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一年有四季 > 正文
作者:窦秀志  |  字数:4840  |  更新时间:2019-11-20 12:27:19 全文阅读

又到中午了,冯光玲把侄女冯小燕叫来一块吃饭。

吃饭时,冯光玲说:小燕,以后过来吃饭就是啊。冯小燕说:姑,我和办公室她们一起吃食堂吃习惯了。

陈玉华撇着嘴,说:食堂的饭菜,你怎么能咽的下去,没油没盐,减肥还差不多。冯光玲正嚼着一口饭,嘟哝着:夸张了吧,有这么难吃吗?

陈玉华指着桌上的饭菜,说:你炒的菜一般般,但也比食堂的好吃。

冯光玲说:我吃过食堂,觉得还行啊。陈玉华噘着嘴,说:你是谁啊,食堂还能给你难吃的。

冯光玲呛了一下子,指着陈玉华,但说不出话来。

陈玉华说:燕子,你一直在食堂吃,吃着怎么样?冯小燕看看冯光玲,说:也差不多吧。

陈玉华哼道:燕子,见了你姑,吓的不敢说实话了,不好就是不好,还模棱两可,不好吃,他们不反应吗?

陈树建啪嗒一下嘴,说:华,吃饭就吃饭,还挂挂这么多。陈玉华说:我只是说说实情。

冯大庆咳一声,说:玉华说的还是对的,我也吃过,大锅菜油盐少,没大有滋味。陈玉华说:看看,还是大爷说实话。

冯光玲喝了几口水,终于缓过气来,说:嗯,让办公室去盯着食堂,改善改善,饭菜不好吃可不行。

陈玉华拿着筷子比划着,说:我也在好几个厂子吃过食堂,老板和办公室重视的,食堂一般办的就好,叫人干活,先把饭吃好。

冯光玲斜一眼陈玉华,说:快吃饭吧,可叫你逮着毛病了。陈玉华嘴里塞满了饭菜,还在嘟哝:本来吗。

冯光玲歪过头,对冯小燕说:小燕,姑叫你来吃饭,真还有个事。

冯小燕停止咀嚼,说:姑,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冯光玲说:姑要给你介绍个男朋友。

还没等冯小燕回话,陈玉华抢着说:小燕,你也不过来吃饭,我们都不知道,你还没对象呢。

冯小燕看看她俩,说:俩姑,我有男朋友了。

冯光玲愣了,说:你啥时候有男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你爹,还急着让我给你张罗找个呢。

陈玉华歪过头看着冯小燕,说:小燕子,今年多大了?冯小燕说:姑,我二十六了。陈玉华点着头,说:嗯,中找了,按说也中结婚了。

冯光玲不大高兴地说:男朋友是哪里的,也不领来我们看看。冯小燕低声说:是我初中的同学,有空领来你们见见。

冯光玲遗憾地说:本来,是给你介绍个律师,人家是大学毕业,唉,有点可惜。

陈玉华满嘴饭粒子,嘟哝着:人家是大学毕业,又是律师,不大般配啊。

冯光玲瞪一眼陈玉华,说:你说谁配不上谁,我们小燕也是大专毕业。

冯大庆说:玲,你大爷家的二妹妹,不是还没有对象吗。

冯光玲瞪着眼,说:对啊,光看着眼前的了,嗯,春梅也快三十了,教学,他们俩倒是挺般配的,就这么了。

陈玉华有些醋意的说:哈,好事都赶到你们家了。冯光玲笑道:那也给你介绍个。

陈玉华终于咽下一口饭,说:小燕,我们邻居家的孩子在铝合金厂上班,不到三十,也很好,我倒觉得你们挺般配的。冯小燕笑着说:姑,谢谢你的美意,只是我不能劈成两个。

陈玉华也笑道:小燕人长得这么好看,人见人爱,我要是男的年轻,也会追你的。

冯光玲笑道:你打扮一下,倒是像个男孩子,出去一潇洒,说不定女孩子跟在腚上啊,打都打不走。

陈玉华把筷子一放,说:是吗,我这就去打扮打扮,出去哄女孩子去。冯小燕笑着说:姑,你一昂头,还满像是那么回事。

陈树建指着陈玉华,说:你姑啊,从小就疯,是孩子王,如果是个男孩,早不知道疯到哪去了。

陈小燕托着腮,说:姑,可惜了,是男孩子多好。陈玉华转着圈,说:小燕,你看看,姑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冯光玲笑道:你这个姑啊,是个女的,来了还这么厉害,如果是男的,还不知道会搅和到什么程度。

陈玉华故意瞪着眼,说:冯大经理啊,你是说,我来就是搅和来了,那好啊,我先把车间搅和了,再把你的厂子搅和了,搅和的你干不成了,我来干啊。

冯光玲呸道:看,能的你,一个车间不还够你忙和的,还想着整个厂子,干企业是那么好干的?

