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奇术 > 第一卷 符印
第一章 生而为奇
作者:叶落千沙  |  字数:4079  |  更新时间:2019-10-11 14:35:56 全文阅读

三清大陆,紫山之巅,一个素袍老者正坐在一个法阵中间。

整个大陆的人都认识这个老者,只因他是大陆第一人,三清魔仙!

“这条道依旧是错的,咒天,我将再次带着记忆转世而去,仙门就交给你了!”三清魔仙大喊了一声。

紧接着一个紫衣青年出现,说道:“魔仙大人,您走过凡路,上过仙道,入过魔境,如今您贵为大陆第一魔仙,却还要转世?您究竟在找什么?”

三清魔仙悠悠回答说:“仙不再仙,人不为人,天道渺渺,人祸将至……放心,快的话,我们百年后就能再见,三清仙门就暂时拜托你了!”

“这次您要转世去哪?”咒天问道。

“遗落大陆!”

咒天很不理解,“您是说那个凡人大陆?那里没有仙法,那儿的人更是凡胎肉体,连修仙都做不到,您去那干嘛?”

“我感觉,那里有我要的答案!”三清魔仙坚定地说道。

“唉,看来我是拦不住您了,那属下只能祝您一路顺风!”

三清魔仙点了点头,然后大喝一声,“转世法阵,开启!”

不一会,三清魔仙底下出现巨大轮回漩涡,将他扯了进去。

轮回漩涡,不可描述,常人若盯得久了,魂魄会被吸入其中,连咒天都不敢直视,也只有三清魔仙才能够做到带着记忆轮回转世。

三清魔仙此时已经被扯到轮回漩涡深处,他突然瞪大眼睛,“不对,转世法阵出了问题,我的记忆正在消……”

然而三清魔仙话没说完,就已经被轮回漩涡吞没,消失不见,转世而去!

轮回漩涡关闭,此时紫衣青年咒天冷笑道:“百年后再见?老子陪你走过了这么多世,没空再陪你玩了,这一次你就真正的转世去吧!”

“咒护法,大事不好!”有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说道。

“何事?”

“血符,不见了!”

“什么!”咒天大惊。

血符可是三清仙门的根本,用来号令天下的信物,更是一件无上至宝,怎么会不见了?

咒天连忙掐指推演起来,不一会他就明白了,“该死的老头!竟然把血符和自己绑到了一起!”

咒天马上吩咐下去,“去,无论如何,给我找到遗落大陆,把血符找回来!”

……

六年后,遗落大陆上,边荒之城,一处小镇,路飘白纸,隐约还可听到哭丧之音,也不知是谁家老人去世,压抑了小镇的氛围。

更奇怪的是很多人议论纷纷,奔丧人家更是雇了不少人守在灵堂四周,仿佛在提防着什么。

按道理说生老病死也算常事,不至于闹得如此沸扬,但四周依旧透露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慢慢的,夜已深,四下寂静,偶尔可听到几声猫叫,并无怪异之事发生……

然而,灵堂突然传来嚎叫声,“没……没了!鬼啊!”

这一声吵醒了周围不少人,有白发苍苍老者战战兢兢呢喃道:“生前不积善,死后也不得安生呀……”

第二天,东方渐亮,有一丝亮光刺破了黑暗,洒落在拓州地界上。

拓州,位处明徽王朝南部边疆,毗邻蛮荒部落,偶有战事,是明徽王朝重要军事要塞。

拓州余鱼县知县府邸内,知县夫妇与其子正在用早膳,一捕头正往里赶。

“报,萧大人!”捕头立于知县餐桌前。

知县连忙停下手中动作,“建宇呀,这么早急急忙忙的,可是有何要事?”

“坐下来慢慢说,吃早饭没?边吃边说,来。”说话的是知县夫人蓝英,她也不认生,招呼捕头坐下来。

知县名为萧邦,捕头则是叫冯建宇,余鱼县的安稳正是由这两位合力维持的,因此两人关系极好,平常并不见外。

冯建宇支支吾吾半天没说什么事,瞟了萧邦的儿子一眼,“有小子在,怕吓着他……”

萧邦却是笑了笑,“已经六岁了,该涨涨见识,吓不着,放心说吧,没事。”

冯建宇这才作揖说道:“刘家的老爷子前些日子不是走了嘛,昨儿个办丧事……”

听到这,萧邦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很明显他知道是什么事了。

萧邦直接抢着问道:“又变干尸了?”

