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英雄疯狂编年史 > 正文
20、发生的一件事
作者:冬月必雷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19-09-23 20:42:18 全文阅读

这是关于小国群的报道。

7月17日是一切事情的开始,“死者”曼森于午时被隔壁房间的同伴发现陈尸在旅店中,他的人生结局十分悲惨,与之作伴的是无数的白色蠕虫以及窗台之外伫立在线杆上的十数只三眼乌鸦,回望他的人生,他从未有过如此落魄的时候,倘若他泉下有知,那辉煌的曼森竟落得如此凄惨之景,真不知他会做出怎样精彩的表情。

曼森的被发现实属是个意外,可他的死亡显然不是意外,或许在此处费尽笔墨去描述他的死状在小国群里是一件多余的事情。然而,作为事件的开始,首位遭受残忍杀害的曼森的死亡是值得花费小小笔墨尽心细说的。

在小国群,一切的死亡都是微不足道的,都不过是人前人后擦肩而过的一种无所谓罢了。迎接死亡是这座城市的惯例日常,制造死亡是该地方的独特乐趣。但是曼森的死亡却迥然不同,其有着重大意义,有必须宣告世人的重要性。

“被摔破的七月”——是这次连环杀人案件的别称,意思是小国群铁一般的规则被人十分无赖的“摔”破了(其实是当地人的糊里糊涂取下的名字)。

曼森的尸体被发现时,他躺在了冷冰冰的地板上,他的死状极其凄惨,浑身上下无一是完好的,经过小国群著名的医师“卑劣的洛卡”进行的尸检,得出了他身前遭到了极为野蛮的暴力对待的结论。

“曼森的双手双脚上的关节、骨支以不自然的角度被折断和扭断。肺部遭利器的贯穿,从前胸贯穿到后背,墙壁有血迹与贯穿的痕迹,显然他死前曾背靠墙壁。咽喉被粗暴粉碎,剖开肚子的凶器很奇怪,绝不是刀、剑、玻璃等利器剖开的,因为开口呈现不规则的椭圆形;肚子里的器官大部分流落在现场,可缺少了直肠、小肠、半个胃部和胆囊等器官。还有染到地板上的血液很少,尸体出血的情况十分反常。”

以上,是“卑劣的洛卡”对曼森的简述;洛卡医师将曼森的尸体称为一件精妙绝伦的艺术品。

这起事件,毫无疑问是对小国群制定的铁则的一次愚蠢挑战。根据首席术士的考察,曼森生前经过了激烈的反抗,犯人为避免在行凶行时引起他人注意,事先布下高阶结界,所以犯人行凶之际全然是无声无息,并没吸引到任何一个人的注意,直到第二天午时曼森的尸体被同伴发现了才被知晓。

第二位与第三位死者是在曼森被发现之后的第四天和第八天出现的。他们的发现很意外,始初时根本没有人会将他们三者的死亡牵上关系,仅当作这是小国群中每天数百具尸体芸芸之一而已。

“是的!他们的死亡一开始是毫无关联性的。若是你要把凄惨死状当做关联之一,那我可了当回你,在这里的死亡每一个都是凄惨的。在小国群,安乐死亡那是一个笑话,是对死亡最大的侮辱!”

以上是首席术式在发现三具尸体后察觉了其三者之间的关联性后,做出的发言。

休·沃纳是第二位死者,倒霉的他倒在了昏暗的奇臭无比的曲折巷子中。他的尸体被大量的生活垃圾、污水、流浪动物的粪便包围住。在炎热的中部地区,高温环境会加速尸体的腐烂,休·沃纳的被发现时,尸僵期已过、开始了自溶现象。

休·沃纳的死状同样是十分反常,四肢没有遭受恶意的折断,身体也没遭到极为暴力的攻击,就连利器造成的一干二净的伤痕也没有。

不过,他的腰部以上除了脑袋和双手被割下、砍下丢弃在垃圾桶旁边,其余的部分一律无迹可寻。直到现在,也没找到。不在附近,不在远处,翻遍整个城市尽管找到许多被肢解的身体部位,却都没有一个对得上休·沃纳的尸体,它们就好像完全消失了,就像消散的云烟。值得注意的是,腰部、双手与头颅并非被人用锋利刀具分离的,而更像是巨大怪兽一口咬掉,整个伤口同样呈现不规则的状态。