陈玉华哼道:那看是谁啊,不是事在人为吗,人和人可不一样。陈小燕说:嗯,俩姑,你们性格倒是有些像啊。

陈玉华摇着头,说:我怎么会像是你姑呢,她多凶啊,我多温柔啊。

一家人都笑。陈树建说:别吹了,再吹,屋就塌了。

再说,王本宁那里。

王本宁是在建材市场干。这里是县里规划的以铝型材为主体的建材市场。整个建材市场,以大拱棚建筑形状为主。依托本县的铝合金企业,再加上南方的物流。每天车流物流,人来熙往,好不热闹。号称是北方最大的铝型材集散地。

王本宁和老公当年以卖铝型材起家,在此购买了两个大拱棚,每个耗资八十万,据说现在已经涨到二百多万了。

一个拱棚里面盛着满是各种型号的铝型材,另一个靠里是氧化和喷涂工艺的加工车间。靠外是铝型材原件和简易的办公室。

王本宁正在办公室喝着茶,高起利推门进来。王本宁头也没抬,说:又来拉材料?

高起利也不答话,倒上一杯水,然后,挨着王本宁站着,嘴唇就向王本宁脸上凑过去。

王本宁推他一把,说:这是在办公室,注意点。

高起利说:这个时间,谁会过来,来了人又怎么样,我们又没怎么着。说着,又去摸王本宁的腰。

王本宁打高起利一下,说:就你馋,不是吃饱了吗,还馋什么?

高起利嘿嘿道:王姐,好几天没和你在一块了,这不是想你了吗。

王本宁说:这不是忙吗,忙过这一段,看怎么整你。

高起利伏在王本宁肩上,吸溜着鼻子,说:好香,又换了香水吗?

王本宁晃着脑袋,说:闻出来了,是法国香水,前天换的新品牌。

高起利使劲搂住王本宁,说:那我得好好闻闻,有股醉人的花香。

王本宁捏住高起利的鼻子,说:狗鼻子,还知道香臭啊。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嘎达嘎达,有节奏的声响。王本宁推开高起利,说:他来了,你还敢疯。

高起利不情愿地站直身子,说:怕什么,反正他也走不快,等来到跟前,啥都晚了。

正说着,门被什么敲了一下。高起利敞开门,说:宋大哥,不在家好好歇着,又来了。

门外是王本宁的老公宋善国,他拄着两根拐杖,站在门前,说:小高,又来干吗?高起利说:一是拉点铝合金材料,二是看看你们。说着,出去扶着宋善国。

宋善国对着屋内说:还不快去看看生产的怎么样了?

王本宁把茶杯子一顿,说:多管闲事,我刚进来喝点水,你闲得慌,出去遛弯去。

宋善国把拐杖使劲一戳,说:如果我腿脚便利,还用着你们这些没用的了。

高起利说:大哥,你就是好操心,有活叫他们干啊,身体要紧。说着,扶宋善国向外走去。

王本宁喝了会茶水,来到里面的生产车间。刚进去,她就看见一堆材料堆放在那里。她仔细看了下,又翻弄着,叫道:这颜色不对,人呢?

随着喊声,过来一个工人,王本宁说:你们班头马占宝呢,把他叫来。

马占宝边走边说:咋了,妹子?

王本宁指着地上的一堆材料,说:这是成品吗?

马占宝拍打着手,说:是啊,刚生产出来的。

王本宁踢了踢材料,说:你好好看看,这和之前喷涂出来的材料是一个样子吗?

马占宝随意望了一下,说:一样啊,你看着不一样吗?

王本宁拽了马占宝一把,说:好好睁开你的眼睛看看,看仔细了,有差别吗?

马占宝翻了下材料,说:差别不是很大,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这时,生产经理刘天堂走过来。刘天堂是王本宁从南方聘请的生产经理。

王本宁说:老刘,你看看,这些材料,有什么问题吗?

刘天堂打眼一瞅,就说:这次没喷均匀,花淡了,怎么回事,老马?

马占宝一副无辜的模样,说:还是那么干的啊,怎么会呢?刘天堂点着马占宝,说:你是老职工了,又是班头,没喷好,还看不出来?

王本宁冷着脸,说:马大哥,咱们还是亲戚呢,你就这个干活法,叫我这妹子怎么说你啊。

马占宝摊着手,说:我们又不是故意的,再说,这点小问题,一般人看不出来,何必那么认真呢。

王本宁语气提高了,说:你说得好,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接下的滨湖五星级大酒店装修材料项目,这关系着我们能否走出去,只有把这个项目做好了,才能展示我们的实力,不能有半点马虎。

马占宝叹口气,说:你不知道,为了这批材料,我们是没日没夜的琢磨,喷样子,再对比,他们都干够了。

刘天堂拍着马占宝,说:老马,刚生产新产品都这样,开头很难很累,过了这段,生产技术稳定了,就好了,你们可不能有丝毫懈怠啊。

马占宝吐了口唾沫,说:我们工作又苦又累,他们干够了,可是连得奖励都没有。

王本宁哈哈着说:你这个亲戚啊,从小就好欺负人,大了,还想欺负我,没奖励就不干活了?

