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诛灭玉霄 > 青樱明悠误为主
第一章 偷吃灵果
作者:渡江闻笛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2020-02-06 01:11:32 全文阅读

涂山青樱峰上有一修仙门派,名为青璇剑宗,门主是夏氏一族,在修仙门派中地位崇高,第一任门主夏尝曾入涂山白氏九尾狐族求学,学的九尾白氏的上古秘法,修为颇高,被仙门修士称为“云锦仙尊”。

  仙历昭笙年,云锦仙尊灭巴厄山蛟精,斩暗泽峡山魁,治理梧灵巫族水患,被封上神,羽化飞升,永居昆仑穹霄。

  此后,夏氏一族便成了玄门修仙的翘楚,仙历泰兴年秋,碧华州妖兽梼杌一族为乱,云锦仙尊第十三代传人夏渊,前往碧华诛邪斩妖,然后……

  青璇剑宗依附青樱峰险峻地势而建,建有十堂七殿五室四榭,内有庭院假山、飞瀑流泉、剑厅花园无数,建筑都以墨砖青墙白瓦做为装饰,宗门的图徽是一只青鸾鸟半围着一条青鱼,鱼鸟背后以素色芍药花做点缀,宗门旗帜亦是如此。

  夏氏厚居堂内,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庭院内比剑,男的模样俊郎,眉宇深沉,左嘴角下方有颗红痣,此人叫做夏千索,女的秀发束辫,以一根银色丝带绑着,身着湖蓝色青丝广袖衫,柳叶眉,丹凤眼,唇色娇艳,笑起来左右两颊还有酒窝,此女叫做夏千茹。

  只见夏千茹手持宝剑飞身横扫,剑刃从夏千索胸前肋下划入,夏千索身子向后一倒,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脚后跟上,脚尖离地,全身以脚后跟为轴,滑出个圆形,躲开一击,接着他挥剑击向千茹,千茹将剑尖向地面一戳,身子借力在空中一跃躲开一击。

  “惊天掠鸿。”千索横剑扫空嘴中念道:“千茹有进步嘛!”

  千茹从空中落下,将剑背到背后:“哥,不比了,我饿了。”

  说罢,千茹便往内厅走去,随手将手中的剑收入鞘内扔到一位低着头的家奴面前。

  那家奴身着白衣在搭青袍,头上带着冠帽,腰间挂着一块圆形腰牌,他急忙抬头慌忙伸手接住宝剑。

  “帮我把剑拿进来。”千茹径直往屋内走,连正眼都没瞧家奴。

  “是。”

  家奴应了一声,跟着千茹进了厅内。

  千茹坐到椅子上,从身侧香案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把剑放那吧。”

  千茹翘起二郎腿,一手慵懒地搭在木椅地扶手上,一手指向右侧书架前剑架。

  家奴小心翼翼把剑放到剑架上怯怯地偷瞟了一眼,银白剑鞘,饰以碎钻,剑柄水纹雕花,柄翼是鱼鳞凤翅的造型。

  “雪雁秋露。”家奴嘴里不经意微声说了四个字,夏千茹一惊,笑道:“你这家奴还算有见识,还知道这把灵剑叫雪雁秋露,你叫什么名字。”

  “回小姐的话,我叫宋宁溪。”宋宁溪向后退了一步,双臂交在胸前,躬身行礼道。

  “宋宁溪,我来问你你可知道我这把雪雁秋露剑的来历和品阶。”千茹打量着宋宁溪,饶有兴趣地问道。

  “雪雁秋露剑,二品灵剑,是大蒙雪山铸剑名士秦素遥年轻时的作品,采用蒙山玄铁加以灵气浣丹点化,因秦素遥妻子鱼氏早逝,故而以雁翅和鱼鳞图案纪念他们的感情。”宋宁溪如数家珍地将雪雁秋露剑的来历一一道来。

  夏千茹赞许地点头,待宋宁溪说完,她起身走到宋宁溪面前,宋宁溪连忙低下头,身子微微躬起,夏千茹绕着宋宁溪转了一圈,然后伸手取下他腰间的圆形腰牌。

  “宋宁溪,字觉,三阶家奴,剑修。”夏千茹把玩着腰牌,口里念着上面的内容,念完后她还专门低下头瞧了瞧宋宁溪的模样。

  剑眉星目,高鼻薄唇,耳发垂在双肩,显得脖子很长。

  “模样还是算不错。”夏千茹心中暗自言语着。

  “那个谁,我们俩都饿了,赶紧去弄点吃的!!”

  夏千索也进了厅内,不见其人但闻其声,隔着老远就开始吩咐奴仆了。

  “是。”宋宁溪连忙回应着,不敢有丝毫怠慢:“小的知道了。”

  “知道了还不快去!”夏千索吼了一句,宋宁溪一个激灵,连忙退出大厅。

  “妹妹,你跟这些家奴有什么好聊的?三阶家奴,呵呵呵,你要注意你的身份。”夏千索补充道:“你可是青璇剑宗门主的侄女,我们大伯没有子嗣,未来这青樱峰的主人搞不好就是我们兄妹。”

  “小兔崽子,你大伯去碧华州除妖诛邪,你在这里寻思这些!”一个浑厚磁性的男人声音从内房过道上传来,夏千索兄妹急忙调整仪态,站了起来。

  门帘后,一个五十来岁,留着精致胡子,身着青衫,一副教书先生模样的男人一脸严厉地走出来。

  屋里的家奴纷纷行礼道:“二老爷好。”

  此人名叫夏潭,是门主夏渊同父异母的弟弟。

  “爹。”

  “爹。”

  千索千茹向夏潭行礼。

  夏潭白了兄妹两人一眼,冷冷地应了一声:“嗯。”

  宋宁溪出了厚居堂,见堂外无人,瞬间一改沉稳少语的模样,连走路的姿势和步伐都轻快了起来,平日挺直的身躯也放松了下来:“我去你大爷的,真当自己是公子少爷啊!”

