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三十七章 暗流涌动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56  |  更新时间:2019-10-02 02:50:41 全文阅读

  “就在我们云门被袭击一两个时辰以后,当时的太华派掌门便已经携带派中四十余名入微境高手以及近百名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乘坐其门中的数十只白鹤陆续赶到支援。

  “其后,当时的岱宗派掌门也携带派中四十余名入微境高手以及近百名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乘坐其门中的数十只巨隼陆续赶到支援。

  “然后,太华派和岱宗派各自剩余的数百名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也以‘陆地飞腾法’纷纷赶来支援。

  “最后,就连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琼海派,也在一两天以后,由其当时的掌门携带派中三十多名入微境高手以及数百名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乘坐百余只白鹭陆续赶到支援。

  “然后,经过三日三夜的大战,合我们正道四大门派之力终于大败邪魔外道,但是正邪双方高手却也都是多有折损。

  “而且,经此一役,我们云门当时的第十任门主竟然也与那无痕宫宫主同归于尽!

  “百年之前的那场大战之后,邪道四大宗门在内的诸多邪魔外道尽皆遁世不出,而我们正道四大门派也都可谓是元气大伤。我们秦岭云门更是损伤过半,门中入微境高手也是仅剩十余名。

  “我们正道四大门派本来就无意插手江湖武林之事,为了防止原本尚算平静的江湖武林由此兴起风波,也为了安定江湖之中的武林同道,便一起商定由江湖武林各大门派于四月十五在太崇山举行武林大会,推举武林盟主,便于统领治理江湖武林,以起到安抚平定之作用。

  “而且,为显公正,武林大会将由正道四大门派亲自监督,以正道四大门派为首的出世武道玄宗并不参与其中,而是由江湖武林八大门派为代表的一众江湖武林人士参与其中。

  “由此,百年之前的正邪大战之后,第一届武林大会也在同一年的四月十五正式举行,并且圆满结束,安定了江湖武林同道。

  “据此,也便开始形成规例,每四年举行一届武林大会,并且每每都会由我们这些出世的正道四大门派派出高手坐镇监督,而真正参与的则是以江湖武林八大门派为代表的一众江湖武林同道。

  “经过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元气大伤的我们正道四大门派也已经逐渐恢复。而在这百年期间,一直也并未听说过邪道四大宗门的那些邪魔外道再有何异动。

  “可惜,人心不满,欲壑难填,经过百年的时间,这些邪魔外道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和野心,却想不到他们竟然会从这武林大会入手!

  “门主,您可否知道,邪道四大宗门究竟打算如何插手干预这武林大会?”

  大长老云元貌在重新讲述百年之前的那场正邪大战之际,仿佛又是陷入了久远之前那场深深的回忆之中——直到最后,方才感慨万分,不过还是忍不住又向门主云玉宇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秦岭云门的门主与八大长老之中,门主云玉宇今年正当九十六岁,大长老云元貌今年正当一百八十五岁,二长老云元智今年正当一百六十九岁,三长老云元仁今年正当一百六十五岁,四长老云元德今年正当一百五十九岁,五长老云玉谦今年正当一百三十三岁,六长老云玉辉今年正当九十一岁,七长老云玉慧今年正当七十九岁,八长老云玉秀今年正当六十岁。

  其中,大长老云元貌、二长老云元智、三长老云元仁和四长老云元德百年之前都已经是入微境高手,当年身居云门供奉之职,对于那场三日三夜的正邪大战都可谓是记忆深刻。而五长老云玉谦,在百年之前也已经是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对于那场惨烈无比的大战也可谓是记忆犹新。剩下的门主云玉宇和另外三名长老,百年之前尚未出生,故而并未亲身经历那场正邪大战。

  现下,听到大长老云元貌又重新讲述起了百年之前的那场正邪大战,亲身经历过那惨烈情形的几位长老都不禁又只觉得当年的惨状历历在目,眼神之中各自悲愤不已。

  而另外未曾经历过的三名长老,虽然以前也大致听说过百年之前的那场大战,但是却并不如何详尽。如今听到大长老娓娓道来,虽然略去了其中的一些细节情状,但是单单只从参与大战的正邪双方人数以及高手的大概情况,也都多少能够猜测得到当时的惨烈之状,也是不禁大大气愤于邪道众人竟然为了所谓的追名逐利和争夺权势便引起这般惨烈之事。

  云玉宇身为秦岭云门的一门之主,虽然未曾经历百年之前的那场正邪大战,但却因为一身职责所致,对于当年的情形倒还算比较清楚。但是,此番再次听大长老讲述一遍,也是不禁的颇有愤慨之意。不过,他知道眼下并非一味愤恨之时,而是要生出良策,以免重蹈百年之前的惨状。

  当下,只见云玉宇回答道:“有关内中细情倒还不十分清楚,但是据密报所说,似乎应该是与阴阳子午门有些干系。”

  “阴阳子午门?”紧挨着大长老云元貌下首坐着的那名鹤发童颜的白袍老者,也就是当今云门二长老云元智,听了门主云玉宇的话后不禁张口说道,“这个门派也已经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但是几百年来在江湖上一向特立独行,亦正亦邪,幸而也算没有做出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可是眼下,他们又怎么会与邪道四大宗门扯上关系了呢?”

