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四章 知子莫若父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931  |  更新时间:2019-09-17 00:52:04 全文阅读

  云一凡、罗秋烟和龙修远三人展开轻功提纵之术,一边疾行一边交谈,不知不觉间很快便来到了位于秦岭云门正东侧的演武堂。

  三个人刚刚来到偌大的演武堂正厅,便见门口“签到处”坐着的两名中年男子当中,其中身着一袭黑色长衫并且袖口边上还绣着滚金龙纹的那名男子大手一招,正色道:“你们三个怎么这么晚才来,快过来赶紧签到吧!”

  “爹,姨丈,修远在这里给您们请安了。”龙修远应声向前,当先来到了签到处,对着黑衣中年男子和另一名身着白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赶忙行礼道。

  “大姑丈,二姑丈,秋烟也给您们请安了!”罗秋烟一个箭步紧随其后来到签到处,对着二人行礼道。

  “爹,姨丈,您们好,一凡给您二位请安了。”云一凡也大迈步来到了签到处,向着白衣中年男子和黑衣中年男子行礼道。

  一边看着三个人挨个在签到薄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后面签名,那名白衣中年男子笑着问道:“修远,秋烟,一凡,以你们三人的脚程,确实应该早些时候便到了,却怎么现在才来?”

  “要不是一凡哥哥又在发呆,一直等到人都走了以后我们才出发,我们估计早就到了呢!”罗秋烟笑颜如花,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随口回道。

  “噢?”白衣中年男子和黑衣中年男子同时做声,前者是了然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后者则是一副疑惑的模样。

  “秋烟妹妹——”龙修远十分轻声冲着罗秋烟示意了一下。

  “怎么了?”罗秋烟后知后觉地回应了一声,然后才顺着的示意以及眼神看向了云一凡,却只见云一凡正微微低着头默不作声,顿时便明白了龙修远是示意自己不要随便把云一凡的心事说出来,特别是说给长辈们知道。

  那边,白衣中年男子却已经将一切尽收眼底,只见他淡然一笑,冲着云一凡关切地说道:“一凡,是不是还在为突破壁障一事而担心?”

  “爹,孩儿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云一凡慢慢抬起了头,向着白衣中年男子郑重地说道。

  “一凡,别太担心,也不要有太大压力。”白衣中年男子依然是一副淡然却又带着关切地说道,“武道修炼,有时候也是急不来的,你只要尽力而为就好了——

  “真的能够早日破除壁障当然更好,但如果确实最后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才能有所突破,对你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磨练。

  “武道一途并非一路平顺,若能因为提前多经历一些挫败而打磨出了一副更加坚韧的耐性和坦然的心态,却也会对于今后的修炼有着莫大的帮助。

  “想当初你娘和我为你取了‘凡’字作为名字,就是想要告诉你,即便平凡一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凡事千万不可太过苛求自己。

  “只要能够尽自己所能去尽力一试,无论是从平凡当中脱颖而出从而卓尔不凡,还是最终依旧只能归于平凡,便都不必遗憾了——因为你已经尽力了。

  “一凡啊,如今的你,已经足以让你娘和身为父亲的我感到骄傲了,而且我们也都看到了你的分外刻苦,所以你究竟能否在近几日内有所突破,便也不是那么重要了。你娘和我都希望你能够放下过重的压力和负担,只需顺其自然就好。”

  “谢谢爹,孩儿知道了。”云一凡脸上的那一丝丝凝重终于慢慢开始褪去,微笑着回答道。

  这时候,又有几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来到了演武堂,正在向签到处这边走来。

  “行了,一凡、修远还有秋烟,你们三个先进去吧,抽签就要开始了。”白衣中年男子对三个人微笑着说道。

  “是。”云一凡、龙修远和罗秋烟应声道,然后便一起继续往演武堂正厅里面走去。

  一旁的黑衣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继续向里面走去的三人,转过头来向白衣中年男子道:“清和,一凡是不是遇到了初境中期极限壁障,但是却又迟迟不能突破?”

