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六十三章 虚虚实实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49  |  更新时间:2019-10-28 15:59:20 全文阅读

  “原来如此——”云一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拱手向着云玉关恭敬一礼,开口说道,“多谢师伯祖为弟子解答心中疑惑。”

  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

  云一凡虽然是在差不多昨天傍晚之时,方才将内功造诣臻达至‘神气相成’进而‘返照空明’的境界。但是,他也确实是在昨天晚上的那一个多时辰的修炼当中,明感觉似乎对于“云霄心法”的感悟好像还在不断有所增加,但却就是无法将其造诣境地再继而真正的明显地为之进益提升。

  故而此番之下,他也是本着“尽可能的‘实话实说’,只将一些最为隐秘难测之事暗暗的避而不谈”的基本原则。所以,他刚好也就顺势而为,便将自己隐约之间所感受到的这“小小疑惑”提了出来。其结果,不仅仅是很好的掩饰了他真正所想要避开的一些“隐秘”,却也是在这有意无意之间从而得到了这“小小疑惑”的解答。

  云玉关微微而笑,一边手捋苍须,一边轻轻颔首,静静地看着云一凡。

  未几,只见他双眸闪过一缕精光,当即便朗然说道:“一凡啊,你当下毋须多虑——其实,即便是以你如今已然臻达‘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的内功造诣,日后你修炼武道的进境,那也必然会比旁人明显的快上很多。虽然由此,尚不见得果真便可立收‘一日千里之功’,却也已经可以算的上是真真正正的堪当‘事半功倍之效’!”

  “多谢师伯祖,弟子受教了——”云一凡恭恭敬敬地回应道。

  云玉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便又继续缓缓地开口问道:“一凡,我再问你——你的‘云霄身法’与‘云霄掌法’,又都是如何提升到现在这等程度的?”

  再次听到云玉关的提问,云一凡便又是连忙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回禀师伯祖,弟子在三月初三下午比试之际,修为意外突破到了初境后期之境,于是便在前来武藏阁领取了功法秘籍之后,又前往了弟子经常会去的谷外那处清净所在之地,以便进行修炼。

  “那天下午,弟子先是认认真真地观阅参详了《云霄双技》上半部分所载的‘云霄身法’,然后便进行修炼演习——正如昨日弟子所说,也不知究竟为何,随着功力的猛然提升,由初境中期一举进入到了初境后期以后,弟子便忽然觉得自己的领悟力,好像也跟着大大地提升了很多!

  “因此,在第一遍修炼这‘云霄身法’之时,弟子便直接了入门了基础级;到了第二遍之时,弟子便达到了‘渐进精纯’之境;再到第三遍之时,弟子便又堪堪地达到了纯熟级;又到第四遍之时,弟子便又达到了将近‘纯熟小成’的地步;到了第五遍之时,弟子便又堪堪地达到了’纯熟小成‘的地步。

  “至此之际,弟子心有所觉,如若再行修炼下去虽然应该还会继续提升,但只不过提升的速度应该会慢下来不少。当此之下,弟子便心想——既然已经是达到了可以运用自如的纯熟级境地,不如就先暂且放一放,以后有机会再进行提升也为时未晚。

  “然后,弟子便又认认真真地观阅参详了《云霄双技》下半部分所载的‘云霄掌法’,然后就开始进行修炼演习——

  “和前面修炼‘云霄身法’一样,在第一遍修炼这‘云霄掌法’之时,弟子便直接入门了基础级;到了第二遍之时,弟子便达到了‘渐进精纯’之境;再到第三遍之时,弟子便又堪堪地达到了纯熟级。

  “当此之下,弟子感觉如若再行修炼下去虽然应该也还会继续提升,但只不过提升的速度应该也会开始慢下来不少。当此之下,弟子便心想——既然也已经是达到了可以运用自如的纯熟级境地,不如就也先暂且放一放,以后有机会再进行提升也为时不晚。

  “然后,就是在今天上午之时,弟子心知龙修妍师姐的修为早已在数年之前便达到了初境后期之境,修炼‘云霄身法’与‘云霄掌法’日久,这两大顶阶武技都是早在一年之前便已达到了纯熟级的境地。所以,弟子便在心中猜想,师姐她在比试之际应该会施展这两大顶阶武技。

  “于是,弟子便想仗着已经臻达‘意境’的精纯内功造诣,施展业已纯熟自如的这两大顶阶武技与之交手。未曾想到,弟子一经施展开来这两大顶阶武技,居然每一遍下来都在其造诣之上又能够都有所提升进益!直到最后,弟子的这两门顶阶武技便都是已经达到了‘圆融小成’的程度!”

