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七十四章 潜心静气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13  |  更新时间:2019-11-28 20:27:48 全文阅读

  罗秋月,今年十七岁,初境后期中层极限的修为——对于现在的云一凡来说,的的确确,乃是一个非常之强劲的对手!

  云一凡之所以会这么清楚,那是因为——此女对于他来说,也算是关系比较亲近的表亲。

  云一凡的外公,乃是出身于云门三大世家之一的罗氏家族,名曰罗隐风。

  罗隐风有一个双生弟弟,名叫罗隐雷。

  罗隐雷有一独子,名叫罗晨辉——也就是龙修远和龙修妍这对亲堂姐弟唯一的亲姑姑龙文虹的丈夫。

  罗晨光与龙文虹夫妇,膝下只有一子一女,也就是罗秋昀和罗秋月。

  而且,罗秋昀和罗秋月这一对兄妹,那可都是在武学一道,可谓是颇有天分之辈。

  这兄妹二人,俱都是从五岁生辰之日,开始正式入门习武。

  他二人,却又都是不到七岁半,便已经达到了初境中期之境——

  然后,又都是不到十三岁,便已经达到了初境后期之境!

  如今的罗秋昀,已经是快要正式年满二十岁了,其修为亦是已经达到了初境后期上层的大成阶段。

  不过,比较可惜的是,他在本次的竞技会武大比之上,第一轮便是竟然直接遇到,已经达到初境后期极限巅峰的云朝风。

  而且,他又在与对方的比试当中,直接被对方给突破到了初境圆满之境,本来实力相差还不算太大——但是,这一下,却直接便又拉开了如此之大的差距。

  于是乎,他便也只能是无奈败北!

  如今的罗秋月,已经年满十七岁了。

  早在两三年前,她便已经突破到了初境后期的中层之境。

  然而,她却更是在几天之前,便又已然是达到了初境后期中层的极限程度!

  此女的天赋之高,悟性之佳,虽然倘若直接便称之为“天纵之才”,可能确实还是有些牵强——

  可是,现如今的她,其实力之强,那却是不容置疑的!

  不过,即便是对于这些,云一凡都清清楚楚的知道!

  但是,他却依然还只不过是平淡无波,坦然无惧——

  在知道了自己本轮比试的对手之后,他便即直接穿过了演武堂的大厅,又沿着后厅东侧的走道,径直便往演武场而去!

  云一凡此番,从自家小院而至演武堂大厅,又径直前往演武场,都是直接施展的“云霄身法”,以十分高明的轻功提纵之术,疾疾而行——

  其速度之快,真可谓是飘忽如风!

  所以,当他来到演武场东侧南边的第一座擂台之时,距离比试开始其实乃是还有差不多将近三刻的时间。

  此时此刻,这座擂台的周围,居然已经聚集了数十人之多!

  不过,云一凡放眼望去,却并没有看到自己本场比试的对手罗秋月的身影。

  于是,他便又是身形一晃,翩然飘忽之间,径自来到了擂台的南面三尺开外之处。

  其身影遽然由静转动,转眼间便即又骤然由动变静,依然是一气呵成,挥洒自如——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静动之间,行云流水!

  未几,云一凡便又已稳稳当当地挺身立定,丝毫不晃——

  当下,他便又是面朝东方,席地而坐,五心朝天,默默地运转起了“云霄心法”。

  而且,在预先估量好了时间的情况之下,他此番乃是当即便暗自潜心静气,直接就进入到了最佳的修炼状态……

  不急不躁,无喜无忧——

  心无旁骛,物我两忘——

  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他引导着丹田之内的真气悠然而出……

  倏然之间,那淡淡的白色光华,便又是透体而出,围绕在云一凡的身体周遭,就这么轻轻浅浅的流转开来……

  “果然是‘神气相成’进而‘返照空明’的境界啊……”

  “确实是——只是他如此小小年纪,修为也才不过还是处于初境后期的下层之境,怎么便会达到如此高深的内功造诣……”

  “奇才啊,真是奇才……”

  “还不止如此呢!他达到初境后期才不过这么短短几天时间,所以‘云霄身法’也定然就修炼了如此之久而已——可是,你们难道没有看到,他方才可一直都是施展的已然臻达‘圆融大成’造诣境地的‘云霄身法’呀……”

  “不对啊——我听说,他在上午的时候,‘云霄身法’还只是‘圆融小成’的造诣境地……”

  “那有什么奇怪的——我可是听我爹说了,在今天上午的时候,这小子的‘云霄身法’,最开始才不过是‘纯熟小成’而已,可是他却硬是通过近两百招的交手,一点一点的就给提升到了‘圆融小成’……”

  “你是在开玩笑么?哪有这么神速的武技功法提升速度……”

  “是我爹——堂堂的登峰高手,他老人家说的!可不是我自己说的……”

  “就是,就是——我爹他老人家也是这么说的……”

