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十五章 选秀之局(下)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2665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37:09 全文阅读

郑贵妃明白这么下去丢面子的是她,毕竟那跪着的太监是她的人,于是朝着崔文升递了个眼色,崔文升会意朝门口走去。

来到门前,崔文升先是朝着朱由检行了一礼道,“小的们不懂事,五殿下切莫和奴婢们一般见识。”

朱由检仿佛没有听到崔文升的话一般,并没有理会他。

崔文升见朱由检没有反应便对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道,“还不起来快滚。”

那小太监听了崔文升的话连忙爬起来准备逃走,朱由检啪的一鞭子就抽了下去,“爷有说让你起来吗?”那小太监吓的忙又跪了回去。

这时朱由检才对着崔文升道,“走神了,你刚才说什么?”

“回五殿下话,奴婢刚才说,小的们不懂事……”

朱由检不待崔文升说完就用脚尖踢了踢那个跪在地上的小太监道,“好了,你可以滚了。”

那小太监如蒙大赦,飞快的爬起来跑了。

朱由检接着对崔文升道,“你刚才说什么?大点声,小爷没听清楚。”

崔文升略微提高了点声调道,“奴婢刚才说,小的们不懂事……”

朱由检啪的一鞭子抽在了崔文升的脸上,“小爷让你大点声没听见吗?”

崔文升这时才知道朱由检这是在报复,但主子问话又不能不答,只得再次提高了声调,道,“小的们不懂事……”

“啪”的又是一鞭子打在了崔文升的脸上,“我没听清,再大点声。”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崔文升自坐到现在的位置已经许久没人敢这样折辱他了。

崔文升扯着公鸭一般的嗓子道,“小的们不懂事……”

“啪”,“知道自己不懂事还喊得这么大声,谁给你的勇气?”

崔文升终于忍不住这种羞辱了,扬起头来看着朱由检道,“奴婢哪里有让五殿下看不过的,大不了五殿下杀了奴婢,何必如此羞辱。”

“老阉货,你以为小爷不敢吗?竟敢将主意打到小爷的头上了,小爷不让你瞧瞧手段你怕是不知道阎王排行老几。”朱由检一脚踹在了崔文升的肚子上,崔文升痛苦的捂着小腹连退了几步,“小爷今天让你知道阎王排行老五。”

朱由检扬起马鞭就要抽下去。

“朱由检,你闹够了没有?”郑贵妃终于看不下去了厉声喝道。

“您看这两个太监都说自己不懂事,我怕日后给您老人家丢人,今日帮您教育教育。”朱由检停了手中马鞭冲着郑贵妃笑眯眯的道。

“哼,本宫的人还轮不到你教训。”

就在这时,内务府外一群侍卫将外面大门拦了起来,几个持刀的侍卫冲进来将高胜、高寒二人团团围住,其中两个人指着高胜、高寒道,“就是他们骑马持刀闯宫门。”

这时其中一名侍卫在堂外朝郑贵妃行礼请罪道,“贵妃娘娘恕罪,这二人骑马持刀闯宫,卑职要将他们带回处置。”

朱由检看了看这名侍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骑马闯宫的是三个人吗?”

“这……”这名侍卫本想息事宁人,只拿了高胜、高寒二人问罪,否则不仅守门的侍卫,连他这百户都要受牵连,他总不能命人把五殿下也拿了问罪吧,别说他一个锦衣卫小小的百户了,恐怕只有他们指挥使大人过来才敢下这命令。

郑贵妃对那锦衣卫百户道,“既如此就把五殿下一起拿了,另外两人拉出去杖毙,将五殿下交给皇上发落,就说五殿下带人骑马持刀闯宫,并且扰乱大殿下选秀。”

