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六道交换所 > 正文
第一章 一间铺子
作者:第一嫌疑人  |  字数:3054  |  更新时间:2020-04-13 12:53:07 全文阅读

我知道,你的愿望……

  在繁华热闹的商业街里,有一间不起眼的铺面。相对于那些高楼,它显得非常矮小。那是个小小的杂货铺,货品琳琅满目却布满了灰尘,随意的堆放在小小的空间里。售卖的窗口处,坐着一个老爷子,一双眼睛成天的瞌睡着,也不吆喝。这间铺子,带着一股子霉变的气味,迂腐而陈旧。可就是这样一间早该被潮流淘汰的铺子,生意却格外的好。

  也有好事的人探查过,可这铺子就像是铜皮铁骨一般,查不出一丝一毫的消息。久而久之,也就被人遗忘在了脑后。这间铺子哪怕是午夜,那个老爷子也不休息,就那么干站着。那白天原本瞌睡的小眯缝眼,夜里倒是睁的特别大。这双眼,夜里悠悠泛着一种光,远远瞧上一眼,很是渗人。曾经有个传闻,说有个开发商看重了这块地,出了高价钱要买下来。可后来,也没了后来。总之铺子窗口的老爷子还在,开发商已经不在世了。

  这铺子成了一个谜,一个怪谈,一个无法被忘记,又不那么刻骨铭心的地方。

  它有一个招牌,准确来说是一块匾。这匾是有些年头了,木头都已经变了颜色,可那上头楷书的五个大字,却还金光灿灿的。

  这家铺子,它叫六道交换所。

  而我,是这里的伙计,叫谢秋。交换所是做生意的,只是这个生意不太寻常罢了。门口常年瞌睡的老爷子叫古叔,是个纸人,里头注了魂。二十四小时值班,通宵加班,全年一天假(中元节)。敬职敬业,也好养活。每天给烧柱香,点几根蜡烛也就完事了。唯一的缺点就是脸太白,嘴太红,大半夜走近了看能吓你一身白毛汗。而且雨天胳膊腿不听使唤,要是淋湿了,就得重新扎一个身子给他。

  店里除了我和古叔,还有一个伙计,叫小元。她是只九尾的猫妖,白天都是猫的样子,只上夜班。一般睡在铺子里的太师椅上,吃鱼、喝牛奶就行。脾气不太好,生气会掉毛。别问年龄,她是个姑娘。

  至于我,我是个正常人,很普通。特长的话,就是腿特长,特能吃。至于交换所的老板,我只知道是个大人物,具体的连古叔这个老人都不知道。这份工作包吃包住,交换所的二楼就是我住的地方。别看铺子外头破旧,可里头有水有电有网,冰箱空调电视,一应俱全。整个二楼最大的,就是书架。上到西周的帛书、战国的竹简,下到最新的玄幻小说。只要我伸手去拿,就一定会出现。而这份工作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辞职。至于为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我隐隐觉得这是件很重要的事,便一直默默的遵守着。

  今天是个雨天,古叔的胳膊被雨淋湿了,纸湿乎乎的皱成了一团。

  “小谢啊,你帮老爷子我一把,把那个电吹风拿出来。”

  “好勒,古叔。”

  正当我拿着电吹风给古叔烘干胳膊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瞧起来二十来岁的女人,裹着一件米色风衣,带着口罩。不止脸被遮掉了大半,她的头上还戴着帽子,手上还带着手套。外头三十来度的艳阳,都没能阻止她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她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显得神经兮兮。

  但对我而言,做这份工作,自然什么都见过了。

  我做了个手势,请她进来。她似乎很犹豫,在门口停了一会。直到古叔的胳膊被吹干,从她身边飘过,她才走进来坐到了柜台前。这个柜台是个古董,我是看不懂,可古叔很宝贝。

  “喝茶吗?”

   “不……不喝。”

  我伸手打开第一个抽屉,今天里面是一小包铁观音。这个抽屉是专门为客人准备的,每一次都会不同。看来今天的客人,很喜欢铁观音。

  询问,只是我的礼貌,但沏茶是我待客的本分。当热水缓缓泡开绿茶,茶香成了实质的物体,缓缓上扬。女人的身体一顿,视线在浅碧色的茶汤上留恋。我晃动茶盏,将热气一点点散去,待杯盏微暖后,伸手递给了她。这一次她没有犹豫,接过后便一饮而尽,只是我不懂,一盏茶却令她的泪决了堤。

  我向来最怕女人哭,偏生女人是水做的,哭起来就没个完。

  “我……我想要一样东西。”