  听着云一凡所说,纵然是如云玉关这般,于昨天便已经提前知晓其这般言辞,但是今天再细细听来其中经过缘由,却依然还是难免微微有所震惊。

  而同样身为入微境超级高手的上官汪洋,虽然乃是在今天上午方才的比试之际便亲眼所见一些端的,可是如今再由云一凡一一细说分明,本就觉得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之下,此际顿时便又更加觉得颇有一些不可思议!

  不过,无论是云玉关,抑或是上官汪洋,都是深知武技功法的造诣进境绝非易事。以他们这般可堪入微的资质、天赋和悟性,纵然还算不上什么不世之才,那也已经堪称是极其上乘的武学良材!

  然而,即便以他们二人这般的上乘良材,却也都是饱尝修炼武技的艰辛繁琐!无论如何,像云一凡这样,仅仅以初临初境后期的武道修为,便能够在细细参研“云霄身法”和“云霄掌法”这等上乘的顶阶武技以后,仅仅第一遍便可直接入门基础级,及至第三遍便已然堪堪达到了纯熟级,如此这般的天赋异禀,实在是令他们二人也不得不感到颇为震惊!

  先不提这身为供奉的两大入微境超级高手,俱都是心中波澜起伏,思绪不定——

  且说云一凡如此这般地本着“尽可能的‘实话实说’,只将一些最为隐秘难测之事暗暗的避而不谈”的基本原则,大致上基本属实的回禀了自己如何将“云霄身法”和“云霄掌法”这两大顶阶武技给修炼提升到如今的造诣境地——

  他只是隐去了自己在那场“玄而又玄”的奇遇之后所带来的“过目不忘”和“领悟超绝”,依然仗着之前便已经提及到的,只道是自身“修为大进”从而不知不觉间竟然“悟性大增”,以此作为掩饰,却是又将这两大顶阶武技的造诣境地的提升过程,原原本本地给说了出来。

  如此这般的讲述之后,云一凡小心翼翼地看着云玉关和上官汪洋,只见他们二人俱都是流露出震惊之色——

  其中,尤其以上官汪洋的震惊之色表露得极其明显,大概是因为其今天乃是第一次听闻的缘故。而云玉关虽然也仍旧是震惊不小,但是却又似乎在神色之间更多的带上了些许思索之色。

  末了,只见云玉关默默沉吟片刻,方才又缓缓地开口问道:“一凡,方才听你上官师伯祖所讲,你在与那龙修妍交手之际,似乎还拥有着异乎常人的超强感知之力,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面对云玉关又一次的提问,云一凡依旧不敢怠慢——

  不过,他眼见这两日以来,自己所言所语似乎都并未漏出什么破绽,心中也就由最初的忐忑转而略略平静不少,但此番却便还是连忙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回禀师伯祖,弟子这几天自从修为提升到初境后期以后,觉得自身的感应能力似乎确实是比之前大大提升了不少。

  “直到今日上午,弟子在与龙修妍师姐比试交手之际,由于师姐她的修为比弟子高出整整一层以上,所以弟子便是丝毫不敢懈怠!

  “然后,弟子在这般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便在不知不觉间就总是隐隐约约有所感知,似乎能够在甫一与龙修妍师姐对上招式之际,顿时便会产生出一股心念感应——

  “于是乎,弟子便不由自主地竟然就会感觉到这一招式最终对攻之下的大致结果!然后,一旦在感应到自身攻击力度不足之下,在弟子的心意转动之间,便已然发挥出了足堪匹敌对方攻击的功力劲道去进行抵御!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只不过方才与龙修妍师姐的比试也是非同小可,弟子初时虽然便也略有察觉到此种奇特感觉,但是比试交手接踵不断,煞是迅疾,到得后来也就顾不得这许多,只管不断地出招应对,专心致志的与对手比试。

  “如若不是刚刚上官师伯祖又在此提起,只怕是一时之间,弟子也就把这回事给暂时忽略忘记了——只不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弟子自己倒也不是很清楚,还望师伯祖赐教!”

  此番云一凡所讲,倒也确实是事实——

  作为秦岭云门这等超级武道玄宗门派的内门弟子,云一凡倒是对于上官汪洋所提及的通常会拥有异乎寻常的超强感知之力的两种情况,曾经也大概有所听闻。

  不过,他确实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明白正如上官汪洋所言——

  一方面,自己本身的修为毕竟还不过仅仅是处于初境后期的初临阶段,距离通常可能拥有如此超常感应能力的最低修为标准的初境后期上层大成尚且相差甚远;另一方面,自己从小长居秦岭云门之中,所以也确实是没有经历过数不清的实战,因此也并非是由此从而获得此等非同一般的感知之能。

  隐约当中,云一凡便猜想大概应该还是与那场“玄而又玄”的奇遇有所相关,但是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倒当真也是确实不太清楚的。

  故而此番,他却便也句句恳切,字字由衷,最后更是将问题反而抛回给了云玉关这位“见识广博”的武藏阁当值供奉——早已入微的超级高手!