“哎哟!”萧邦的夫人蓝英赶紧捂住儿子的耳朵,“可别吓着小奇。”

冯建宇连忙闭口不言,萧邦摆了摆手,表示无碍,让冯建宇继续说。

冯建宇这才继续解释:“先前已经有过好几例,但冯某实在查不出是何缘由,这事也就一直压着,但如今这刘家不一样,刘老爷子变成干尸之后,竟活了,然已失人性,胡乱咬人!现在被刘家关了起来,街坊皆说是闹鬼,闹得人人惶恐!”

萧邦惊了一下,没想到这次情况竟严重了,“走,先去稳住刘家人,然后去现场勘察一番,我不信有鬼!”

萧邦说完就往门口走,冯建宇也跟着起身。

“饭还没吃完呢……”蓝英站起来轻斥了一句。

这时,萧邦的儿子也趁机跑到萧邦脚边抱住他不让他走。

萧邦又气又笑地瞪了小儿子一眼,“淘气鬼,我和你冯叔叔要去做事了,你自己去玩吧。”

然后萧邦又回头和蓝英说了一句:“放心哈,今晚回来。”

萧邦说完就和冯建宇一起离开了,他儿子也乖乖坐回去吃早饭了。

蓝英在旁摸了摸小儿子的头,“小奇呀,你乖是乖,但你什么时候才会说话呀,来,叫声娘。”

萧邦的儿子名叫萧晓奇,已经六岁了,虽早已知事,却还不会说话,任萧邦怎么教也教不会。

萧晓奇只是对其母点了点头,依旧没有发声,这再次愁坏了他母亲。

只是在一个没人看到的角度,萧晓奇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实在怪异,这行为并不符合他这个年龄段。

吃完饭,萧晓奇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打开了窗户,竟开始对着初阳打坐调息。

对于冯建宇方才说的那件事,萧晓奇也偶有耳闻。

这是最近刚起的一件怪事,多处人家办丧事时,死者皆被抽血变为干尸,样貌惨烈,很是吓人。

让人不明白的是,事发之时根本没有人出入灵堂,可以说这是密室案件。

再者说,哪怕是仇人,也不至于在人死之后再来抽血吧,目的又何在呢?

常人自是想不通,认为就是有人在装神弄鬼,但萧晓奇却不这样认为。

而这一次,就能验证他到底是不是对的,因为这一次与以往不同,这一次干尸活了,定留下了更多线索,一切只待萧邦回来便知道答案。

要说萧晓奇与寻常人不同之处,并非是他不能说话,而是在于他的眼睛,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他能看到初日飘来的丝丝紫气,因此他会每天打坐,引紫气锤炼自己的身躯。

……

正午过后,原本说晚上归家的萧邦却提前回到萧宅,只见他裤脚一片焦黑,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这是怎么了?”知县夫人蓝英闻声而来。

萧邦没有回答蓝英,而是直接走去自己房间。

蓝英没办法,只得问后面跟来的冯建宇,“发生什么事了?被烧了?”

冯建宇挠了挠头,“玄乎呀,大人一见到刘老爷子的干尸,裤脚便着火烧了,幸好并未伤及皮肉,而且更怪的是刘老爷子的干尸也是突然着火,烧没了。”

“还有此等怪事?莫不是……”蓝英本想说闹鬼,又突然改口,“呸呸呸,人没事就好。”

对于冯建宇所说,萧晓奇躲在一旁皆听入耳,其实是他在早上萧邦出门前,趁机在萧邦裤脚内贴了一张符。

若是萧晓奇所猜没错,现场有某种诡异力量,则符燃!

现在萧邦裤子烧了,说明现场存在某些超自然力量,也证明了萧晓奇的一些猜测。

很快萧邦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了,召来冯建宇,“最近可有谁家办丧?”

冯建宇答道:“搜集过了,巧的很,明日西市便有一人家办丧!”

萧邦立即下令,“召集所有当值捕头,暗中围守西市办丧之灵堂,我偏不信抓不到那贼子!”

