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阿尔萨斯的亡灵天灾 > 第一卷 阿尔萨斯王子
第二十三章 逃脱的萨尔
作者:浪子鬼道  |  字数:3091  |  更新时间:2019-09-16 16:39:27 全文阅读

安东尼达斯准备这次晚宴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对这位大法师来说,他几乎没有做过没有意义的事情。

当所有人都到场的时候,安东尼达斯挥了挥手,强大的魔法波动在屋子里回荡着。

“首先,欢迎来自洛丹伦的阿尔萨斯王子,”安东尼达斯温和地笑了笑,“达拉然向来不欢迎外人也从不参与政事,但泰瑞纳斯跟我保证,阿尔萨斯只是来学习帝王所应该了解的知识,”安东尼达斯顿了顿,继续道,“达拉然欢迎那些追求知识和真理的人,这是永恒不变的。”

“感谢您,法师阁下,”阿尔萨斯站起来弯腰施了一礼,“我将会在达拉然度过一段时间,魔法的魅力让我折服,我迫切渴求一切能够给我的子民带来帮助的知识。”

“当然,魔法是为了让生活更好而出现的,”安东尼达斯笑着伸出右手,一团火焰燃烧了起来,“寒冷的时候可以感到温暖,而同样,也可以给我们带来美味的食物。”

看着他面前的烧鸡,所有人哈哈大笑。

“好了,现在说点正事,”安东尼达斯正色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兽人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他们现在经常都是病恹恹的,而且他们力气越来越小,总是面色苍白软弱无力。”

“不管有没有什么病,他们都是危险的。”卡尔萨斯伸出纤长的手指,拿起一片面包,“他们是野兽,而且是有智慧的野兽,他们居然将红龙控制,如果不是太阳之井的保护,他们就会毁了奎尔萨拉斯。”

“是这样没错,”阿尔萨斯点头说道,“洛丹伦保卫战的时候,我听到城外传来的嚎叫,这些兽人残忍而嗜血,他们的病对于收容所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至少看管他们的活轻松了许多,要知道,最近的税收几乎全部放在收容所里了。”

“照我说根本不用花钱去看管,”卡尔萨斯摇了摇头,“只要把这些绿皮肤的怪物全部处死,就可以给洛丹伦带来和平。”

听着他们所说的,吉安娜突然有些恼火,她想起了曾经在希尔斯布莱德看到的那一家三口。

“卡尔萨斯王子殿下,”吉安娜脱口而出的话带上了些质问的口气,“您去过收容所吗?您亲眼看过那些兽人的现状吗?”

卡尔萨斯摊开手摇了摇头,他并不理解为什么库尔提拉斯的大小姐突然生气,在他看来,兄长死在兽人手里的吉安娜,应该是最仇恨这些兽人的。

“虽然他们邪恶而罪恶,”安东尼达斯插话道,“但泰瑞纳斯的决定洛丹伦联盟已经全体同意了,所以不可能将他们全部处死。”

接着,他摆了摆手,“我感兴趣的不是谁为营地出钱,也不是看押兽人的决议,我想知道他们的这种病究竟是什么,我不相信监禁能够将原本魁梧的兽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根据之前的信息,这些兽人本身并不是绿色的皮肤,他们在那个被称为德拉诺的大陆生活着,但却无知地崇拜了恶魔,这是恶魔的力量带来的变化,现在和恶魔的联系中断,我推测,他们身上发生的,是一种退化。”

“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的状态是所有人乐意看到的,我们没有义务,也没有理由去帮助他们恢复之前的状态,相反,弱小的兽人对我们的和平更加友好。”卡尔萨斯说着,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

“认同你的观点,卡尔萨斯王子殿下,相信泰瑞纳斯国王应该也认同这一点,说到这个,阿尔萨斯,”安东尼达斯看向了阿尔萨斯,“很遗憾没有出席你加入白银之手的盛会?最近泰瑞纳斯过得可好?”

“感谢您的关心,”阿尔萨斯笑道,“暴风城待我很亲切,而父王,最近一方面在忙于战后的安置工作,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刚刚所提到的兽人收容所。”

“看起来伟大的国王也要为之而焦头烂额了,”安东尼达斯笑了起来,“阿尔萨斯王子殿下,什么时候我们能参加一场洛丹伦的王家婚礼呢,你看上了谁家的小姐,还是说你准备继续当洛丹伦的首席单身汉?”

