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六十一章 传音入密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168  |  更新时间:2019-11-05 11:43:16 全文阅读

  正是由此,云一凡虽然在落地以后还能勉强展露笑容,但他却也只能唇口紧闭,暗运内力,打通胸口所凝住的一股滞气——直到过了好几个呼吸的时间,终于运气完毕,他的内息恢复了顺畅,这才能够开口说话。

  “一凡啊,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的天赋异禀,真是让表姐我自叹不如!”龙修妍再次微微一笑,朱唇轻启,婉转清脆地说道。

  此时此刻,她便是已经恢复到了比试开始之前的那如桃花一般的嫣然笑容。

  略微顿了一顿,只见她向着擂台之上的云一凡又继续清脆利落地说道,“下午还有一战,希望你能够进入前四!”

  ”表姐你真是过奖了——”云一凡微微而笑,轻轻一揖 ,淡然说道,“但愿能够承蒙表姐你的吉言,让我在接下来的比试当中可以再接再厉。”

  龙修妍轻轻一笑,依旧似若桃花一般嫣然,便即转身朝着上官汪洋、公孙流莹和罗晨鑫三人。

  只见她朝着三人拱手一礼,朱唇轻启,不急不缓地说道:“弟子先行告退了!”

  言语之间,声音还是清脆婉转,神色亦是淡然如常,明眸皓齿,依旧动人。

  擂台的东面,那身为评判的三大高手,他们见此情状,俱都是微微颔首,面露笑意。

  上官汪洋朗声笑道:“好的,你先去罢。”

  龙修妍又朝着云一凡望了一眼,云一凡抬头回看。

  两个人相视一笑,各自微微点了点头。

  然后,只见龙修妍那一袭桃红色的衣衫随风而动,倏然之间便已经化作了一道轻烟似的飘然而去!

  云一凡在这边微微做势,刚刚也想拱手施礼,开口告退,便只见上官汪洋唇口轻启,微微而动,一道清朗的声音便已经传入耳中——

  “云一凡,你且莫急,稍后与我再去一趟武藏阁!”

  声音虽然比之平常略显细微压低,但却依旧是清清楚楚,而且清朗无比,一听之下便知是这上官汪洋的声音!

  云一凡生生地止住了方才的拱手做势,在这边正待开口应声,却只见那边的上官汪洋又已经是唇口微微而动,便又是一道声音已然传了过来——

  “暂且不必应声,我乃以‘传音入密’之法同你讲话,莫要惊动旁人!”

  “传音入密!”云一凡不由得微微一惊,心中默默感叹道,“怪不得听着这声音,似乎与平时说话之时,好像有所差别,而这周围的人又都似乎完全无所察觉,原来竟然是以‘传音入密’之法同我讲话——可是,又为何要如此呢?莫不是也要低调一些?嗯——如此倒也甚好!”

  。。。。。。。。。。。。。。。。。。。。。。

  “传音入密”之法,乃是武道修炼之人在将内功造诣达到“神气相成”的境界以后,凝练内家真气,聚成丝线一般,看准目标,发将出去,直贯对方耳中。

  以此密法施为之时,声音虽然较之平常要相对细微许多,但却是异常清楚!而且,除了施用者所传音的目标以外,旁边哪怕是离得再近的人,那却也是无法听得到任何声音——除非是旁边之人的修为比施用者能够高出足足一个大境界,如此方才能够探听得到施用者的声音。

  也就是说,以初达初境圆满的修为施展“传音入密”之法,旁边之人至少也得是初达入微境圆满的修为方才能够探听得到。

  而在这但凡达到天一境就必须飘然飞遁的尘世之间,以入微境这等超级高手来说,那便确实已经是无人可以探听得到其所施展的“传音入密”了!

  要知道,但凡是武道高手,修炼到一定境界,运气内功,臻乎绝顶,便能够隔空取物,有如探囊。

  比如说,在后天级别的顶阶武技功法之中,类似于“擒龙功”和“控鹤功”等之类的上乘武功,便也是如此这般“凝练真气,聚如丝线”的运用原理!

  更有甚者,在先天级别的武技功法之中,类似于“驭剑术”和“驭刀术”等之类的上乘绝技,那便更是将这般内功造诣,已经算得上是修炼到了相当的地步,方才能够掌握达成!

  。。。。。。。。。。。。。。。。。。。。。。

  且说这上官汪洋,方才以“传音入密”之法知会了云一凡,便又立即轻启唇口,微微而动,再次施展“传音入密”之法,对着他旁边的二人说道:“两位师侄,劳烦你们二位先行离去,将比试结果通知一下,我这边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公孙流莹和罗晨鑫二人,昨日便已对云一凡内功和外功俱已臻达“意境”的事情有所听闻,今天又亲眼见到其在比试之际不仅仅突破臻达至“返照空明”的内功造诣,就连武技造诣的提升也是飞速一般,内心当中多少已经知道一些缘故。所以,早就已经跟着站起身来的他们两个,便是连忙一起拱手说道:“师叔言重了,我们职责所在,这便前去通知比试结果——”

  此二人回话之时,也都不约而同地使用了“传音入密”之法,言语之间,便也仅仅是他们三个人能够知晓罢了。

  上官汪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并未再说什么。

  “师叔,我二人先行告退了——”公孙流莹与罗晨鑫再次双双“传音入密”,拱手说道。

  然后,他们二人便几乎同时展开了轻功,仿佛身化轻烟流云一般地飘然而去!