  白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噢,怪不得呢!”黑衣中年男子一副恍然大悟,道,“算起来,本次大比结束之日恰好也就是一凡的生辰了吧。”

  “确实如此。”白衣中年男子笑了笑,道,“所以这孩子才会有些担心。不过看刚才,他应该多少也会坦然一些了。”

  “如此就好!”黑衣中年男子也笑了。

  那几名十二三岁的少年也来到了签到处,挨个在签到薄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完成了签到,然后便赶紧往演武堂正厅里面继续走去。

  “文胜兄,本次参加大比的弟子已经全部到齐,我们一起进去交代一下吧!”白衣中年男子一边收拾好签到薄,一边对黑衣中年男子说道。

  “也好。”黑衣中年男子应道。

  于是,两个人便也一起向着演武堂正厅里面而去。

  。。。。。。。。。。。。。。。。。。。。。。

  那名身着一袭黑色长衫并且袖口边上还绣着滚金龙纹的中年男子,正是龙修远的父亲龙文胜;而另外一名身着一袭白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则是云一凡的父亲云清和。

  云清和今年四十岁,一身修为早已臻至初境后期上层;龙文胜今年四十九岁,更是已经达到初境后期上层的极限,正处于凡武登峰之境前面最后的壁障。

  不仅如此,两个人的妻子以及罗秋烟的父母也都是初境后期上层的修为了。

  除了罗秋烟之母林飞霞原本是出身于另外一个与秦岭云门齐名的武道玄宗之流的名门大派太华派,这三对夫妇当中的其余五人可谓都是土生土长的云门弟子,而且都是于二十岁之前达到初境后期方才进入云门内门的。作为与秦岭云门齐名的武道玄宗,太华派内门和外门的规矩几乎差不多,而罗秋烟之母林飞霞也是在二十岁之前达到初境后期从而进入太华派内门。

  秦岭云门的会武大典,最初是全部门人都可以参与的盛会。但是随着云门的日益壮大,门人逐渐增多,后来便立下了规矩,门主以及八大长老和供奉以外,除了参加竞技会武大比之人,其余门人则必须要达到初境圆满才能够参加。

  云清和与龙文胜虽然身为内门弟子,但却因为还未能达到初境圆满,所以并未能够参加会武大典,而是被分配预先来到演武堂做抽签分组相关的准备工作,最后又一起负责登记参加大比的弟子。

  而当云一凡三人刚刚来到演武堂之时,云清和便从云一凡的脸上看到了那一丝丝的凝重。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云清和可谓是十分了解——

  云一凡自从五岁生辰之时正式入门开始习武,便是比之一般的孩子勤勉用功的多。虽然这让云清和夫妇很是欣慰,但是为人父母的,看到自己的孩子那么小便如此刻苦,不免也会有些心疼。

  后来有意无意间才得知,原来这孩子因为自己的父母都是内门之人,所以也想要用自己的努力以最短的时间加入内门,从而为父母增添光彩。

  为了保护后辈子弟的心境,虽然云门后辈这些孩子也大都从小就知道想要成为内门弟子,要么需要从开始习武那一天算起三年之内达到初境中期,要么就在二十岁之前达到初境后期,但是却并不清楚背后的意义何在。

  直到后辈子弟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任意一个,从而由外门进入内门之后,这才会被告知另外两个条件以及背后的意义。如若不然,就只能等到年满二十岁之后方才能够知晓。

  因为,无论是提前成为内门弟子的这些后辈子弟,抑或是其他门人,都会受到门规限制而不得提前告知这些,从而避免对于还未成年的这些后辈子弟造成心境上的任何影响。

  是以,云一凡便想要争取在三年之内达到初境中期从而可以尽早进入内门。

  得知了儿子的想法,云清和夫妇自然也是颇为欣慰,但是欣慰之余也不免心疼儿子,又怕云一凡心理压力太大,所以也是经常多做安慰,无非就是一些“注意身体,不要太过苛求自己”之类的话语。