要说上述两位的死亡是反常的,接下来的奥兰多的死亡则是极为诡异,就连喜欢与死亡称兄道弟的医师“卑劣的洛卡”也惊呼“这是前所未见的!”。

奥兰多的死亡是可怜的,他好像一件完成了使命的垃圾那般被嫌恶的丢弃在无人问津的大街上,明目张胆地躺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才被人发现。他的死状同样是凄惨的,尽管三位死者当中,他的尸首是最完整的,可身体里的血液全都不见踪影了,被发现时就恍如被遗忘了几百年竟没有腐烂的可怜虫。

三位死者的死亡方式皆不同,卫兵们难以断定三起死亡事件的犯人是同一人。因为没有明显共同点。不过硬要给他们找个共同点的话,就是没任何一人听到过三位死者在死时或与凶手搏斗时有发出半点声音。也许正像大部分人所猜测,下手的人不止战斗能力强,还能布置高阶的结界,因此那三人的死才神不不知鬼不不觉。

“好了,那个鬼地方每天都死好些人呢,你给我看这个干嘛。”

放下手中的报纸,报纸中尽管死者们的画像都在变化,可从多角度辨识死者当时死亡的情况,可德蒙对他们不太感兴趣。因为那地方每天都有死亡出现,一天到晚几百个人无缘无故被杀死,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雪芙鬼鬼祟祟从德蒙跟前摸过来那份报纸;她刚才瞧见了报纸的画像居然会自己动起来,心想太神奇了,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瞅瞅。不过德蒙看完就随意放在那儿,她拉过来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几位倒霉蛋的可伶的凄惨的人生结局,血腥的恐怖的画面一入眼帘,她整个人都被吓得大声尖叫。

“呜哇哇哇!!!这这这这这这这这……”

雪芙被吓得惊恐万状,手指颤着指着那份扔到前面的报纸,语无伦次。

德蒙嫌她太吵人了。

“干嘛拉,吵死人了…….”

“那个这个…这…那…死死死死死人了?”

雪芙就像个神经错乱的家伙,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上下挥舞,嘴巴张张合合愣是连话也说的模糊不清。

雪芙从来没见过这种极其恐怖的死状。报纸上的三张特写画像太吓人了,扭曲的五官、血腥的场景、死状如遭到恶魔的报复,断肢的切口看的一清二楚,内脏的腥红好像隔着报纸都能闻到那股浓烈铁锈味,雪芙的喉咙忽然干涩起来,肚子在被捣腾着。

德蒙翻了个白眼:“不然呢,你以为我刚才做的是什么呀。再者说,小国群那个破地方天天都死那么些人,不差这三个蠢货。”

说完,德蒙懒得理会她,扭过来继续找查理的麻烦。

查理在他们对面耸了耸肩,接着将离自己不远的那份报纸收了回来重新叠好放回客台下面,好让雪芙安心些。雪芙看着报纸被收起来了,才怂怂的走了回来坐在椅子上。

“罗兰.克罗尔那小子希望我帮忙处理这件事。”

德蒙惊讶的说:“那头肥狼?”

“对呀!”查理从客台下面的一个小柜子里拿出了一份羊皮纸,他将这份羊皮纸丢给了德蒙。

“那小子觉得有人在捣乱,而且很大可能性是外来者。虽然不知道是谁,可他的直觉告诉了他,事情绝非是看上去那么简单,所以拜托我帮忙将迷雾拨开,弄清楚藏在里头装神弄鬼是哪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德蒙摇摇头,露出古怪笑容。

“拜托你帮忙……那头肥狼还真敢说…这不明眼换个说法让我过去嘛……”

雪芙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从中感受到德蒙对于被提到的人十分的厌恶,而且这种厌恶不是像平时讨厌自己那种嫌麻烦的,更像是生理上无比拒绝的厌恶。

“那个…德蒙说的 ‘肥狼’是谁?”她凑过来脑袋,眨呀眨眼睛插嘴问道。

“你庸管就是了,那种暴露狂,知道也是碍地方。”

德蒙推开她凑过来的脑袋。因为他推开的时候十分用力按着自己的脑袋,雪芙不甘示弱用力顶了回去。

“为什么…哇?”

这时候,查理插进来他们的打闹。

“怎样……要接下来这份工作么…报酬两百多枚金币哟,外加来回一切费用…”

听到查理一说有报酬,且是不少,德蒙便狠狠地揍了张牙舞爪的雪芙的脑袋不让她有反抗、打扰自己的机会。那一下力道可是不轻,雪芙痛的咦哇哇直叫。

“臭德蒙!痛死了!!!”

“你别给我啰嗦!”德蒙凶狠瞪了她一眼骂道,接着回过来查理这边,两眼发着精光。“超过两百枚的金币,外加单独车厢的车费?”

“对!”查理点点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怎样,不赖吧…要去不?”

“去!当然去!这么划算的工作怎么能放过。”德蒙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