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极限捉迷藏 > 正文
第三十二章:破喉(十二)
作者:木不哉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0-06-10 21:17:50 全文阅读

孟如言冷冷的瞥了一眼韩非,极度不情愿的走到桌子中间,接过大高个儿递过来的带子。

孟如言刚将带子举起来就闻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

“这什么味道!我的天老爷!”

孟如言一脸嫌弃的将带子提了好远,转头问金学民那边儿的人。

众人闻言,全部转头看向提着裤子的刘春祥。

刘春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那个……这不是荒郊野外的没啥好资源,就我这条裤腰带还能中用,警察同志,你就凑合凑合,几秒钟的事儿!”

孟如言内心崩溃,他转头看了看刘春祥,又看了看手中的带子,不难想象这带子原本应该是鲜红色的,如今也不知道上边都有什么东西,变成了黑红!心里一阵纠结之后,孟如言忍住干呕,屏住呼吸,系上带子,然后快速摸到桌子上的牌,象征性的洗了两遍,赶紧扔在桌子上,挣脱黑红的带子,转身大口呼吸。

金学民的手敲着桌面,毫不犹豫的伸手拿了一摞牌,手贴着桌子从左到右一抹,他手里的牌就乖乖的排成了一排。

金学民瘫坐在桌子上,目光盯着从左往右第三张牌,然后伸出右手食指一推,说:“我选好了,到你了。”

周围人不敢说话,气氛越来越紧张,韩非面色平静,从容淡定的将桌子上剩下的牌拿过来,一张一张的摆在自己面前,他的动作缓慢卡顿,一看就是新手。

一分钟后,韩非终于摆好了牌,很快的从众牌之中摸出一张牌。

金学民笑容越来越放肆。

“选好了?你觉得你能赢吗?”

韩非摇了摇头,随即笑着说:“赢不赢,一两局说明不了什么,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金学民认可的点了点头,随后非常自信的翻开牌面。

周围的围观群众,瞬间瞪大了眼睛,就连冯生和孟如言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韩非依旧面色如常的看着桌子上的小王,没有任何动作。

金学民抬手,挑衅的问:“怎么样?这张牌配不配那一箱二锅头?”

韩非轻笑,伸出修长的手指翻来自己面前的牌。

孟如言眼巴巴的看着,期待的眼神在看到那张红桃二狗彻底失去光芒。

“头儿!这个金学民的运气也太好了吧!随便一张就是王!”

冯生靠近孟如言说着,孟如言的脸色瞬间阴沉。

“你怎么不说这个小鬼运气真差!人家抽个最大的,他抽个最小的,还比个屁啊!”

当然,他们两个的呢喃之语,通通传进了韩非的耳朵。

韩非朝后瞥了一眼,然后说:“继续吧,早点儿搞完,早点儿回去睡觉。”

金学民听了,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即又摸出一张牌,敲了敲。

“行啊,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想看看这箱二锅头,你是怎么喝下去的!”

韩非一声不吭,扫了一眼面前的牌,随意的摸了一张出来,摊开在桌面上。

周围的人又是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孟如言和冯生,瞳孔瞪得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噗!”

金学民看了一眼韩非的牌,忍不住笑出了声。接着,站在他那边的汉子全部拍手叫好!刘春祥闭着嘴,眼睛飘来飘去,想笑又不敢笑。

至于孟如言已经心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其实他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

“喂,城里来的小子,你这运气也太背了吧,又是你个二!干脆咱别比了,你们直接喝得了!我这张牌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哈哈哈哈!”

金学民笑得面红耳赤,整个人瘫在椅子里,脸上止不住的得意。

韩非眯了眯眼睛,笑着说:“我要是没猜错,你那张,是穿着鲜艳衣服的大王吧。”

韩非的声音很小,却止住了金学民的笑声。他瞬间坐端正,一脸严肃的看着韩非问:“你怎么知道?”

原本放肆的笑声戛然而止,房间中又恢复到原来的宁静。不知道从哪里飞进来的小蛾子奋力的撞击着昏黄的灯泡,发出“佟佟佟”的响声!