  我用手支着额头,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我并不猜测她想要的,我只是在思考,她身上的价值。我弯下腰,从第二格抽屉里取出了账本。这是交换所的账本,是老板最珍贵的宝物。翻开黑色的册子,微黄柔软的上等宣纸像是泛着一种柔和的光。我从笔架上取下那只笔,瞧她看了一眼。

  “请伸出手。”

  她似乎咬了唇,很用力。

  她的手很白,捏起来很软。手背上,有四个浅浅的肉坑。

  笔尖轻点,血便涌了出来。她一慌,却被我拽住了手,挣脱不得。我眯眼笑了笑,解释道。

  “安心,片刻便好。”

  她木讷的点了点头,眼底灰暗起来,整个人安静下来,呼吸也变得缓慢而绵长。我将笔沾满了她的血,在账本上写下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原来她叫袁丽丽,恩,确实很圆。

  我用食指点住她的眉心,柔声的问着。

  “你的愿望。”

  袁丽丽闭上了眼睛,喃喃的说。

  “变美。”

  我笑了笑,手离开了她的眉心,同时带出了一缕金色。这东西,轻的像雾,瞧着却又十分厚重。它散发着柔和的金光,却又令人炫目。这便是袁丽丽最宝贵的东西,她的健康。

  美貌,和健康,分量平均,价格均等。

  我将健康放入小小的瓶中,从第三个抽屉里取出一团黑雾,我双手拢着它,轻轻的吹在了袁丽丽的脸上。待薄雾散尽,她成了另一个她。

  有那么一瞬间,我被她的美貌迷惑,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这样的姿容,对得起她给出的代价。虽美貌不能长久,终究红颜枯骨,可能美一时,她也愿意。

  “袁小姐,交易已经达成。我们收取了您的健康,作为代价。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

  她清醒了过来,扯开了裹住全身的风衣。她颤抖着摸上自己的脸,高兴的大喊大叫起来。这是喜悦,难以抑制无法伪装。我为她取来镜子,让她仔细瞧。乌发如丝,一双美目间流转着动人的情思,浅笑间令人痴迷。轻盈的身段,只那般静静的站着,也是无限美好。素手芊芊,玉指葱白。它摇动着,与我道别。

  我觉得,她可能根本不在乎取走的是什么。

  我将她的健康存放在第四个抽屉,随后陪着古叔在窗口伫立。

  “小谢啊,这个女人还会来的。”

  “是啊,古叔,总还会来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她会再回来的。古叔,我们打个赌,我赌她一个月就会再来。”

  “姜还是老的辣,以我的眼力,她不出半月就会再来了。”

  说话间,天慢慢黑了。太师椅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响,椅子上一团黑影慢慢变大,最后成了一个少女。少女赤着足,打着哈欠,脚脖子上系着一串银铃。她的眼,含着魅。

  “你们俩好不正经,一天到晚打赌,也没个彩头,不知道有什么趣味。”

  我笑了笑,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时日漫长无尽,总得有些什么乐趣打发时间。”

  小元喝了口茶,吐了吐舌头叫苦。干脆自己泡了杯奶茶,还顺手拿了我的杏仁。

  “谢秋,你多大年纪,说话这么老成,跟古叔似的。”

  古叔不理会这小丫头,转身又站到窗口去了。

  我伸手揉了揉小元的头,发现她有些掉毛。细长的白毛在掌中,有些银光。我看她坐在太师椅上,翘着脚,影子里她的九尾正悠悠的摇晃着。我不禁有些担忧,人类的食物含糖太多,多吃了……这猫妖掉毛秃了,可就难看了。

  小元似是知道了什么,一把杏仁朝我丢来。

  我躲闪着,进了自己的屋子。

  是的,我下班了。

  小元是夜班,我和她的交集也只有换班的时候。小元和我不同,她是可以辞职离开交换所的,可她却从未离开过。我曾问过她,她只说看腻了外头的险恶,累了。而古叔却忘了自己为什么不离开,他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他只知道自己姓古。对于我们来说,交换所就是家,唯一的家。

  我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

  我想到了袁丽丽,闭眼后,黑暗就悄悄降临。黑暗中,我寻找到了那个充满狂喜的灵魂。这份执念,像是黑色的火焰,炙热的烘烤着袁丽丽的灵魂。那是她心里的恨,是她不为人知的痛。

  再睁开眼时,困意袭来。冥冥中我有种感觉,这次的打赌,我怕要输给古叔了。

  还好,并没有设下什么彩头,否则,古叔的纸人嘴都要笑破了。

  我将闹钟设定好,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天,和那一弯月牙,就这样沉沉的睡去了。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女孩,她穿着一身襦裙,笑的如同春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