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五十二章 秉烛茶谈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46  |  更新时间:2019-11-21 18:15:58 全文阅读

  时光似水,飞速流逝——

  九九八十一个呼吸的时间转眼而过!

  就这么短短的不到半盏茶的工夫,云一凡已然便是完成了“云霄心法”在体内的第一个周天的真气运行,并且十分顺利地便直接提升到了初境后期下层初临阶段的高级程度!

  不过,他依然只是在默默地静心存想——

  心无旁骛,物我两忘——

  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云一凡只管继续引导着丹田真气,按照“云霄心法”初境后期下层的运行路线,在体内进行着周天运转……

  。。。。。。。。。。。。。。。。。。。。。。

  在秦岭云门所在的山谷,其最中间区域的最北部居中所在之处,一座比寻常小院要宽敞不下十来倍的偌大院落,此处便是历代云门门主所居住的地方。

  此时此刻,在这云门门主所在的庭院当中,其书房“闻道轩”里面,云门当今的门主云玉宇与武藏阁的当值供奉云玉关,正在一起端坐着。

  “玉关师兄,您不在武藏阁值守,却亲自前来我这里,可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么?”云玉宇一边微微而笑,向着云玉关问道,一边为他奉上了清茶一盏,放在了其座位旁边的茶几之上。

  “多谢门主——”云玉关向着云玉宇叩手为礼,然后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笺,递了过去,道,“这便是今日武藏阁之中主要事宜的汇总——

  “这里面的大部分事情,倒还都算作是较为平常。不过,其中倒是有一件事情,却还当真是略微特别了一些。

  “我怕这汇总报告之中不够详尽,想着还是亲自过来当面说得清楚一些,门主您这边才好最终定夺。

  “所以,我便交代了兰玄心与梅寒影二位师侄,让他们好生地看守武藏阁。

  “然后,想着反正也要亲自前来,就一并将这报告带来呈上,也省却了下面的弟子再多跑这一趟路。”

  “有劳玉关师兄了——”云玉宇接过了信笺,微笑着说道,“师兄请先用茶,待我看过之后,再请师兄细言罢。”

  言毕,他便打开了那封信笺,细细地观看阅读起来。

  云玉关点了点头,便把茶盏端将起来,就那么坐在旁边微笑不语,只是静静地细细品味着清茶。

  云玉宇微微而笑,观阅着信笺。

  从他的脸上并不能够看出太多的神情变化,自始至终都也只不过是有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满意之色,再伴随着他那偶尔的微微颔首,方才能够让人稍稍地感觉得到其中的那一丝丝满意以及知足。

  过不多时,云玉宇便将信笺之上的内容全部都已经看完。

  于是,他就将信笺重新收好,随手放在了座位旁边的茶几之上。

  然后,只见他轻轻地端起了茶盏,小啜了一口清茗,方才微微地笑着,缓缓开口说道:“玉关师兄,你方才所言,指的可是云一凡一事么?”

  “门主,正是这云一凡——”云玉关微笑着点了点头,朗声回答道。

  云玉宇闻言,便也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这云一凡过几天方才正式年满十五周岁,不过却是在前日下午比试之际,与即将年满二十周岁的云一东,二人双双突破了初境中期的极限壁障,从而达到了初境后期。

  “那时候,他也只不过是‘冲云身法’堪堪臻达圆融级,‘冲云掌法’却还是处于纯熟级的最巅峰——‘渐进炉火纯青’之境。

  “可是,这才仅仅只不过短短一两日的工夫,他的‘冲云身法’和‘冲云掌法’便都已经臻达了‘意境’,就连内功也是达到了‘意境’这般的造诣——这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门主容禀——”云玉关放下了茶盏,微微正了正色,然后才开口说道,“今日上午,云清汉和太叔元白两位师侄,带着云一凡前往武藏阁,来到了我的静室之中。

  “他们二人言道,一起与云一贺师侄孙在演武场‘东一’擂台负责比试评判,居然发现云一凡小小年纪,不但已经达到了初境后期的修为,更是将两大高阶武技‘冲云身法’和‘冲云掌法’俱都臻达‘意境’,而且内功造诣亦是已然臻达‘意境’——所以,他们便在比试结束之后,携同云一凡特来武藏阁进行禀报。

  “其后,我又细细地对云一凡询问了一番,先是问明了其具体出身——原来,他竟然是您已故的亲生幼弟云玉玦所留唯一的血脉清和贤侄之子,并且虽然今年乃是十五岁,但却还尚且未过生辰。

