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四十二章 笼中格斗(上)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2698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0:33 全文阅读

待赌客赌单填完了,主持宣布格斗开始,铁笼子里两位武师也不打招呼,都是直接动手,而且动起手来都是直冲要害,毕竟都听过这里笼中格斗的事情,稍不留神可能就是命丧于此的下场。

二人你来我往,拳拳到肉,脚踢的虎虎生风,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二人方才分出胜负,武勇猛折了一臂,而李虎断了一臂一腿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主动认输。

外来参加格斗相互较量的武师之间,出手虽然重,但只要不是有深仇大恨的很少有下杀手的,而与雄鸡帮的武师对战则不同,笼门打开,必有一死。

第一场胜负既定,铁笼外面的大锁再次打开,先是武勇猛挥舞着完好的那只手臂走了出来,而落败的李虎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朱由检看着旁边的人把买了李虎赢的赌单撕碎了朝李虎丢去,这一场朱由检没有去买。

待李虎和武勇猛离开铁笼后,那个举牌的人再次换了一块牌子围着赌客绕了一圈,第二场对战,“炮手茅定山对战十号”。

“竟然是十号,这场炮手怕是想连胜有些难了。”

“想想也是,此前雄鸡帮都连输了七场了,至少被炮手赢走了十万两银子,当然要让他有命赚没命花了。”

“这人就该见好就收,这次炮手怕是命都要丢在这了。”

朱由检听着周围都是这样类似的讨论声,这时炮手和十号已经来到了铁笼中,外面的大锁再次锁上。

“这两位想必不用我多加介绍,各位应该都有所了解,首先是我们雄鸡帮的武师,武师代号越靠前那么实力就越强大,在这之前我们前十的代号还没出战过,这可是第一次,当然,也只有这样的对手才能够配得上炮手的七连胜。那么另一位自然就是之前七连胜的赏金猎人炮手,这位想必我也不用多加介绍,不过这次想连胜恐怕会有些困难。”主持介绍完后说了一句引导性非常明显的话。

朱由检仔细的打量了几眼笼中的二人,炮手,光头,赤裸着上身,粗如树桩的双臂,一看就感觉很有力量,他的两只手腕处绑着牛皮的护腕,左手套着皮制的拳套。

炮手曾经在一次赏金任务中失去一只手,后来装了一只铁制假手,经过多年的训练,实力反而更上一层,一只左手用起来犹如重炮,而他的炮手之名也是由此而来。

而另外一位十号,则是一个昆仑奴,黝黑的皮肤,身高比炮手还要高出半头,体型也是大了一圈。

朱由检发现十号昆仑奴看炮手的眼神有些不善,又有些复杂,而炮手眼光则盯着地上,并没有看着对手,这在其他人看来是炮手对这个对手的畏惧,而朱由检却觉得这一场恐怕有些猫腻。

“现在双方的赔率是多少?”朱由检向铁豹问道。

“炮手胜,一赔二,十号胜一付八十分。”铁豹答道。

“这场我买炮手胜,毕竟一赔二嘛,赔率高的才不亏。”朱由检笑着向几人说道,其他事也没说破。

“五哥,关于赌博这个可不是亏不亏的问题,赔率高说明赢面小,我看这个炮手怕是会输。”骆养性急忙纠正朱由检道。

“那我们就各买各的,我买五万两炮手胜,你们怎么样?”朱由检看向其他几人问道。

“我跟五哥的,买炮手一万两。”秦珝爽快的说道。

“我还是跟着老骆吧,毕竟你赌博不怎么擅长。”朱应安往骆养性那边靠了靠说道。

“我们就不压了,钱不够,等会留着钱压我们自己。”高寒回道。

铁豹直接没有说话,意思不言而喻,这场不参与,他也看出了这场格斗气氛有些不对,但又不敢确定,虽然铁豹擅赌,但有一个原则,不确定是否有出千的赌局一律不参与。

几人纷纷去填了赌单回来,格斗也即将开始。

只听笼外主持吼了一声,接着就见炮手快速朝十号跑去,昆仑奴向来靠的就是身高体壮,没有多少招式可言,见炮手跑来,一拳迎着对方就轰去,在他看来等炮手跑到面前的时候这一拳刚好可以打中他。

