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六十八章 奇妙状态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188  |  更新时间:2019-11-04 17:20:27 全文阅读

  然而,云一凡毕竟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少年而已……

  忽而发生经历如此这般之巨变——明明知道对于自己乃是好事,但却只因为恐怕无法从根本上解释,所以也就只能够像这样对外所讲宛如“斗智斗勇”一般的“半真半假”和“虚虚实实”!

  不过,话说回来了——他的的确确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少年而已!

  虽然已经是拥有了一场“玄而又玄”的奇遇而变得“天赋异禀”起来,但是他却仍然因为内心当中有着诸多的秘密而始终难以完全放得轻松……

  幸而,在此之前,云一凡他便当先已然是领悟到了所谓天道之间的“道法自然”的道理,即便是又经历了如此种种,他的那一颗“自然而然”问道之心,却始终并未再为之改变。

  不过,直到今日,直到此时,云一凡方才陡然惊觉——

  原来入微境超级高手的“入渐知微”之能,虽然并非真的可以完全洞察一切,但却也已经是将自己的基本情况和大概情形,大致上应该是知道了一个差不太多……

  当然了,他还尚且未曾知晓,就在自己离开之后,云玉关与上官汪洋可是又进行了一番谈话——在此之前的昨天夜晚,云玉关与云玉宇也是进行了那么样的一番交谈——再往前说,昨天在他离开后,云玉关也是与云清汉以及太叔元白又进行了一番探讨!

  不过,虽然他还并不知道这些许多的隐情,但是却多多少少也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这些前辈们的想法了——其实他们也都不过乃是不欲深究罢了!

  云一凡的内心当中,随即便也渐渐地明白了这其中的含义——

  想想也是,自己从小生于云门,长于云门,身世再清白不过!

  如此这般,自己的身家性命便是与这偌大的秦岭云门休戚相关!

  由此而至,自己无论是怎么样忽而这般的“天赋异禀”,于自己本身而言固然乃是大大的好事,于秦岭云门而言便自然也就是好事一桩!

  想通了其中关键所在,云一凡顿时便感大为轻松——再加上其原本的那么一颗“自然而然”的问道之心的作用之下,终于在这一刻,他总算真可谓是相当的悠然自得、轻松自在……

  一颗包含着“道法自然”的道心!

  一种蕴藏着“上善若水”的心性!

  一层沉淀着“平淡坦然”的心境!

  一重洋溢着“喜悦祥和”的境界!

  ……

  不知不觉间,不约而同在这个小小少年的身上真正彻底地展现而出——

  。。。。。。。。。。。。。。。。。。。。。。

  随意的伸了个懒腰以后,云一凡便是彻底地倏然轻松,非常平静——

  然后,他这才不慌不忙地,就那么随手的往怀中轻轻这般一探——

  下一刻,一本薄薄的册子便已经被他取了出来。

  低头看了一眼,当书册封面之上的“望云逐风”四个大字映入眼帘之时,云一凡只是微微一笑——

  而后,他便是举目四望,但见在这高高的崖顶之上,那淡淡的云雾缭绕着,如烟似岚,隐隐约约,如梦如幻,似幻却真,摇曳袅袅,飘飘渺渺……

  其时正当季春时节,本来已然便是渐渐地温暖和煦了许多——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高山之上,云雾之间,却犹自有着略略带些清冷的微风吹拂而过……

  而在这云雾崖顶上,此般正自隐约可见的缥缈云雾,便是随着这略略清冷的微风而为之淡淡流转,轻轻飘动……

  山风,清冷却非冰寒甚深,微微忽忽——

  云雾,飘渺且又变幻莫测,淡淡轻轻——

  蓦然地,云一凡闭上了双眼,一道月白色的身影渐渐地浮现而出,再一次显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在那高达两丈的高台之上,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踊身一跃,飞纵而起,朝着东南方向飘然而去。

  便这一纵之下,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轻飘飘的便是斜斜向上飞出五六丈开外,顿时已然是身处在差不多六丈高的半空当中,并且已经是将那高台甩在了身后三四丈开外!

  身处这般好几丈高的半空,但只见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的一只脚当即便是凌空虚踏,如此之下,其便已然是继续向前又飘飞而出了数丈之远!

  然后,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的另一只脚紧跟着也是凌空虚踏,便又是已然接着向前飘飞数丈……

  就这样,如此双脚接连凌空虚踏数次,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便已经是远离高台十六七丈之远!

  然后,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这才飘然落下,并且借着余劲又是随风向前飘了数丈方才轻轻的落地。

  就这么一气飞纵之下,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竟是已经处在了距离高台大约二十一二丈开外的地方!

  不过,就在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的双脚甫一落地之际,其便又是当即便已借力飞纵而起,继续故技重施。

  虽然这次没有了高台之便,但是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依然飞身纵起大约有四丈来高,紧接着双脚便又是接连凌空虚踏,竟是再一次好似乘风一般的便已然跨过了十多丈的距离!

