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五十八章 游园折纸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5:31 全文阅读

朱由检说着站起身拉过锦绣刚折好了一支纸船的手,走到荷塘的边上,然后把锦绣手里的那只纸船轻轻放入水里,“清风无力船无缟,谁还听她讲儿谣,一横一斜教折纸……”

朱由检吟完这三句装作思索的样子,锦绣拉着朱由检的胳膊摇晃着道:“公子,下一句呢?”

“下一句嘛就是‘一把搂过秀儿腰’哈哈哈哈……”朱由检念完一把把锦绣拦腰抱起。

“公子,公子,快放我下来,有人来了,公子别闹,快放我下来。”锦绣被朱由检抱起,虽然心里觉得很是喜欢,但是光天化日的还是羞不自禁。

“哈哈……哪里有人来了?本公子怎么没看见。”朱由检依旧抱着锦绣不放。

“哈哈,五哥好雅兴,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这时朱由检背后传来骆养性的声音。

“原来真的有人来啊。”朱由检小声嘀咕一声然后把锦绣放下,他倒是脸皮很厚不介意,只是怕小姑娘脸皮薄。他转身白了骆养性一眼道:“知道来的不是时候还过来。”

“五哥你也算是把见色忘友表达的清新脱俗了,本来我是奔着别院去的,这不是被你的好诗给吸引过来了吗?‘清风无力船无缟,谁还听她讲儿谣。一横一斜教折纸,一把搂过秀儿腰。’,真是好诗好诗,五哥果然是我被风月中人的典范啊。”

一旁的锦绣听骆养性再把那句“一把搂过秀儿腰”念了一遍,更是羞得面红耳赤。

“真是银者见银,(因为另外一个yin字被屏蔽只能用这个代替,你们懂就好)贱者见贱啊,我明明念的是‘清风无力船无缟,谁还听她讲儿谣。一横一斜教折纸,船儿摇到外婆桥。’你怎么就能听成‘一把搂过秀儿腰’了呢?唉。”朱由检摇着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五哥好才华,我是比不了,你怎么说就怎么来喽。”见朱由检转眼就换了句诗,前一首是吟风弄月调戏小姑娘的,另一首马上就变成忆童年了,反正骆思恭是没那本事,又说不过朱由检,也只能认了。

朱由检也不理他,坐回石凳对着锦绣道:“秀儿,咱们不要理会这个没文化的人,我们继续玩折纸。”

骆思恭见朱由检又开始折纸玩,走上前道:“五哥,我是有事来找……”

“啊,我突然又有了灵感,还要再吟一首诗,秀儿你想听吗?”一听骆养性有事找他,急忙出声打断了。

“锦绣很喜欢听公子吟诗。”锦绣回道。

“那你喜欢公子之前那两首的哪一首呢?”朱由检接着问道。

“只要是公子念的,锦绣都喜欢。”锦绣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

朱由检拿起桌上折好的一朵杜鹃花绕着石桌信步念道:“临水闲步落庭阶,柳芜牵风信手裁。折得杜鹃花一朵,玉簪横向锦绣钗。啊,好诗好诗,老骆你也看到了,我今日很忙,不仅忙着折纸,还要忙着给我们家锦绣念诗,真的是没时间招待你,你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日后再说。”

“五哥,我今日其实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

朱由检再次打断骆养性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瞧你穿着这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没事赶紧回去把衣服换了吧,看着这身皮我浑身不自在。”

见朱由检话总是不让他说完,骆养性就急了,“我以后就住在这里不走了。”

朱由检见骆养性那一副无赖的样子,也是拿他没办法,白了他一眼说道:“怎么着?赖上我了是吧。那好吧,你就赖着吧,反正才赢了几千万两,五哥养得起你,秀儿,公子继续给你念诗。”

“五哥你就消停一会吧,我知道你文采好。”见朱由检又要说话,骆养性急忙喝道:“闭嘴,这次让我说完,我这次是给你送一个总旗的人马过来护院的,人正都在外面候着呢。”

“哎呦老骆,你怎么不早说?”一听是给送人来的,朱由检立马改了口风,“瞧把我们客人给怠慢的,秀儿啊,去把我去年藏得新茶拿来给老骆泡上。”

锦绣一听朱由检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忙掩嘴笑着去取茶了。

一见朱由检改了态度,骆养性立马客气的道:“五哥何必这么客气,不用什么新茶,差不多的就好。”

听了骆养性的话,朱由检一阵错愕,然后拍了拍骆养性的肩膀问道:“老骆,就你这思维方式是怎么把四海庄园开到现在还没亏钱的?”

