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六十五章 再见桓明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91  |  更新时间:2019-10-30 17:57:14 全文阅读

  云一凡仿佛身化轻烟一般,飞快地一直穿过了演武区域最西侧那排高大的云杉木,便立即又转而向着西南方向,径自直奔云门山谷的谷口而去!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他便已经飘然来到了谷口大门所在——

  按照惯例,他直接便向着站在大门内侧进行值守的两名黄衣弟子出示了自己的青铜令牌。

  那两名黄衣弟子很快便检查完毕,满脸带笑且又恭敬有加地对其放了行。

  云一凡礼貌地招呼过后,便径自朝着大门之外而去——虽然乃是大步流星,却又显得优哉游哉!

  就在这时候,正在大门外侧站立着进行值守的太叔桓明,一见到他的身影,立马便迎了上来。

  “一凡师弟——”太叔桓明满脸笑容地向着云一凡喊道——与此同时,他还深深地拱手行了一礼。

  “太叔师兄——”云一凡不明其意,不知道对方为何要行此深厚之礼——两个人乃是同辈,修为相差也不算十分巨大,通常相见之时也就不过是微微见过一礼便可,如此这般的深深一礼,却当真实在是有些出乎意外。不过虽是如此,于情于理他也不敢更是不好失礼,却也只得同样深深地拱手回了一礼,然后便即问道,“师兄何以如此客气?”

  “一凡师弟,师兄我可真是要多谢你了——”太叔桓明又是抱拳一礼,道,“幸得师弟你在几天前的那天傍晚之时的那一番出言指点,师兄我这才方能被一语惊醒,从而在心境之上得以突破——终于,就在前日清晨之际,我竟然一举便突破了初境中期的极限壁障,达到了初境后期的修为境地!”

  “恭喜师兄——”云一凡微微一笑,拱手恭贺道。

  太叔桓明笑意盎然,神采飞扬地说道:“一凡师弟,当日正是你所说的‘武道者,天道也,正所谓道法自然,水到渠成是也’这一番话,使得我顿时便是豁然开朗,直如醍醐灌顶一般!

  “正缘于此,我方始逐渐放下了心中的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执念,当天夜里下值回去之后,仅仅半个多时辰的修炼,我便已然大感瓶颈松动,突破有望!

  “不过,当晚夜色渐深,我本身亦是颇感有所困倦之下,不知不觉之间,你所说的那句‘道法自然,水到渠成’,便又是浮现在了我的脑海当中。

  “于是,我便直接停下了运功修炼,径自安然入睡休息去了!

  “一夜无梦,安心而眠——然后,就在第二天的一大早,刚刚才到卯初时分,我便悠然醒转,起身洗漱。

  “而后,颇感神清气爽之下,我便直接又开始打坐运功,静心修炼起来!

  “然而,仅仅才一个周天下来,我居然便自然而然地突破了武道桎梏,一举将修为提升进入到了初境后期的下层之境!

  “不仅如此,就连我体内真气进行一个周天运行的时间,也在原来的基础上直接便又缩减了两个呼吸的时间,随之猛然精进提升从而变为了仅仅一百零六个呼吸的时间!

  “接下来,我又顺势而为,静心完成了三个周天的修炼,以此来进行修为的巩固,居然在每一个周天的真气运行下来,都是直接便又缩减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就是在那天清晨用早饭之前的这仅仅不过是四个周天的真气运行的静心修炼,前后也就是两盏茶多一些的工夫,我便不仅仅只是将修为突破到了初境后期的下层之境,更加地就连在这般略加巩固之下,居然还能够将内功的造诣境地亦是如此明显地有所提升——真气内力在体内进行一个周天运行的时间,直接便已经缩减到了一百零三个呼吸!

  “如此这般,都是因为师弟你对我所讲的那句话——‘武道者,天道也,正所谓道法自然,水到渠成是也’!由是所致,我方能一举破除心中壁障,突破武道桎梏啊!”

  云一凡闻言,不由得又是微微一笑,淡淡地开口说道:“师弟我可是愧不敢当——其实,这一切主要还是太叔师兄你本身便自福缘深厚,厚积薄发——如此方才能够借助师弟我这点微不足道的提醒而恍然开悟呀!”

  “对于师弟你来说,可能不过是随口而出;但是对于师兄我而言,却当真便恰好有如‘久旱逢甘霖’,又似‘冬去春又来’——实在乃是恰到好处,亦真可谓是恰如其分也!”太叔桓明依然是神采飞扬,继续笑着说道,“正是因为师弟你的这一席话,不但是使得我在顿悟之下从而得以突破了武道桎梏,更加地也是让我再一次地恢复了那一颗追寻天道的武道之心——

  “师弟你可知道么?仅仅就在这短短的两三天时间之内,我现在的内功造诣已经是达到了‘气与神通’进而‘圆融大成’的境界!