“赌场有赌场的规矩,有的人十赌九输,有的人常胜不败,规矩是死的,但是千术和障眼法并不是毫无破绽,那些浸淫赌场多年的赌鬼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路数。一副新的扑克牌,在没有打开之前都是有固定的顺序的,从花色到大小按序排列。就连王炸的位置也是固定的,刚才在洗牌时,你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们手里的牌,是在记那两张王的位置吧。这件事对于常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但对于常年接触牌的人,也许是轻而易举的。”

韩非笑着盯着金学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才继续说:“我朋友洗完牌后,你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拿了最上面的一摞牌,是因为你已经确定大小王都在其中。一二局你出大小王绝对稳赢,剩下的三局完全可以赌一把,你的胜率将近百分之九十。除非我真的走了狗屎运,三局全胜,才会赢。啧,你这算盘打的不错。”

“哈哈哈哈哈!不错,是我小瞧你了,竟然能看出里面的门道,不过就像你刚才说的,你以为你是在世诸葛,还是赌王本尊?就你这运气,剩下的三局,还真能赢?”

金学民笑了,眼神中都是势在必得的凶光。韩非轻笑不语,从面前的牌中依次摸出了三张牌,说:“也许我真的能走狗屎运也说不定。”

金学民抿了抿嘴,随即跟着韩非,也从面前的牌中搓出三张,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盯着韩非:“你要是在别人跟前,还真的能走狗屎运,但是在我这儿,绝对没有可能!”

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气氛无比紧张,先不说局中的人怎么样,守在两边儿的看客都忍不住激动起来,有的人的额头已经布了一层汗珠。一个劲儿的往下流。

孟如言看着表面镇定,其实内心紧张的一批,这会儿已经不由自主的搓起手来了。那一箱子劣质二锅头,少说也有十斤!他可不指望韩非真的愿意喝一口!

韩非端端正正的坐着,揉了揉太阳穴,轻声说:“从左到右,梅花十,方块K,黑桃八。”

金学民瞪大瞳孔,问:“你!你在说什么?!”

韩非嘴角一弯,轻轻一笑:“当然是…你的牌。”

说完,韩非便慢条斯理的一张一张掀开自己面前的牌。

房间之中,一片哗然。孟如言眼睛睁的老大,伸长脖子看了看,随即喜笑开颜,一把抱住身边的冯生,将手里的汗也一股脑儿的抹在了冯生身上。

至于对面的人,同样眼睛睁的老大,左看右看,就是不敢说话。

金学民不可置信的看着韩非面前的三张尖儿!停顿了半天,一脸颓唐的坐了回去。

又过了几分钟,金学民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翻开了面前的牌,从左到右,和韩非说的一模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能记住一整副牌的位置?!”

金学民咽了一口口水,无比震惊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年轻男子。

韩非摊了摊手:“其实我眼睛并不是很好,还有点儿近视。”

“………………”

在场的人听完,恨不得吐血。人言否?!!什么叫眼睛不好??这他妈还不好?!

一场紧张刺激的赌局终于落下了帷幕。众人还沉浸在刚才的精彩之中,已经忘了孟如言他们是警察....

韩非揉了揉脖子,打了一个哈欠,抬头问:“好了,结束了,你是不是也该履行承诺了?”

金学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一时之间没回过神来。

好一会儿才转头问:“你说什么?”

“………”

韩非无语的抽动了一下嘴角,随后说:“我看今天挺晚的,你的脑子也不清醒,这样吧,明天早上九点,我们准时去找你。”

金学民毫无灵魂的点了点头。韩非也懒得再说什么,径直的走了出去。孟如言和冯生紧跟其后。

这一场闹剧持续了挺长一段时间,等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开始发白,浓重的雾气带着逼人的潮湿感从四周涌了上来,轻而易举的穿透衣服,钻进皮肤里,比夜晚的寒冷更阴森。

孟如言赶紧裹住衣服,走到韩非跟前问:“你不是说晚上问更好吗?我看他那个样子,肯定脑子转不过弯儿,一问估计什么都说了!怎么突然就走了?”

韩非不理跟前人的聒噪,自顾自的看了看腕表,已经将近凌晨四点。要不了多久,这个村子又将活跃起来。忙农活的忙农活儿,上学的上学,好死不死,他们就住在学校中,这个时间回去,也睡不了多久安稳觉。

“我也是人,需要优质睡眠。”

只撂下一句话,韩非便迈起长步子,将孟如言和冯生丢在了后面。

“头儿,你说他去干嘛?这么着急?”

冯生凑过来,好奇的问。

孟如言长吸一口气:“还能干嘛,看他那个紧张劲儿,就吃饭睡觉积极,一点儿吃苦耐劳的精神都没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