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脉修大陆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神秘修文
作者:枯键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19-10-22 22:59:19 全文阅读

天色将暗,乌云阴沉,秋雨萧瑟,林木之间,风雨掠过,沙沙有声。

“三位,寒舍简陋,如不嫌弃,何必进来细叙?”修为一摇羽扇,侧身笑道。

“这……天下行商果然出手不凡,哈哈,难得有着这么好的避雨地,我们就不客气了啊。”佐罗率先跟修文走去,文东牵着行车,刚想去帮修文牵那小毛驴,那小毛驴却自己哼了个响鼻,自行去三合屋旁专设的栏舍吃草去了。

文东看得新奇,跟在小毛驴后面,把行车和坐骑安置好,不由多看了这小毛驴几眼,那小毛驴竟颇有灵性,撇了文东一眼,哼了个响鼻,自顾吃草,津津有味。

文东摸摸鼻子,对幽幽笑道:“看这小毛驴四肢粗壮,烤起来肯定很美味。”

幽幽眼睛一亮,紧紧盯着那小毛驴四肢,蠢蠢欲动。那小毛驴倏然后退,警惕地看着幽幽,哼了几个响鼻,不退退到幽幽瞧不见的地方。

“厉害了我的驴……”文东古怪道,这天下行商果然名不虚传,连坐骑都能通人性,不知道是个什么灵异坐骑。幽幽在一旁噗嗤一笑,,笑颜如花。

行车安置好,里面的佐立仍旧昏迷得不省人事,想了想,虽然佐罗说过他没两三天不可能醒过来,文东还是把他再捆得严实,扔到了栏舍里。

三合屋,其上一个古朴的牌匾,修府两字苍劲有力。文东看了一眼,和幽幽并肩入内,里面正传来佐罗和修文的笑声,文东微微一笑,看来这两人相谈甚欢,文东推门而进,佐罗和修文正举杯相碰,一怔,看到文东,哈哈一笑,又拿出两只杯子。

感情这两人相谈之下忘了还有两人?

“我不太会喝酒。”

看到递过来的一杯,文东迟疑道。虽然自己之前也时不时地小酌过回汶香,但毕竟,自己三人还要赶时间回伊曼家族营救佐青峰,不是喝酒的时候。

“嗨!这酒不需要会喝,喝的就是一个情调,不要扫兴嘛。”佐罗把杯子递到文东手里,又朝文东眨了眨眼。

“呵呵……文东小兄弟放心,我这酒,不醉人。幽幽小姐,你也是可以喝的。”修文温和一笑,似乎看穿一切,轻摇羽扇,悠然道。

看到佐罗使眼色,文东也不再推辞,刚想喝,眼角却瞥见幽幽已经一脸好奇地一饮而尽,还砸了咂嘴,意犹未尽。

“……”幽幽喝过酒么?文东也不再迟疑,浅浅地喝了一小口,顿时,一股暖流沐浴全身,一阵清淡的花香萦绕口鼻,这酒……微辣,又有延绵不绝的醇香,还参杂着丝丝清甜,四肢百骸就像是被洗涤一番……

文东再也忍不住,一饮而尽。

呼!舒爽!

文东赞叹道:“果然是好酒,不知这酒叫什么名字?”

“春果酿。这是一位好酒的极修闲暇时所酿,采集春分百花,春雨百果,酿到次年开春,期间用五行脉晶石和我特制的脉器,布以阵法,酝酿而成。”修文也不藏掖,侃侃而道。

文东砸砸嘴,这居然是极修酿制,工序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即使修文说了大概过程,若没有他的脉器和阵法又怎么可能仿酿得出?

这春果酿醇香萦绕,直让体内如沐春风,让人神清气爽,体内脉气运转得更为自然顺畅,而起对精神颇有裨益,这不看佐罗之前用幻术而萎靡的神色现在正容光焕发么,丝毫看不出他之前精神力过度使用的神色。

“嘿嘿,修大哥,不知这春果酿怎么卖?”佐罗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百果娘的好处,咧着嘴问道。

“呵呵……这春果酿我还有一些,行走天涯,难得我们有缘一聚,就送你们一人一瓶又何妨。”修文微微一笑,手一挥,三瓶春果酿摆到了三人面前。

佐罗一怔,手慢慢伸向百果娘:“这……多不好意思啊……”说着已经把春果酿收到了储卡里。

“不用客气。”修文笑道,一边给三人倒了一杯,一边笑道:“想来你们明天还有要事,喝了春果酿今晚定能安睡,现在,说说你们的需求吧。”

文东一怔,这修文不简单,恐怕行车里的佐立他早就知道了吧,不过也无妨,他一个上修,要是要对付他们,恐怕不必如此费尽心思。

佐罗神色一正,收敛了笑容,沉声道:“实不相瞒,我是伊曼家族的……”

“呵呵……不必多说,伊曼家族的事情我早已知晓,你是族长独子,侥幸躲过一劫,冥冥之中,这也算是天意。”修文打断了佐罗的话说道,莫名地看来文东和幽幽一眼。

“你……你居然知道……”佐罗一怔,没反应过来。

“呵呵……天下行商的本事,你所知不过冰山一角,不必过于惊讶,我来此,也是算到你命不该绝,来与你一遇。”修文轻摇羽扇,微笑道。

“算到?”佐罗懵了,“你是算命的吗?”