  “具体详情尚不知晓,不过传回密报的弟子却在信中言道,邪道四大宗门此番插手武林大会之举,十有八九会着落在阴阳子午门的身上,想来应该还是可以大概确定的吧。”云玉宇回答道。

  “阴阳子午门在这百年期间虽然也都有参加武林大会,但是一向行事低调,几乎一次也没有出面争夺过武林盟主之位。此番如果他们真的与邪道四大宗门有所勾结,想来必定会在这一届的武林大会之上对武林盟主之位进行争夺,我们或许可以从此入手进行调查,也可以提前早做防范。”二长老云元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云玉宇闻言,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二长老言之有理——不知其他长老可有什么想法?”

  “门主,不如让我直接出马,先行前往那阴阳子午门一探究竟,然后再赶到武林大会坐镇监督——我就不信,区区一个小小的阴阳子午门还能翻起什么大风大浪来!”坐在左下首最后位置上的八长老云玉秀直截了当地说道。

  “玉秀,你这样做只怕是会打草惊蛇啊——”紧挨着云玉秀上首坐着的七长老云玉慧蛾眉微蹙,轻启朱唇,缓缓说道。

  “怎么会呢——”云玉秀不以为然地道,“这小小的阴阳子午门,放在江湖武林之中也许还算得上是不可小觑的偌大势力,但如这般俗世所谓的大门派,就连入微境高手都尚且未必能有——即便是有,只怕也就不过是区区一两个入微境初期之流而已。难道以我堂堂入微境中期的修为,还会有什么闪失不成?”

  “话虽如此,然而此事并非如此简单——”云玉慧沉声说道,“单单凭一个区区阴阳子午门,玉秀妹妹你去自然便可确保无虞。只是此事涉及到了邪道四大宗门,只怕便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事先考虑周详,而后才能做出打算,如此方能尽量确保万无一失。”

  “七长老言之有理。”坐在左下首上座的五长老云玉谦点头赞同,顿了一顿,只见他看向了斜对面,然后这才继续说道,“二长老素有智计,不知此次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众人闻言,都不禁向着二长老云元智投去了目光。

  云元智哂然一笑,便抬头看向云玉宇,问道:“门主,不知道太华派、岱宗派和琼海派可否知晓邪道四大宗门意欲插手本届武林大会之事?”

  云玉宇略一沉思,回答道:“在此之前,我与三大门派的掌门也曾相互沟通过,他们对于最近几年以四大宗门为首的邪道势力重新又开始蠢蠢欲动之事,或多或少也都有一些察觉。

  “不过此次,乃是我们云门在外的弟子偶然间发现才能够得知,邪道四大宗门竟然想要插手本届武林大会。然后,他们便在第一时间将消息传了回来。

  “我也是傍晚之时方才接获密报,然后便将你们诸位长老匆匆召集于此,打算商议过后再行通知另外三大门派。此番事出偶然,想必另外三大门派应该对此还暂不知晓。”

  云元智闻言,不禁低头沉思起来。未几,他便又抬起头来,缓缓说道:“原本我们的打算,由数年前便已晋升入微境成为供奉的一天带领本次竞技会武大比获得前四名的弟子前往太崇山坐镇观礼本届武林大会,以便能够让这些优秀的年青弟子多一些经验阅历。但是如今,情况临时大有变异,所以势必要设法应对。

  “依我之见,明面上,我们依旧可以派一天带领大比前四的弟子前往武林大会坐镇观礼。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暗中与另外三大门派取得联系,商议一些应对之策。”

  “这是自然——”云玉宇闻言,点了点头,道,“不过依二长老之见,具体如何应对方为上策?”

