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十六章 不疑之约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2352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37:16 全文阅读

眼见朱由检带着锦绣离开,而朱由校又因锦绣的事误会了皇弟,心里有些愧疚,也跟着追了出去。

此时堂上只剩下郑贵妃、崔文升和李选侍,此时的李选侍真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计划被看透,郑贵妃再也没了主意,加上朱由检最后的警告,她才开始考虑这一直以来的算计已经让她与太子一系结怨太深,现在皇帝又下了遗诏,日后太子真的登基将会如何对她,此时看来太子继位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想到这里,郑贵妃一直以来所有的野心在这一刻烟消云散,看着仍跪在地上的两位秀女,郑贵妃对着李选侍道,“皇长孙不在,正室还需再议,这两位姑娘本宫看着也都不错,不如就留作侧室吧,选侍以为如何?”

“但凭贵妃娘娘做主。”

“崔文升,后面的事情就交给王安处理吧,你就不要再过问了。”吩咐完,郑贵妃便起身离开,崔文升将她送到了门口。

边上无人,郑贵妃对崔文升轻声嘱咐道,“以后莫要再去得罪太子一脉,本宫也要为自己想想后路了,尤其是五世子那里,千万不要招惹,一些事情上能行些方便就行些方便,也算是拉些关系,就当给自己留条退路。”

听了郑贵妃的话,崔文升明白郑贵妃这是放弃争斗了,如此就只能按郑贵妃说的做,但他万万没想到最后竟也正因如此,落了个惨死的下场,这是后话。

朱由校一路追着朱由检回了寝宫,朱由检因为锦绣之事从城北走的匆忙,应好了张之极取字画的事也忘了,回到寝宫便吩咐高胜去城北找张之极将那两幅字取来。

高胜拿了令牌领命去了。

此时朱由校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小五,今日是皇兄的错,皇兄不该如此恶意揣测你的,是皇兄愚笨,没有看透那糟老婆子的险恶用心,所以误会了你。”朱由校低着头主动承认错误。

朱由检叹了口气道,“皇兄,你不该疑我,无论何时,我都不会害你。”

“小五,皇兄以后再也不会了。”

“皇兄,若是日后你做了皇帝呢?那时我若忤逆于你,又会是怎么一个情形?”

“皇兄一直觉得你天纵之才,而我只喜欢研究些木工手艺,于读书一道毫无兴趣,更不要说做皇帝了,小五若是喜欢,皇兄就将皇位让于你做。”朱由校真诚的道。

“皇兄以后莫要再说这种话,我只希望皇兄以后切莫要再疑我,我说过,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这话永远作数。”

朱由校走到朱由检面前,坚定的道,“小五,今日皇兄与你约定,无论何时,我们永不相疑。”说完朱由校伸出手掌。

朱由检站起身来,“永不相疑。”说完也伸出手掌与朱由校连拍了三下。

“小五你刚才让高胜去取的是什么字画?”朱由校坐回椅子上问道。

“那日行知书院作的诗,被徐小姐誊抄下来了……”朱由检把两幅字和张之极托他的事说了一遍,接着道,“按理来说这两首诗可是还有你一首呢,不如皇兄也给题个字?”

“小五你这主意正合我意,六万多两银子的两幅字,我是要沾沾喜气。”朱由校拍掌笑道,然后便差人回去取他的印章。

二人解开了心事,聊天便轻松了许多,朱由检与朱由校讲起了四海庄园和骆养性送的那座宅子,听得朱由校向往连连。

此时内阁的值房,太子朱常洛仔细的看着首辅方从哲拿来的折子,这是自皇上拟了遗诏后方从哲连夜整理出来的奏折,这些奏折都是近年积压下来的督察院与吏部递交上来的官员考察名单,以及各部递交的要求补缺的折子。

朱常洛已经看了一上午的奏折,但却没有动笔批阅任何一份。方从哲也一直坐在朱常洛对面候着。

“阁老,此时干戈动的过大,事情会不会出现变故。”朱常洛有些谨慎,好不容易得来的势头,他也担心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此事老臣心里也有所顾忌,只是这补缺的事如何都不能再耽搁了,所以老臣特意只整理出这些,那些户部上奏的关于地方受灾和工部、礼部、刑部等等的折子老臣都压着呢。”方从哲摇摇头道。

“如此我们还是先从四品以下补缺,先看看父皇的态度,如无问题我们再继续,至于六部……”朱常洛略微犹豫一下接着道,“如今礼部有左侍郎翁正春,吏部有左侍郎徐光启,兵部有尚书秦文士,户部有尚书李待问,刑部有右侍郎李若珪,只有工部无人主事,四品以上就以工部为引,以调代补,不知阁老意下如何?”

“此事事关重大,老臣也拿不定主意。”方从哲再次摇头道。

朱常洛明白,方首辅这是怕担责不准备给参考建议了。

“尚宝司司丞的补缺折子这些里面好像没有?”

“尚宝司并非紧要,老臣整理的时候没有放在里面。”

尚宝司司丞为正六品官员,职责掌管宝玺、符牌、印章之事,多是为了勋贵子弟恩荫寄禄,也就是为了奖励大臣给他们的子弟一个挂职吃空饷的机会。

“正因如此,无甚影响的缺多补一个父皇那里想来也没多少关系,我觉得以世鸿的能力倒是可以胜任这一职位。”

“谢太子对犬子的抬爱,这里是一份关于南京刑部右侍郎何熊祥的平调折子太子可以看一下。”方从哲从一堆奏折中找出了一份吏部关于南京刑部尚书何熊祥调任工部右侍郎的折子,接着道,“南京六部主管官员长期空缺,何熊祥以刑部右侍郎之职主管六部之事,能力毋庸置疑,又是平调,想来不会惹皇上不悦。”

朱常洛笑着道,“多谢阁老指教,如此我便借内阁的地把这些要递上的折子批了,阁老先去让吏部补一份尚宝司司丞补缺的折子,待我批完一起呈给父皇过目。”

“那太子先忙,老臣先退下了。”说完方从哲便笑着行礼退下。

待方从哲离开后朱常洛原本微笑的面容顿时阴沉了下来,方从哲这时竟还看不清形势,想着明哲保身。

不到一个时辰,那些四品以下急需补缺的折子和那份何熊祥平调工部的折子朱常洛已经批完,这时方从哲也拿了吏部关于尚宝司司丞的补缺折子送来,朱常洛打开折子看也未看直接朱批写下,“允,着即刻赴任。”然后将折子合上放在了那些批好的折子中间。

“阁老,著人将这些批好的折子送去给父皇御览吧,我也随去看看父皇的反应。”太子朱常洛起身对方从哲说道,说完转身离开了内阁值房向乾清宫行去。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