  “潇潇,慕容师伯他老人家真的这么说的么……”

  “当然是真的这么说的了……”

  “嗯,那就错不了了,慕容师伯他老人家,那可是已经臻达‘从心所欲,无不如意’的初境圆满上层之境的超一流大高手呀!他老人家都这么说了,那指定是错不了的……”

  “我爹虽然不是初境圆满上层的境界,但却也已经是初境圆满中层的境界,你居然敢就这么无视他老人家说的话么……”

  “赫连师伯说的话,我怎么会胆敢无视——我其实是在无视你!哈哈哈哈……”

  “你个臭小子,找打……”

  “那你也得打得过我呀!我现在的修为,那可是已经突破到初境后期了。不过,你却好像还是在初境中期吧……”

  “淳于骞骞,你别得意——咱俩的修为,一直都是齐头并进!淳于师叔和我爹也都说过,咱俩的天分基本上也是不相上下!你不也就是今天上午,不知道是撞了什么大运,这才刚刚突破极限壁障,所以才比我早进入到了初境后期!放心吧!过不了多久,我肯定就又赶上你,并且还会超过你……”

  “赫连琨琨,你说的那叫什么话——什么叫撞大运!我这可是勤加修炼,努力感悟,所以自然而然突破瓶颈的……”

  “好了,好了——你们俩就别再在这越说越不像话了……”

  “……”

  ……

  就在云一凡刚刚盘膝而坐,方才开始潜心修炼的时候,因为从其身上倏然浮现的那淡淡的白色光华,一下子便直接证实了——他的内功的的确确是达到了如此奇高的造诣境地!

  所以,就在这座“东一”擂台的周围,这些已经聚集在此准备围观的人,顿时便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其中,就有三名看上去不过才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弟子,讨论的尤其热热闹闹!

  当然了,这三个分别叫做慕容潇潇、淳于骞骞和赫连琨琨的年轻弟子,他们本身也在慢慢的自行控制着他们三个人的声音……

  不过,确实也是更加地随着人群的越聚越多,议论纷纷者也便越来越多……

  所以,到了后来,他们三个人的声音,也就渐渐地被彻底给淹没了……

  。。。。。。。。。。。。。。。。。。。。。。

  虽然,自从云一凡刚刚开始打坐修炼,他周围的这片环境,便已经在猛然之间,就开始嘈杂了起来……

  到了后来,更是越来越是喧闹……

  没过很久,便几乎已然是人声鼎沸……

  只不过,云一凡却是自始至终,都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他引导着丹田之内的真气悠然而出后,便又是经由气海,上行黄庭,沿着十二正经的主要脉络循序而行,兼行一些细微经脉所在,渐而导气归元……

  如此过了七十九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他便彻底地完成了第一个周天的真气运行!

  然而,云一凡心无旁骛,继续便又开始了第二个周天的真气运行……

  又过了七十九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他便又是彻底地完成了第二个周天的真气运行!

  心无旁骛,物我两忘——

  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不急不躁,无喜无忧——

  潜心静气,澄清空明——

  云一凡继续引导着丹田真气,按照“云霄心法”初境后期下层的运行路线,进行着体内内力的周天运转……

  第三个周天……

  第四个周天……

  第五个周天……

  第六个周天……

  第七个周天……

  第八个周天……

  第九个周天……

  终于,当他彻底地完成了第九个周天的真气运行之时,便即停止了运功修炼——

  倏然之间,正自在他的身体周遭围绕,轻轻浅浅地流转着的那淡淡的白色光华,便立即一敛而去,尽皆消散不见!

  下一刻——

  云一凡便睁开了双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面上浮现而出着平和淡然的微微笑意……

  宁静致远,恬然悠哉——

  此时此刻,虽然仅仅不过才又进行了九个周天的真气运行的修炼,前后下来也就不过两三刻的时间而已。

  但是,对于修炼起来早就已经是大为“事半功倍”的云一凡来说,却还是有了相对明显的一些进益!

  虽然,目前他的修为,还是处于初境后期下层的小成阶段,但却已经算是达到了小成阶段当中的初级境地的堪堪有成地步——

  如此,便也算得上是,在其修为进入到初境后期下层的小成阶段之后,真真正正地得到了相对彻底的大为巩固!

  云一凡飘然而起,长身而立,向着擂台东面两丈左右特意为三名评判所准备的桌椅所在之处看去——

  却只见,作为本场比试评判的三大高手,已然端坐在了那里!

  居中而坐的,乃是一名须发皆白的青袍老者,外表看上去只怕有不下八九十岁的样子。

  但是,云一凡却是知道,他名叫云玉虚,出身于云氏家族的长房一脉,乃是五长老云玉谦一母同胞的亲生弟弟。

  别看他外表乃是八九十岁的模样,实际上今年却已经是一百二十八岁高龄!

