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诛灭玉霄 > 林深雾起渡江闻笛
第三十六章 岛上婚典
作者:渡江闻笛  |  字数:3170  |  更新时间:2020-02-17 12:27:51 全文阅读

“小姐,夜深了,早点休息吧。”千茹同青悦住在一个房间里,青悦铺好床铺,千茹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手托腮一手伸出窗外,感受着习习晚风。

“青悦 , 你瞧这岛上的月色真美呀!和我们青樱峰就是不一样。” 千茹看着月光一脸的陶醉。

青悦走到窗口,也抬头望了望说到:“ 小姐,我怎么没有看出来这月色和我们那边的有什么不一样啊?。”

“ 你这丫头一点儿都不浪漫。”千茹指着月亮道:“这海上的月亮,硕大明亮跟颗珍珠似的,我们山里的月亮多半都是朦朦胧胧的。”

“听小姐这么一说还真是。”青悦仔细望了望天空。

“对了,青悦,你可听说那新娘子是哪家的千金吗?”

“午后倒是听府里的丫鬟说过,是蜀山云府的小姐。”

“蜀山云府。”千茹追问:“可是蜀山天雪宗云府。”

“正是,是云栉南的二女儿。”

青悦点头回道。

“ 蜀山天雪宗和冬顼秣崚相隔千里,真好奇这两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千茹一脸好奇。

“ 好啦,小姐不要好奇了,早点儿休息吧。”青悦催促着。

“好。”

千茹起身梳洗。

第二日一早,宾客们在秣崚弟子的带领下,将秣崚三岛的景致都浏览了一番,芳郁、琅华、秀景三岛各具特色。

芳郁岛,奇花异草,芳香四溢,蜂蝶成群;琅华岛,奇峦怪石,峰峦如聚,形态万千;秀景岛,泉多涧深,潺潺叮叮,景色如画。

宋宁溪等人游玩了琅华岛便回住处去,途中遇到了洛震声一行人。

“宋门主。”

“洛前辈。”

洛震声同宋宁溪打招呼:“宋门主,你们青璇剑宗来此道贺,怎么不见潭二爷到此呢?”

“洛前辈,家父去了离鹤洲。”千索回道。

“离鹤洲。”关于离鹤洲穷奇臧戚出逃,雾隐仙门被灭,洛震声早有耳闻:“难道是为了离鹤洲雾隐仙门一事?”

“正是。”

洛震声双手捧在胸前,一脸敬佩道:“青璇剑宗不亏为仙门魁首,事事为仙门同道着想,身先士卒,真是敬佩。”

“洛前辈,您言重了。”千茹向洛震声行礼。

“我看你们三位,都是青年才俊,不像犬子整日无所事事。”说罢,洛震声看了一眼洛嘉俊道:“嘉俊,你素来与夏公子交好,可得好好像他学学。”

洛嘉俊装作恭听:“是,父亲。”

“洛前辈,洛公子风流倜傥,仪表堂堂,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千茹客套道。

洛嘉俊见千茹帮着自己说话,咧嘴一笑,深深的酒窝显现出。

“这孩子若是有你们三位一半成器,老夫也得少操心许多。”洛震声也不知是刻意自谦还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儿子不成器,一脸的轻蔑鄙夷。

“那日后我多和他们三位来往,向他们学习学习便是了,你说是吧,宋门主。”洛嘉俊将手中折扇倒握在手中,向宋宁溪行礼。

“洛公子,若是喜欢青樱峰风光,日后随时欢迎你来我青樱峰做客。”

“宋门主,这话,小弟我可是记下了哟。”洛嘉俊把扇子在掌中拍出声响,一副胁肩谄笑的模样。

入夜,芳郁、琅华、秀景三岛上,挂起了无数的红灯笼,煞是好看。

望辉殿向上第三层高檐殿楼西侧,就是秣崚少岛主尚平的居所——晓风阁,这尚平比起宋宁溪等人稍年长几岁,晓风阁里红烛花纸,红幔喜账,布置得井井有条。

“少爷,明日就是你与云姑娘,不,是少夫人的大喜之日,你早点休息,明日可有得忙活。”晓风阁内秣崚总管鲜烽正在房内陪着尚平,这尚平今年二十四岁,也是一位鲜衣怒马的俊朗少年,不过,这明日即将大婚,可他的脸上似乎并没太多喜悦。

“鲜总管,我知道了。”尚平方才试着婚礼礼服,此刻,两个丫鬟正在为他更衣。

“少爷,既然这样,那我先告退了。”鲜烽躬身行礼道:“你早点休息。”

尚平伸展双臂,两丫鬟一前一后伺候着,:“那你先去吧。”

鲜烽退出房间,一会儿两丫鬟也退出了房间,尚平一人独坐在房内,窗扉洞开,漫天的星斗如同镶嵌在狭小的窗口一样,他走到窗口,向着西南处的一座楼宇望了望,那楼宇也是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那楼名为雅风居,居内不是别人正是他那即将过门的妻子——蜀山天雪宗云苏蕊。

“云姑娘.......”尚平的称呼很是生分,他倚在窗沿上,一脸惆怅的喃喃低语,那神情如丧考妣哪里像是一个即将洞房花烛的新郎官。

第二日,时刚过卯,秣崚弟子们就为了婚典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厨房焚膏继晷,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司仪、乐队、礼房、迎宾各安其事,按照部署统统到位了。

