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十八章 幽兰比邻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706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37:55 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几日,朱由检搬到了骆养性送他的府邸,府门上骆养性早已安排人挂好了朱府的府匾。

虽未大婚,朱由校也搬进了皇帝上次赏赐的宅子。

朱由检闲来无事就去四海庄园马场练练马术,开始几日每次都被青霜颠的上吐下泻,这副身体实在太差了,这两天马术总算熟练了一些,境况好了许多,至少不担心会从马上摔下来了,也不再晕马了,这还多亏了高胜、高寒,空闲时朱由检就让他们指导一下学点强身健体的本事,现在一套刀法已经学的有模有样,不会再挥几下刀,手臂就觉得吃力。

今日空闲,朱由检便准备前往四海庄园,出了后门没走几步,就见张之极在不远的一处府门前不时向里张望。

朱由检早就想把那两幅字还给张之极,可是连着几日也没碰到过张之极的面,听老骆他们说近来张之极每日都往凤来仪报道,连四海庄园都去的少了,此时遇上也省的再派人去送了,于是吩咐高胜回府去把两幅字取来。

这时一个门房从那府宅里出来,与张之极说了几句话,张之极抬脚就向里走去。

朱由检远远的招呼了一声,张之极转头看见,颇有些兴奋的与朱由检招了招手。

朱由检走近抬头一看,府宅上面写着“徐府”。

“五哥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求徐小姐一些事情,你与徐小姐和小徐更熟悉一些,等下一定要帮我说说话。”

“哪个徐小姐?”朱由检疑惑问道。

“这里是徐侍郎家,自然是徐茗儿徐小姐了,你们做了这么久的邻居,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我没事去打听这是谁家干嘛,不过我和徐小姐可说不上熟悉,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

“五哥这次你可一定要帮我,上次徐小弟不是还邀请你到府上做客吗?刚好今日一起,你可不能驳了人家的好意。”张之极拉着朱由检就要往里走。

“哎哎,先等一下,我让高胜去取你那两幅字了,等他过来,天天见不到你人,好不容易遇见了,你就赶紧把东西拿走吧。”

朱由检说完,张之极也不再拉扯他,和那门房一起在门口等着。

不多时高胜就取了卷轴回来,张之极赶紧接过卷轴夹在腋下再次扯着朱由检就往里走。

徐府不大,但院中颇为雅致,种了许多花草果树,还特地隔了一块地方种些蔬菜粮食。

门房领着几人来到一处偏厅,“我家老爷正在正厅待客,请几位在这里喝些茶水稍等片刻,我家小姐马上过来。”说完便上了茶退下了。

不多时就见徐茗儿和徐尔觉走了出来,看见厅中几人,徐尔觉兴奋的大叫道,“朱大哥你也来了?”

徐茗儿见到厅中的朱由检也颇为惊讶,门房通报只说张之极一人,并没提到还有其他人。

朱由检起身道,“门口刚好和子瑜遇上了,听闻这是徐小姐和徐小弟府上,作为邻居在下也该过来拜访一下。”

“邻居?”徐茗儿有些不解的疑惑道。

“旁边的那个朱府就是五哥新置的宅子,可不就是邻居吗?”张之极笑着道。

“原来那就是朱大哥家,太好了,以后我就可以经常去玩了,早就听说那座宅子很漂亮,一直也没进去看过。”徐尔觉兴奋的道。

徐茗儿只是笑笑,“听说小公爷有事找我,不知是何事?”

张之极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进来时我看院子里有许多未见过的花草,都是徐小姐栽种的吗?”

“没错,茗儿闲来无事就喜欢培育些花花草草,让小公爷见笑了。”

“我此次来正是为了花草之事,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徐小姐能否将那株蝴蝶兰转让于我?”

“这……”

张之极见徐茗儿有些犹豫,连忙朝朱由检递了个请求的眼色。

“蝴蝶兰应是兰花的变异品种,徐小姐可是只有这么一株?”朱由检问道。

“年前方公子找我买那株兰花的时候确实只有一株,现在又多培育出来了几株,并非茗儿小气,只是这蝴蝶兰培育殊为不易,而且不懂习性极难养活,不知小公爷要这兰花作何用?茗儿担心最后落到了不懂兰花的人手中会糟蹋了。”徐茗儿为难的道。

朱由检也清楚,对于喜爱兰花的人来说会把兰花视作生命,万万见不得人暴殄天物的。

张之极有些扭捏的道,“不瞒徐小姐,我有一位红颜知己痴迷于兰花,近日是她的生辰,我想将这株兰花送与她作为生辰礼物。”因为担心徐茗儿拒绝又急忙道,“徐小姐放心,她也是爱兰之人,熟悉各种兰花习性,定然不会糟蹋的,到时若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会及时来请教徐小姐的。”

“既然如此,我便去取一株来交给小公爷,还望你那位朋友能够善待。”徐茗儿起身道。

张之极激动的躬身道,“多谢徐小姐割爱,不过在下一时筹不出三十万两银子,暂时只有十万两,希望徐小姐能够宽限我一段时间。”

徐茗儿停下了身看着张之极道,“小公爷不必如此,茗儿今日是看在朱大哥那日帮过尔觉的份上才答应的,兰花素来高洁,不染俗物,小公爷若是想用银子来衡量,那还是请回吧。”

张之极一时愣住了,他本是好意,没想到给人银子反倒是把事情搞砸了,一时后悔不叠。

朱由检连忙圆场道,“徐小姐误会了,想来子瑜是见那方世鸿开了这么高的价徐小姐都没卖,怕是亏待了徐小姐。”