  路过回廊时,宋宁溪扯了一根狗尾巴草咬牙嘴里,边走边嘀咕着:“可恶的夏千索,青樱峰是夏渊门主的,不是你爹夏潭的,你嘚瑟个什么,要不是老门主临终前交待夏渊门主照顾好你们一家老小,你能在这里狐假虎威。”

  “还要让你宋大爷给你弄吃的,我一坨牛粪塞你嘴里你信不信?”宋宁溪边走边比着动作,假想着自己将夏千索按在墙角,往他嘴里塞牛粪的画面。

  “呵呵呵……”宋宁溪一笑嘴里的狗尾巴草掉了下来,他见前面有其他家奴过来,连忙整理了下仪容,清清嗓子,站直身子缓步慢行。

  “有礼了。”

  回廊上宋宁溪主动向靠近的家奴行礼,对方微微点头也回了礼。

  因为宋宁溪是三阶家奴,是整个青璇剑宗最低微的修士,所以按照门规他见到品阶比自己高的家奴都要行礼问好。

  宋宁溪虽然觉得每日这样装模作样很累,但是青璇剑宗是仙门正派,家规众多,他们要求门下弟子要克己自律,注重仪态风貌,每日这样虽是累了些,但好歹不会得罪人,对于宋宁溪这样没有背景的低阶修士来说,能在青璇剑宗做一名家奴,便是他们的造化了。

  “你们俩兄妹天天锦衣玉食,鸡鸭鱼肉,还这么不禁饿,莫不是猪……”宋宁溪突然听到自己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肚中陡然生出一股饥饿感,他摸着肚子,咽了咽口水:“青樱峰规律森严,食不过三,现在才申时,还有两个时辰才能吃饭,怪不得会饿。”

  “肚子啊肚子,你别叫了,我宋宁溪身份卑微,不像人家公子少爷,想吃什么都有下人去厨房做……”宋宁溪突然灵光一闪,他心里想到:“我去厨房偷吃点,他们应该也看不出来……”

  “师兄,装白玉麒麟果的竹篮坏了,我要重新去拿个,你在厨房看着点,我去拿篮子。”

  厨房内负责伙食的两名弟子正在交谈着。

  “这白玉麒麟果可是东顼海的圣品,能稳精固神,疗伤解毒,你可不能马虎啊,师兄。”

  厨房弟子青华特意嘱咐着师兄青东。

  青华将白玉麒麟果从破掉的竹篮里拿出放在冰晶盘子里,青东拿出一块红布盖住白玉麒麟果。

  “冰晶盘加琉红锦,保鲜又防虫,你放心吧,青华。”

  “那好,那我去了。”

  青华拿着篮子出了门,青东打扫着厨房:“这里食材太多了,我先把它们收起来,方便我打扫。”

  青东两手在空中一摊,凌空取出一个大袋子,这个袋子叫做虚鼎袋,是品级较低的八品灵器。

  虚鼎袋内部有个巨大的空间,能储存很多东西,青东撑开袋口,念动口诀:“虚鼎无限,内有乾坤,借其神力,进!”

  “进”字一出口,厨房内的锅碗瓢盆,瓜果蔬菜瞬间都进入到虚鼎袋里的空间。

  空荡荡的厨房里除了那琉红锦盖住的白玉麒麟果外,再无任何食物。

  青东打扫着厨房,突然肚子有些不适,他把扫把斜放在墙角,快速地跑到了茅房。

  好巧不巧,厨房里空无一人时,宋宁溪蹑手蹑脚地进来了。

  “我去,敢情青璇剑宗厨房没耗子是太……清贫了……”宋宁溪换了词语:“不……是……太干净了。”

  宋宁溪一望望去,厨房内只剩下空的木架木桌,他一边憋嘴一边吧唧着嘴,显得很失望。

  “那是什么?”宋宁溪看到了桌子上的冰晶盘,立刻有了兴致,他走过去掀开琉红锦:“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个地瓜!”

  宋宁溪自以为然把白玉麒麟果当成了地瓜,白玉麒麟果呈不规则的圆形,果身还带着竖向褶皱,皮厚光滑,底部还有白须,的确和地瓜有些相似。

  “一个地瓜包得跟个宝贝似的,至于不?”宋宁溪拿起白玉麒麟果拍了拍:“这玩意倒是不稀罕,可是我现在肚子饿的很,就勉为其难地将就吃点。”

  说罢,宋宁溪撕开白玉麒麟果的皮,大快朵颐起来:“嗯……不错,这地瓜什么品种啊……又甜水分又足……”

  吃完白玉麒麟果后,宋宁溪抹了抹嘴,这时青东的脚步声传来……

  宋宁溪暗自道了一声:“不好!”可放眼四下空荡的厨房,完全无处藏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