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囚仙问道 > 正文
第一章,梦起波澜
作者:一只只蛛  |  字数:6337  |  更新时间:2019-10-11 01:00:14 全文阅读

波澜城,龙渊帝国靠北的一座滨海大城。每年长达十月的冬季使得波澜城常年笼罩在冰雪之中。

  之所以能成为龙渊帝国有名的大城,是因其位置靠近极北之地的天镜海。

  海水常年结冰,如同巨大的镜子一般,每当夏季来临,冰霜消融,泛起阵阵波澜,五光十色分外靓丽。

  湖中更是盛产一种低阶灵兽,磷光鱼不但美味异常,更是修炼者十分喜爱的佳品,波澜城由此得名。

   立夏,正是波澜城最繁忙的季节开始的时间,就在近日龙渊帝国龙渊都城的监察使驾临,为每年一度的丰收盛典祈福,这也是波澜城每年最盛大的节日,城中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波澜城有三大势力,潇家,韩家,刘家。其中潇家掌控者波澜城近八成的产业,底蕴十分雄厚。

  韩家有着波澜城最大的赏金军团,是除了城主府之外最大的武装力量,而刘家则是最为神秘的存在,其强大之处不为外人道也。

  近年来波澜城因为潇家出现了一位女子,打破了波澜城长久以来的势力格局,使潇家一跃成为三大家族之首,原本隐隐压制其余两家的韩家,现如今与潇家形如水火。

  势力庞大的潇家,自然与很多宗门与商行有着密切的联系,每年的初夏,潇家都会与龙渊帝国三大商行之一的龙华商行进行贸易。

  由于数额巨大,种类繁多,在波澜城最热闹的节日,潇家只能在城外的一处贸易据点进行交易。

  龙华商行这次来了数十辆由蛮牛兽拉着的货车,这样的低阶灵兽耐力持久的同时气力更是惊人,用来运送货物最好不过。

  商队由一个老者带队,身着华服,慈祥温和,捻了捻自己的长须,看着远处缓缓而来的潇家商队。

  他身旁的站着数人,其中一个肥胖贾商不满的看着潇家的商队,对着老者说道

  “鹏老,居然让我们龙华商行等着潇家,这潇家未免也太过自以为是了吧!”

  被叫作鹏老的老者斜眼看了肥胖男子一眼。

  “哼!!每年都是老夫一人带队,今年会长大人安排你协助老夫,老夫是给会长大人面子,今天这交易对方来的可是潇家的潇洛依,你等会儿说话注意点,莫要得罪了潇洛依。”

  肥胖贾商闻言一甩袖袍,讥讽道

  “鹏老也太过放低自己的身份了,这潇家虽在波澜城很强,但是在整个龙渊也不过是个二流势力,龙华商行可是一流势力,还需要放低身份顺着对方吗!”

  鹏老转过身看着肥胖男子,不温不火道

  “你太小看潇家了,自从潇洛依接手潇家的产业之后,潇家仅仅花费了几年时间,便从波澜城三大势力之一,成为了如今三大势力之首,这潇洛依可不是一位简单的女子。”

  说完不再理会肥胖男子,朝着潇家商队走去,肥胖男子在来之前自然做过调查,他只是觉得这个潇洛依被神化了。

  资料上所说,潇洛依乃是波澜城三大美人之首,美貌与智慧并存,人称‘小天算’,诸如此类的资料堆满了他的案桌,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一个女子能有这般大的本事。

  带着怀疑,跟着鹏老前去接应,他倒要看看这个潇洛依是何等的人物。

  众人来到潇家的一辆豪华撵车前停下,撵车刚刚停下,鹏老便抱拳对着撵车笑道

  “哈哈哈...老夫听闻洛依小姐怀着身孕,原本想着今日恐怕无缘见到洛依小姐了,没成想洛依小姐竟会不辞辛苦的亲自前来。”

  鹏老话音刚落,撵车之中传来一道温雅轻柔的声音

  “与龙华商行这般重要的贸易,妾身岂能大意。”

