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觞剑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又听江南意外音
作者:孤独道人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2020-03-11 11:49:39 全文阅读

刘开辉看到了那剑客渐渐的走近,在极度的的恐慌中看到那张脸后,反而是镇静下来。

“原来是楚兄弟,你是来杀我的的么?”刘开辉问道。

楚傲天怀中抱剑,嘴里咂巴着一根草根,看来全然没有将这里的森严当回事。

“走到这里,就想来玩玩,可是你的护卫还不少,所以我都杀了,没问题吧?”楚傲天一脸的嬉笑。

刘开辉一阵忐忑,心下想到,以前自己对楚傲天礼敬有加,想来他不会跟自己为难。想到这里,说道:“楚兄弟,你想要什么?我全给,什么金珠宝贝我这里很多。”

楚傲天一脸的嬉笑,问道:“真的有很多金珠宝贝?”

刘开辉一鄂,没想到楚傲天喜欢财宝,就说道:“请到后帐观看。”喝退了周围围上来的亲兵和江湖人士。

来到后帐刘开辉打开一个箱子,就见珠宝一大堆。楚傲天满脸嬉笑,看着这些宝贝开心的问道:“都是给我的?”

刘开辉大手一摊说道:“都送给楚兄弟。”

楚傲天笑眯眯的捧起一把珠宝看了看,说道:“好吧,那我就全收了。”

转眼一看刘开辉,问道:“你怎么办?给你留个全尸还是两半?”

刘开辉一惊,问道:“楚兄弟,你这是什么话?你为什么要杀我?”

楚傲天狞笑了一下,道:“你派人杀了我大哥的义祖以为我不知道?如果我大哥在这里你会死的比猪还难看。豹子兄弟的人头也被你砍了,就是大哥家里的家臣也被你杀了,几条命换你一条命还不划算?哈哈哈。”

刘开辉一阵懊恼,虽然他身为统帅,但在这要命的关口,神情马上有些乱了,忙说道:“不不,我不是故意的,当时也没有想到他们在淮北大营,都是手下人办事不利。”

楚傲天哈哈一笑,说道:“反正是你授意的,这样吧,你自杀吧。省的我动手你会死的更惨。”

刘开辉知道今天难逃此劫,心想赌一把,向后一退,大声说道:“来人,把这个刺客拿下。”

就在一众人涌入大帐时节,刘开辉转身就跑,但见一道剑气飞起,所有进来的人顿时身体分家。刘开辉刚感到身后一阵凉风,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掉在地上。

楚傲天微微一笑,喃喃道:“想不到这家伙人缘这么好,至死都有这么多人陪着他,也是福气。”

将箱子里的珠宝放在一起,包做一包负在肩上,出了大帐,嘴里大叫:“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

一道影子绝尘而去,所有的军士都看了个目瞪口呆。

司马令跟卉易娘还没走到安庆,道上就传来了音讯,刘开辉的部下四散奔逃,而刘开辉被一个剑客轻易的取了项上人头而去,义军大营已经被宋军攻破。

听到此消息一阵茫然,主谋被不知名的剑客杀掉,一时间不知该何往。

卉易娘看了看司马令失神的面孔,说道:“既然刘开辉已经被杀,或许是结了别的仇家。这里离九江很近,你听说过‘九星剑魔’吗?”

“九星剑魔?倒是以前听说过,相传是世外高人,听说已经不在人世了啊。”司马令有点惊讶的说道。

卉易娘抿嘴一笑道:“反正已经离九江很近,不妨去看看也好,如果还活着呢?你说呢?”

司马令这时去哪里已经没了主张,点了点头,一勒马缰随着卉易娘西下。

话说‘九星剑魔’是四十年前的一段武林神话,当时以一柄长剑横锁大江南北。此人亦正亦邪,做事从没有行踪可言,三山五岳的武林豪强闻之变色。后来近二十年后绝了踪影不知何往,纵是老一辈的江湖人士也不愿启齿谈及那段往事。

这么厉害的一位人物,司马令不知道卉易娘何以相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路的奔跑,没几天就到了九江地界。路上卉易娘对司马令讲着自己在沙洲岛碰到一位老人的经历。

原来卉易娘得到‘幽魂剑法’以后,每天刻苦修炼。有一天卉易娘正在练剑,一个老人路过此地,见到‘幽魂剑法’不由得‘咦’了一声,顿足观看。卉易娘看到有人偷窥,那股无名之火顿起,杀心点燃身形一晃就举剑向来人刺来。

老人见状,身形微晃,脚踏中宫。瞬间躲避了卉易娘刺来的数十剑,卉易娘大怒,自己自从得到剑谱功力已经大增,这时已经是江湖上少有对手。

可是,在这个看似六七十岁老头面前自己就跟孩童一般被人玩耍,她怎能不怒?