  “而且,我能够十分清晰地感觉得到,就在最近的这短短时间之内,我的内功造诣还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所以,虽然我尚且不过仅仅才只是刚刚突破到初境后期而已,但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目前我的修为便是已经巩固提升到了初境后期下层的初临阶段的中级境地,而且已经距离初临阶段的高级境地也并不算太远了——如此这般,虽然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可能还略微会显得有些夸张,但却绝对是实实在在地已经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云一凡听闻此言,心中也是不由得有些吃惊:

  一方面,是对于太叔桓明的内功造诣——

  因为就自己本身所知,昨天与自己比试交手的张江海,虽然其内功造诣也是勉强达到了‘神气相成’的境界,但是却不过还是处于‘圆融小成’的地步。

  即便是这张江海后来由初境后期下层的初临阶段的极限进一步突破达到了小成阶段,但是他的内功造诣却似乎仍旧暂时还没有要突破达到‘圆融大成’的迹象。

  而今天与自己比试交手的龙修研,其修为那可是已经达到了初境后期中层的初临阶段的高级境地的顶峰地步,在此般情况之下,其内功造诣这才是不过堪堪地达到了“气与神通”进而“圆融大成”的境界。

  但是,眼前的太叔桓明,虽然已经年近三十,故而其年纪乃是要长于张江海与龙修研此二人不少,因而修炼的时间也就明显地比之二人长了许多。可是,他却毕竟也就是刚刚突破到初境后期不过两三天的时间,而其修为也还仅仅只不过是处于初境后期下层的初临阶段的中级境地而已,可他如今却已然达到了一般人要在初步达到初境后期上层之境时方能堪堪达到的”气与神通”进而“圆融大成”的内功造诣境界!

  另一方面,则是对于太叔桓明的修为进境——

  通常而论,一般的武道修炼之人在仅仅达到初境后期不过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之时,也就是能够相对略加巩固一番修为境界而已。一般来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寻常的武道修炼之人,便也不过是能够由初境后期下层的初临阶段的初级境地的堪堪初入地步提升到初入极致地步就很不错了;只有身具相对比较上等资质的武道修炼之人,方才能够更进一步乃至于提升到初级境地的有成地步;而能够再进一步更甚至于可以提升到初级境地的顶峰地步者,那便已然算得上是拥有相当上乘的武道天分之流了!

  就自己所知,以龙修远这般年仅十七八岁,虽然曾经被困在初境中期的极限壁障长达一年半之久,但却能够最终破除壁障突破到初境后期的修为,如此资质纵然算不上极为上乘之流,但却已然可以算得上是相当上等的武道天赋了!但他在同样短短的两三天时间之时,却也不过就是堪堪地达到了初境后期下层的初临阶段的初级境地的有成地步的极致而已。

  当然了,以自己原本的资质而论,恐怕最多也就只能以同样的时间勉勉强强地达到初境后期下层的初临阶段的初级境地的顶峰地步,如此就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然而,如今的自己,那却是因为三月初三下午所经历的那场“玄而又玄”的“太白奇遇”,很显然地便已然是拥有了远远超出可以以常理推度而论的程度,更甚至于就连诸多见多识广的入微境超级高手都已经是觉得颇有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步——如此之下,自己方才能够几乎便快要达到能够堪称是“一日千里”的修为进境!

  不过,眼前的太叔桓明,却便是能够做到仅仅以这短短的两三天时间,居然便已经是达到了初境后期下层的初临阶段的中级境地,并且是距离高级境地也已然不算太远的地步——如此这般,虽然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可能尚且还略微会显得有些夸张,但却当真是已然达到了相当之快的“事半功倍”的效果!

  然而,仔细地想一想这太叔桓明,已然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已经将内功造诣达到了“气与神通”进而“圆融大成”的境界,并且居然还有短期之内可以进一步再行提升的清晰感悟——如此想上一想,倒是也可以理解其修为的进境居然能够达到如此之快的缘故。

  心中虽然在暗自盘桓之下略微有些吃惊,但云一凡面上却也只不过是就那么淡然一笑,开口说道:“太叔师兄,你能够拥有这般之快的进境,如此可不正是厚积薄发么?相信师兄你今后的武道之路,必定会是大有所为也!”

  “如此这般,那师兄我就希望能够再一次地承蒙一凡师弟你的贵言了!”太叔桓明神采奕然,继续笑道,“我在前天晚上进行换岗当值之时,便已经将自己修为突破之事进行上报了,然后在今天一早来此换岗当值之际,也便已经得到了回复——说是在昨天之时便已经安排妥当,今天乃是我最后一次在此进行当值了!今日过后,我就算是正式结束了这份已经持续了整整九年之久的大门门岗的当值之工!短期之内,门内应该暂时不会再对我有所安排,我也就可以趁机先行放手而为,好好的进行一番静心潜修了!”