  此时此刻,擂台周围方才观看比试的人群之中,已经有一些人陆陆续续的离去,但是依旧还有不少人留在这里围观着。

  众人眼见龙修妍先行淡然离去后,三大高手时不时的唇口微动,却又听不到任何声响,有不少人便已经猜测出他们应该是在以“传音入密”之法讲话,但却不知究竟为何,好端端的忽然都开始如此这般起来。

  上官汪洋抬头环视了一下,随即便开口大声说道:“比试已毕,大家速速散去吧——”

  其声音清朗,中正平和,但这语气之中的坚决,那却是丝毫不容置疑!

  堂堂供奉都已经如此说了,众人虽然显得有些悻悻然,却便也只好都赶紧快速散去——

  有施展轻功而去的,也有就那么与平常行路一般无异地走开的,还有少数几个人看似宛如闲庭信步一般却也迅疾非常的就已然远去……

  转眼之间,这座“东一”擂台所在,便只剩下了上官汪洋和云一凡两个人。

  其实,云一凡也是巴不得赶紧早早离去,只不过上官浩瀚已经预先以“传音入密”之法知会了自己,然后这才让围观的众人赶紧“速速散去”,显然自己便并不在这“速速散去”的行列之中,所以也就只好巴巴的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候。

  上官汪洋一袭蓝色长袍微微一动,身形闪转腾挪之间,已然便越过了这数丈之远的距离,来到了云一凡旁边。

  “云一凡,方才我见你在比试到最后之时,强行以自身内力承受化解了反震力道,故而内息有所凝滞,现在可还有什么大碍?”上官汪洋微笑着开口问道。

  此番之际,他却是并未再次使用“传音入密”之法,而是像平常那般朗声讲话。

  “回禀师伯祖,弟子方才只是略微有些内息不调,稍加梳理之下已然没有大碍。”云一凡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且让我再帮你看看——”上官汪洋说着,不待云一凡出声,便已然探手将他的左手抓住,仔细地把了一会儿脉,然后方才开口说道,“应该确实已无大碍——也罢,我就再助你一臂之力!”

  一边说着,上官汪洋便又已经探手抵住了云一凡的背心所在,默默运转起了“云霄玄功”,一道真气便已然灌输而入。

  然后,他的右手这才松开了云一凡的左手,并且顺势收回了抵在其背心之上的左手,静静地垂手而立。

  云一凡今日此番的内息凝滞,本就要比昨天的张江海较之轻微许多,经过方才最开始那短暂的几个呼吸的调整,甫一能够开口说话,其实便已经基本无碍了。

  而后,他又经过了这么一会儿工夫的默默调节,那便更加是几乎已经彻底恢复了内息。

  只不过,他方才毕竟也算是激战了那么久,本身内力自然也有着一定的消耗,再加上最后的这番变故。

  所以,在被上官汪洋把脉之际,这才使其觉得似乎云一凡的内息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紊乱不调,爱惜后辈人才之下,他便顺手为云一凡输入了一道真气。

  以上官汪洋这等入微境的超凡修为,其一身内力早就已经转化为先天真气,其所修炼的“云霄玄功”更是直通天道的最上乘武道奇功,且又与云一凡目前主修的“云霄心法”一脉相承。

  如此这般之下,原本就几乎已经彻底恢复内息的云一凡,只觉得在对方的那一道业已返还先天的内家真气的入体蕴养之下,顿时便是一阵通体舒泰,说不出来的温润舒服!

  “多谢师伯祖——”云一凡赶忙拱手致谢道。

  “不必客气——”上官汪洋轻轻摆手,微笑着说道。

  他略微顿了一顿,然后这才又稍微压低了一些声音,但却依旧颇为清朗地笑道,“云一凡,你现在就立即随我前往武藏阁吧!”

  语毕,他的一袭蓝色长袍微微而动,其整个人便当即宛如闲庭信步一般,就那么左脚轻飘飘地便一步跨了出去,却又犹如清风拂掠一般迅疾如飞!

  紧接着,他的右脚便又再行跨步而出,然后又是左脚跟着跨步而出——

  转眼之间,这上官汪洋便已然连迈三步,在他那一袭蓝色的长袍飘动之间,其身形赫然已经是行出不下三丈开外!

  “是——”云一凡微微躬身,拱手应声。

  紧接着,他抬头一看,却只见就这么短短顷刻工夫,对方虽然说乃是犹如怡然踱步一般,竟然已经便行出数丈开外!

  心中微微一动,他也不敢有所怠慢,立即便是展开身法,使出了轻功提纵之术,疾疾而奔,赶将上去!

