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十七章 募捐拍卖(三)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312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35:39 全文阅读

第一轮过后,因为每拍一件物品便要停下鉴定一次,很多人拍卖的热情都被打乱了,所以杨敬宣布,从第二轮开始,每一轮拍卖前先鉴定真伪,赝品则在一轮最后拍卖并由石迁给出鉴定原因。

因此第一轮过后所有参与人员都得到一些休息时间。

很快第二轮的拍品已经鉴定结束,拍卖继续进行。

“第二轮第一件仍是国子监的,所拍物品为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手稿,经石大人鉴定为真迹,此稿说是《资治通鉴》手稿并不准确,经对比此手稿与《资治通鉴》通行本略有异处,准确的说应为《通志》手稿残卷,后来才改名为《资治通鉴》。此手稿残卷共四百六十五字,卷后附司马光手书谢人惠物状及宋代任希夷、赵汝述、葛洪、程夔、赵崇龢,元代柳贯、黄溍、宇文公谅、朱~德润、郑元祐等人题跋,且有宋代至今藏家藏印上百枚。起拍底价一万六千两,每次加价一千两。”

按说此物价值要在寒月刃之下,然而在文人及商人眼中此物并非寒月刃能比。因此不仅是一些商人富绅,包括许多文人都在交流,沟通如何汇众人之力拍下这件文学巨宝。

经过多番竞价,文人终是敌不过富绅的身家,最后《通志》手稿被一位富绅以三万七千两成交,此人自称是司马光第二十六代后人。

“第二件拍品为行知书院的一株八百年人参。此物乃是石迁石大人及千芝堂掌柜共同鉴定,保守估计八百年以上千年以下,且为野山参,传说有生死人肉白骨之功效,然暂时无人考证,起拍底价一万两,每次加价一百两。”

此物在文人看来价值尔尔,若是所有达官显贵来此,怕是即使百万求此一株人参也在所不惜,因为这些人最怕死。其实此时的定价也算准确,底价乃是千芝堂根据实际价格略低所定。

此物竞拍过程中几家书院人等很少出价,竞价的只有琉璃巷的几家药铺和三公槐的几位侯爷、大人家的管事,最后此株人参被方世鸿以两万三千两的成交价拍得。

第三件为石洞书院的唐朝萨珊金币二十枚,底价三千两,以三千五百两的成交价被琉璃巷的一位古董商人拍走。

第四件为友麓书院宋刻孤本《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共五十一册,一百六十卷,底价八千五百两,成交价一万三千两,由京城华昌书局拍得。

第五件为衡阳书院的文徵明小楷《千字文》,真迹,底价五千五百两,成交价八千两,由苏州籍行商拍得。

前几件拍品并无什么起伏,直到第二轮第六件拍品时才让众人稍微有了一些波动,因为第六件物品并未在案桌上,而是由及第书院两人抬到拍卖台上,起先引起众人注意纯粹就是因为大。

“第六件拍品是及第书院的一箱图纸及手札等。”杨敬并未得到详细信息,只知道这些,“详细的清单由石大人介绍。”

“此件拍品有些特殊。”石迁一边说一边用袍袖拂了拂箱子上的灰尘,又眯着眼睛吹了吹,待灰尘去的差不多了石迁方才打开箱子接着道,“此项文书乃是传言当年宪宗时期被尚为兵部郎中的刘大夏刘公焚毁的史料,所余者仅此一箱,包括宝船图纸、航海日志及所行海图。然皇帝敕书、船队编制及名单、账目等等许多史料皆已遗失。底价一万两,每次加价一千两。”

文献记载,郑和下西洋的档案《郑和出使水程》原存兵部。明宪宗成化年间,皇上下诏命兵部查三保旧档案,兵部尚书项忠派官员查了三天都查不到,已被车驾郎中刘大夏事先藏起来。项忠追问官员,库中档案,怎么能够失去?当时在场的刘大夏说“三保下西洋,费钱几十万,军民死者万计,就算取得珍宝有什么益处?旧档案虽在,也当销毁,怎么还来追问?”。此话一直被大明官员百姓所推崇,奉为为民请命的典范,所以时至今日许多人对于这箱史料的认知也仅作为一个可以研究三保航海的珍贵史料而已。

此时拍卖厅内听到是此份旧档案时激动不已的除了几个洋人外便是行知先生,行知先生曾与徐光启讨论过航海的重要性,二人唯一遗憾的便是这份《郑和出使水程》档案的遗失,如今失而复得,他怎么能不激动。

行知先生陶皖华不自主的紧紧攥着身边一位夫子的袍袖,喃喃道,“这箱东西我一定要拍到。”