  “如此甚好——”云一凡微微一笑,道,“师兄你如今可谓是今非昔比——厚积薄发之下,想必师兄必然会有一番颇为惊人的进境,想必门中也就自然会让师兄你先以修炼为主,待到以后方才会再行安排重用!”

  “想来应该会是如此吧——”太叔桓明微微而笑,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地说道。

  云一凡看着对方那充满期待的眼神,眼见其浑身上下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发而出的那般颇为澎湃激昂的气息,便也不由地暗自在心中感叹道:“武道修炼,果真是与心性以及整个人的气场可谓是大有相干——短短几天之内,这太叔师兄整个人便好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般——想来恐怕这也就是他之所以能够在突破武道桎梏之后,直接便已然又是拥有如此之快的进境的缘由吧!”

  他心中虽是暗自感叹不已,面上却也只不过是微微而笑——

  只见他略微顿了一顿,然后便向着太叔桓明和其对面与之身着同一个式样黄色衣衫的那名姓高的瘦高青年微微拱手一礼,开口说道:“太叔师兄,高师兄,那师弟我就先行告辞了——”

  “师弟好走——”太叔桓明与那名姓高的瘦高青年一同向着云一凡微微拱手一礼,微笑地回应着说道。

  云一凡微微一笑,神色淡然——

  下一刻,便只见他直接就已经仿佛乃是化作了一道轻烟薄雾一般,似若行云流水地就那么飘飘渺渺地倏然远去!

  “真是难以想象,这小子小小年纪,他的轻功竟然便已经能够达到如此这般的造诣!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呀——”那名姓高的瘦高青年,眼见着云一凡轻松自在的便又是已然施展出了如此高明无比的轻功,望着他那渐行远去之下仅仅是隐约可见的一道白色身影,不由地便是发出了这般的感慨喟叹。

  “还真是如此啊——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呢?”大门内侧站着的两名黄衣弟子当中的其中一名,看上去年约二十七八的那名青年男子,亦是不禁应声感慨道。此人的面容远远望去使人感觉似乎稍稍显得有些粗犷,看上去与几天前在“东一”擂台作为评判的那个云清巍颇是有着几分相似——其正是那云清巍的次子,名叫云一开,今年正当二十八岁,他的一身修为也已经几乎快要达到初境中期的极限巅峰了。

  太叔桓明举目望着那道逐渐消失的影子,只是微微地笑着——末了,只见他那激昂澎湃的慷慨气息悄然归于平静,神色也蓦地归于淡然,缓缓地开口说道:“武道者,天道也,正所谓道法自然,水到渠成是也——”

  “不过,我怎么感觉这个云一凡今天所使用的轻功身法,似乎与他之前所使用的不太相同——看上去好像不是‘冲云身法’呀!”大门内侧站着的两名黄衣弟子当中的另外一人,似乎有些略带不解地说道。此人看上去年约二十出头,其整体的身形样貌和气质竟都与那在武藏阁当中轮值的初境登峰高手云清风颇有几分神似——其正是那云清风的独子,名叫云一扬,今年正当二十二岁,他的一身修为也是早就已经达到了初境中期的上层之境。

  “一凡师弟今日所施展的轻功乃是‘云霄身法’——已然臻达‘圆融小成’造诣境地的‘云霄身法’!”太叔桓明语气平淡地缓缓说道。他现在便已经不再是如同方才与云一凡交谈之时的那般神采飞扬,而是面色平静一如往常,却又还是比之以往隐隐约约间多出了一些什么,但却又已然看不出来如同方才那般的激昂澎湃之态。

  “什么?竟然是已然臻达‘圆融小成’造诣境地的‘云霄身法’?”那名姓高的瘦高青年在旁边不禁大声喊道——其言语之间的震惊和感慨意味彼此交汇在了一起。

  “还当真是不能比呀……”云一扬也忍不住地感慨着。

  “武道天道,道法自然,砥砺前行,水到渠成!”太叔桓明一字一顿,不急不缓,朗朗道来。

  另外的三个人,便顿时都是不由得停下了感慨,转作静默不语,似乎都是在若有所思一般……

  。。。。。。。。。。。。。。。。。。。。。。

  话分两头,且说在云一凡从武藏阁第三层云玉关的静室退了出去,轻轻地带上了房门,然后直接开始往楼下而去之后。

  当此时刻,仍旧留在静室之中的云玉关与上官汪洋二人,俱都是不禁地相顾而视,神色之间俱都犹自残留着一些疑惑、惊异和不解,又似乎还有一些略微的感慨——

  末了,他们二人却又终究都还是不由地欣喜微笑,相顾颔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