  “惊喜之下,我便又详细询问他,究竟是如何达到如今这般的修为和境界的。

  “于是,他就做了详细的回答,说是在半年之前,他的修为刚刚达到初境中期的极限巅峰之时,内功便已经达到了圆融级。

  “这半年以来,直到前日下午比试之时,虽然一直未能突破极限壁障,但是随着内功圆融的程度不断提升,内力也在不断地变得更加精纯。

  “而且,经过这几个月的努力,直到比试之前,他的‘冲云掌法’和‘冲云剑法’便都已经达到了‘渐进炉火纯青’之境,‘冲云身法’更是已经堪堪达到了圆融级,而且‘冲云一掌’和‘冲云一剑’也都已经达到了纯熟级。

  “就在前日比试以后,他因为突破到了初境后期,所以便到武藏阁领取了《云霄双技》,然后便又出了山谷,前往他自己之前寻觅到的一处清净所在之地进行修炼。

  “可是,他却也未曾想到,在内力大进之下,才又经过这两天的修炼,竟然很快的便将‘冲云身法’提升到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就连‘冲云掌法’和‘冲云剑法’,在一经突破到了圆融级以后,也是很快便又俱都达到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而且,就连‘冲云一掌’和‘冲云一剑’也不知怎么回事,很快地便也达到了圆融级。

  “另一方面,他又说不知道是为何,随着功力的提升,忽然觉得领悟力也大大地提升了很多,竟然没几遍便是将‘云霄身法’和‘云霄掌法’也俱都给直接修炼到了纯熟级!

  “并且,随着这两天的修炼,他的内功也又有所精进,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便是也已经达到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

  “最后,直到今天比试之际,他在与张江海的激烈交手过程当中有所感悟,最终竟然便是将‘冲云身法’和‘冲云掌法’都一举突破到了‘意境’,就连内功的造诣也在不知不觉间便也已经突破到了‘意境’。

  “而且,据太叔元白师侄听其子太叔桓明所言,这云一凡前日下午比试结束后,便行出谷修炼去了,一直到当天傍晚方才返回。然后又在昨天,云一凡他又是出谷修炼了整整一天。

  “不仅如此,在整理汇总这报告之时,我又听兰玄心师侄也说,这云一凡一向修炼都是十分刻苦,最近这几年几乎每天都是修炼五六个时辰以上,就连逢年过节之际都不曾例外。

  “想来也算得上是天道酬勤,这云一凡本身也是堪堪在三年以内便达到初境中期的上等天赋,虽然以我所知所闻所见,并不能十分清楚他为何会在达到初境后期的修为以后,忽然又展现出如此惊人的这般悟性,这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对于我们秦岭云门而言,终究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依我之见,这云一凡竟有如此悟性,想来于武技功法修炼之上并不会占用太多精力便能够有所成就,所以现在便完全可以试着让他修炼一下先天武技。

  “不知,门主意下如何——?”

  语毕,云玉关便又端起了茶盏,一边小啜了一口清茗,一边微笑着看向云玉宇,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只见云玉宇先是沉吟不语,微微地颔首思忖了片刻——未几,他方才缓缓开口说道:“如此说来,这云一凡的天资和悟性,其前后如此明显的差异,还当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这世间的奇异之事,本就非我等所能尽知——这孩子自幼生长于我们秦岭云门,身家清白,无甚疑虑。

  “如今,他既然已经是拥有如此这般的天赋异禀,倒也不必太过担心——其因为武技功法的修炼而耽误了内功的根本进境。

  “但是,为了小心起见,“云霄剑法”、“云霄枪法”和“望云逐风”这三门先天武技,先不要让其同时开始修炼,便先将“望云逐风”这门轻功武技传授与他罢。

  “如若果真查明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再将另外的那两门武技功法传授给他,如此也就是了。”

  “门主言之有理——”云玉关微笑着说道。

  云玉宇点了点头,笑道:“明日乃是上官汪洋师弟主持‘东一’擂台的比试,我稍后便会派人通知他,由他在明日上午比试结束以后通知云一凡,让其前往武藏阁领取‘望云逐风’的秘籍。

  “就请玉关师兄回去以后交代一下便是——明日师兄倒也不必亲自出面,便由当值的初境登峰高手代为出面即可,一来不至于总是打扰到师兄你的清修,二来也可免去对于这些年青弟子所产生的不必要的心理压力。

  “假如,这云一凡果真能够以短短的时间,便又很快地掌握了先天武技轻功“望云逐风”,那便直接让当值的初境登峰高手,将另外那两门先天武技的秘籍,也传给他也就是了。”

  “当然了,假如他在这先天武技的修炼之上,又遇到了一些就连初境登峰高手都感到有些棘手的问题,还望玉关师兄你或者是龙道千师伯,能够对其多加指点才是。”

  云玉关微微一笑,道:“我等职责所在,份属应当——”

  “武藏阁实乃我们秦岭云门的重地,烦请玉关师兄你们多多的费心了。”云玉宇微微一笑,顿了一顿,才又说道,“眼下时间也已不早,师兄辛苦了这一日,也是时候早些回去歇着了。“

  云玉关连忙笑道:“门主客气了——”

  顿了一顿,却只见他又略带不舍地看了一眼旁边茶几之上的茶盏,方才缓缓地开口说道,“门主这里的‘太白云雾清心茶’,还当真是清新怡人,齿颊留香啊!