  说完,车帘被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轻轻掀开,走出一位花容月貌的女子,此女青丝如绢,体态婀娜如同画中走出一般。

  肥胖贾商见到女子的瞬间顿时失神,他作为龙华商行的高层,见过的貌美女子数不胜数,但眼前的绝色女子还是令他心跳加速。

  此女子下到撵车,轻启朱唇传出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对着撵车说道

  “姐姐,你行动不便,还是不要下来了,妹妹与鹏老商议也是一样的。”

  撵车之中温雅柔和的声音回道

  “胡闹,鹏老都不远千里的亲自来了,我岂能不亲自接见?还不过来扶着姐姐一下。”

  原来刚刚与鹏老对话的竟不是下到撵车的女子,而是车上的那位。

  肥胖男子看着眼前这位与画像有八九分相似的女子,疑惑的转头看着鹏老道

  “鹏老,这出来的女子难道不是潇洛依?”

  “这女子乃是潇洛依同父异母的妹妹潇天依。”

  “什么??”

  话未说完,潇天依掀开帘子,扶住一只芊芊玉手,一位螓首蛾眉肤若凝脂的女子探出身来,左手轻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

  虽怀着身孕,但丝毫不影响女子仪态万方的气质,此女对着鹏老微微叩首,嫣然含笑道

  “让鹏老久等了,妾身行动不便,所以来得有些迟了,望鹏老莫怪。”

  肥胖贾商见状,眼珠一转闻言连忙抢着说道

  “呵呵呵...洛依小姐这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人,我们多等等也是无妨的。”

  潇洛依微微一愣,有些意外的转首看着前方肥胖男子,掩嘴笑道

  “恕妾身眼拙,您是??”

  “哦~~在下方天玉,姑娘没见过在下,但是在下可是时常见到姑娘的画像啊!!原本见到画中美人还以为是哪位仙子呢!!”

  潇洛依听到此处秀眉微皱,打断鹏老与自己的对话已是很不礼貌的事,她只是出于礼貌问出对方的姓名,谁知对方竟然如此多话。

  但男子似乎对于自己奉承很是满意,滔滔不绝的说道

  “还以为是画师们过于雕饰才有了那一幅幅美画,却不成想,见到姑娘真容才明白,画师画不出姑娘美貌十之一二,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潇洛依见到男子说完,嫣然一笑道

  “方公子过奖了。”

  说完这句不温不火的话,立刻走到鹏老跟前,交谈起交易的项目,男子对于潇洛依平静的反应很是不满,面色阴沉的走到别处去。

  潇洛依与鹏老正在清点货物的时候,道路两旁突然出现数十个黑衣人蒙面人,剑拔弩张的围了上来。

  潇洛依见到气势汹汹的黑衣人,娇声喝道

  “什么人?这是何意?”

  其中一个带头的男子喝道

  “杀你的人!”说完看向龙华商行,“我等只是对付潇家,与龙华商行无关。”

  说完双手幻化,一柄大刀出现,带着众多黑衣人杀向潇洛依带领的潇家侍卫。

  “快向潇家发信号,对方来者不善。”潇天依见状急忙对着身旁一人叫道,那人拿出一物,灵力注入其中,邹然间射向天空,一道炫目的信号爆裂开来。

  潇洛依转头对着鹏老说道

  “鹏老,这是专门对付我潇家的,今日交易暂时取消,待潇家处理好此事之后再与龙华商行交易吧。”

  话未说完,潇天依上前扶着她在众多侍卫的护卫下向着撵车走去,周围一时间刀光剑影。

  ‘咻!咻咻...’

  几只从暗处射来的利箭袭向潇洛依,潇天依秀眉一挑,挥出几道灵光击碎了飞射而来的几只利箭,急忙扶着潇洛依朝着撵车走去。

  肥胖男子缓缓走到鹏老身边,警惕的看着四周混乱的战团,大声呼唤着龙华商行的护卫不得轻举妄动,鹏老手中灵关涌动,就要上前帮助潇洛依一行人。

  肥胖男子伸手挡在鹏老身前,冷冷道

  “鹏老,您想干什么?”

