坐到床沿上说道:“你再叫唤我就亲手帮你换换药。”

一听这话张之极顿时不敢做声了,急忙连连摇头道:“不用,这点小伤哪需劳动五哥,有小翠来就行,我这不是没主意了才急着让小厮说个瞎话请五哥赶紧过来吗?”

朱由检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被打成这个样子了?”

张之极说道:“今早回营的时候正巧遇上神机营演练,我就跟着去学习学习,谁知操作不当炸了膛,导致几名兵士受了重伤,因为私自操炮违了兵律,被打了五十军棍,关键还被免了职务,如此一来我就没机会亲手报仇了。”

秦珝和骆养性自是不知朱由检与张之极的一番谋划,二人一旁听得云山雾罩的,一时没弄明白免职和报仇有什么必然的联系,骆养性疑惑的问道:“报什么仇,为什么免了职就不能报仇?”

待张之极详细的与他解释后,骆养性二人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秦珝说道“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有何难,既然人都绑了,在哪报仇不是报,不在京营打不了炮,直接把人拉到哪个林子里砍了就是,何必那么麻烦。”

张之极一想,倒是也是个办法,不过转而又觉得有些为难,说道:“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样是不是太血腥了?我长这么大别说杀人,连杀鸡都没杀过,而且一刀砍了太过便宜他了,还是拿炮轰来的解恨,一炮轰过去,离得那么远,眼不见为净,就当炸的是个小土包。”

朱由检笑着说道:“你也是太过心急了,打一炮只是点个火的事情,又不是说非要你去调校,这一来不是弄巧成拙了?”

张之极叹了口气道:“你也不早说,早知道我也不用取求着石富行了,现在不仅连累石把总和刘参将受了军法,我也被免了职。”

朱由检一听张之极说道石富行的名字连忙确认道:“你说谁?石富行?刘成?”

张之极略带歉意的道:“是啊,平日里虽说与石把总有些过节,不过这次倒是多亏他救了我一命,还连累他受了军法。”

朱由检淡淡的道:“这次你可能是替人背了黑锅了。”

张之极不解的问道:“何谓背黑锅?”

“你猜。”,朱由检也不解释,笑着说道:“过几日你自然就明白了,这事你也不用担心,有英国公和张副将在,演武的时候许多文武大臣都会到场,即使你不在京营挂职,想随他们一同观礼难道还能难住你了吗?到时候你请求我父王去打这第一炮,找人调校好目标,然后再让给你来点火,这事不就结了吗?亏你也算是京城鼎鼎有名的纨绔,连这点狐假虎威的觉悟都没有,真是给京城的纨绔丢人。”

张之极一听顿时拍手叫好,“好主意啊。”,这一拍又是牵动了伤口痛呼一声。

朱由检一见张之极这样子就知道伤的确实不轻,五十军棍,即使留了情面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得亏张之极最近在京营将体格练得强壮了许多,若是他以前那小身板,怕是已经打废了。

骆养性道:“你这几日就好好养伤吧,免得到演武的时候你还是走不动路,那就真的什么办法都没用了,只能像小秦说的拉到哪个树林子里一刀砍了。”

张之极自信的说道:“你们还不了解我,过个几日虽不敢说健步如飞,但下个床,去京营溜达一圈再顺便点一炮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几人无事,在国公府陪着张之极叙话至天黑方才离去。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