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一章 争风吃醋(上)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2203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38:18 全文阅读

听了芙蓉的话台下顿时爆发雷鸣般的叫好声,平日里芙蓉每次登台不过是匆匆弹一首曲子或跳一支舞,而今日竟要表演两个时辰,众人怎能不兴奋,离得最近的方世鸿一桌叫好最是大声,他们觉得之所以如此全是这盆兰花之功。

待台下声音稍小一点后,芙蓉接着又道,“只是过了今日,芙蓉便要摘牌了。”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错愕,然后便是一阵的窃窃私语,有的不忿,有的惋惜,甚至有的破口大骂。

朱由检只听旁边一位满面胡须的彪形大汉特别遗憾的道,“这么好的女子不做鸨儿真是可惜了。”

此时与其他人反应不同的只有方世鸿,只见他满面兴奋之色,人心里一旦有了想法就容易着了相,此时他竟觉得芙蓉之所以要摘牌就是准备从良委身于他了。

看众人依旧躁动,方世鸿直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都吵什么吵?人各有志,芙蓉姑娘要从良这是好事,何况芙蓉姑娘都许诺为你们表演两个时辰作为补偿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的?都别吵了,影响本公子欣赏佳人表演。”

“呦,没看出来方世鸿这种连逼良为娼的事都干得出来的,居然还有这种觉悟。”朱应安小声的对一起来的几人道。

“看着吧,这家伙估计是想岔了,等会有他气急败坏的时候。”朱由检看了一眼方世鸿小声的道。

“怎么说我们今晚的花销也是人家方公子请的,你们低调点。”秦珝调侃道。

随着方世鸿的搅和,凤来仪中的客人也逐渐平复了,毕竟摘牌还是赎身是凤来仪说的算,再揪住不放不成了逼良为娼了吗?

随着台下渐渐平静,芙蓉也开始了表演,先是跳了两支舞,然后回去换了身衣服略作休息又弹了几首曲子,中间穿插着其她女子的表演,芙蓉果然如承诺一般表演了近两个时辰。

方世鸿在下面看的一脸的陶醉。

当外面二更的梆子声响起时,芙蓉结束了最后一首曲子,便与台下众人再次道了谢准备离开。

这时方世鸿站起身朝台上喊了一声,“芙蓉姑娘且稍等。”说完便端起了桌上的那盆蝴蝶兰从边上的台阶绕行到了台上。

来到芙蓉身边,方世鸿将手里的兰花递向芙蓉道,“听闻今日是芙蓉姑娘生辰,又是在下晋升六品司丞的日子,真可谓双喜临门,故此方某特意买了这株蝴蝶兰来送与姑娘,所谓名花配美人,相得益彰,这花正符合姑娘的蕙质兰心。如姑娘不弃,方某愿入内与姑娘共同赏花,吟诗作曲,良辰美景,花前月下,真是让方某心生向往。”

朱由检几人听着前面还像那么回事,可是越往后听,方世鸿的话越是下道,最后直接就是下流了。

尽管芙蓉曾是挂牌的姑娘,可也毕竟还是个清倌人,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赤裸裸的调戏,连朱应安也看不下去了。

“多谢方公子好意,只是这花如此珍贵恕芙蓉不能接受,而且芙蓉已经摘牌,对方公子的心意芙蓉承受不起。”

方世鸿以为芙蓉只是在谦让,毕竟这花她已经垂涎已经,嘴上说着不要心里恐怕已经欢喜的要死了。

“芙蓉姑娘不用客气,再贵的花送与你都是值得的,你就收下吧。”方世鸿说着就去拉芙蓉的手把花硬往她手里塞。

芙蓉连忙收回手往后退了两步道,“方公子请自重。”

这时方世鸿才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和自己想象的情节好像不太一样,他很是不解的看着芙蓉道,“这株蝴蝶兰不是你心心念念的花吗?”

“好花不在多,一株足以,今日已经有人送了一株于我,芙蓉并不贪心。”

“不可能,我找人打听过,这花世上只有这一株,可是我花了三十万两银子加一把古琴才换来的,除了我还有谁能送你?”方世鸿失态的咆哮道,此时他已经离奇的愤怒了,以为芙蓉只是找个借口拒绝他而已。

“送她另一盆花的人——是我。”这是张之极手里端着另外一盆蝴蝶兰从幕后缓缓走了出来。

台下众人看着两盆一模一样的花一时有些错愕,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看看那边。

“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你那株一定是假的。”方世鸿一手端着花,一手指着张之极喊道。

“看来方公子找人打听的消息不太准确呀。”张之极笑着道。

若从无希望方世鸿也不会如此愤怒,本以为已经水到渠成的事竟变成现在的局面,让本就喝了不少酒的他有些失去了理智,现在想来之前一番得意的做作现在看来就像个笑话。

方世鸿猛地将手中花向地上摔去,怒骂道,“你这贱人竟敢戏弄于我,既然无意于我,今晚为何又频频向我示意。”

“想必是方公子误会了,这厅中的人皆可作证,芙蓉今晚并未向方公子示意过。”

“婊子。”方世鸿抬手就往芙蓉脸上打去。

一旁的张之极早就防备方世鸿会狗急跳墙,伸手就握住了方世鸿的胳膊,然后将另一只手中的花递给芙蓉道,“你先回去。”

芙蓉接过花转身离开。

张之极可拉两石弓的力量可想而知,哪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方世鸿比的了的。

方世鸿用力抽了几下胳膊硬是动弹不得,于是朝着台下的一群人道,“上来给我弄死他。”

朱由检几人一看情形不对连忙往台子跑去。

台下与方世鸿同来的人本就是些游手好闲的无赖,再加上喝了不少酒,得了方世鸿招呼纷纷拿起板凳酒壶就往台上跳去。

张之极射箭了得,力量也足,但这种打架斗殴拼的就是人数了,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乱拳打死老师傅,张之极也不得不松开方世鸿暂避锋芒。

一看张之极要跑,方世鸿更来劲了,“给我打,狠狠的打,只要不打死打残一切后果由我负责。”

虽说两人这是结了仇,但方世鸿还有点理智,那毕竟是英国公的独子,要真打死打残了别说他爹保不住他,恐怕连他当爹的首辅都要跟着倒霉,毕竟英国公现在还掌管着中军都督府,执掌京营。

张之极还没跑出舞台就被追上,当先的两人直接把张之极扑倒,随后的几人围着张之极拳打脚踢。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