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神亡禁曲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龙战于野
作者:天下唯剑  |  字数:4484  |  更新时间:2019-10-14 02:28:58 全文阅读

一人一马,瞬息即至,白马如电,气势如虹。

照眼所见,来人是一名身披甲胄的高大战将,虎背熊腰,面如黑炭,双目如电,手执八尺长枪,腰悬四尺宝剑,背负利箭,雕弓挂于腿侧,气势雄沉,神威凛凛。

骏马长嘶,人马皆立,武将忽然开口,声如炸雷:“离开此地,否则,死。”

一语之威,刺破苍穹,群山回响,震慑全场,牵动众人气机,所有国人都站了起来,雄壮气势凝聚,摧山撼岳。

烧烤档众人兵刃出鞘,寒光如水,照眼冰冷,肃杀如狱。

四周陷入死寂,忽然,狼嚎冲天,巨人怒吼,声震四野。

“杀。”白马战将怒吼,弯弓搭箭,利箭寒芒闪动,对准空中的钢铁侠。

“杀。”众人怒吼如雷,地动山摇,大战瞬间爆发。

两拨人马如虎豹捕食,纵跃而出,甫照面,刀光飞舞,血花绽放,杀声刚起,烧烤档处已经有十几人倒下。楚向没有动,刘伯庸也没有动,靠着栏杆好像睡着的年老夫妇还没有醒,盘坐在格萨尔宫前面的朝圣僧人好像没有看见眼前发生的事,草丛里熟睡的醉汉仍然鼾声如雷,隔着一道护栏,沸腾的厮杀好像发生在另一个世界。

忽然,楚向抽刀,一声尖锐的金铁交鸣声响起,一溜火光闪烁,楚向脚下围墙崩倒,整个人被震退数步,几乎同时,刘伯庸的身形也动了动,随后恢复原状。

楚向手都震麻了,钛钨合金的长刀出现一个白印刮痕,这样的威力,至少是反器材级别的重狙。狙击手是在西南方向的山顶上对楚向开枪,距离差不多有两公里,这样的距离下,一枪准确的打在楚向的心脏位置,枪法之高让人惊骇。

烧烤档那边已经杀做一团,刀光飞舞,剑影纵横,枪声不断,杀声震天,不时有激烈的爆炸声响起。入侵者人多势众,技击之术却多是粗糙不堪,凭借皮粗肉厚,悍不畏死,蛮横冲杀,守护者人数虽少,灵活应变,加上武艺精熟,一时杀得难分难解,难分高下。

烧烤档之处开始大战之时,格萨尔宫周围的蛰伏者也开始了混战,月黑风高,正是适合偷袭暗算的天时,惨叫声、闷哼声连接不断。

眼见场面僵持,难占优势,一直不动的灰色巨人一声仰天怒吼,音波炸开,周围几人被波及,顿时头晕眼花,随后灰巨人跃入战圈,拳掌如雷,横扫众人,猝不及防,顿时几人被重创。

目光炯炯的看着场上的厮杀,白马战将手中雕弓已然放下,空中的钢铁侠脚下喷出的蓝焰也弱了一些。见数人被重伤,形势趋劣,白马战将神色不变,镇定自若,并无令下。此时,坐在藤椅上戴着白帽子的维吾尔族老头忽然动了,弯刀如月,袭向巨人后侧。

感觉到威胁,灰巨人急忙转身应战,维族老头弯刀如梦似幻,若有若无,刀光如弯月飘渺,身形变幻莫测,巨人被刀光缠住,一时无法脱身。

激烈的交战不到一分钟,广场上已经有过半的人倒下,血流成河,伏尸遍地,战将无动于衷,对面狼人也视若不见。战入疯狂,杀至眼红,两边皆无人后撤,都是死战不退,片刻之后,当杀声稀落之时,场上已经只剩下十几人仍然站着,其他人都倒在了血泊中。

“退。”战将一声令下,剩余几人收手后退,对面剩下的入侵者见状,不敢追击,同时后退。

真正的浴血之战,八十一名炼髓高手,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死了六十六个,入侵者那边一百二十三人,死了一百一十二个。巨人浑身浴血,维族老头已经倒在血泊中,三个烤肉的维族汉子和两个跑腿的维族青年也都倒下了,楚向知道,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跃下围墙,走到后退的十五人前面。

“jim。”见楚向过来,狼人叫了声,巨人踏步向前,地面一震。

楚向向前,拔刀,刀光如惊鸿一现,巨人竟然直接用手臂格挡刀光,楚向刀式一变,化切为拖,刀光划过巨人手臂,血花飞溅,巨人浑若无事,一拳轰向楚向。

无坚不摧的刀光只切开了巨人手臂三分之一的深度,巨人身体之强悍骇人听闻。明白巨人的依仗,楚向不再强攻,转为游斗,巨人的打法和燕无回差不多,以命相搏,两招过后,楚向发现,巨人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刚才他切的一刀也不再流血。