阿尔萨斯挠了挠头,他知道安东尼达斯跟泰瑞纳斯关系非常好,但这种像是长辈关怀一般的话语让他有些不自在。

“如果说可以的话,”他笑了笑,“那我想应该不会等太久的。”

——————

短短几个月过得飞快,吉安娜和阿尔萨斯几乎形影不离,但某一天,突然来了一个洛丹伦的信使。

当信使在小花园里找到阿尔萨斯的时候,他正在读一本关于精灵历史的书籍,旁边是正在研读魔法书的吉安娜。

行迹匆忙的信使将吉安娜吓了一跳,阿尔萨斯安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发生了什么事,别着急,先喝口水慢慢说。”阿尔萨斯端起水杯交给信使。

“兽人暴乱了,”信使感激地向阿尔萨斯笑了笑,“听说是敦霍尔德城堡的萨尔跑出来,他遇到了奥格瑞姆,然后将希尔斯布莱德的兽人解救了出来。”

“这个蠢货,”阿尔萨斯骂道,“上一次在敦霍尔德我就提醒了布莱克摩尔中将,他居然还是让萨尔逃出来了。”

“国王陛下对此也非常愤怒,他派我来召您回去,听听布莱克摩尔中将怎么解释这件事情。”

跟吉安娜简单讲了下发生的事情,来不及与安东尼达斯辞行,阿尔萨斯跟着信使一起,骑马返回洛丹伦。

——————

洛丹伦宫殿。

艾德拉斯·布莱克摩尔跪在泰瑞纳斯的面前,阿尔萨斯站在泰瑞纳斯的身边。

“你究竟脑子里在想什么?”泰瑞纳斯愤怒地问道,“你知道你犯下了多大的罪过,布莱克摩尔中将,你将联盟交给你的税收用在哪里了?!”

“陛下!对着圣光起誓,我没有贪污任何一笔钱,所有的资金都用在了收容所里。”艾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灰头土脸,难得他今天身上没有酒味。

“以圣光的名义,中将,你究竟怎么想的,你自作主张训练兽人当角斗士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教他兵法战阵和读书写字,”泰瑞纳斯摇了摇头,“你应该在你的小宠物刚刚逃掉的时候就告诉我,而不是等到希尔斯布莱德的兽人逃走之后弄得人人皆知!”

“陛下,我实在没有想到,我用严密的看守来看管萨尔,没想到我的女仆泰蕾莎居然私自放走了他。”艾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看起来很难过,“泰蕾莎背叛了我,我已经将她关起来了。”

“把所有的过错推到一个女仆上面并不明智,”阿尔萨斯插嘴道,“更不是一个骑士该做的事情。”

“我要确认所有的资金分配,中将,给你3天时间,整理好了上报给我,我希望你不会像你的父亲一样让人失望。”泰瑞纳斯说着,挥了挥手示意布莱克摩尔中将离开。

看着中将的离开,泰瑞纳斯向阿尔萨斯问道,“你见过萨尔,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兽人?”

“唔,”阿尔萨斯沉吟道,“他很魁梧,当然,这是所有兽人的共通点,而且很聪明,我亲眼看到他用技巧打败了三个人类角斗士,如果他还会读书写字的话,我想,可能会成为一个很可怕的威胁。”

“这个萨尔带着希尔斯布莱德的兽人驻扎在森林里了,他看上去似乎并不具有侵略性,”泰瑞纳斯说道,“我听说萨尔甚至提出要和敦霍尔德公平贸易,但是布莱克摩尔拒绝了,看起来这位兽人的新领袖似乎更希望和人类保持和平的状态。”

“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出这件事,”阿尔萨斯摇了摇头,“最近联盟正因为税收和收容所而疲惫不堪,现在恐怕更是众口铄金了,舆论将会越来越不利。”

“是的,联盟将在不久之后召开会议,等解决了手头的工作,各国的领袖将会再次汇聚在洛丹伦,”泰瑞纳斯停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些暂时先不论,目前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在第二次兽人战争之后,还有很多残余兽人流窜在各地,之前我派乌瑟尔在各地巡察,他刚刚给我传来了消息,在东南方的斯坦恩布莱德附近,出现了一批兽族流民,他们已经劫掠了一些村庄,看起来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斯坦恩布莱德。”

“斯坦恩布莱德?”阿尔萨斯抬起头,“我记得没错的话,是在奥特兰克的东边,奥特兰克不派兵出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还记得当时的奥格瑞姆吗?他就是从奥特兰克翻过来的,那帮无用的领主们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泰瑞纳斯指了指阿尔萨斯的长剑,“阿尔萨斯,你在洛丹伦历练了八年,乌瑟尔经常给我提及你的进步,这一次你就跟乌瑟尔一起去吧,去保护斯坦恩布莱德。”

“我很荣幸,”阿尔萨斯行了一个骑士礼,“相信我,父王,我会让你感到骄傲的。”

泰瑞纳斯蓝绿色的眼睛里有着深深的忧虑,但他依然微笑着,“孩子,相比于其他的来说,这是我最不担心的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