“是,来人把五殿下送往乾清宫,另外两人绑了拉出去杖毙。”那锦衣卫百户听了郑贵妃的话命令道。

“我看谁敢!高寒,把令牌拿出来让他们好好看看。”朱由检大喝一声道。

高寒掏出了令牌,将那面刻着明晃晃的“如朕亲临”四个大字的一面给围着的侍卫看了看,这些人都是锦衣卫出身,自然对皇帝的印信熟的不能再熟,看见令牌,一群人就呼啦啦的全部跪倒了。

“有这令牌莫说在宫里骑马,骑人都行。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小爷这里还有正事要办,没空招呼你们。”朱由检朝着跪着的人挥了挥手。

那锦衣卫百户无奈,有这令牌在手,他们还真没办法将几人带走,只得冲着一班跪着的锦衣卫向后挥了挥手,说了一声,“撤。”

待锦衣卫退去,郑贵妃愤怒的对朱由检道,“无故打我宫人,扰乱选秀,你莫非以为真没人治得了你了?”

朱由检连看都没朝郑贵妃看一眼,径直上前拉起跪在地上的锦绣道,“走,我们回去。”

这时不待郑贵妃说话,看了半天热闹的朱由校反而激动的站了起来质问朱由检道,“小五,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真的要扰了皇兄之事吗?”

从跑马巷往回赶的路上朱由检来不及多想,从鞭挞那拦门的太监开始朱由检就逐渐想明白了这事的始末,这事怕是从锦绣入宫开始就在筹划了,乾清宫家宴提起大皇孙选秀不过是早就计划好的一个环而已。

“皇兄,难道你看不明白吗,这场选秀不过就是针对我们挖的一个坑而已,你还想在这里配合他们演出吗?”朱由检没有停留,依旧拉着锦绣的手朝外走。

“小五,难道你连一个婢女都不舍得让给皇兄吗?这场选秀是不是坑还不都是由你决定,你若不与皇兄争锦绣,她们这坑也离间不了我们的感情啊。”朱由校有些激动又有些伤感的吼道,其实自那次朱由检带着换了男装的锦绣出现时,朱由校就有些对锦绣动了心思,只是看五弟一直和锦绣形影不离就没有和五弟开口而已,而这次选秀刚好就选中了锦绣,此时却被和自己关系最好的皇弟搅和了,朱由校心里哪里还能接受的了。

“皇兄你在说什么?什么离间我们感情?你不会以为她们花了这么多的功夫,筹划了这么长的时间就只是为了离间我们的感情吧?你仔细看看秀儿的选秀庚帖上叫什么?”朱由检听了朱由校的话方知他是误会了。

朱由校拿起桌上锦绣的庚帖,只见上面用的是张嫣的名字,可是他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于是有些迷茫的看着朱由检。

“秀儿原名张嫣,曾祖父姓张名居正,字叔大,号太岳,皇兄,明白了吗?”朱由检对朱由校解释道。

朱由校听到锦绣的曾祖父是张居正时,他抬起手有些哆嗦的指着郑贵妃道,“你,你,你,你想害死我们。”

堂内的李选侍,屋外的李进忠、高胜、高寒等人听了朱由检的话才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

郑贵妃其心之险恶,其计谋之深远,让人从心底发寒。

而如此周密的筹划竟被朱由检轻易看穿,不得不让人对这少年另眼相看。

“你以为你的计划就算成了你就能脱的了关系吗?想凭此就能反败为胜,只能说你想的太简单了。你就不考虑一下这么做的后果吗?”朱由检有些阴狠的看着郑贵妃接着道,“余下的日子就多陪陪皇爷爷吧,日后你若消停我还能保你安享荣华,让王叔做个闲散藩王,但你若是再做些小人的勾当,但凡我身边有一人受伤害,我必让你们不得善终。”

“你……”郑贵妃如强弩之末,色厉内苒的指着朱由检。

朱由检根本就不理会郑贵妃,拉着锦绣径直向外走去,经过李进忠身边时,朱由检看了李进忠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六,今日之事你费心了,日后无论何时,只要不是谋逆之罪,你来找我,小爷保你一条命。”说完便离开了。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