楚向明白维族老头为什么败亡了,刚才他的一刀只切开了巨人手臂的三分之一,维族老头的刀劲不如他,对巨人造成的不过是皮毛之伤,根本无法对巨人造成伤害,加上巨人恢复力惊人,怎能不败。

明白了巨人的依仗,楚向刀法一变,如电刀光速度大降,仿佛拖泥带水一般,在巨人身上左划一刀,右划一刀,连巨人的皮肤都没有划破,好像在演戏一般。

见楚向连他皮肤都划不破,巨人攻势更加凌厉,双臂挥舞,巨大的身躯追着楚向狂攻。楚向一边躲一边出刀,十五刀过后,楚向忽然跳出战圈收刀后退,以为楚向要逃,巨人更加凶横,踏步追击而上,一拳轰出,拳未及身,忽然浑身碎裂,一团鲜血爆开,整个人变成一堆肉块。

刀气裂体,毫无知觉,巨人败亡。

斩杀巨人,楚向不悲不喜,回到围墙之上,目光注视对面狼人钢铁侠,气息却是锁定草丛中的醉汉。

广场安静了下来,四周的枪声杀声却是更加激烈了。狼人看了一眼楚向和刘伯庸的位置,漆黑的夜空中忽然一声炸雷惊响,一道电光直落刘伯庸头顶,刘伯庸身形瞬动,炸雷落下,药王宫观景台顿时电光茫茫。就在这时,两道尖锐破空之声响起,从刘伯庸所在的格萨尔宫西面直射入格萨尔宫红宫中。

楚向正要掠上去之时,两声雄沉怒喝在上面传来,两道人影摔落,掉在格萨尔宫前面的马路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坑。人影掉落之后,便不再动弹,茫茫电光照耀下,楚向见到摔落的两个人影竟然是两个和钢铁侠一样的人。

格萨尔宫广场又陷入了寂静,狼人看着对面的战将,嘴唇动了下,忽然夜空中又有惊雷炸响,楚向身形瞬动,刚躲开落雷,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逼近,横刀斜档,震退十几步,未及喘息,又有危险气息逼近,顺势后仰,一道炙热红光从面前飞过,左右一米之处也各有一道炙热火光闪过。

连发四枪,三枪同时而至,左右封锁楚向躲避空间,且准度惊人,这个狙击手的枪法已经不是常人所能拥有,其能为匪夷所思。

先是袭击刘伯庸,借机突破防守,突破不成,转而改为击杀楚向,狼人的战术深合兵法。

夜空下的广场再次安静了下来,久久没有声响,狼人没有任何动作,眼中绿光幽幽,不知在筹划怎样的攻击。战将安坐马上,神色威严,岿然不动。

夜深了,冷寒的风呼呼的吹,遍地的尸体变得冰冷,有几个没死的高手爬回了战将的身后,拖出一地的血迹。

忽然,后山有惨叫传来,战将胯下白马微微踢蹄,有些躁动,楚向心念一动,毫不犹豫掠向后山。声音传来的位置是后山僧人据守的半山腰之处,楚向转了一百多圈,格萨尔宫周围的情况没人比他更清楚。

楚向离开之时,刘伯庸看了一眼朝圣的僧人,留下一个孤冷的残影,人已经在几十米外,从格萨尔宫左侧掠向后山。刘伯庸走后,朝圣的僧人慢慢站起来,走到药王宫观景台上,盘腿坐下。

楚向和刘伯庸走后,草丛中的鼾声忽然消失,醉汉站了起来,揉了揉朦胧的醉眼,望向白马上的战将,双目神光如电,哪还有半分醉意。

陡然,天空亮了起来,霹雳声响,又有惊雷落下。药王宫观景台上,朝圣僧人纹丝不动,任由雷光击中,浑身电光缭绕,恍若不觉。

这时,一直悬停空中的钢铁侠动了,胸口激光爆现,朝圣僧人好似未卜先知,激光只击中他的残影,观景台上出现一个深不可测的小洞。

就在钢铁侠攻击朝圣者之时,醉汉动了,身形如奔雷急电,出现在战将身后,走的竟然是八卦步,看其拳法,是八极通背的打法。战将不慌不忙,长枪一点寒光如电,刺向醉汉。

醉汉动手之时,狼人也动了,一声惊天嚎叫,气冲牛斗,脚下地面龟裂,残影出现在战将面前。

遭逢两名高手前后夹攻,战将丝毫不惧,长枪夹带风雷,一点寒光忽隐忽现,指东打西,在两人夹攻之下,稳如泰山,丝毫不落下风。

战将与狼人醉汉大战之时,东南方远处一道人影信步而来,看似悠闲缓慢的步伐,却是瞬间越过三人交战的马路,直向格萨尔宫之上而去。这是个中年男子,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留着一缕山羊胡子,穿着一身中山装,手中折扇轻摇,端的是丰神俊朗,器宇不凡。