旁边的夫子尚未听清行知先生嘀咕的是什么就见他已站起身来举手道,“行知书院出一万一千两。”

这还是今日拍卖第一次第一个拍卖就在底价上加价的。

“天主教会费尔南德出价一万两千两。”

“我出一万三千两。”法兰西人阿德里安操着一口生硬的口音举手道。

“一万五千两。”行知先生继续举手竞拍,这次一下加了两千两。

“一万六千两。”不列颠人威廉也加入了竞拍的行列。

“两万两。”费尔南德再次出价。

此时行知先生有些为难了,今日行知书院准备的银两只有七万两,另外五万两是用来预备输了之后支付额外的捐赠的,可是这箱档案对他来说太过重要,思索了一会行知先生便冷静了下来,先观察一下局势吧,实在不行便先动用那笔银子,最后输了再想些办法补上。

只是在行知先生略微停顿的片刻,及第书院的这箱档案便已经涨到三万两了,而三个洋人仍没有停下的意思。

此时竞拍的三个人除了费尔南德已经来大明十几年了,并在城南教会传教,另外两批人皆是来大明的西方商人,这时的大明并不允许与海外通商,所有的贸易往来皆是以朝贡贸易的方式,即所谓“惟不通商,而止通贡”。各国官方使者以朝贡名义向大明献上“方物”,大明将对方所需物品作为赏赐颁发。此外,也允许贡使将所带多余物品与民交易,但“有贡舶即有互市,非入贡即不许其互市”。

这两批法兰西人和不列颠人以及另外几个和费尔南德在一起的佛郎机人都是来与大明进行朝贡贸易的。

经过十几轮竞拍,价格已经升到了五万三千两,此时法兰西人似乎与不列颠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已经退出了竞拍的行列,此时只剩下佛郎机人费尔南德和不列颠人威廉。

“五万五千两。”费尔南德咬咬牙接着举手道,此时已是佛郎机人的极限了,佛郎机商人只预备了四万五千两,而剩下的一万两则是天主教会为他们筹集的银子,若是不列颠人再次加价,他们也只能放弃了。

不列颠人威廉和法兰西人阿德里安低头略微交流了一下便继续举手道,“五万六千两。”

费尔南德摇了摇头示意放弃了。

此时只剩下威廉一个人竞拍了,杨敬问了两声也没人搭话,五万六千两的价格已经大大超出及第书院院正王会锡的预期了,本来以为能拍到一万五千两就不错了,本来以为已经失去机会的及第书院现在却成了最有机会的人。

就在杨敬准备宣布档案归属的时候,行知先生陶皖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有些颤巍巍的举起手道,“六万两。”

行知书院的几位先生全都看向行知先生,一脸的不可思议。

行知先生边上那位夫子连忙拉住行知先生沉声道,“你疯了吗?”因为这件物品拍完很大可能胜出者就是及第书院了,那么作为输的一方行知书院必定要再拿出五万两银子,而行知先生已经花出去了六万两,哪里还有五万两可以出。

行知先生不为所动,再次强调了一遍,“我出六万两。”

拍卖厅的所有人都有些回不过来神,包括以为已经竞拍成功了的不列颠人威廉。

杨敬看了看行知先生,又看了看不列颠人,职业性的问了几声,“还有人出价吗?”

威廉继续低下头和阿德里安交流,这次交流的时间有些略长,他们说的是不列颠语,周围的大明人即使知道他们在讨论价格也完全无法听懂。

就在杨敬有些不耐的时候威廉举手道,“我出六万五千两。”

此时行知书院的夫子们总算松了口气,有人接就好。然而还没等他们完全平静下来,行知先生接着举手道,“六万八千两。”众位夫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六万九千两。”

“七万两。”行知先生知道,这是他所有能拿出的银两了,若是仍旧得不到这箱档案的话那么就只能认命了。行知书院的夫子也明白这些,于是心里都在喊着不列颠人再加一次价。

然而不列颠人只能让几位夫子失望了,他耸耸肩道,“你赢了。”

此时行知先生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不列颠人后来是和法兰西人两家的钱财合在一起共同竞拍,否则他们任何一家甚至都比不过佛郎机人,即使行知先生喊出了七万两他们仍有一万两的余地,但是法兰西人阿德里安并不认为这箱两百多年前的资料值这个价,已经约定好如果超过七万两他们就退出竞争,而剩下的不列颠一家就完全拿不出这么多钱财来竞拍了,所以只能放弃。

两轮拍卖结束,国子监总成交价四万五千一百两,行知书院总成交价三万八千两,石洞书院总成交价一万两千三百两,友麓书院总成交价一万六千八百两,衡阳书院总成交价一万七千六百两,及第书院——七万两。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