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一章 秦岭云门
作者:安奋青  |  字数:3857  |  更新时间:2020-01-05 17:47:28 全文阅读

  时间:天元历九千九百九十年 。

  地点:天元大陆,神洲浩土,中原西隅,秦岭深处。

  “各位都是我们云门的后起少年,也就是我们云门的未来,按照我们祖上数百年来流传下来的规矩,从今天起往后七日便是我们云门五年一度的盛会——竞技会武大比。

  “凡我门内十二岁到二十岁的少年均可参加比试,抽签决定比试顺序,然后按照顺序分组轮番比试。从今天起到第六天上午为止决出前四强,第六天下午分成两组决出最后二强,最后第七天决出最后的强者。

  “本次比试第一名的奖励是五百年的雪参一株和玄铁宝兵一柄,第二名的奖励是三百年的雪参一株,剩余两名前四强的奖励则是一百五十年的雪参一株。”

  高台之上的男子剑眉星目,长身而立,一袭月白长衫随着山风微微飘动,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说道。语毕,他星目环视,默然而笑。

  高台近处,密密麻麻大约站了有上百名少年,年龄看上去最小的不过十余岁,最大的也就二十来岁。

  听闻高台上的月白长衫男子一番言语,一众少年顿时都是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然而,即便如此,却也是没有一个少年开口喧哗,或是私下议论纷纷。

  高台对面十数丈开外的地方摆放着几排桌椅,数十人按序而坐,又有数百人站立其后。

  其中最前面第一排桌椅端坐着的九人,年龄最小的看上去也不下三四十岁,年龄最大的早就已经是须发皆白,正中间坐着的乃是一名外表看上去还不到五十岁的身着玄蓝长袍的中年男子。

  望着前方高台以及高台下的一众少年,玄蓝长袍中年男子微微点了点头,与左右两侧的六男二女八人相视而笑,似乎相当满意。

  高台上的月白长衫男子稍微顿了顿,这才接着说了下去:“竞技会武大比可谓是我们云门后起之秀选拔的重要盛会,但毕竟乃是同门之间的切磋比武较技,希望各位点到为止,尽量避免伤亡。

  “此等盛会在我门内流传已久,且又已提前数日张榜公告,故在此就不再赘述具体相关细则。

  “接下来——有请门主上台!”

  语毕,其身影微微一倾,整个人便似随风而动,轻飘飘地向后移动了一两丈的距离。

  紧接着,他头也不回,只是足尖轻点高台边缘,便一跃而过三丈的距离,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高台后面三丈远的一根直径不过尺半的圆形石柱之上。

  玄蓝长袍中年男子玄眸微抬,朝着这在不经意间便显示出如此颇为不凡身手的月白长衫男子,似乎很是满意地轻轻望了一眼。

  然后,他方才徐徐长身而立,袍袖微动,也并未见其怎样作势,整个人便已经飘然而起,宛如化作一团玄蓝云彩一般,横跨过十数丈的距离来到了高台上空。

  身在半空,玄蓝长袍中年男子只是轻轻拂袖,就那么凌空转过身来,面朝高台之下,然后才轻飘飘地落在了高台之上。

  不偏不倚,其立足之地正好是在高台前侧边缘的靠后三尺,正当中间的位置,也就是方才那名月白长衫男子所立之处。

  其实这里正是秦岭云门的“天地乾坤坛”所在。

  。。。。。。。。。。。。。。。。。。。。。。

  大约在五百年前,秦岭云门的开派祖师云自在举家迁移到了这秦岭深处,一手创建起了云门。数十年间便名震天下,秦岭云门也由此声名大噪。

  四百年前,经过整整九年闭关的云自在,终于踏入了“天人合一”境界。飞遁而去之前,他立下了五年一度要为云门内部培养选拔后起之秀的“竞技会武大比”规矩,然后这才飘然而去。

