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铃医 > 正文
第十一章 乱斗4
作者:苏慕子  |  字数:3347  |  更新时间:2019-09-23 15:45:17 全文阅读

师梦璇转了转手里的玉笛插到腰间浅笑道:“蓑衣人,你这般不念旧情真的好吗?”

突如其来的师梦璇,蓑衣人从师梦璇身上感受的气息明明只是初踏玉湖地境的境界,但怎么会有一种修罗凝视自己的恐惧感。

蓑衣人反手将剑收回剑鞘,一拍身子跃回三楼清王的身边。

即使师梦璇身上有一股无形的杀气凝视着自己,但她毕竟只是初入玉湖地境,蓑衣人想要对付还是有很大胜算的,但师梦璇却是说到节点上了,其实师梦璇也很清楚蓑衣人定然不会对沈白下杀手,因为沈白的父亲和蓑衣人有着过命之交,毕竟他和她的孩子!!!

清王看着回到自己身旁的蓑衣人,无奈的问道“那女子很强?”

蓑衣人不答,只是点了点头。

看着蓑衣人的退去,师梦璇身子往前一倾,化为一阵柔风,拂过彭寒弦,高傲的身影如巨峰一般停留在大熊的面前,看着突然出现的师梦璇,大熊并没有丝毫的怜花惜玉之心,一只巨掌迅猛的抡向师梦璇。

强大的气压吹动着师梦璇的薄裳不断摆放着,就在大掌正要接触到师梦璇的时候,师梦璇翠色双眸瞬间迸发出一道凛冽寒光,寒光在师梦璇的眸里一晃,师梦璇的身子也跟着消失在大熊的跟前。

一旁的彭寒弦呆呆的看着舞动在风中的师梦璇,只留下一声声的感慨:“好快... ...这女子,很强!!!”

瘫倒在地上的红袖双眸里面倒映着师梦璇的身影,不由得赞叹道:“第一次见阁主出手,居然... ...这般轻松压制玉湖地境中期的强者。”

师梦璇身子一闪,踩着大熊的右臂飞到大熊的面前,师梦璇缓缓伸出纤纤玉指,看似软弱无力的一指,里面却是蕴含了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真气,这股真气给人一种感觉很是奇怪,正常而言,真气一般不是至强至刚便是至柔至阴,但彭寒弦却从这指尖的真气感到一股令人心清神宁的感觉。

师梦璇一指点在大熊的眉心,一瞬间全世界仿佛都失去了声音一般安静,片刻后随着一声扑腾的巨响,大熊倒在地上,原本变大的身躯也渐渐缩小回正常的大小。

彭寒弦内心极其震撼:“一指秒杀玉湖地境中期的强者???这是反璞天境才能做到的事情吧!!!”

收拾完大熊后,师梦璇便踩着清风步伐飞到沈白的跟前,看着沈白长剑撑地,死死的撑着自己疲乏的身躯,师梦璇随即一指点在沈白的眉心间!!!

原本疲乏无力的沈白,忽然从眉心间感受到一阵清凉,原本被自己抽干了真气的丹田和脉络一瞬间好像久旱逢甘霖一般得到一阵柔雨的灌溉,这种感觉缓缓蔓延向全身,仅仅是十息的功夫,沈白便已经恢复了身体的行动能力,看着沈白恢复了行动能力,师梦璇也收回了自己的真气。

沉玄一手撑着自己的头,一脸坏笑的看着舞姬道“怎样?愿赌服输吗?”

舞姬看着坏笑的沉玄,又望向了自己插在他身上的三道银针,没跟银针都带着可以顷刻间杀人于无形的剧毒,但这些剧毒在入驻沉玄的身体的一瞬间便好像掉落一个不知名的深坑一般被吞噬殆尽,舞姬一脸的疑惑和不爽的看着沉玄“这... ...”

沉玄笑着缓缓取下舞姬插在他身上的毒针笑道:“离开千毒门吧!千毒门不是你这种人呆的地方。”

千毒门门徒无一不是凶神恶煞,亡命悍徒。但沉玄一年前在游历江湖的时候与舞姬有过一面之缘,那个时候她身负重伤,却手握三尺青锋,一手护着身后的一群贫民。自己身负重伤之下,能出手保护老百姓之人,说明舞姬的本心还是不坏的。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让她加入千毒门。

舞姬好似若有所思一般,紧紧地握着衣角,眉头紧紧地皱着:“我... ...”

就在这时,高楼上的清王手持一把山河扇带着数十名士兵缓缓从高楼上走下来,每一位士兵脸上都异常的严肃,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对沉玄等人出手一般。

清王脸上倒是没有一丝的变化,毕竟自己已经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了,什么江湖第一少年高手,在魔教护法面前就好似一位孩童一般毫无招架之力,要知道自己暗地里已经和黑暗公会,魔教有着协议,他们会帮助自己夺嫡,而他们帮助自己的报酬却只是那一块传国玉玺而已,只要坐上那一个位置,传国玉玺又有何用?赠人又何妨?

