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五十七章 护院总旗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5:14 全文阅读

见骆思恭答应放行扣押的货物,方从哲继续说道:“那就多谢骆都督了,不过老夫还有一事相求,这海沙帮最近托运的货物里有一批是老夫托他们往老家带的一些物件,现在锦衣卫办案,顺天府的路引也没了用处,不知能不能请骆都督看在老夫的面子上给他们开个路条,让这批货物通过。”

骆思恭道:“方大人既然开口我本该应允,只是方大人能否告知这一批货夹带的是些什么东西?”,这话骆思恭说的是丝毫不留面子,方从哲话语中说的含蓄,什么托运些物件,意思就只是捎带一些特产,实际就是夹带私货谋取私利,大家都这么干。

骆思恭说的直白,这倒让方从哲一阵羞赫,本来说的隐约一点大家心照不宣就好,如此一来就真的是面皮上挂不住了,但有求于人方从哲也不好再藏着掖着,说道:“此次不过是些布匹茶叶,还有一些古玩。”

骆思恭道:“这些物件倒是不打紧,只要不是白铅就好,路条我稍后开给方大人,只是下官还要奉劝方大人一句,最近是特殊时期,夹带的事情最好还是稍微停一段时日。”

见骆思恭爽快的答应了,方从哲忙道:“多谢骆都督体谅,老夫醒得,这次过了老夫也不去掺和这些事情了。”

骆思恭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桌案上开了一张路条签上名字回道方从哲身边将路条递给了他。

方从哲接过路条看了看,朝着骆思恭道谢道:“这次的事情多谢骆都督行以方便,不知骆都督今日是否得空?我们到回鹤楼饮几杯酒。”

骆思恭道:“谢过方大人好意,骆某也想与方大人饮酒叙旧,只是今日公务繁忙实在抽不开身,他日闲暇下来,骆某定当请方大人一醉方休。”

方从哲起身道:“既如此老夫也不强求了,既然骆都督公务繁忙我也就不打扰了,告辞!”

“方大人慢走。”

“骆都督留步。”

方从哲出了骆思恭的值房,却正碰到门口的骆养性,骆养性遇了方从哲本该见礼,但自从方世鸿案之后骆养性心里就有了隔阂,他其实已在门外听了一阵了,只是没有露面而已,此时迎面遇上,骆养性装作没见到就那样和方从哲错身而过进了值房。

待方从哲走远之后,骆养性朝着父亲不满的道,“爹,你怎么如今还要帮这个老狐狸?”

骆思恭见骆养性一进来就是一副责问的口气,立刻不满的训斥道:“哼,你竟在外面偷听爹的谈话,真的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骆养性随意惯了,丝毫不理会骆思恭的训斥,接着说道:“爹,且不说我和子瑜的关系,这老头儿子坏就罢了,连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况且现在的局势也不容许你帮他啊?”

骆思恭看着不依不饶的儿子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一张小小的路条就能帮他?我们锦衣卫何时需要靠扣押别人的物资来过活了,只不过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罢了,哼哼,没我这张亲手写的路条还不要紧,但是有了这张路条,只要他们敢拿出来用,那这张路条就是一盏引路的灯笼,保管什么小鬼小怪的都逃不出我的视线。他方从哲若是真的只是夹带些布匹茶叶也就罢了,如若有其他的违禁物品,我保准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骆养性听了老爹的话心里安了一些,接着又靠近骆思恭的身边小声的说道:“爹,我最近可是听说京营走私的火炮可是和方老头有关,你可不要被他牵扯进去。”

骆思恭听了骆养性的话马上一怔,急忙问道:“你是从哪里得来得消息?万不可乱说。”,他心里一阵担心,生怕是从锦衣卫口中泄露了消息,若是传到女真人的耳中,那么这么长时间的布局就要功亏一篑了。

见老爹一脸紧张的样子,骆养性一阵得意,“爹你放心,这消息我不会泄露出去的,前些日子我在回鹤楼恰巧碰到过一次方老头和京营的刘参将,这两人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后来我悄悄打听了一下才得到了一点点的消息,但不知真假,但爹你不能不防。”

骆思恭见儿子说的郑重其事,也不愿拂了他的好意,只是交口应付道:“嗯,爹知道了,你这小子最近几天都跑哪去了?好些天没见到你人了。”

骆养性说道:“上次五哥说男人要有本事还是要好好读书,然后我就去书院读书去了,不过这些天下来实在觉得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那些个夫子满口的之乎者也,大道理一大堆,却委实没多少作用,我实在读不下去就回来了。”

“你啊,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个长性,你才读了几本书就敢说读书无用,那只是因为你读的太少了。”

骆养性不服气的道:“爹还说我,小秦和我一起去的,比我还早走了两天呢,他说要跟他爹学兵法去,他爹总比这些夫子讲得好。”

骆思恭笑着问道:“那你是也来跟你爹我学兵法来了?人家爹有学问,你爹可没那么大本事,你要想学我倒是可以教教你《大明律》,教教你刑侦。”

骆养性不满的道:“又是要读书,爹,要不你给我个千户干干怎么样?”