马占宝笑着说:那是小时候,大了你都是经理了,我哪敢还欺负你啊,倒是你欺负我罢了。

刘天堂又翻看了一会地上的材料,说:这干活啊,不管是不是亲戚,都要干好,你们是亲戚,就更应该维护厂里的利益了。

马占宝指着里面,说:不光我自己啊,不是还有他们吗。这时,七八个工人已经围过来。马占宝用手轰着,说:都干活去,跑出来干吗?

一个工人说:我们也想听听,光叫我们干活,工资呢,奖金呢,加班费呢?

刘天堂指着他们,说:活还没干好,就知道要钱。一个说:谁出来干活,不是了钱啊,你不为了钱,能打南方老远跑到我们北方来吗?

马占宝指指那些工人,说:看看,这可是他们的要求,这要求不算过分吧,你们是不是得考虑一下。

王本宁沉思了会,说:这样吧,这是我们第一次干这种高档装修材料项目,我们打的是牌子,不全是为了钱,所以,你们必须全力以赴,这次项目所有利润全部归你们一线工人,怎么样?

几个工人都拍手说好。

马占宝不相信的看着王本宁说:妹子经理,你不和他们商量,就自作主张,能成吗?

王本宁瞪一眼马占宝,说:咋,你还怕你妹子说了不算啊,要不咱们拉钩上吊。

马占宝摸着半秃的头顶,说: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拉钩上吊,小时候,就为了这个,我算是领教你的厉害了。

刘天堂清了清嗓子,说:大家都听清了,你们出来不都是为了挣钱吗,那就好好工作,把活干好了,干绝了,才能挣更多的钱。又指着地上的材料,说:再也不能出这样的问题了,马上返工。

吃了午饭,高起利在自己的出租屋内,闲的没事,就给王本宁打电话,说:吃饭了吧,还忙呢?

王本宁懒洋洋地说:正想着迷糊会。高起利说:那来我这里迷糊吧。王本宁哼了声,说:去你那,你又不老实。高起利笑道:你来了,我就老实了。

王本宁一会驾车就到了高起利的住处。这是个比较偏僻的小区,是王本宁花钱为高起利租的。

高起利原先做过小买卖,后来又买了小货车,自己联系拉东西。一来二去,就和王本宁熟悉了,也不知怎的,二人就弄到了一块。

王本宁刚一进屋,高起利就抱着她,又亲又撒娇,像个哈巴狗似的。王本宁刚爬了三层楼,还喘着粗气,说:我说来了你就不老实,人家还没喘口气呢。

高起利把王本宁按到沙发上,说:喝点茶叶,还是菊花?王本宁把高起利压在沙发上,说:什么也不喝了,专吃小鲜肉来了。

高起利被肥胖的王本宁压的喘不过不气来,想推又推不开,说:唉,小鲜肉快被老肥肉压死了。

王本宁笑着压的更狠了,说:看看谁厉害。高起利也不再挣扎,装死的样子。吓得王本宁赶紧起身,拍打着高起利,说:可别坏了啊,我的乖乖哎。

高起利坐起来,说:可惜我这嫩肉被老肉糟蹋了。王本宁哼道:嫌弃我老了吗?高起利赶紧哄着王本宁说:我是和你开玩笑。

王本宁摸着高起利的脸,说:还是年轻好。高起利说;王姐,你很年轻啊,看着比我还年轻,皮肤光滑细腻,没有一点纹理,看着像小姑娘。

王本宁点他一指头,说:又胡说,哄我我开心了,我知道年龄不行了,所以,也不会阻止你交女朋友,哎,对了,你是不是早就有女朋友了。

高起利撒谎道:哪有啊,有了你,我还要什么女朋友啊。王本宁抱着高起利,说:小鲜肉,我不能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有了也不要紧,只要别忘了我。

高起利使劲拥着王本宁说: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忘了王姐。

下午三四点钟,冯小燕给高起利打电话,说:很忙吧。

高起利正在王本宁那里装货,便说:小燕,不忙,好几天不见你了。

冯小燕说:这段时间就是忙, 有空就去见你,姑说,有空带你来,大家见见面。

高起利说:是去你厂里吗?我们都还没见过对方家长,有空我也带你去我家看看。冯小燕说:唉,忙过这一阵再说。

王本宁正好从这走,听见了,说:哈,和谁说话呢,这么温柔?高起利忙挂断电话,说:初中同学,约着吃饭,这不忙着吗。王本宁笑道:我以为是女朋友呢,看你轻声细语的样子,哈哈。

高起利也笑道:王姐见笑了,有女朋友,我一定告诉你,请你吃饭。王本宁摇着手,说:正相反,等你有了女朋友,我请你们吃饭,祝贺你们。

高起利挤眉弄眼地说:真心的,还是故意的啊。王本宁骂道:就是你鬼心眼子多,请你们还能是假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