  二长老云元智微微笑了笑,便接着说道:“我等正道四大门派各自驯养有原兽飞禽,平日里的联络一般也都是靠着这些原兽飞禽互通信函,遇有特殊紧急情况,则是派人乘坐原兽飞禽直接前往告知商议。

  “不过,此次情况特殊,我们势必要派遣高手前往另外三大门派,将邪道四大宗门的异动悉数告知并且商议应对之法。然而此番前去,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告知和商讨,前往之人还必须要能够起到临机决断的作用,所以势必不能派遣寻常的凡武初境登峰高手前往,最起码也要派出入微境的高手前去才行。

  “前往另外三大门派之人,以武道修为和临机决断作为考虑,最合适的人选自然是在座的各位长老。然而,长老的身份和地位都比较特殊,假如我们云门同时派出三大长老前往另外三大门派,难免不会被邪道四大宗门所察觉,反倒是容易被他们有所警觉。所以,我认为还是派几位资历和修为都比较高的供奉前去最为恰当。

  “并且,此次派人前往另外三大门派,最好是越隐蔽越好。刚好如今距离武林大会开始还有足够的时间,所以前往另外三大门派的供奉高手可以不必乘坐云雕急急而去,反而是各自以出谷云游之名暗中前往即可。幸而以入微境高手的修为,即便是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琼海派,水陆行程尽都算上,施展‘陆地飞腾法’赶路,又或者辅以不甚引人注目的舟马行进,算来最多不出十日也足可抵达。

  “而且,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派出高手继续进行秘密调查。原本向门主传信的弟子,想必还有方法继续顺藤摸瓜追踪下去。所以,再派出的高手可以与其取得联系——一方面可以继续暗中深入调查,探听虚实;另一方面则可以在武林大会召开之际潜藏在暗中监视,与一天等人一明一暗相互配合,尽可能的确保武林大会能够万无一失地进行。

  “而暗中派出的高手,势必也不能太过声张,所以也得在供奉之中挑选出一名资历和修为都比较高的人选,既能够起到威慑作用,又能够临机决断。而且,这名高手可以再带上几名之前在江湖武林之中没怎么抛头露面过的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既有足够的修为可以作为臂助,且又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至于其他方面,门主可以再行斟酌,看看是否还有需要补充的地方,最好能够做到万无一失方为上策,以防止百年之前的那等惨烈之事再度发生才好啊!”

  云玉宇听罢二长老云元智的言语,不禁点头笑道:“二长老言之有理。”顿了一顿,只见他环首而顾,缓缓问道,“不知其他长老可还有何建议?”

  方才一边听着二长老云元智的想法,在座的其他长老便已俱都是微微颔首,颇有认同赞许之意。此时此刻,听到门主又行发问,便即相顾而视。

  最后,由大长老云元貌言道:“二长老思虑甚周,我等并无其他更好意见,还是由门主进行决断吧!”

  云玉宇略作沉思,随即便道:“诸位供奉之中,以云玉乾师兄、云玉坤师兄、云玉日师兄和云玉月师姐四位修为最高,都是在最近几年已经突破到了入微境中期,算起来应该也只在八大长老之下了。而且,他们四位的资历,也是在诸位供奉之中数得着的,并且也都参与了百年之前的那场正邪大战,相信对于邪道四大宗门也更为熟知一些。

  “此次行动,便由云玉乾师兄率领几名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继续暗中追踪调查,并在武林大会之际与一天等人一明一暗相互配合,坐镇监视。

  “然后,由云玉坤师兄携带我的亲笔密函前往太华派,云玉日师兄携带我的亲笔密函前往岱宗派,云玉月师姐携带我的亲笔密函前往琼海派。

  “四名供奉,无论是暗中调查监视,又或是与另外三大门派交接沟通,皆有临机决断之权责。

  “竞技会武大比还在正常进行,等到大比结束以后,由一天带领大比前四的弟子前往太崇山参加武林大会,一路可以增长见识和阅历,也能够暗中查访邪道的一些事宜。

  “虽说一天还尚且太过年轻,但是处事却也还算稳重得宜,此番行事也可临机决断,待到武林大会之际,则可以暗中寻找机会与云玉乾师兄进行商议。

  “至于那几名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嘛——”

  说到这里,云玉宇不禁看向了五长老云玉谦,然后才继续说道:“我记得玉谦师兄的曾孙朝晖和曾孙女朝霞,似乎都已经突破到了初境圆满之境?”

  “正是,朝晖乃是两年前突破到的初境圆满境界,朝霞则是在半年前方才突破的——”云玉谦点头回道。然后,他顿了一顿,不禁又道,“门主,您不会是想让他们跟随玉乾师弟前去暗中调查吧?”

  云玉宇微微一笑,说道:“我正有此意。”

  “可是他们都还太过年轻了吧——朝晖今年才二十有四,朝霞也不过才二十有二,他们虽说修为不弱,但毕竟还是太过年轻,恐怕难以胜任此等重责吧!”云玉谦不禁说出了自己内心当中的真实想法,言语之间多少透露出一丝丝疑虑。

  云玉宇闻言,不答反问,道:“一天今年也是二十有四,玉谦师兄认为他是否堪当此次重任?”

  

  【PS:最后还是求一下收藏、推荐票、月票……打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