听到骆养性的话顿时把骆思恭逗乐了,“你爹可没那么大本事,你一天的锦衣卫没做过就马上让你做千户,你以为我们大明的卫所是你家开的吗?”

骆养性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文的我不行,武的你又不行,不如我也去军营找子瑜从军去。”

骆思恭无奈的道:“你这孩子,张之极在军营几个月了也就是一个校尉,你还一天的兵没做过就要当千户,你要真想学点本事就领一个小旗跟着项洪,咱们锦衣卫总不会比京营差了。”

“跟项洪那条毒蛇,我看着他就脊背发寒,别说跟着他了,还不如我领着个小旗跟我五哥有用处,爹你是不知道,就那一日五哥带着我们几个人就那么一会竟赢了八千万两银子,唉,还是五哥有本事。”

听到骆养性的话,骆思恭脑子顿时就活络了起来,说道:“你若是真有本事能让世子教你些本事,爹就给你一个总旗如何?”

听了老爹的话骆养性顿时眼睛一亮,猥琐的搓着手道:“爹,这可是你说的?那儿子就不客气了。”说完骆养性一揖到底,然后起身道:“多谢都督提拔。”

骆思恭也不是在哄骗骆养性,他做事倒也不拖泥带水,就当着骆养性的面叫人找来了南镇抚司的经历,给骆养性入了名录领了一个总旗。

骆养性就这样领着一个总旗的人马大摇大摆的朝着朱府而去,一路上行人纷纷侧目,不知道这群锦衣卫又是到哪家府上祸害人去了。

锦衣卫的主要任务就是监察百官,这么一大群身穿飞鱼服的人走在长安街上,长安街两旁的官员府邸纷纷闭紧了大门,生怕这群人会进入自己的府宅拿人,这个年头没几个官员身家清白,即使是身家清白一旦进了诏狱无罪也能打出罪来。

沿着长安街一路到了兴宁胡同,这个胡同里除了几个国公就是当朝二品大员,这时其他得了消息的官员才纷纷放下了心,存了看热闹的心思。

拐进兴宁胡同,这帮人也没往里走,径直进了第一户的宅子,宅子上面挂了个朱府的匾额,许多人开始纷纷打听这朱府是哪位大员的府邸。

门房开了门,一见这么多身穿飞鱼服的人也是下了一跳,再看到领头那个是经常出入府中的骆养性才安了心,门房与骆养性也是熟络,笑着道:“骆公子来就来了,怎么还摆了这么大阵仗,可是着实吓了小人一跳。”

骆养性整了整官帽,挺了挺胸对门房说道:“以后可不能再叫骆公子了,要叫骆总旗,小爷现在也是吃官家粮食的人了。”

门房不以为意的笑着道:“是是是,骆总旗,小人问骆总旗安好!”

骆养性大手一挥道:“免礼。”接着昂头迈步朝里走去。

花园中,朱由检正坐在荷塘边的石凳上跟锦绣学着折纸,面前已经堆了许多纸船、纸花等等,花花绿绿很是形象。

朱由检学了半天也没本事折个囫囵个的东西出来,索性就在石桌上支着下巴看着锦绣,“秀儿不仅人长得好,这双巧手也丝毫不输相貌啊,啧啧,上天真是不公,怎么能把这些美好的事物都集在你一人身上。”

“公子讨厌,又拿人家寻开心。”锦绣听了朱由检的话顿时脸上一片羞燥,过了这么久她总算习惯了朱由检的说话方式,经常性的语出惊人,而且经过几次被朱由检教育,她也是不敢再自称奴婢了,但对朱由检的称呼却是越发的乱了,有时叫“五爷”,有时候叫“殿下”,有时候又叫“公子”,这也是根据朱由检那时不时变化的说话方式而定的。

“本公子怎么会拿你寻开心呢?我这纯粹是有感而发,啊,鉴于如此的情真意切本公子突然想吟首诗。”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