骆养性认真的回答道:“四海庄园都是老乔在管事,我很少去打理的,只是偶尔带人去庄园玩耍。”

朱由检怜悯的看着骆养性道:“嗯,难为乔管事了,不说了,你带来的人呢?”

见朱由检总算说到正事了,骆养性才道:“哦,我见你们在园子里玩的热闹,怕别人见到影响不好就让他们在外面候着了。”

朱由检再次白了骆养性一眼道:“你还知道影响不好,那你还进来。”,朱由检觉得骆养性今天让他翻白眼的次数快赶上这一年的了。

骆养性道:“我们之间还用见外吗?不过是打情骂俏而已,都是一起喝过花酒的兄弟哪会介意这个?如果你觉得亏了,下次去楼子里我敞开了门让你尽情的看。”

听见骆养性胡言乱语的话,朱由检没好气的道:“我可没那种嗜好,你是不打紧,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有偷窥的癖好呢。你脸皮厚我们家秀儿脸皮可是薄的很,你要是吓着她我跟你没完。好了不跟你胡扯了,把人都叫进来吧。”

骆养性朝外面打了个口哨,叫唤了一声“都进来。”

接着朱由检就见一队锦衣卫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

骆养性自豪的炫耀道:“五哥,这可是一个总旗标准的建制,整整五十人,现在都归我管,我已经是一个总旗了,而且是在南镇抚司挂了号的。”

朱由检看着这些一身飞鱼服的锦衣卫向骆养性问道:“你一路就这么直接过来的?”

听了朱由检的话,骆养性疑惑的道:“不然呢?”

朱由检严肃的道:“锦衣卫的名声本就不好,官员百姓皆畏之如豺狼虎豹,你不觉得这样太高调了吗?恐怕你带着这些人进了我府上,外面不知道都传成什么样了。”

骆养性不以为意的道:“这我倒没发现,只是今日我初升总旗,张扬一下也无伤大雅,西楚霸王不是都说了‘衣锦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谁人知之。’”

听了骆养性的话,朱由检回道:“没发现你倒是还有些学问,连这典故都知道,我也送你一句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不过今日你高升,一时头脑发热也无可厚非,我也就不打击你的积极性了,今晚我在这里给你摆酒,庆祝老骆你高升。”

骆养性是听明白了朱由检的意思,但那几句诗是一句没记住,只知道这几句诗很有水平,但念给他听那就是牛嚼牡丹糟蹋了,他也没怎么把前面几句话放在心上,只听清了朱由检要请客,于是说道:“那就多谢五哥了,今晚我们一醉方休。”

朱由检说道:“我现在可很少喝酒,影响身体发育,想喝酒我这里能喝的多得是,肯定把你灌趴下。不过你今日到底为什么而来?不是刚领了总旗就要把人马送给我做护院了吧?”

骆养性挠了挠脑袋回道:“哦,是我爹让我来跟五哥学些本事的,不过读书那一套就算了,我最近去书院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不是读书的材料,我爹主要是想让我来跟五哥学学谋略。”

“这个是靠脑子的,你有些难为我了,要不换一个?”

“那你教教我怎么能够受女孩子喜欢?”

“这个不是靠手段,主要靠的是颜值,我还是想想办法帮你锻炼锻炼头脑吧。”

骆思恭知道朱由检是在挤兑他,却也丝毫不以为意,说道:“那以后我就住这里了,反正这么多人你都养了,也不差我这一口饭。”

“这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你这些手下要在我这里住下去就要把这身衣服换了,否则我每天看着一群锦衣卫在这里心里别扭。”

“听五哥的,这公服穿个一天找找感觉就够了,让我每天穿我也不习惯。”

二人正说着,锦绣就端着茶过来了,虽说朱由检说的是什么去年收藏的新茶,但她也只当说笑,自然不会认真,泡的也是上好的龙井。

朱由检对锦绣说道:“秀儿,今日老骆荣升总旗,今晚我们给他摆酒庆贺,你去吩咐厨房多准备些酒菜,人手不够就让管事再去多找些厨子,以后这些人都要在这里吃住了,厨房的帮手肯定少不了,然后再去成衣铺叫个裁缝过来,给他们量一下尺寸,按高胜、高寒穿的样式每人给他们多置办几件衣服,再让管事给他们安排一下住的地方。”

锦绣应下后就带着那群锦衣卫去找管事的了。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