在卉易娘鬼魅般的剑招攻击下,老人也不由得大声叫好,说道:“此‘幽魂剑法’姑娘已经入门了,哈哈,撤招吧。”

卉易娘见他道破剑法名字,顿时跳出圈外惊讶的看着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尤其是听到他说自己的剑法刚刚入门,就感到老人一定是有着传奇的经历。

卉易娘历来嗜武成性,知道此话中有话,也就不再相逼,问道:“老人家既然识得此剑法,想必一定知道来历?”

老人微微一笑,手捻胡须道:“此剑法由‘绝情仙’所创,已经延续一百二十余年矣,看你招数功力火候当在三成左右,已入门径。你按图索骥,单单依靠一本剑谱怎能窥得其中之奥妙?”

卉易娘听罢,粉脸带着愠色:“三成火候?老人家有点托大了吧?如果老人家能在十招之内破了我的剑招,我才相信。”

老人无奈的两手一摊,看到地上有个树枝,上前捡了起来,拿在手里道:“姑娘,你先发招还是我先进攻?”

看到老人如此托大,用一截树枝做兵刃,有点生气他对自己的小觑,身形一晃已经一剑递出。

那老人脚下已经位移,身形变幻如魃,手中的树枝在卉易娘的手腕上轻轻一扫,卉易娘手中的长剑拿捏不住,顿时跌落在地。

卉易娘脸上惊现诧异,自己还没有递出一招就被对方击落长剑,可见高人就在眼前。本来卉易娘嗜武成性,当即下拜求教。

那老人哈哈一笑道:“看你习武可塑,指点一二也无不可,待你你能抵挡老夫百招便要离去。”

老人就在沙洲岛上一呆半月,将一套‘幽魂剑法’的要诀遗漏指点给卉易娘。卉易娘虚心求教,在这半月十几天结束之时,已然能与老人抗衡百余招而不败。

老人临走之时,卉易娘才知道老人的江湖名字叫‘九星剑魔’就居住在几百里外的九江单星堆栗山脚下。

卉易娘从此才悟得‘幽魂剑法’大要,随之苦寒修炼,博得大成,从而名著江湖。

讲完这段经历,司马令才知道这位令武林丧胆的妇人也是经过高人点拨才会有如此成就。仅靠一本剑谱武学修为无论如何也修炼不到一个高深的境界。

司马令也知道自己也是考了一本剑谱才有今天成就,如果‘九星剑魔’活着或许对自己指点一二。。。那也将会受用不尽,想到此,心里倒是很想尽快见到这位传奇老人。

来到九江,一路西去,走了一天就到了单星堆。不远处就是栗山,就见这里山林茂密,石崖重重,远观鄱阳湖面浩渺无极,近处潺潺流水,仿佛进入仙境一般。

“好一个去处,如果在这里建一所庄园终老有归,也不枉来这人世间走一遭。”司马令看到这样的景色,不由得大发感慨。

卉易娘听到此话语,微一愣神,随之神色又黯淡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毕竟跟他悬殊的差异太大了,总想着不知道哪一天会跟司马令分道扬镳。

来到栗山脚下,也不见有人居住的痕迹。两人纵马绕着山脚来回的走了半天,才发现一条很细的小道。

那小道长出的小草很多,看似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莫不是‘九星剑魔’已经故去?卉易娘一脸疑惑。

司马令也是一脸失望:“算了阿卉,估计剑魔已经仙逝很久,看来没有机缘见面。”

卉易娘听罢有些失望,看来确实这里没有人烟居住。

两人拨转马头往外走去,走了五六里地看见一个放牧孩童坐在牛上。就在跟牧童擦肩而过的时候,卉易娘忽然心血来潮,转身向牧童问道:“小朋友,问你个事行吗?”

牧童听到卉易娘的发问,向卉易娘一看,还没等卉易娘问话就说道:“大姐姐你长的好美呀!”

卉易娘一向以自己容貌自负,乍一听到这种赞美出自一个孩童之口不由得内心喜欢,尤其是当着司马令的面夸赞自己。

卉易娘翻身下了马,从兜囊里拿出一块桂花糕上前递给牧童。牧童看到这样一位漂亮姐姐给自己好吃的,当下笑眯眯的道:“大姐姐你要问什么呀?”

“你见过一个老人长的很长的白胡子,头发也是白的。。。”

“呀,你说的是那个神仙爷爷呀,他就在山脚上的那片庄园里住着。”还没等卉易娘把话说完,那机灵的牧童就说出了一切,看来这位‘九星剑魔’在周边很是和蔼。

卉易娘心中一喜,问道:“你最近什么时候还见过这位神仙爷爷?”

牧童嚼着点心说:“我前几天还见他从这里走过的,你们找他?要不我带你们去,不过你还得给我一块桂花糕,很好吃的。”

卉易娘从兜里囊里拿出两块糕点递给他,说道:“不用你带了,我们自己去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