“杀。”来人接近之时,战将忽然大喝,长枪更急,枪影重重,风雷呼啸,仿若天崩地裂。

战将杀字刚落,倚着栏杆的老头忽然不见,再次出现时已经在中山装中年面前,一声令人牙酸的恐怖闷响,中山装中年如破麻袋一般飞起两米,周身无数血花迸出,像破布一样飘落,落地之时已经气绝。

一掌击毙中山装中年,老头忽然激烈的咳了下,咳出一口乌黑的血团,佝偻的身子更佝偻了,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回栏杆边,靠着老妇人坐下。

老妇人轻轻的握着老伴的手,深陷的双眼目光柔和,无悲无喜。迎着老伴柔和的目光,老头笑了下,嘴角又笑出了一丝血迹:“人老了,不中用了。”

老妇人用衣袖擦去老头嘴角的血,干枯的皱纹间全都是温柔的笑意,轻声吟唱道:“执子之手兮,与子偕老,衣袍相结兮,共至耋耄,卫吾乡土兮,何惜此身。”

听着老妇人的吟唱,老头露出欢快的笑容,嘴角的血又流了下来,老妇人温柔的再次轻轻擦去血迹。

惊见中山装中年被一掌击毙,狼人长啸,醉汉怒吼,不再有所保留,出手更加凌厉,气息所感,天地风云色变,醉汉每一步落下,地面皆震颤不已,拳风烈烈,劲气四溢。战将奋起神勇,枪剑齐出,长枪如电,一点寒光闪烁,剑光如银河倒泻,三人战做一团,难分难解。

此处三人激战,南面朝圣者处形势也有变化,钢铁侠一击不中,凌空接近朝圣者,一道又一道的空气压缩炮将朝圣者脚下的观景台炸得粉碎。乱石崩摧之中,朝圣者只能不停躲避,然而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一道燃烧着熊熊火光的身影从远处迅速接近,与钢铁侠上下夹攻朝圣者。

通红的火光映照着朝圣者坚忍的面孔,在火人靠近攻击之时,朝圣者第一次真正出手了,左手捏了个古怪的手印,黝黑的面孔和裸露的手臂好像有金光发出,法相庄严,钢铁侠一记空气压缩炮正好击中朝圣者后背,强大的威力将朝圣者击飞向火人,火人身上火光暴涨,卷向朝圣者,朝圣者左手再次捏印,伸手一抓,手臂穿过熊熊火光,火人好像刚出生的小鸡一样被朝圣者一把抓住,朝上面的钢铁侠掷去,钢铁侠见火人飞上来,当即探手抓住。

轰,火人爆炸了,火光四射,尸体落下的时候已经成为灰烬,钢铁侠也被爆炸的余威炸飞,撞到药王宫观景台那个小山堆上,陷入山体中不知死活。

山前激战之时,山后楚向和刘伯庸也遇上了难缠的对手。两人赶至之时,后山守卫者已经全部战死,攻击者已经到了半山腰。

两名枪手枪口对准两人,一名指挥者负手观战,七名大汉将两人拦住。不容两人看清形势,七名大汉出手,刀光如瀑,倾泻而下,刘伯庸宝剑出鞘,剑光如梭,瞬息间已经将刀网支离破碎,三招未过,七名大汉已经倒下五人。这时,枪声响了,两把步枪一阵急促的连发,楚向和刘伯庸两人躲避之时,忽然全身一僵,空间凝固了,时间仿佛停了下来,楚向清晰的看到七颗红通通的子弹呼啸而至,停在身前两尺之处。

楚向忽然明白后山的守护者为什么死得这么快了,心念刚转,凝固的空间恢复正常,七颗子弹穿过楚向的护身气罩,准确的击中楚向的胸口,顿时血花飞溅,胸口血肉模糊,整个人都被子弹的威力打得后退三步,在地上犁出两道深痕。

不待枪手再次开枪,楚向厉啸,不退反进,身影如重重鬼影,忽隐忽现,脱离两杆步枪的锁定,啸声未落,人已经出现在两个枪手身侧,刀光一闪,枪手拔刀的机会都没有,两颗人头滚落,刀光再闪,空间又凝固了,长刀停在指挥者的脑门上,只差两寸便要将其头颅破开。

指挥者惊骇的看着楚向,额头一只竖眼发出幽幽银光,慢慢的退出楚向长刀的范围,脑门刚离开刀尖,空间又恢复了正常,楚向长刀划下,指挥者胸口血如泉涌,出现一道一尺长的伤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