  “废话!当然是去帮潇家,对方有三个‘死灵’境界的修士,潇家支撑不了多久的。”

  肥胖男子袖袍一甩

  “哼!!商行的规矩鹏老难道忘记了?商行不得参与任何势力的斗争,我们是商人,不是善人,做生意就不能站边,再说对方既然有三个‘死灵’境高手,你上去了也不一定能打过,要是因为此事导致我们的货物损失,就是你、也担当不起。”

  鹏老眼角微颤,厉声喝道

  “老夫代表个人前去帮忙总行了吧?”

  “那也不行,要是您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也是商行的损失。”

  老者闻言一甩袖袍,“哼!”

但也只能呆站在原地看着潇洛依几人,他只希望潇家能尽快派出人手,不然潇洛依岌岌可危。

  潇洛依轻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眼神凝重的看着渐渐落入劣势的潇家护卫,对着潇天依道

  “妹妹,你先想办法逃出去,带着潇家的人来救姐姐。”

  潇天依闻言立刻反驳道

  “不!!姐姐是想用自己吸引对方的注意,妹妹不傻。”

  潇洛依秀眉紧皱,焦急的推开潇天依道

  “你怎么这时候还不听姐姐的话,你走啊!走啊!”说着不断的将潇天依往安全的地方推搡。

  两人谈话间,对方修为最高的三人击杀了挡在前方的潇家侍卫,朝着潇洛依方向靠近了过来。

  护在潇洛依身后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上前,挡在潇洛依身前喝道

  “尔等宵小之徒,也敢对我潇家出手。”

  这是潇家的一位外院长老,此次奉命保护潇洛依,同为‘死灵’境界的高手,他深知自己不是对方三人的对手,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挡在了潇洛依的身前。

  潇洛依看了老者一眼,一咬牙跟着潇天依上了撵车,看着与对方拼斗的老者,潇洛依心中明白,老者这时候上前绝对有死无生,心中悲痛欲绝,含泪喊道

  “族叔恩情洛依记下了。”

  老者挥舞着利剑打出道道剑光,双方激战一团,一时间飞沙走石,爆裂声不断,老者一个不留神被其中一个蒙面人一掌击在腹部,顿时身形退后几步。

  每退一步,脚下便留下一团血渍,一口鲜血喷出,老者望着逐渐远去的撵车,转过头一脸坚定的冲了上去。

  三人一时间竟被这老者拖住了脚步,老者双手掐诀,抓住飞射回来的利剑,一口精血喷到剑上,只见利剑灵光大放,老者举起利剑大喝一声

  “剑雨”

  话音刚落,天空出现百米宽灵光阵法,阵法之中灵力凝聚,形成道道灵光利剑,朝着三人笼罩而去。

  三人见状连忙在身前打出道道灵光,形成防护抵挡着持续不断落下的灵光利剑。

  “老大,这老头子拼命了,我们需要尽快追上撵车,不然...”

  站在中间的一个黑衣男子眼中寒光一闪,双手幻动间结出道道法印,只见身旁灵光幻化出数十只灵光恶狼,看着操控剑光的老者,一点指。

  狼群朝着老者奔袭而去,老者见状手中法决变换,原本集中射向三人的灵光利剑,呈放射状射向奔来的狼群。

  一时间剑如雨下,奔跑的恶狼不断的被钉在原地,与灵光利剑一同消散,三个人黑袍一时间轻松不少,其中一个黑衣人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其余一人斩出道道罡气斩向老者,老者要对付狼群,又要防御飞射而来的罡气,一时间难以招架。