蓝英连忙劝说萧邦,“不可莽撞,我去上岭寺给你求一道符来……”

萧邦却打断蓝英说话,“胡闹,天下哪有鬼神之说……”

蓝英亦不给萧邦面子,“以防万一,求个心安。”

说完蓝英没有要萧邦同意的意思,便准备东西要去上岭寺,同时还带上了儿子萧晓奇。

刚好萧晓奇也需要去弄点黄符纸,这一次要面对的东西还是未知的,需提前做好准备。

上岭寺位于拓州西南长兴岭,从萧宅出发,来回也得三四个时辰。

萧邦让冯建宇护蓝英母子一道,同时还带了一婢女,四人于午后就出发了。

长兴岭并不在余鱼县,而是在与隔壁县余丰县交界之处,地处郊区。

马车很快出了闹市,进入郊野林间路,虽说是郊野,但也依稀有几所客栈及不少行人,并不偏僻。

“冯捕头对于干尸一事可有眉目?”蓝英闲来无事问起驾车的冯建宇。

冯建宇倒也直接,“并无眉目,先前也有蹲守过灵堂,但确实未发现有何蹊跷,只知灵堂冷气袭人,甚是吓人。”

“既是如此,为什么不请个老道试试?”蓝英其实也是不想自己的丈夫涉险,若是非人所能为,便交给专门的人去解决。

冯建宇摇了摇头,“试过,没什么用,据说有一道长事后更是大病一场,不敢轻易谈起干尸之事。”

“这么凶?”蓝英一惊,“那上岭寺的符还不一定有用。”

是挺凶的,蓝英身旁的萧晓奇心中暗想,但同时也对干尸充满了好奇,找个机会,定要去看看。

突然,马车缓慢停下,前方似是有异动。

“怎么了,为什么停下?”蓝英问道。

冯建宇隔着车帘说道:“前面有十几个人在围观,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去瞧瞧。”

蓝英拨开车帘望去,果不其然,前方有一堆人围在一起,而且个个脸色凝重,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小花儿,你看着小少爷,我也去看看。”蓝英吩咐了一下随从的婢女,然后也下车去了。

萧晓奇倒也乖巧,坐在车内没有乱动,不过他隐隐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和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萧晓奇又趴在窗口观察了一下,右方远处有一沟渠,将林木与田野隔开,而左上方却是一小山丘,山丘上满是墓碑。

此地上不得极乐,下不集人气。

萧晓奇不懂风水地理,但感觉此地不祥,容易集聚怨气,也容易发生一些诡异之事。

想到这,萧晓奇便起身下车,婢女小花紧跟着,“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夫人要我们在这里等着。”

萧晓奇没有理会,麻利的跳下马车,倒也没走远,而是在路旁玩弄花草。

小花见到也未阻止,就在旁边照看着。

萧晓奇拔了几根路边随处可见的茅草,连根拔起。

只见他小手灵巧,竟编织出三个复杂的符印,然后趁小花没注意,将三枚茅草印挂于马车左右以及后方。

这时不远处冯建宇与众人交待了几句,便和蓝英回到马车处。

“小奇,你怎么下车了?过来,上车。”蓝英把车旁的萧晓奇拉上马车。

然后冯建宇再次驾动马车,继续往长兴岭而去。

而就在经过人群时,萧晓奇还是禁不住好奇心,蹦起趴在窗口望了一眼。

蓝英吓得赶紧把萧晓奇扯了回来,“别乱动,再动娘就把你丢下去!”

萧晓奇撇了撇嘴,便乖乖听话,不过始终让他瞥到了一眼,人群中央,死了个人!

那人死相惊悚,精气神皆丢,身上满是爪痕,看似野狗野猫留下……

不过让萧晓奇惊奇的是他看到尸体上凝聚着一股黑气。

而且他没看错的话,这股黑气现在正追着马车而来!

砰!马车突然无缘无故晃荡了一下,不过也就一下,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只有萧晓奇知道是什么情况,是他的茅草结起了作用,摆脱了黑气。

那股黑气说不好是什么,是鬼魂?又或者是怨气?

兴许没办法给人带去实际性伤害,但引来血光之灾或者是让人大病一场还是有可能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