  当此之际,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犹有余力,再一次凌空虚踏——与此同时,其右手轻轻向前一扬,一条月白绸带飘然而出,宛若矫龙似得向着前方斜上空倏然飞去!

  就这样,再次借着凌空虚踏之力,继续又向前飘飞了数丈,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便已然是来到了“天地乾坤坛”的边缘所在,而那条月白绸带此时也已飞到坛边一丈开外七八丈高的一株松树梢头。

  只见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的右手一摆,那月白绸带便已然顺势卷住了树梢,其又跟着借力一拉,便将那一道即将下落的月白色身影给再一次带着直接便是飞了起来!

  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借助那月白绸带向着松树梢头飞去,待得即将登上树梢之际,其已然便即顺手将绸带收了起来,紧接着双脚在树梢上轻轻一点,便已然当即跃过树梢,继续又是向前飞去……

  就这样,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飘然远去,身影渐渐地重新又变得模糊起来——最后终于便是彻底地消失不见!

  紧接着,缥缥缈缈的云雾崖顶,那在微微的山风之下的淡淡云雾,不知不觉间又渐渐地浮现而出,玄而又玄的便这般地显现在了云一凡的脑海当中——

  山风,清冷却非冰寒甚深,微微忽忽——

  云雾,飘渺且又变幻莫测,淡淡轻轻——

  高山之巅,云雾徘徊,就如此这般的缭绕着,如烟似岚,隐隐约约,如梦如幻,似幻却真,摇曳袅袅,飘飘渺渺……

  清风,似有还无……

  云雾,似幻而真……

  是梦么——?是梦罢——!

  是幻么——?是幻罢——!

  是虚无么——?是虚无罢——!

  然而……

  这一切,却是又如此这般的真切——真真切切——!

  飘飘渺渺,渺渺茫茫,茫茫然然……

  最终,却又是真实可鉴——

  ……

  终于——

  清风渐渐消散……

  云雾渐渐逝去……

  直到最后,云一凡的脑海当中,便又是什么都再也不复存在,只剩下了一片虚无,又或者是尚且不及虚无,乃至于只不过是一片虚空……

  末了……

  复归空明——

  他继续紧紧地闭着双眼,并且在不知不觉之间,正自逐渐地放慢着自己的呼吸……

  缓缓地,缓缓地,愈来愈是舒缓——

  静静地,静静地,愈来愈加宁静——

  淡淡地,淡淡地,愈来愈似坦淡——

  渐而渐渐之间,似乎有着丝丝缕缕的云雾之气在轻轻地触碰着云一凡的周身百穴,透过他那浑身上下无所不在的细微毛孔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触着他的身体,并且又慢慢地一点一点的触及着他的意识和灵魂……

  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玄而又玄,奇妙超凡——

  云一凡的感觉很是奇特,又是微妙……

  有意无意之间——

  继续变的愈来愈舒缓……

  继续变的愈来愈宁静……

  继续变的愈来愈坦淡……

  此时此刻,这些云雾之气似乎愈发地变得微妙起来——犹自轻轻地触碰着其周身百穴,透过其浑身上下无所不在的细微毛孔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触着其身体,并且又慢慢地一点一点的触及着其意识和灵魂!

  他的呼吸,一呼一吸之间,渐渐的愈发地显得舒缓而又舒缓,隐约之间透着一股与这些丝丝缕缕的云雾之气亲密无比得乃至于相互融合的舒缓奇妙之感……

  他的神情,眼角眉梢之间,渐渐的愈发地显得宁静而又宁静,隐约之间透着一股与这些丝丝缕缕的云雾之气亲密无比得乃至于相互融合的宁静奇妙之感……

  他的气场,自然而然之间,渐渐的愈发地显得坦淡而又坦淡,隐约之间透着一股与这些丝丝缕缕的云雾之气亲密无比得乃至于相互融合的坦淡奇妙之感……

  渐而渐渐之间,似乎又有着丝丝缕缕的清风之息在轻轻地触碰着云一凡的周身百穴,透过他那浑身上下无所不在的细微毛孔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触着他的身体,并且又慢慢地一点一点的触及着他的意识和灵魂……

  一如方才地,如此这般的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一如方才地,如此这般的玄而又玄,奇妙超凡——

  云一凡的感觉依然一如方才那般——很是奇特,又是微妙……

  有意无意之间——

  继续变的愈来愈舒缓……

  继续变的愈来愈宁静……

  继续变的愈来愈坦淡……

  此时此刻,这些清风之息似乎愈发地变得微妙起来——犹自轻轻地触碰着其周身百穴,透过其浑身上下无所不在的细微毛孔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触着其身体,并且又慢慢地一点一点的触及着其意识和灵魂!

  他的呼吸,一呼一吸之间,渐渐的愈发地显得舒缓而又舒缓,隐约之间透着一股与这些丝丝缕缕的清风之息亲密无比得乃至于相互融合的舒缓奇妙之感……

  他的神情,眼角眉梢之间,渐渐的愈发地显得宁静而又宁静,隐约之间透着一股与这些丝丝缕缕的清风之息亲密无比得乃至于相互融合的宁静奇妙之感……

  他的气场,自然而然之间,渐渐的愈发地显得坦淡而又坦淡,隐约之间透着一股与这些丝丝缕缕的清风之息亲密无比得乃至于相互融合的坦淡奇妙之感……

  渐而渐渐之间,云一凡的心灵深处似乎亦是有所感应——无论是云雾之气也罢,又或者是清风之息也好,其实都是一种气息,一种颇具意境的气息!