  就在此时,老者身后一道黑影闪过,挥手之间飞剑袭向应接不暇的老者,老者感觉到后背的寒意,心中一横,对着其中一人攻去。

那人见状连忙躲闪,奈何老者双手掐决合十朝着那人一推,“剑罡破”随着一声历喝,双手间形成一道灵光剑罡朝着那人刺去,那人情急之下周身灵光幻动,一层灵力组成的护体罡气覆盖全身。

老者手中的剑光一声剑鸣,四周空气竟出现音爆之声,带着凌厉的剑罡如同切豆腐一般刺进那人的护体罡气之中,那人罡气一破,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就在老者的剑罡将要刺中那人的胸口之时,后方飞剑带着一声尖啸一而闪过,老者身躯一下定在原地。

  头颅应声而落,身躯被飞来的罡气与恶狼击成了数块,头颅落到血泊之中看着已经很远的撵车,眼中渐渐失去光芒。

  “妈的!这老家伙真难对付,我们快去追,要是潇家援兵赶到,那就不好了。”

  说完三人身形朝着潇洛依的方向激射而去,鹏老不忍的看了死去老者一眼,抬起头闭上眼喃喃道

  “见死不救,老夫问心有愧啊!”

肥胖贾商却如同看戏一般嗤嗤称奇,“潇家绝学果然厉害,这老头用的这招就是专破护体罡气的‘剑罡破’吧!差点反杀一个,可惜了。”

  潇洛依所乘的撵车跑得很快,但是追来的三人更加迅猛,不过盏茶功夫,已经追到能攻击到撵车的范围。

  三人纷纷使出灵器击向撵车,灵器携带着恐怖灵光砸向撵车。潇天依驱使着撵车不断躲避着飞来的灵器,一路上四周路面不断被砸出十几米大的深坑。

虽然躲避了不少的攻势,但是灵器的灵活岂是撵车可比,不过片刻功夫,撵车已然破破烂烂。

  就在对方灵器将要击中撵车中间的时候,不远处潇家的援兵终于赶到,五六个‘死灵’境界的高手纷纷打出招式杀向三人。

  三个黑衣人只能撤回灵器不断格挡,其中一个黑衣男子见到形式不妙,立刻对着其余二人叫道

  “我们撤!”

  说完三人朝着不同的方向激射着消失在了道路两旁,赶来的几人正想追击,却传来潇天依惊慌的声音

  “别追了!姐姐情况不对,你们快将姐姐带回潇家。”

  众人急忙跑到撵车前,只见潇洛依痛苦的捂着小腹,身下一摊血渍分外刺眼,潇天依慌乱的扶起潇洛依。

  “姐姐动了胎气,速速回去。”

  众人连忙护着潇洛依的撵车朝着潇家赶去。

  潇家

  议事大殿之上聚集了众多的人,众人神情慌张,议论声不断。潇家家主潇邢坐于大殿之上,神情凝重间带着些许的紧张之色。

  潇洛依回到潇家便被安置到了产房之中,潇邢作为潇洛依与潇天依的父亲,同时也是潇家家主,他比任何人都要紧张,但他也只能坐在此处等待着产房的消息。

  不多时,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慌乱之中被门槛绊倒在地,急忙对着殿上的潇邢说道

  “族、族长,不好了,大事、大事不好!”

  看着殿下慌乱的侍卫,潇邢眉头紧皱,喝道

  “慌什么!!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那侍卫咽了口口水道

  “族长,华大夫说小姐可能...可能...”

  “说——”

  “不行了...呜呜呜...”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殿之上众人顿时更加慌乱起来。

  

  “什么?怎么会这样?小姐再怎么说也是‘祭灵’境界啊!”

  “是啊,小姐可是修行之人....”

  “不会的...”

“小姐可是‘地灵根’的修行者...”