  从那一年起,每逢五年,秦岭云门便会在先祖云自在飞遁而去之日,举行一场盛大的竞技会武大比。而且在每次大比开始之前,首先便会在这云自在亲自建造的天地乾坤坛举行会武大典作为纪念。

  想当初,云自在二十岁便由武道初境圆满进入入微境,三十岁达到入微境中期,四十岁又入入微境后期,六十岁臻至入微境圆满。

  而后,忽忽四十年而过,他却始终难以窥见“天人合一”的至高境界。

  于是,云自在卸任云门门主之位,云游四方,一心探索武道玄奥。

  终于在十年后,他云游而归,耗费了大半年之久精心准备妥当一切,然后又亲自耗费九九八十一日之功,建造成了这“天地乾坤坛”。

  天地乾坤坛位于秦岭深处的云门之正北所在。

  整座圆坛高有三尺,全部由汉白玉铺砌造作而成。坛正中央乃是一座长宽高均为两丈的高台,通体皆为云英石打造筑成。高台的正东正西正南正北四面,三丈开外,各立有一根高两丈直径为一尺半粗的石柱,亦皆为通体云英石所成。高台四面,不多不少恰好距离圆坛边缘三十六丈远近。是为“天圆地方”,暗合天地大势。

  整座圆坛一丈开外的周围,松柏林立环绕一周。东边一半为五十四株松树,西边一半为五十四株柏树,暗合阴阳之气。松柏合计一百零八株,与天罡地煞交相呼应。是为“阴阳乾坤”,交相感应天地阴阳之理。

  天地乾坤坛既成,云自在便于坛中闭关修炼,感悟天道。历时九年,终于在这日寅正时分悟透玄机,冲破玄关,达到了武学至高的“天人合一”境界。

  按照“天元规则”,达到“天人合一”之境后,便需要飘然飞遁,去于尘俗。云自在自知将要彻底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这偌大秦岭云门,有感于百年来的经历,遂召集云门众人齐聚到这天地乾坤坛。

  身为云门立门祖师以及第一任门主的云自在,与现任门主以及长老商议之后立下规矩:每隔五年必须举办一次竞技会武大比,以此督促考较门中后继之辈,也能作为选拔云门后起之秀以示嘉奖的盛会。

  然后,云自在飘然天际,飞遁而去。

  而第一次的竞技会武大比,便是在云门祖师云自在飞遁而去的当天举行的。并且,以后每隔五年,云门内部便会在云自在飞遁而去的那日举行一次竞技会武大比,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当然,既然是督促考较门中后继之辈,且又是选拔后起之秀以示嘉奖,参加竞技会武大比之人的年龄肯定是要有限制的。

  从第一次竞技会武大比云门当时所有门人只有七八百人,到如今门人已经是数千人之众,后辈子弟大多从小便开始学武,天资聪慧根骨又佳者三四岁开始,稍次者五六岁开始,最晚的也是从七八岁便开始练武。

  所以,竞技会武大比的参赛年龄便设定在十二岁到二十岁之间。

  以十二岁为下限,是因为此时的后辈子弟大都已经习武日久,也算是颇有根底,再加上此时的年龄也不算太过幼小,所以也算是可以大比历练一番了。

  以二十岁为上限,是因为二十岁便已经彻底成年,以后的武道前程基本上可以据此推算出个大概。

  从第一次竞技会武大比只有不到二十名的后辈子弟参加,到今天参加的已经有不下百名的少年,也是在显示着秦岭云门的日益强大。

  虽然自从祖师云自在飞遁而去,至今已过数百年,秦岭云门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是入微境高手层出不穷,门人人数也从数百年前的寥寥七八百人增长到如今的数千之众。是以秦岭云门并没有随着云自在的飘然飞遁而有丝毫势弱,反而真正的在日益强盛。

  当代云门门主云玉宇,更是早在十几年前便已经达到入微境圆满的尘世绝顶境界,是以如今虽然已经是年近百岁的高龄,但从外表看上去却不过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

