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铃医 > 正文
第十章 乱斗3
作者:苏慕子  |  字数:3086  |  更新时间:2019-09-19 23:49:44 全文阅读

看到沈白的一人成剑阵,蓑衣人不由得内心感慨沈白的天赋之高,实属配的上他的少年高手的名号。

很难想象他居然能培养出这种恐怖的怪物,放眼江湖... ...恐怕只有少教主的天赋能和他相比,但... ...毕竟现在还只是一只雏鸟,必须将他扼杀在摇篮里。

七位沈白刹那间双眼一睁,一阵凌厉剑气瞬间从沈白的双眸间袭向蓑衣人,蓑衣人双眼一晃,好似收到沈白剑意的影响,下意识的右手一伸呈虎爪,长剑飞到蓑衣人的手里,蓑衣人竟对沈白的剑招有些许期待。

沈白微微抬起的头目光扫过蓑衣人,如饿狼一般定住蓑衣人的身影,七人拨剑平胸剑指蓑衣人,此时此刻的沈白在蓑衣人的眼里,不再是刚才那般弱小,反而是每一剑都灌注了极强剑意的强者。

忽然,沈白猛然一踏,七道身影杂序无章的身影腾空而起,飞向七个不同的方向,蓑衣人眼见沈白的身影瞬间化为流虹鬼魅一般,自己居然抓摸不透他的位置。

其中一道身影在空中一转,一道翠色绚烂光幕激射而来,蓑衣人身子一倾,顿时化解开这道光幕,正当蓑衣人正想回身一番时,身后竟迎来一阵光雨,这阵光雨里面充斥着无极的剑意,蓑衣人连忙反手拨剑,一剑斩向光雨。

蓑衣人挥出的剑芒和沈白的光雨相互碰撞,两者相碰化为一阵炫色光芒瞬间照亮整座醉生楼。

彭寒弦看着一边的沈白那种级别的战斗,擦了擦冷汗敬佩道:“沈兄果然还是有留手,我这边也是不能落后了... ...”

彭寒弦招了招手挑衅道:“喂!大个子... ...咱们也来动点真格吧!”

遭受到挑衅的大熊内心也是极其愤怒的,扭了扭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竟让彭寒弦深感到一丝恐惧,随着这一口气,大熊的身躯瞬间暴涨了一圈,原本憨呆的表情忽然变得狰狞无比。

壮大的身躯间散发着野兽的狂暴野性,原本黑色的眸子一瞬间被杀气染成猩红的血色,彭寒弦还未反应过来,大熊便伴随着一片血色腥风出现在彭寒弦的跟前,现在的大熊站在彭寒弦的面前,就像一座重不可撼的巨山一般。

大熊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压着浑浊的声音道:“现在... ...我的速度如何?”

彭寒弦下意识的往后连退数步,但无论彭寒弦怎样退后或者移动,大熊都会像一个提线野兽一般死死的跟着自己。

这个人真的是野兽吧!!!这么庞大的身躯,没想到移动速度居然如此之快,看来也必须认真的对待一下了,彭寒弦后退的一瞬间一个翻身踢出一脚,这一脚不偏不倚的踢在大熊的脖子上,但面对野兽化的大熊而言,这一脚几乎不痛不痒。

正当彭寒弦想要缩回自己的腿的时候,大熊猛的伸出手,一把抓住彭寒弦的腿“今日,看我不把你砸成肉饼。”

大熊高高举起握着彭寒弦腿部的手,彭寒弦就好像一只蝙蝠一般倒立着呈现在大熊的面前,彭寒弦看着大熊睁得如拳头一般大的眼睛,咽了咽口水苦笑道:“那个... ...你... ...”

彭寒弦话语未落,大熊便一拳重重的朝着彭寒弦的胸口击去,彭寒弦眼见如坩埚一般巨大的拳头朝着自己抡来,连忙运转真气于双手,双手护住自己,尽管如此,这一拳的冲击力还是极强的,这一拳硬是将彭寒弦的双手震的发麻,彭寒弦很清楚的知道,大熊还没有动真格,还没有动用全力... ...若是用上全力,自己可能真的成肉泥了,必须摆脱他的控制。

再挨上一拳,那我就真的没戏了... ...

彭寒弦双眼一睁,原本灰色的眸子之间闪着一阵凛冽的清寒,大熊握着彭寒弦腿部的手忽然一抖,但还是紧紧地握着彭寒弦的腿,大熊仅仅是瞄了一下彭寒弦的双眸便如坠入寒渊一般,身体居然有一瞬感觉自己置入寒窖一般。

大熊回过神来,野兽的本能告诉他,必须快速解决他,大熊运转体内的烈火真气,熊熊烈火燃起的双手即便是在一旁的沉玄也感觉到那一份燥热,大熊猛地一掌拍向彭寒弦。

彭寒弦眼见一只巨掌袭来,顺势一掌击向烈火掌,彭寒弦的真气掌法本来便要比大熊弱上许多,彭寒弦的真气掌一下子被大熊的烈火掌吞噬殆尽,彭寒弦也随着烈火一同淹没于烈火之间,巨大的拉扯力也将彭寒弦从大熊的手里挣脱开来,彭寒弦随着烈火一同击穿木门飞出醉生楼。

大熊看着木门熊熊燃烧的烈火,挠头道:“死... ...了?”