  “——也罢,今日时辰已晚,等改日闲暇,我再前来烦扰,讨上这一盏清茗也好哪!”

  说完,他便站起身来,做势就欲行礼告辞。

  云玉宇见状,便也赶忙起身,伸手道:“师兄且慢——”

  微微一笑,只见他便又接着说了下去,“难得师兄喜欢,我这便去给师兄取上一些‘太白云雾清心茶’,师兄也好带回去慢慢品茗。等什么时候师兄你用完了,只管差人过来再取就是了!”

  一边说着,云玉宇已经转身走到一处木柜前面,快速地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精美的陶瓷茶叶罐。

  然后,他便又来到云玉关面前,双手将陶瓷茶叶罐递了过去,微笑着说道:“玉关师兄,请你收下罢——”

  云玉关急忙躬身一揖,道:“多谢门主——如此好茶,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然后,他这才恭敬地用双手接过了那陶瓷茶叶罐。

  “区区茶叶而已,玉关师兄不必客气——”云玉宇微微一笑,右手平伸而出,道,“来,让我送一送师兄罢。”

  “门主请留步——”云玉关急忙开口道。

  不过,却只见云玉宇已经大步当先,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于是,云玉关便也跟了上去。

  云玉宇走到书房门口,亲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只见在书房门外的两侧,各自站立着一名年约二十上下的蓝衣书僮。

  云玉宇伸手朝着门口右侧站着的那名蓝衣书僮招呼了一下,微笑着说道:“春江,你替我送玉关师兄出去罢。”

  “是——”右边那名蓝衣书僮应声上前,迎上了紧随在云玉宇身后而出的云玉关,恭敬地道,“供奉,您这边请,小的送您出去!”

  云玉关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回转过身子,向着云玉关微微一礼,道:“门主,告辞——”

  “师兄请慢走——”云玉宇微笑回礼道。

  然后,云玉关便随着那名被唤作“春江”的蓝衣书僮离开了。

  两个人才刚刚走出几步,云玉关便猛然展开身法——只见他虽如平常般迈步向前,但却又似缓实疾,翩然飘忽之间,便宛如一道流云轻烟。

  而那名被唤作“春江”的蓝衣书僮,眼见云玉关身法颇为迅捷,只得踊身纵跃,竟也施展出了轻功,堪堪地紧随其后。

  不过,显然还是云玉关“顾忌”着——需要这书僮春江将自己送出大门。所以,他也就并未完全地展开轻功提纵之术,而只是将高深的身法轻功浑然天成极尽巧妙地自然融合到了这看似寻常的迈步行进之中。不仅如此,并且他还是有所兼顾着对方跟上来的速度。

  凡此种种之下,那书僮春江方才仅仅是勉强能够跟得上而已。

  在目送云玉关远去以后,云玉宇这才回头,又微笑着对门口左侧站着的那名蓝衣书僮说道:“秋河,你速速前往上官汪洋师弟处,传我口谕,让他在明日上午的比试结束以后,悄悄晓谕云一凡立即前往武藏阁中!”

  “是——”那名蓝衣书僮恭敬应道,领命而去。

  只见这个被唤作“秋河”的蓝衣书僮,行出不远,便也是立即展开了身形,飞奔而去,速度竟然也是堪堪地快如追风,丝毫不在方才紧紧地跟随在云玉关身后送其出门的那书僮春江之下。

  云玉宇望着飞奔而去的书僮秋河,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思忖道:“还不错,这春江和秋河的修为,看来都是已经进入到了初境中期下层的小成阶段。而且,看他们二人的‘冲云步’,也都已经堪堪达到了纯熟级的造诣境地。也罢,再过上一段时间,便将他们正式收录门墙好了。”

  最后,只见他微微一笑,便又转身回书房去了。

  。。。。。。。。。。。。。。。。。。。。。。

  秦岭云门,武道玄宗,超级大派。

  仅仅只是真正的门人弟子,眼下便有不下四五千之众。

  再加上门人的家眷,还有为数众多的杂役和下人,总量必然便要数以万计了。

  在这诺大的秦岭云门,虽说只有正式录入门墙之人,方能真正的入门习武。

  但是,作为闻名天下的武道圣地,即便是普通的下人和杂役,能够会些功夫却也并不稀奇。

  如果愿意的话,在这偌大的秦岭云门,无论是那些未曾正式入门的普通家眷,又或者是寻常的杂役和下人,都可以学习得到初阶主修功法“冲云拳”,一方面可以借其强身健体,另一方面也可以拥有一些最基本的防身本领。

  因为,由于功法品阶所限,即便是将这“冲云拳”修炼达到了最极限的程度,也不过就是初境中期的极限巅峰修为而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