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二章 金屋藏娇(上)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2146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38:33 全文阅读

此时初春,京城的夜晚尚有些寒冷。

芙蓉依偎着张之极,略有些伤感的道,“水色虽是摘了牌,但毕竟出身青楼,与公子身份悬殊,水色配不上公子。”

“我们既是两情相悦,又何必顾虑这些,何况你曾经也是名门之后,只是寄身于此而已。”

“可是公子家里会接受水色吗?素闻英国公家风甚严,如水色这般女子,怕是连进国公府做婢女的资格都没有。”

“跟我走,今晚我便带你去见我父亲。只要我跟父亲好好说,相信他会同意的。”张之极拉起芙蓉就要走。

“公子不可,这时候去,怕是国公爷更觉得水色不懂事了。”芙蓉连忙止住张之极道。

张之极听了芙蓉的话想想是自己冲动了,“那我们先进去吧,这事明日再说。”

回到房中,光线亮了许多,这时芙蓉才看到张之极身上的鞋印,她紧张的抚摸着张之极的脸为他拭去脸上的泥土,“是刚才被他们打了吗?伤的严重吗?”

张之极见芙蓉紧张的样子,心里一阵开心,连忙握住了芙蓉轻抚的手,“不打紧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芙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帮张之极掸掉身上的脚印。

待芙蓉将张之极身上的泥土擦干净后,张之极拉着芙蓉的手说道,“你早点休息吧,我明日再过来接你去见我父亲。”

芙蓉听了张之极的话又是担忧又是羞涩,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握住张之极的手朝内室走去,“公子今晚就在这里歇息吧。”

张之极闻之,心里激动的翻江倒海,心想,“五哥的套路太深了,这一身的脚印没有白费。”

第二日清晨,张之极和芙蓉二人收拾妥当,只见张之极面上得意的看着一脸羞涩的芙蓉,携着手道,“咱们出发吧。”

二人坐上马车并没有直接回国公府,而是先奔朱府而去,对于如何说服父亲张之极心里也毫无底气,见识了朱由检昨日的套路,他想先请教一下朱由检的招数。

下了马车,张之极不待门房通禀就直接拉着芙蓉往里面走去。

此时尚早,朱由检正在跟高胜一起舞刀锻炼身体,见张之极领着芙蓉到来,便停了手,取过备好的汗巾擦了擦脸,问张之极道,“子瑜这么早与芙蓉姑娘过来可是有事?”

张之极拉着芙蓉的手道,“五哥,她已经摘牌了,以后就改回本名叫水色了。”

“哦,那请问子瑜与水色姑娘这么早来所为何事?你不是就来告诉我水色姑娘改名了吧?”朱由检笑笑道。

“额,其实我是有一事想找五哥给我出出主意。”张之极有些扭捏的道,“你知道我父亲那人是个老古董,我想娶水色为妻,怕我父亲不同意,所以来看看五哥有没有什么能够指点我一下的。”

“这……”朱由检还真是有些为难,在这个年头就是普通的文人想娶一个青楼女子都难,何况是堂堂国公的独子。

“子瑜,我觉得这事怕有点难,如果英国公不知道水姑娘的身份还好,以水姑娘的学识气质英国公想必是会满意的,但你若要成亲总要纳采、问名、纳吉,到时英国公必然是要知道的。”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张之极有些烦躁的道。

朱由检皱着眉头想了想,“办法倒不是没有,就是有些麻烦,让水姑娘回原籍,既然水姑娘改回本名,想来京中知道的不多,你只要与英国公说立个侧室,从京城到湖州路途遥远,你再打点一下,想来英国公不会察觉,事情略微低调一些,应该可以如你所愿。但时间久了恐怕还是会暴露,只是那时木已成舟,英国公想改变主意也没有办法了。”

听了朱由检的话,张之极看了一眼旁边的芙蓉,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不,我要明媒正娶用八抬大轿把水色娶进门。”

朱由检摊了摊手,“那就没办法了。”

“那我们就告辞了。”

出了朱府,两人坐上马车朝英国公府而去,马车里芙蓉握着张之极的手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不在乎名分的。我觉得朱公子的办法挺好的,不如我们就按他说的做吧?”

“不行,我不能让你受委屈。我不仅要娶你做我的妻子,而且我这一生也只会娶你一人。”张之极坚定的道,“你放心吧,一切有我。”

张之极回到家中,全然没了之前的气势,拉着芙蓉悄悄摸摸的往里走,如同做贼一般。

“少爷,你这是干嘛呢?”身后的管事张忠见到张之极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张之极回头见是老管事张忠,张忠自幼就在国公府,府上的所有人都对他礼貌有加。

“嘘,忠叔,小点声,我爹在书房吗?”

“在呢,我这正准备给老爷送一杯参茶过去,这位小姐是?”

“哦,这个回头再说,参茶给我吧,我给我爹送去。”张之极接过张忠手里的参茶道。

“水色,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下。”张之极对水色说了一句,然后端上参茶大大方方的朝书房走去。

书房内英国公张维贤正埋头处理公文,张之极把参茶轻轻地放在了桌案上。

张维贤见参茶放下后半天没有动静,便头也未抬的道,“张忠,还有其他事情吗?”

“爹,是我。”

张维贤抬起头来见是张之极,便训道,“你这小子最近都干什么去了?天天见不到人影,书院也不去,是不是觉得能挽两石弓就了不起了?你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做到参将了。无事献殷勤,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爹,您当年英明神武,我怎么能跟您比。”张之极谄媚的道。

“有事快说。”张维贤近日来因为朝中大势已定,太子参政补缺,心情格外不错,对张之极说话也不似以前那般严厉,张之极心里一喜,有戏。

“爹,我想娶媳妇。”张之极低着头绞着手指说道。

“噗”张维贤一口参茶喷了出来,“什么?我没听错吧?以前逼着你成亲你都不愿意,每次一逼你就往张勇的营里躲,现在怎么想通了?”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