文东也奇怪,这修文神秘而强大,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算当中,难道自己和幽幽跟佐罗相遇也能被他算到。

“呵呵……算命倒是不会,不过,我在上修巅峰已久,一直在寻找机遇突破桎梏。当你到了我这个境界,就能隐约感觉到,要突破这层桎梏,光努力潜修是不能的,需要的是一个机缘,这机缘也不能光靠碰运气,需要自己能隐约感觉到冥冥之中的注定,或许就是窥破天意吧,总之,那种感觉很玄妙,说是说不清楚的,姑且就是算命吧,呵呵,不过我所算,是在掌握了很多信息的基础上的,也有师尊的点拨。”

修文侃侃说了一堆,听得三人云里雾里,最后就是算命的?

“你所说的机缘,是我?”佐罗分析了一下,问道。

“呵呵……不一定是你,但我觉得跟你有关。罢了……说这些做什么,我也不能再说太多,你们还是说说需要些什么吧,毕竟,你们此去凶险。”修文跟三人碰了一下杯,浅酌一口。

文东和幽幽也不再牛饮一般一口而尽了,好东西还是要慢慢品尝的好。

佐罗喝着春果酿,也不再多问,思量着该弄些什么东西才能让这次营救老爹更有把握一些。

“有没有隐身的东西?”佐罗问道。

“匿形器,中阶脉器。”修文手一挥,桌子上多了一件奇怪的黑衣,“此匿形器能隐去身形,不过不太理想,虽然上修之下没人能看得到,但上修还是能感觉到,而且只能静态使用,一旦移动,会有痕迹。”

“哦……这都有,上修之下,也足够了。嗯……有没有隐藏气息的?”佐罗又道。

“匿息丹。”修文一挥手,桌子上又多了一个精致的小瓶子,里面想必就是他所说的匿息丹了。修文介绍道:“此丹为上阶丹药,又称五行敛息丹,吃了之后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把自身气息完全收敛,即使上修也察觉不到,就像这位幽幽小姐一样,看起来就是个绝脉体。”

文东一惊,这修文居然知道幽幽是绝脉体。

“哦……”佐罗沉吟道。

文东一怔,看佐罗的神色,他也早就知道了幽幽是绝脉体,“你……你怎么知道幽幽是绝脉体的?”文东还是忍不住低声问佐罗。

“呃?猜的。”佐罗一怔,道:“她身上没有丝毫的脉气波动,除非是极修,不然就应该是绝脉体了,虽然这种体质罕见,但我也听说过啊,幽幽身上没有丝毫的脉气波动,她的体修那么厉害,所以十有八九就是绝脉体。”

“没有脉气波动就是绝脉体?”文东奇怪道。

“不,还有可能是远超上修的极修。”佐罗道。

“微脉体不可以吗?”

“不可能的,就算是普通人也有脉气波动,更何况能修葺练脉的微脉体。佐罗道。

“普通人也有脉气波动?”文东纳闷道。

“当然!这脉师都能感觉到,你哪个学院的,这么基础的东西也不知道?呃……哦,我倒忘了你不一样,你就是个怪物……”佐罗无奈道。

“……”文东无语。

“咳……”修文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表示自己的存在。

幽幽在一旁看得好笑,轻抿朱唇,不由又喝了一口春果酿,这中果酒实在是太好喝了,让人暖洋洋的,幽幽觉得体内真气都愉悦起来,竟让人有种沉醉其中的感觉。

“呃……你还是想想我们该要些什么东西好吧。”佐罗无奈对文东道。

“唔……有没有能瞬间炸死上修的?”文东道。

“……”修文一怔,古怪地望了文东一眼,苦笑道:“要是有这种大杀器,那世界上的上修岂不是要锐减。”

“不过……”修文说着,手一挥,桌子上多了一个黑色盒子,“这是爆地雷,虽然不能一下子把上修炸死,但若是出其不意,倒是能让上修在短时间内失去战斗力,中修被炸必然重伤,不过明着来肯定不行,只能出其不意才能发挥它的效果。”

佐罗眼睛一亮,这东西不错,完全就是阴人的大杀器。自己在天京城逛了那么久,都没发现有这种杀器,天下行商果然包罗万象,要什么有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