  而且,他乃是在大约三十年前进入到的入微境——听说如今,其早便已经是入微境初期中层的大高手了!

  云玉虚左边坐着的,乃是一名看上去约有六七十岁上下的青袍老者。

  不过,云一凡也是知道,此人名叫上官云海,乃是上官汪洋的独子。

  他的一身修为,据说早在七八年之前,便已经达到了初境圆满的上层之境,实实在在乃是已然臻达“从心所欲,无不如意”的返朴归真之境的超一流高手!

  云玉虚右边坐着的,则是一名看上去约有七八十岁上下的黄袍老者。

  对于此人,云一凡也是知道的——此人名叫欧阳峥嵘,乃是大长老云元貌的亲传弟子。

  他的一身修为,也是早就已经达到了“从心所欲,无不如意”的返朴归真之境,丝毫不在几天前在此评判的云玉瑛之下。

  而且,他今年其实也是已经八十九岁的高龄了,只不过修为高绝,即便是目前尚未入微,但也早已经是凡武初境的登峰上层高手。

  所以,他眼下虽是不能如同那已然入微的上官汪洋一般,直接便比自己的真实年龄看上去要小二十岁以上,但是若想显得年轻个十来岁上下,那却还是不成问题的。

  云一凡淡然一笑,当即便向着三人拱手见礼道:“弟子云一凡,特来参加竞技会武大比第四轮比试。”

  三大高手都是微笑点头,居中而坐的云玉虚微微抬手,示意他可以登上擂台了。

  云一凡点了点头,再次拱手一礼,然后便转过身来,面朝擂台而立。

  只见在擂台之上,靠近北侧边缘大约一丈左右之处,此时此刻,正有一名身着白色衣裙的美丽少女,面朝正南,婀娜而立——

  她的年纪看上去,大约有十七八岁上下,身高约在五尺左右,容貌清秀,气质高雅,颇为不俗!

  此女却不正是那罗秋月,又是何人!

  身形一动,轻轻一掠,云一凡便也来到了擂台之上,站在距离南侧边缘大约一丈左右之处,与那一袭白色衣裙的罗秋月正好相对而立。

  “一凡,许久不见啊!”罗秋月向着云一凡轻轻一揖,略微带着笑意地说道。

  “秋月表姐——”云一凡也是轻轻地回了一揖,微微而笑,开口说道,“我们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云一凡最近一直都在忙于修炼,所以虽说是同处云门山谷之中,却也已经是差不多有十来天没与这罗秋月相见了。就连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初境后期中层的极限程度,也是几天前从罗秋烟那里听说的。

  不过,两个人毕竟不仅仅只是一般的同门之谊,算起来也算是不远不近却又经常走动的表亲,虽然有些时日未能相见,却还都是彼此间能够多多少少地感觉得到一些亲切之意。

  “一凡啊,真是想不到——最近这几天,你的名气在门内,那可是越来越大了啊!”罗秋月轻轻一笑,一双宛若秋水一般的明眸之中,微微闪过一丝丝的精光,轻启朱唇,嫣然说道,“但是,实在是想不到,你居然还能够将修妍姐姐也给打败了!”

  云一凡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双唇微张,便即准备开口回应……

  不过,就在此时——

  “当——”

  “当——”

  “当——”

  三声悠扬之极的钟鸣之声,徐徐传来!

  待得钟鸣过后,云一凡继续又向对面的罗秋月望去,看到对方正自笑而不语,一副准备着要先听一听自己这边的回答而后再说的模样。

  于是,他便即开口,淡淡地微笑着说道:“表姐过奖了——

  “谁不知道表姐你的武学天分之高,同辈之中,可谓是极少有人能够相比的!

  “就我的这一点点继后而进的修为,又哪里能够与表姐你相行比较?”

  罗秋月听闻此番回答,便即又是轻轻一笑,嫣然说道:“一凡,你的修为虽说仍乃是处于初境后期的下层之境,在这一次的竞技会武大比之中,确实还算不上太过高超的存在!

  “但是,你的内功造诣,那可是已经达到了‘神气相成’进而‘返照空明’的境界——估计在这次大比现在还剩余的参加比试的弟子当中,大概都能名列前三了!

  “而且,听说你的武技功法,也都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如此看来,今天下午的这场比试,以我的武功,若是想要胜过你,怕也是颇为不易啊!”

  云一凡闻言,便又是淡淡一笑,道:“表姐你何必自谦——以我的修为,等会儿怕是还要有请表姐你手下容情呢!”

  罗秋月轻捋云鬓,当即轻笑道:“同门较技,点到为止!”

  “正是——”云一凡见状,便点了点头,淡然笑道,“点到为止!”

  然后,罗秋月便不再多言,直接就是轻轻一笑,抱拳一礼,嫣然道:“一凡师弟请了——”

  云一凡便即也是抱拳一礼,平静淡然,微微笑道:“秋月师姐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