  这一次,上官汪洋倒是没有心存试探云一凡轻功的念头。

  但是,他身为早就已经臻达入微境的超级高手,一身修为那便已然是由后天凡境而步入先天妙境,惊世骇俗,超凡玄妙,不可以常情凡理而论之!

  故而,他即便是就这么宛若闲庭信步一般的悠然前行,却也已经是犹如普通的凡武初境高手施展轻功身法提纵疾驰那般迅速非常,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也幸而这上官汪洋此番并未真正的去展开轻功提纵之术进行疾掠奔驰,所以速度虽然也算得上是飞快一样,但对于已然拥有堪称在凡武初境高手当中绝对可算得上是一流轻功造诣的云一凡来说,那却还是轻轻松松的便能够追赶得上的。

  当然了,为了显示对于对方的尊敬之意,也为了尽量的低调隐藏自身的一些秘密,云一凡便始终保持跟随在上官汪洋的身后三丈左右之处——

  两个人此番这等速度,虽然说也已经算得上是飞快如风;但其实就连与云一凡前几天初达初境后期修为之时,以初临圆融级造诣境地的“冲云身法”施展开来,仿佛化作一道轻烟也似的速度相比,那也仍然还是有所稍差的。

  不过,即便如此,说起来本来就相距不算很远,再加上他们两个人的速度也已经着实不慢,所以还是很快便已经来到了武藏阁所在。

  此时此刻,武藏阁的厅堂之中,正有一名文秀清雅的美貌妇人坐于蒲团之上打坐运功修炼。

  那美貌妇人看上去约莫有三十出头,鹅蛋脸形,细眉润鼻,青丝云鬓,肌肤甚白,身着一袭素色衣裙。

  微风徐徐吹拂而入,只见她那一身素衣随风轻轻微动,螓首之上的青丝亦是在微风中轻轻飘扬,再加上那透体而出散发着的颇有出尘气息的淡淡的白色光华,如此交相映衬之下,显得她那白皙的肌肤更加是欺霜胜雪,整个人也便越发的清雅动人。

  如此这般的清雅文秀,这个正在打坐静修的素衣美妇,却不是那梅寒影又是何人!

  上官汪洋与云一凡二人,一前一后刚刚进入到武藏阁之中,梅寒影便已然在感应之下当即停止了运功修炼——淡淡的白色光华立时便消散而去,而她则亦是已然睁开双眼,那一双杏目颇为炯炯有神!

  在看清来人之后,梅寒影当即飘然起身,迎了上去,急忙朝着上官汪洋拱手一拜,朱唇轻启,微微含笑地说道:“参见上官师伯——”

  “免礼罢——”上官汪洋摆了摆手,朗声说道。

  “拜见梅师叔——”云一凡上前向着梅寒影拱手见礼道。

  “一凡师侄——”梅寒影对着云一凡微微地回了一礼,稍稍顿了一顿,便又向上官汪洋微微含笑地说道,“不知上官师伯忽然到此,乃是所为何事?”

  上官汪洋回过头去,似乎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云一凡,微微一笑,然后便对梅寒影朗声说道:“昨日夜里,门主亲自让书僮对我传达了口谕,说是让我在今天上午的比试结束之后,悄悄地晓谕云一凡,让其立即前来武藏阁。

  “然而,就在今天上午的比试之际,这云一凡竟然当场便又将内功造诣突破臻达至‘神气相成’进而‘返照空明’的境界!不仅如此,而且他还在武技功法的造诣突破之上,亦是展现出了惊人的领悟之力!

  “我想事出突然,情况大概应是有所变化,但今天之事更加的非同一般,于是便亲自带着他前来武藏阁走了这一遭!”

  听了上官汪洋的话,在场的另外两个人俱都是显现出了震惊之色——

  云一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昨天的表现,竟然不仅仅只是惊动了武藏阁的当值供奉,而是那么大张旗鼓的已经直接惊动到了堂堂的门主之尊,并且还专门为了自己,居然使得门主竟亲自派书僮向身为供奉的上官汪洋传达了口谕,悄悄地晓谕自己要前来武藏阁。

  直到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何方才上官汪洋刚开始一直以“传音入密”之法同自己传话,就连同公孙流莹和罗晨鑫交谈也同样都是施展“传音入密”,一直到最后,在将围观之人尽都驱散之后,这才带着自己赶到了这武藏阁中。

  心中震惊之下,他不禁更加为自己的谨慎低调而感到庆幸,内心当中越发的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更加的“小心谨慎加低调”!

  梅寒影则是事先便已经知道,就在今日上午,云一凡于比试结束之后便会前来武藏阁,到时候自己只需要将“望云逐风”的秘籍交给他,并向其简单说明原委即可。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上官汪洋居然亲自带着云一凡便赶了过来,还说出了这云一凡在今天比试之际——“竟然当场便又将内功造诣突破臻达至‘神气相成’进而‘返照空明’的境界”和“还在武技功法的造诣突破之上,亦是展现出了惊人的领悟之力”,如此云云之类的话!

  不过,即便是在如此震惊之下,她却也立即便已经做出了判断——当下便已然知晓,上官汪洋此番亲自前来,必然乃是要带着云一凡前去面见当值供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