  他之所以这么一说,一方面,固然也是可以很好的当作掩饰;而另一方面,却也是心中希望多多少少能够得到一些解答也好。

  上官汪洋在旁听得云一凡如此回复,不禁微微点头——很显然,他的心中也是认为,像云一凡这种修为和阅历的年青弟子,怕是也根本就难以清楚其自身的这些微妙变化的缘由。

  只见这位同样是入微境超级高手的云门供奉,在略微又看了一眼云一凡之后,便即也是回过头来,顺着云一凡的目光也转而去看向了云玉关,希望能够从这位比自己更加“见多识广”的武藏阁当值供奉的师兄口中得到答案。

  云玉关见对面的两个人此时此刻都在看向自己,不由得又开始面露沉吟之色——

  微微顿了一顿,只见他便即朗然而笑,缓缓地开口说道:“我等武道修炼之人,本身的感知应变之力便已然是胜过了未曾修炼的普通人。然而,如果是想要拥有如此敏锐之极的超常感知之力,通常也只有两种情况方可达成——

  “其一,无非就是凭借着高深到了一定地步的修为和内功造诣,相辅相成之下便自然而然可以拥有这般异乎寻常的超绝感知能力!

  “其二,虽然修为和内功造诣没有能够达到相当的境地,但是若拥有了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亦有机会由此而使得自身的感知之力能够大为异乎寻常!

  “因为在一般情况下,武道修炼之人的修为在达到初境后期的极限巅峰之时,其内功造诣便必定已然臻达‘渐进神而明之’的境界。以如此这等已然是‘圆融巅峰’的内功造诣,再配合上距离凡武初境登峰之境仅有一线之差的高深修为,便可拥有异乎寻常的超绝感知能力!

  “又或者,能够将内功造诣提前修炼臻达至‘意境’​及以上的境地,而其自身修为若是也达到了初境后期的极峰大成境界,便可以凭借这等也已经很是接近凡武初境登峰之境的高强修为,再加上已然臻达‘意境’以上的内功造诣,亦是能够拥有异乎寻常的超常感知之能!

  “而且,即便更甚至于已然拥有初临‘返照空明’之境的内功造诣,那也至少是需要此等初境后期的极峰大成之修为作为基础,如此而相辅相成之下,方可拥有如此这般异乎寻常的超绝感知之力!

  “如此这般,实乃是凭借着高深的修为与内功造诣相辅为基,​从而自然而然地使武道修炼之人的感知达到此等超常之境地!

  “除此之外,通常的武道修炼之人,如若是其修为和内功造诣不够的情况下,除非是凭借着经历过​异常丰富的实战,以其所拥有的达到令人‘叹为观止’地步的战斗经验,方才有机会形成同样如此这般异乎寻常的超绝感知之能!

  “而且,此等情况之下,最起码也得拥有‘渐进​炉火纯青’之境的内功造诣与之相辅相成,如此方才能够堪堪达到在感应之间使内力运转亦可完全收发自如,从而及时随之应变的地步。

  “如若单单是拥有超绝感知之力,内功造诣却未及如此‘纯熟巅峰’的境地,就算是以接近‘纯熟巅峰’的‘纯熟大成’之内功造诣相佐,那也是会稍稍有所不及,故而便会产生即使是以超绝感知之力已然感应得到个中微妙,却也会由于不能达到真正地随心自如的运转发挥功力,从而最终亦会有所相差,以至于便难以完全地去进行最为相宜的应对!

  “如今,一凡你不过还是初临初境后期的修为,而你的内功造诣虽则早先便已然臻达‘意境’,今天又更是突破到了‘神气相成’进而‘返照空明’的境界,但却还是与第一种通常的情况大有相差。

  “如此而推,那么便应该是第二种通常的情况了——”

  说到这里,云玉关不由得便又是定睛好好地看了看云一凡,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才又接着说了下去,“一凡,我且问你,你须得如实回答——你可否私底下有过极其丰富的打斗经历,又或是经历过什么特殊的事情?”

  话音虽落,但是云玉关的眼神却依旧直直地盯着云一凡。

  而且,随着他的眼神再次望向云一凡,上官汪洋的目光也跟着又转向了云一凡。

  ——

  秦岭云门的两位供奉,两大入微境超级高手,同时直直地看着一袭白衣的清秀少年云一凡!

  前者的目光,隐约间暗藏深意,似乎有着一种深深的洞察之力——云玉关虽然未曾想要带给眼前的这等后起之秀年青弟子太过巨大的压力和负担,但是此番事关重大,加上他本身久居武藏阁供奉之职,自有一股威严之势。他在如此发问之下,即便是没有特意施加威压,但是心中关切紧张之际,却也已经是不由自主地散发出了一股高深莫测的震慑气息——几欲使人为之慑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