  还有云门八大长老,每一位都是入微境中期乃至后期的超级高手,与门主云玉宇并为云门中流砥柱。

  而最年青的一辈当中,那名主持会武大典的月白长衫男子,名叫云一天,正是五年前那场竞技会武大比的折桂者。当时他以十九岁的年纪便已达到武道初境圆满的修为。

  折桂而归后的云一天,被云玉宇亲自收为关门弟子,并且倾力指导其修炼,然后方才于精修一年后服下一年之前大比获胜所得的奖励——一株五百年的灵芝。而后闭关修炼,终于成功突破到了入微境。

  如今又经过数年的苦修,云一天的修为虽然比之八大长老犹有不及,但在整个云门来说,除了门主和长老,怕是能胜过他的也是少之又少。

  。。。。。。。。。。。。。。。。。。。。。。

  高台之上,云门门主云玉宇长身而立,一袭玄蓝长袍随风而动,微微而笑,扬声道:“秦岭云门,承天护佑,蒙自在祖师传承,迄今为止立世将届五百年。

  “四百年前的今天,自在祖师悟通天道,飘然飞遁,临去之际立下规矩,为免遗珠弃璧,每逢五年须有竞技会武大比。

  “自四百年前至今,这已是第八十一届。此次会武,参加大比之人共计一百零八名,稍后会通过抽签决定分组情况。

  “现在,我以云门第十二任门主之名宣布,本届竞技会武大比——正式开始!”

  “咚!”

  就在云玉宇宣布开始的那一瞬间,高台两侧所立的两面大鼓,一齐被擂响。

  “咚!”未几,第二声响起。

  “咚!”第三声接着响起。

  就在第三声大鼓擂响之际,高台四面的四根石柱之上的四人,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头系彩球的红绸朝着高台上空抛甩而去。

  与此同时,云玉宇身影一晃,便已来至高台正中央。

  “咚!”第四声擂鼓响起!

  云玉宇的身影应声而起!

  四个彩球也终于在高台上空三丈处即将相会!

  “咚!”第五声擂鼓紧接着响起!

  四个彩球终于应声相撞,彩色纸花缤纷而出!

  “咚!”第六声擂鼓更快响起!

  云玉宇左手袍袖挥舞,穿过正在缤纷而出的彩色纸花!

  “咚!”第七声擂鼓响起!

  云玉宇右手袍袖一卷,四条红绸随袖而上!

  “咚!”第八声擂鼓响起!

  彩色纸花漫天飞舞,云玉宇则在满天缤纷中继续上升,四条红绸更是借其袍袖卷动后发先至飞向高空!

  “咚!”第九声擂鼓响起!

  云玉宇袍袖鼓荡,正宛若蛟龙飞向高空的四条红绸纷纷寸裂,在接下来愈来愈紧的擂鼓声中也如彩色纸花般化作了漫天缤纷!

  “……咚!咚!咚!咚……咚——”最后的第十八声擂鼓响起又落下!

  高台前的一众少年,尽皆抬头观望。

  只见云玉宇身在高台之上二十几丈高的空中,一身玄蓝长袍随风飘动,透过那漫天飞舞的红绸和彩色纸花,举目望去,便似欲乘风飞去一般。

  武道天人,便也不过是如此这般罢——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那上百名少年,就连十几丈开外端坐的数十人以及他们身后的众多云门中人,都不禁在心中如此叹着。

  “我这一生,究竟能否成为这般的武道天人?”就在这一时刻,高台前一众少年里略微靠后的位置,一名清秀的白衣少年双眼之中的光彩渐渐从憧憬转为迷茫,默默地在心中惆怅道。

  

  【新书十分需要支持,欢迎收藏、推荐票、月票和打赏……】

安奋青
作者的话

新书开更,缅怀武侠梦,欢迎关注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