  云一凡在父母的安慰和鼓励之下,依然勤奋有加,终于在自己八岁生辰之时堪堪达到了初境中期,从而进入了内门。

  云清和夫妇本想着儿子这下子会稍加宽心了,可是没想到云一凡在知道了进入内门的“四大条件”以及其背后的意义所在后,反而比之前更加刻苦修炼了。

  刻苦修炼必然伴随着回报——

  仅仅又用了一年零三个月,云一凡便又由初境中期的下层突破到了中层;而后又用了一年零九个月,便又突破到了上层……

  看着刻苦修炼武道并且快速成长的云一凡,云清和夫妇可谓是喜忧参半——

  儿子的武学修为能够快速增长,云清和夫妇当然是惊喜交加;但是,看着倍加用功刻苦却仍旧年幼的儿子,他们为人父母的当然也会或多或少有些心疼紧张,可他们更多的却还是担心,唯恐云一凡心里负担过大而导致以后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不过,对于坚韧执著的云一凡,云清和夫妇也只能时常在一旁安慰劝勉。

  直到半年前,云一凡终于修炼到了初境中期上层的巅峰极致,也就是初境中期的极限,再往上一旦有所突破,就可以立马达到初境后期了。

  不过,他像许多武道修炼者一样,在此再次遇到了瓶颈。

  武道修炼,本就是步步为基,层层递进。瓶颈壁障一说,虚无飘渺却又确实存在无疑。

  对于一般武者来说,最大的武学瓶颈主要有三个。

  第一个,乃是登峰壁障,也就是武学修为突破到达初境圆满这一后天凡武的“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之境时所遇到的瓶颈。

  第二个,乃是入微壁障,也就是武学修为突破达到入微境界这一超凡脱俗的先天妙境之时所遇到的瓶颈。

  第三个,乃是入道壁障,也就是武学修为突破达到“天人合一”这一超凡入圣的洞虚真境之时所遇到的瓶颈。

  不过,除了这三个最大的武道修炼道路上的瓶颈壁障,其实其他也还有很多瓶颈壁障。

  要知道,在武道至境“天人合一”之前,武道一途又分为初境和入微境。

  初境,顾名思义,即是修炼初始之境,乃是武道修炼的根本和基础。因为在这一境界,武道修炼大都是以修炼之人自身为根基,一身后天真气的内劲之力都还是未脱凡俗,故而又称之为“后天凡境”。

  入微境,顾名思义,即是入渐知微之境,乃是修炼达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玄妙。而在这一境界,武道修炼之人已经开始感悟天道进而借助天地元气之力,一身后天真气返还先天,是为先天真气,又名真元,超凡脱俗,玄妙异常,故而又称之为“先天妙境”。

  再上便是天一境,顾名思义即是“天人合一”之境,也可谓是武道至境。达到此等境界便已经真正的以武入道,洞破虚空,领悟天地真道,自此飞天遁地,出入青冥,俨然便是神仙之境,故而又称之为“洞虚真境”。而且,若是达到了“天人合一”之境,便算真正的超凡入圣,所以才会有“天元规则”强制规定一旦达到天一境便必须“飘然飞遁,远离尘世”之说。

  由于一旦达到天一境便须飘然飞遁,所以尘世之中对于这一境界并不甚了解,也并不知晓其上是否还有更高的境界。

  而关于初境和入微境,却是每大境界又由低到高划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四个小境界,四个小境界又大致从高到低划分为上中下三层。

  若说瓶颈壁障,其实每个小境界的晋升都是存在的,而在后天凡境之时,想要达成初境圆满这般凡武的“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之境,除了功力上的提升,悟性也可谓极其重要,所以才成为了武道修炼上的第一重最大瓶颈。

  至于达成“入微境”进而再入“天一境”,那更是大境界上的提升,功力领悟机缘等更是缺一不可,所以才是接下来最大的瓶颈,而且是一个比一个更加的困难。

  往细了说,便是每个小境界的上中下三层之间的提升,也是存在着壁障的,只不过相对小境界和大境界的提升却要相对容易。

  特别是在初境初期,无论是由下层提升到中层,还是由中层提升到上层,虽然也有瓶颈和壁障,但即便对于资质最一般的人来说,也可以一路提升在七年之内达到初境初期的上层。

  当然了,对于能够在三年之内便达到初境中期的人来说,通常一两年之内就可以达到初境初期上层,然后再花费最多一两年的时间达到初境中期,初境初期以内乃至初境初期晋升初境中期的瓶颈和壁障,在他们身上即便不能都说是视若无物,那也是影响甚微。

  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往往提升到初境初期上层后,修炼进境便会比较明显地慢下来。即便是慢慢修炼到了初境初期的极限巅峰,可是也会卡在瓶颈壁障之上至少数年时间才能最终晋升。