“正是,正是,是在下唐突了,还请徐小姐莫要见怪。”说完张之极又想到了什么,转身拿起旁边放着的两幅字道,“这两幅是那日徐小姐拍卖的两首诗,我找人装裱好了,想来那株兰花徐小姐培育殊为不易,还请徐小姐不要嫌弃,收下这两幅字。”

“哦?”徐茗儿接过两幅字,缓缓打开,正是自己誊抄的诗,待看到上面的题字时徐茗儿震惊到了,抬头看了一眼张之极,自己的字竟能得皇上、太子和两位世子同时题字,这张小公爷是何等的关系户。

“既如此,茗儿就却之不恭了。”说完徐茗儿将卷轴收起。

不多时徐茗儿就抱了一盆蝴蝶兰出来,张之极看着徐茗儿手里的花,清新雅致,花瓣直如欲飞舞而出的蝴蝶,让他这对花花草草没什么兴趣的人都心生怜爱,何况是爱兰之人。

接过兰花,张之极急忙道,“多谢徐小姐,那我就不多打扰了,五哥你在这里多喝会儿茶,我先告辞了。”说完就抱着兰花跑了。

徐茗儿看的心惊胆战,冲着张之极喊道,“你小心着点,人摔着没关系,千万别把花摔了。”

张之极一个趔趄,哪有这样嘱咐人的。

朱由检心里埋怨张之极不厚道,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去凤来仪找芙蓉献宝去了,直接把他丢在了这里。本来与这徐小姐就不算很熟,他一个人在这里更觉得不自在,只好不停的喝着茶掩饰尴尬。

“朱大哥,我带你去见见我爷爷吧?”徐尔觉也看出了朱由检的不自在。

“徐大人不是在接待客人吗?”

“没关系的,那人就是我们书院的行知先生,你也是见过的,不碍事。”

朱由检本没想去拜见徐光启,但听说来人是行知先生,让他想起了之前张之极说的一件事,觉得现在去见见也好。

跟着徐尔觉来到正厅,就见行知先生和一年近六十的老者在一起喝茶,想来这位就是徐光启徐大人了。

“爷爷,院正。”徐尔觉先是朝二人见礼,接着道,“爷爷,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起的朱大哥。”

喝茶的二人打量了一下朱由检,行知先生陶皖华笑呵呵的道,“原来朱小公子也在。”接着对徐光启道,“老徐你可不要小看朱公子,朱公子近日在京城可是非常有名,不管是那些公子贵胄,还是文人雅士,无不想找朱小公子一较高下。”

“呵呵,怎么会,这位小友的事迹我也听尔觉说了,连老夫都对那几幅对联佩服不已,如今有朱小友这般见识的年轻人可是不多了。”徐光启抚须笑道。

“爷爷,朱大哥现在和我们可是邻居了,就是旁边那座朱府。”

“哦?旁边那座府邸竟是小友府上?”徐光启人老成精,可不像徐尔觉这么不通世事,那座宅子的来历他是知道的,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住的,普通人住这宅子是要逾制的。“不知小友今日来可是有事?”

“小子今日原是陪朋友过来找徐小姐有事相请,听闻徐大人和行知先生在此,小子特来拜见。”

“小友客气了,还未请教小友名讳?”徐光启问道。

朱由检知道徐光启怕是看出了一些苗头,索性也不隐瞒,“小子朱由检。”

徐光启和陶皖华连忙起身,“原来是世子光临寒舍,快请上座。”

“朱大哥,你竟然是世子?”徐尔觉吃惊的道。

“尔觉,休得无礼。”徐光启斥责道。

“无妨,徐小弟,你可要为我保密哦。”朱由检冲徐尔觉笑着道。

“保密,保密。”徐尔觉说完撒腿就往后堂跑,怕是刚答应完保密就要跟他姐姐告密去了。

“小子曾经拜读过徐大人的《农书草稿》、《宜垦令》、《北耕录》等书,近年来我大明连年灾害,自去年萨尔浒之败,我大明内忧外困,徐大人的著作若是能实地推行下去,定能解决许多问题,小子早些年曾听一游方道士讲道,闲聊时听闻南方曾有人可中三季稻,此外东南有人从吕宋(今菲律Bin)引进番薯,生熟皆可食,一亩可产数十石,胜种谷二十倍,且无地不宜,若能在山区和北方贫瘠之地推行,定可造福百姓,解今日缺粮之困局。”

“世子果然见多识广,老夫对番薯也有耳闻,已托教会的西洋人从吕宋帮我带一些番薯过来试种,至于三季稻,老夫尚未听闻。”徐光启说道。

“小子曾见过徐小姐培育的蝴蝶兰,美不胜收,徐大人或许可与徐小姐探讨一下蝴蝶兰的培育之法,稻谷也是一个道理,若是用优良的稻种进行杂交培育,或许徐大人会有所得,如今好的年景稻谷不过亩产六石左右,若是能够培育出好的稻种,或许可以亩产百石。”

“什么?亩产百石?”徐光启无法置信。

后世的超级稻换算成石的话最多可达两百石,朱由检已经说得保守了,此时他是希望通过给徐光启一些提示,能像后世袁老那样试验出能够拯救万民的水稻。

“一切皆有可能。”

徐光启陷入了沉思,徐茗儿的蝴蝶兰他是见过的,但却没有把粮食培育之法往这上面想。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