沉玄刚才所说的暗军,很简单的。便是指黑暗公会和魔教,黑暗公会在五大王朝每一座城池都有着自己的势力,其势力远不是彭家军能够相媲美的,而魔教更是在北极之地建立了自己的王朝,魔教教主据说已经到达了反璞天境中期的境界,而麾下的十二护法更有四位达到反璞天境,就连排在第九名的蓑衣人也已经算是半步反璞天境,自己背地里有这么强大的势力协助,自己又怎么会输?

希望你们能多活些日子!!!

随着清王走了出去,倒在地上晕死过去的大熊也被士兵抬走了,蓑衣人跟在最后面,看着已经远离而去的清王的人,蓑衣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猛然一步跃到舞姬身后。

“啪!”蓑衣人一手轻拍在舞姬的肩膀上淡淡道:“该走了!”

舞姬沉默片刻后轻摇头:“不了,我... ...就不回去了。”

就在此时,师梦璇一手抓住蓑衣人的拍在舞姬肩膀上的手微笑道:“你可知男女授受不亲?”

蓑衣人瞄了一眼师梦璇,又望向身后缓缓走过来的沈白,彭寒弦和红袖,蓑衣人这才缩回自己的手,其实对于蓑衣人而言,这些人都是不足为惧的,只是没必要在这里做这些不必要的事情,虽然黑暗公会和魔教平时的关系看似很不错,但背地里互相争斗的事情还是不在少数的,因此黑暗公会的事情,自己能不管便不管吧。

松开手后的蓑衣人往后一退也跟着清王的人马回去了。

舞姬看着走过来的红色身影,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个人,脱口疑问道:“你... ...是红袖?”

红袖原本便就是黑暗公会的人,在黑暗公会的时候虽然是隶属不同的部门,但毕竟都是在黑暗公会里,还是有着数面之交,以黑暗公会的手段,对于背叛黑暗公会的人都会下死手,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居然还活着。

红袖看了一眼舞姬,轻点头道:“我... ...还活着。”

沉玄看着师梦璇笑盈盈道:“你... ...怎么来了?”

师梦璇盘手嘟嘴道:“难道你不指望我来?”

沉玄笑了笑,又转向一旁的沈白道:“小白... ...你这一人成阵还是有待加强呀!”

沈白不爽道:“境界相差太多了!不然我七剑下来,他能活着... ...我倒立吞粪自尽。”

说着,彭寒弦走了过来道:“沈兄,你的一人成阵,真的强呀!!!”

“还行还行!话说... ...你怎么好像事先知道一般过来的这么及时。”

彭寒弦解释道:“我这不手痒了嘛!想找你切磋切磋,刚好路过这里,看到你们在打斗便过来帮忙了。”

说着,沈白望了望手里的剑,果不其然... ...这一般一人成剑对人的负荷消耗是七倍的话,对剑也是一样,手里的长剑已经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裂痕,仿佛下一秒用力一甩,就会化为数十片铁块飞出去一般。

沉玄将手里和桌子上的木盒轻轻推到师梦璇的面前道:“师妹,我明天要开始造剑了,造剑的时间要一个月,这两条金针蛊还有方子你便帮我替舞姬姑娘祛除体内的噬心蛊。”沉玄吩咐完师梦璇便转向舞姬道:“半个月应该可以彻底解决你的噬心蛊,之后有什么打算再说吧!这半个月你就跟在我师妹身旁。”

说着,沉玄向沈白招了招手坏笑道:“小白,你过来一下... ...”

沈白看着沉玄坏笑的脸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但沈白还是走了过去略微有些担心道:“干嘛?”

沉玄右手一拂,一指轻弹在沈白手中的长剑上,长剑一触及碎,瞬间化为数十块铁片,沉玄右手两指一夹,正好夹住一块带有刃锋的铁块,沉玄笑道:“把手伸出来... ...”

沈白很是听话的伸出手,在自己伸出手的一瞬间,沉玄一把握住沈白的手,随着一阵寒芒,铁块划过沈白的手,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沉玄也是略微有些惊讶道:“哎呀!好像有点多血... ...”

沈白随着一阵剧痛,手上一道拇指长的伤口不断的喷涌着鲜血,沈白的脸色忽然转变的格外苍白:“哇!你干嘛... ...”

“放血!!!”

说着沉玄掏出一个水晶瓶,接下沈白流下来的鲜血。水晶瓶接满鲜血后,沉玄拂袖一挥,一阵白色粉末洒在沈白的伤口上,原本流淌着鲜血的伤口一下子被白色粉末淹没,不一会儿,白色的粉末被鲜血染成猩红色,而这些粉末也随着鲜血的渗入化为一块血痂一般的硬块紧紧地贴合在沈白的伤口上。

舞姬看着眼前的这个感觉不到任何修为的少年,这个人便是这一群人的中心,哪怕是击退蓑衣人的少女也对他毕恭毕敬,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在他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模糊,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但内心好似有了一种温软的触动。

今晚的这一场战斗一下子便传到了秦王的耳里,原本暗自欢喜自己的夺嫡有望,但没想到大哥居然和黑暗公会和魔教有联系,这可是遍布五大王朝的强大势力啊!!!看来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夺嫡希望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