  就这样——

  感受着……

  感受着……

  感受着……

  如此的意境愈来愈是奇特得超然不凡——

  这般的气息愈来愈是微妙到妙不可言——

  如此这般的深具意境的气息,愈来愈是超然不凡,愈来愈是妙不可言!

  奇特而又微妙……

  蓦然地——

  一种近乎于“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的奇特之感遽然而出,倏然而现……

  超然不凡——

  却又微妙到妙不可言……

  下一刻——

  一种真真正正的“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的奇特之感遽然而出,倏然而现……

  超然不凡——

  亦是微妙到妙不可言——

  如此这般,便正好即是真真正正的“返照空明”的境界所随之而来的那股奇妙的感觉!

  这一刻的云一凡,蓦然地——

  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舒缓……

  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宁静……

  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坦然……

  如梦似幻之中——

  似幻还真之间——

  他感受到了更加非同一般的那么一种——“返照空明”的境界!

  心无旁骛,物我两忘——

  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然后,云一凡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再一次看了一眼手中那本薄薄的册子——

  当书册封面之上的“望云逐风”四个大字映入眼帘之时,他只不过是就那么的微微一笑而已……

  而后,他便是直接就轻轻地翻开了封面,开始了对于这本“望云逐风”修炼秘籍的观阅——

  时间似如潺潺的流水一般,静静缓缓一点一滴的就这么淌逝而去……

  似乎很久,又似乎没有多久——

  其实,也就是不过才仅仅只过了一两盏茶的工夫而已,云一凡便已经认认真真的将“望云逐风”的修炼秘籍全部都给看了一遍!

  不出意料之外的过目不忘——牢牢谨记,绝对不会再有所遗忘!

  出乎意料之外的领悟超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仅仅只是充分地理解了其中的全部精髓所在,而且更加是已然便即直指真髓之境地,甚至于似欲几乎便已是又近于真谛的地步!

  随手将“望云逐风”的修炼秘籍收回怀中,云一凡已然轻轻往下一滑,双脚触地之下便已长身而立,紧接着便即飘然而起——

  腾空一跃,斜飞而出,倏然飞纵而去!

  便这一纵之下,他就已经是斜斜地向上飞出近一两丈开外,顿时已然便是身处在差不多一丈高的半空当中,并且已经是将那方大石甩在了身后一丈开外!

  身处这般一丈高的半空,但只见他的一只脚当即便是凌空虚踏,如此之下,其便已然是继续向前又飘飞而出了丈许之远!

  然后,他的另一只脚紧跟着也是凌空虚踏,便又是已然接着向前飘飞丈许……

  就这样,如此双脚接连凌空虚踏了数次,云一凡的身影便已经是远离那方大石不下四丈之远!

  然后,他的身影这才飘然落下,并且借着余劲又是随风向前飘了六七尺,如此方才轻轻地落到了地面之上——

  就这么一气飞纵之下,他的身影竟是已经处在了距离那方大石大约四丈六七尺开外的地方!

  如此之下,云一凡便是已经来到了云雾崖顶西南一侧的边缘所在,再往前去就是那差不多有十来丈之深的深深沟壑!

  不过,他并没有丝毫停顿,双脚甫一落地便又当即借力弹起,身躯作势扭动之间,便又是向着后面飘然而起——

  倏忽一下,飞纵而出,其身形已然便是在半空之中借势调整着方向,并且斜斜地向上掠空射去!

  便这一纵之下,云一凡就已经是斜斜地向上飞出两三丈开外,顿时已然便是身处在差不多不下两丈高的半空当中,并且已然是将身形完全调转到了与原本截然相反的方向,而且距离方才立足的山崖边缘所在也已经是达到了两丈开外!

  就这么身处在不下两丈高的半空,但只见他的一只脚当即便是凌空虚踏,如此之下,其便已然是继续向前又飘飞而出了丈许之远!

  然后,他的另一只脚紧跟着也是凌空虚踏,便又是已然接着向前飘飞丈许……

  就这样,如此双脚接连凌空虚踏了数次,云一凡的身影便已经是远离方才立足的山崖边缘所在不下五丈之远!

  然后,他的身影这才飘然落下,并且借着余劲又是随风向前飘了差不多丈许之远,如此方才轻轻地落到了地面之上——

  

  【PS :感谢各位书友的持续关注和支持,本书已经在纵横中文网更新了整整两个月,虽然目前成绩一般,但是并不妨碍安奋青继续努力创作的热情……希望各位已经在关注支持的书友继续持续关注支持,推荐票、收藏、月票都走起来,让本书能够继续越来越好,让作者也能够更上一层楼!也希望能够再有更多的朋友来关注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