然后炮手离着十号昆仑奴还有两步远的时候一个借力,高高跃起,趁着昆仑奴拳头轰出中门大开的机会,双脚狠狠的印在了昆仑奴的胸前。

然而吃了亏的昆仑奴却只是退了半步,在炮手还没来得及收脚,十号昆仑奴双手就如钳子一般紧紧的抓住了炮手踢来的双脚,接着用力一甩,直接将炮手整个人扔到了铁笼子上,然后炮手整个人“砰”的一声从铁笼上摔到了地上。

见到十号如此神勇,笼外押注了十号胜的赌客轰然叫好一片。

这一摔声音虽然很响,但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却并不是很重,但炮手却发现了在力量上与十号昆仑奴的对抗,他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这一场格斗其中确实有些私下的交易,雄鸡帮的人这次之前找到他说让他赢,并给他一万两的酬金,但不可以下死手,还不能做的太假,他本还有些不屑,以为自己可以凭实力取胜,现在看来确实希望渺茫。

炮手在十号昆仑奴的身边游走,寻找着机会,只见昆仑奴一步步的朝他逼近,离得近了,十号昆仑奴又是一拳朝他挥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封死了他逃跑的路线,炮手并未逃跑,只是之前的游走被昆仑奴误会了而已,此时他只是一矮身一拳打在了昆仑奴的肋上,而这时昆仑奴的另一拳也到了,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炮手的肩上。

二人吃痛,各向后退了半步,而此时炮手已背靠铁笼退无可退,既然无处可退就只能进攻了,他右脚往笼子上一蹬,身体轻轻跳起,一头撞在了昆仑奴的脸上,昆仑奴吃痛头向后仰了一下,炮手不待身体落下,提膝撞在了昆仑奴的腹部,然后轻叱一声,“嘿,留意了。”

这一声是炮手与雄鸡帮人约定好的暗号,意思就是马上准备晕倒结束了。

只见炮手落地后绕道昆仑奴身后,左手狠狠的砸在了十号昆仑奴的脖子上,这一下应该足够将昆仑奴打晕了,若是力道不够就要昆仑奴配合演出了,接着炮手右手环住十号昆仑奴的脖子一个背摔,十号昆仑奴便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第二场,炮手胜。”外面的主持见十号躺在地上久久没有反应,直接宣布道。

接着铁笼再次打开,炮手一脸冷漠的走了出来,就像他之前连胜的七场一样,实际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违反了江湖道义。

而躺在地上的昆仑奴则被两人进去拖了出来。

那些压了十号胜的人愤愤的将赌单揉碎了丢在脚下踩了几踩,眼看开局那么好的优势最后居然输了,心里多少不甘心可想而知,而几个压了全部身家的赌徒甚至直接郁闷的将赌单塞进嘴里吞了下去。

这一场朱由检赢了十万两,秦珝也赢了两万两,而骆养性和朱应安则一脸的郁闷,不过赢的都被抽了一成的水头。

“你难道忘了我在四海庄园带你赢钱的时候了吗?”朱由检看着朱应安笑呵呵的说道,赢了钱心里自然开心。

“不赌了,不赌了,今天就没赢过,本来就不是来赌钱的。”朱应安不满的说道。

而此时一间小房间中,雄鸡帮的帮主则一脸铁青,他没想到这场格斗以十号的名头加上暗中操纵居然还有人会压炮手的重注,这一场竟让他亏了几万两。

“去,给我查一下那个压了五万两的炮手赢的是什么来头,如果是炮手泄露了消息,今天就让他们消失。”雄鸡帮帮主把手在脖子上一横有些阴狠的说道。

紧接着就是第三场,“高寒对战二十八号。”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