  大厅内还未从震惊中惊醒,瞬间一股强横威压冲天而起,爆发开来只见大厅内桌椅皆成碎片,飘散得到处都是,潇邢周身罡气四散,震飞了身边的一切。

  殿上的众人纷纷被击退出去倒在地上,潇邢心里虽有些准备,但是还是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周身威压无法控制的猛然释放而出。

  潇天依嘴角顿时一股鲜血流了下来,还未待所有人反应过来,潇天依利落的翻身而起,冲出了大厅。

  眼角的泪止不住的流,随着潇天依奔跑滴落在地溅起片片水花。

  潇天依眼中毫无生气,嘴中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姐姐是天之骄女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姐姐坚持住,等着妹妹...”

  在她向产房奔去的路上,一道急速的身影直接越过潇天依化为一道残影奔向了产房,潇天依望着潇邢远去的背影,抹去眼泪继续朝着产房跑去。

  来到产房,潇天依望着床上原本美丽动人的姐姐,如今已是百般憔悴,满是汗渍的手被蹲在床边的潇邢紧紧握着,很想上前看看潇洛依,但她不想打扰父亲和姐姐。

  潇洛依见到了冲进来的潇天依,虚弱无力的对着她微微一笑。

  潇邢流着泪望着潇洛依,潇洛依温柔地为父亲拭去脸上的泪痕微微一笑道:“父亲,现在潇家还没有把握能对付韩家,您要忍耐。”

  潇邢轻轻为潇洛依擦着额头的汗渍,点头哽咽的说道:“为父明白,只要你好好的,为父什么都答应你”

  潇洛依眼泛泪光,“父亲,女儿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女儿知道自己不行了,以后不能在父母身边伺候二老了,做女儿的对不起您了。”

  这时才堪堪赶来的家眷早就泪流满面,望着父女二人,潇洛依的母亲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晕倒了过去。

  待潇邢走到一旁,潇天依才和一行人走近床边,潇邢望着一脸惊恐的稳婆无奈的转头,看着一脸平静的华大夫。

  “真没办法了吗?”

  “没有”

  “阁下不是龙渊帝国十大圣手嘛?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长相文质彬彬,似书生一般的华大夫微微摇头,“潇族长,在下治不好的人,龙渊帝国无人能治,您不是不知道,洛依小姐的情况有多特殊。”

  “好了,阁下既然知道,也应该明白,有些事阁下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说太多对阁下没好处。”

  “放心!潇族长,在下华轩在龙渊帝国还是有些名声的,不会做那背信弃义之事。”

  潇邢满含深意的看着华轩,眼前此人乃是龙渊十大圣手,且不说修为和自己不相上下,就说人脉也不是自己能比拟的,他的威胁之言对对方来说根本无用。

  但是作为父亲他不得不如此做,毕竟他与华轩知道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要是传出去,别人信不信是一回事,关键是会坏了潇洛依的名声。

  外人只知道,潇洛依怀孕之前神秘失踪过一段时间,随后下嫁给一个很普通的男人,当时潇邢还为此大发雷霆,后来经过众长老调节才把此事压了下来,不久便传出潇洛依怀了身孕。

  只有潇邢自己和潇洛依知道,那是为了安抚族中长老,为孩子的来路找个正当理由,演的一场戏,至于与潇洛依成亲的男人,不久之后便消失了。

  当时潇洛依告诉潇邢,自己是去了临近的圣灵山祈福,莫名其妙的便到了一处秘境,几天时间怎么也走不出来,正一筹莫展之际。

  见到一颗翠绿果树上有九颗葡萄大小散发着七彩荧光的果子,饥渴难耐之下便摘下充饥,吃完之后便昏睡过去,再醒来之时便出了秘境。

  回到潇家感到身体不适,才得知自己怀了身孕,当时潇邢也是不信,还以为女儿是受了谁人欺负不敢告诉自己,便请了当时正在城中的‘十大圣手’华轩为其诊脉。

  谁知这华轩不愧为‘十大圣手’之名,还未诊脉便瞧出潇洛依的状况,一言断定潇洛依乃是‘天孕’,没与男子行房便怀身孕。

  随后请求留在潇家,观察潇洛依的‘天孕’,潇邢当时迫于无奈只能答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