尚平一早就被人叫醒,换上了新郎装,红衣红冠,细绣金丝纹理,那图案是龙凤牡丹、鸳鸯鹣鲽,玉带勾润玉,乌靴缀母绿。

前来道贺的宾客们,也早早地起床,一时间薄雾未散的秣崚岛,人来人往,热闹的气氛在婚礼每开始前就在岛上蔓延开来,宋宁溪等人正在望辉殿外,殿外每隔十来步石阶,便竖有秣崚尚家和蜀山云家的族徽旗帜。

尚氏家族的徽旗以浅蓝色为基色,海浪图案装饰边缘,旗帜中间是逆时针旋转的白蓝相间的漩涡,漩涡中央是两只嬴鱼,这嬴鱼身负双翼,翼同白鸽,声如鸳鸯,一般都是成双成对,身上是细腻的鱼鳞,整体呈银灰或者米白色,背鳍和鱼尾为朱红色,两嬴鱼一左一右作戏水漫游的姿态。

蜀山天雪宗的徽旗呈橙红色,简易的白色线条,围成方框,中央为一只雪鸮,雪鸮为上古凤凰的后裔,凤凰生九雏,四子雪凤又生雪鸮,那雪鸮周身雪亮银白,眼为深蓝色,两片雪色长眉最为明显,细颈如鹤,长有六翼,尾部前段羽毛如扇,后端为凤尾,长约一丈,作一飞冲天的姿态。

“哥,你看这两家的旗帜,一边是嬴鱼,一边是雪鸮,一个在水里游,一个在天上飞,没想居然能凑成一家,看样子啊,就像是这对新人一样,即使一个在蜀山,一个在冬顼也能走到一起。”千茹看着两种旗帜上的图徽,发表着自己的看法,看上去尽是羡慕的神情。

“这就叫有缘,千里姻缘一线牵,以后我也让爹给你找个远点的婆家。”千索打趣道。

“哥,我才不想嫁人,再说就算是嫁,也不能太远,我可舍不得爹。”千茹小声抱怨道:“再说你妹妹嫁远了,你要是想我,那怎么办?”

千索轻轻地敲着千茹地额头说道:“那要不就找一个门派内的师弟师兄嫁得了,你觉得如何?”

“你在胡说什么啊,讨厌。”同千茹随行而来的人除开青悦其余的都是千茹的同门师兄弟,例如青崇就是千茹的师兄,千索这话一出,千茹身后不禁发来笑声,千茹见这么多人嘲笑自己,一时觉得脸上沸烫。

千索和宋宁溪见千茹这个模样,也哈哈作笑,千茹难为情的扬了扬嘴角,但眼光却不自觉地扫了一眼正在发笑的宋宁溪。

巳时一到,婚典便开始了。

先是连天的礼炮和鞭炮,接着是锣鼓礼乐,楼阁上云家和尚家的丫鬟们漫天撒花,鲜艳的花瓣飘飘而下,带着芳香缓缓飘落,红毯从望辉殿外一直铺到殿中,宾客们纷纷送礼祝贺,礼房的管家招呼着十来个家丁收礼,迎宾的家丁和丫鬟,将宾客一一带入殿内指定的位置就坐。

望辉殿外广场上,新郎尚平和新娘云苏蕊从东西两侧靠拢,石阶上的礼官,见新人到来,立即对殿外的乐队做了个手势。

“奏婚乐。”

负责乐队的家丁,招呼着乐师,奏起欢快的婚乐,广场上云苏蕊身后是从云府带来的婢女队伍,而尚平身后则是自家的家丁丫鬟组成的队伍。

那云苏蕊凤披霞冠,盖头掩面,看不清模样,但却能瞧出这女子肤如凝脂,吹弹可破,身材曼妙,娉婷婀娜,一对玉峰丰腴,身高较寻常女子稍微高一些,两腿算不得纤细,但却修长,而且腿上肌肤很紧致,没有一点赘肉。

尚平今日脸上也上了一丝淡妆,显得红光满面,不过他的神情却冷淡的很,看不出什么喜悦。

两人迈步踏上红毯,红毯处一位风郁犹存婚礼嬷嬷,尖着嗓子吆喝道:“天作之合,喜结良缘,天作比翼,地现连理,宾客连声赞,郎俊新妇贤,请新郎与新妇执手而行。”

说罢,尚平伸出手停在云苏蕊手边,云苏蕊将手搭了上去,两人皆感到对方的手都是冰凉的。

两人在乐曲中一步步走上台阶,尚平微动着嘴唇道:“云姑娘,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云苏蕊低着头,透着盖头的缝隙,看着脚下的台阶:“平哥,事到如今,你我还有什么法。”

“但是......”尚平脸上快速闪过一丝焦虑。

“若是你也不愿意,你大可逃婚啊,说到底,你我都逃不过命运。”

盖头下的声音传来,虽轻声细语,但也能听出云苏蕊的声音如燕语莺歌,想必能配上这嗓音的容貌,也应该是倾国倾城吧。

跨过望辉殿的门槛,主座上云栉南和尚瑜正襟危坐,二人都着华服,看上去喜悦无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