大熊一回过身,身后便传来一个略带愤怒的声音:“喂!你好像还没把我打死吧?”

大熊猛地回过身,穿过熊熊烈火的木门望去,彭寒弦手握双枪笔直的站在烈火之间,燃烧成灰的衣袍,暴露出来的身体上面数着不尽的伤疤,彭寒弦踩着一步两步重踏穿过燃烧的木门。

无数零星火苗在彭寒弦的腰带,裤上跃动着。

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是被迫打破封印,这道封印是自己的爷爷给自己封下的,原本以为第一次解开封印会是和沈兄对决的时候,没想到今日却是被你逼的打破这封印,这封印是封印自己的体内的气血和真气流动的,让自己的身体行动速度和力量比以往要慢上一倍左右。

烈火染红的发梢间好像闪着一层看不穿的薄雾。

看着再度站起来的彭寒弦,大熊很是不爽,虽然自己也是没有动用全力,但是这样硬接下自己一拳的,还能这样站起来的人不多,大熊嘶吼着捶胸:“我要你死!!!”

彭寒弦面无表情的冷道:“无知... ...”

看着如一头巨象一般奔袭而来的大熊,彭寒弦身子往前一倾,只留下一道残影留在原地,彭寒弦化为鬼魅游鱼一般冲向大熊,一个膝击不偏不倚的击在大熊的喉间,半息间便传来一声巨响,只见大熊飞出十数米倒在地上,彭寒弦面无表情的持枪而立。

彭寒弦面对倒在地上的大熊没有丝毫的放松警惕,因为彭寒弦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身上还泛着危险的气息,这一击恐怕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果不其然,大熊一个仰跳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笑道:“有趣有趣... ...再来再来... ...”

面无表情的彭寒弦嘴角一翘,往前一踏,化为一道暗红色的流光直击大熊。

大熊更是咧嘴一笑,随着一声破空野兽怒吼,挥向彭寒弦所化流光,就在两者快要接触的时候,彭寒弦身子一扭,踩踏大熊的手臂之上穿到其身后,面对毫无防备的大熊后背,彭寒弦迅猛出枪,两枪直击大熊的后背。

两枪虽然只是使用了彭寒弦七成的力量,但居然只刺入大熊的毫米的皮肤,这还是人的皮肤吗?要知道这一枪可是可以直接击碎青铜鼎的。尽管只是刺入稍许皮肉,但其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大熊瞬间有些踉跄。

彭寒弦看着摔倒在地的大熊,又望向沈白:“这个人... ...还真是棘手,不过看来也就皮糙肉厚些。基本对我是造不成威胁了,但沈兄那边就... ...那可是玉湖地境巅峰的强者,沈兄真能对抗吗?还有那一位沉玄的,居然在那边和舞姬玩针。”

蓑衣人处于剑阵内,经历了一开始的踉跄,现在已经基本能得心应手,毕竟境界相差太多,再加上这一人成阵的消耗极大,现在的威力已经没有第一波那般凌厉,蓑衣人冷冷的问道:“你这七星剑阵能施展多久?”

蓑衣人话语刚落,七道沈白身影戛然而止,只留下一道身影撑着长剑苦苦颤抖着。

“果然... ...坚持不了多久的。”看着停留下来,面色苍白的沈白,蓑衣人笑道。

趁你病要你命,蓑衣人拔剑化为三道鬼影遁入地面,而当蓑衣人出现的下一秒,三位蓑衣人三道寒光笔直的刺向沈白,沈白看着刺向自己的长剑,发软的身体完全不听反应。

一旁的红袖身子一动,忽然一阵噬心之痛险些夺去了红袖的意识,红袖扑通一身倒在地上,微微张开的双眼看着蓑衣人三剑刺向沈白:“不... ...”

蓑衣人眼见便要得手,忽然一道翠色身影护在沈白的跟前,铿锵三声将蓑衣人的三剑都击开,面对来历不明的人,蓑衣人连退数步拉开距离。

“蓑衣人,这般不念旧情?”

蓑衣人惊奇的问道:“你是谁?”

护在沈白跟前的不是别人,那个人正是师梦璇,师梦璇手握玉笛,身负七弦琴,一身翠绿薄衫,浅色眸间闪着一阵溪流般的轻灵,翩翩长发好似无风自动,面上的毫无表情之间好似带着一丝不可一世的傲慢,在众人的眼里,师梦璇就好像一位游离于世,不染俗世的仙女。

而在蓑衣人眼里却是一尊手握无数人生杀的玉女修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