  由此而上,越往上进境越难,突破瓶颈和壁障的难度也是成倍增长,所以对于资质最普通之人来说,人生匆匆数十年,长寿了也便不过是百年岁月,可能其一生的最高武学修为也就只能在初境中期徘徊了。

  而即便是资质较好之人,达到初境中期以后所遇到的瓶颈和壁障也会渐渐造成越来越大的影响,只不过愈是资质根骨悟性俱佳者相对来说影响愈小。

  但是以三年之内便可达到初境中期的资质来说,也仅仅只有一成左右方能在十五岁之前突破所有瓶颈壁障,从而达到初境后期。

  半年前,云一凡达到了初境中期的极限巅峰,遇到了通往初境后期的瓶颈壁障,最初之时也并不怎么焦急。因为他在由初境中期的中层突破到上层之时,还卡在了瓶颈壁障之上十几天,所以自己心里也知道这是必然之事。

  可是,直到一两个月过去了,那玄而又玄的瓶颈壁障依然牢牢地卡在云一凡面前,宛如高不可及的峻岭雄峰一般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始终不知道越过的方法。

  于是乎,这道迟迟不能逾越的壁障便慢慢的好像一块越来越重的石头一样,终于压在了他的心上。

  而看着卡在瓶颈壁障面前的云一凡,云清和夫妇也能够感受到儿子的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而且随着被卡在瓶颈壁障上的时间愈来愈久,虽然云一凡已经尽力隐藏了,但他那心头愈加紧绷着的一丝心弦,又怎么躲得过日日相伴的父母的眼睛。

  云清和的妻子——云一凡的母亲——身为人母的罗晨曦,眼看着儿子日渐凝重,本该是天真快乐的年纪,却因为武道修炼的瓶颈壁障总是隐隐的心事重重,不免爱子心切,几个月前也曾极力劝勉过儿子一次,让其不要太放在心上,不过好像却并未起到什么作用。

  只不过是让云一凡在父母长辈面前勉强装作更加的若无其事,但是内心的那一丝忧虑和凝重却反而好像又加重了一分。

  云清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内心不免也为儿子担忧,但他却深知其子心性。

  云一凡虽然自小也算乖巧懂事,但是有时候不免心事过重,所以一旦有了一些想法和目标,也就难免会过于执著。

  对于一心想要快点突破瓶颈达到初境后期,从而迈过十五岁之前突破晋级的这道分界线的云一凡,长辈一味的劝勉怕是其根本难以真正听得进去,反而可能会激发起他更强的突破执念,从而无形当中或多或少地增加其心里上的压力和负担。

  因此,虽然自己也和妻子一般爱子情深,但是云清和却并不过多表露,依然只是像往常一样偶尔关心一下。

  不仅如此,在罗晨曦又想出言相劝的时候,也被云清和及时制止了。因为在他看来,只有自己夫妇二人表现的越发平淡,云一凡的心里负担才会相对越小,虽然妻子也好,自己也好为人父母自然也是望子成才,但是比起成才,他们更不希望儿子会有过大的负担或压力,能够拥有相对平和之心方为更佳。

  所以,对于云一凡的情况,云清和一直都是如此地“淡然处之”。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眼看着距离云一凡的十五岁生辰愈加临近,云清和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儿子的那一丝凝重似乎有所加重,随即便彻底明了其意,彻底确定了他是为了十五岁这个武道修炼的“分界线”而感到顾虑。

  但是,云清和依然没有直接对其出言劝勉,并且再次提前制止了妻子的出言相劝。

  直到方才,看到云一凡与龙修远、罗秋烟一起来到演武堂,又听到罗秋烟脱口而出无意间道出了云一凡的心事,云清和这才一番轻描淡写的言语,仿若不经意间却又恰到好处地略微点明,让云一凡不要太过执著于眼前的瓶颈壁障,放开怀抱坦然前行就好。

  看到了云一凡脸上的那一丝丝凝重逐渐开始慢慢褪去,发自内心的开始展露出笑容,云清和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因为他知道,儿子那自己给自己的过大负担,确实算是开始慢慢放下了。即便云一凡现在不能直接完全放下,相信假以时日,也应该不会再是困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