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魃道 > 正文
第一章 复活的女尸
作者:夜揽星河  |  字数:3736  |  更新时间:2020-10-15 09:41:58 全文阅读

昏暗的出租房里,吴忧蜷缩在床上,他面色惨白,身体热的就像是快要起火了一样,不但如此,吴忧的牙齿和指甲也已经开始变长。他虚弱的抬起右手,虎口处的咬伤虽然已经麻木,但是伤口处的肉都腐败了。

吴忧知道自己一定是中了尸毒,他听爷爷说过,中了尸毒的人症状和自己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先是身体发热,接着牙齿和指甲也会越长越长,怕见阳光,最后失去理智人性,变成一具真正的行尸走肉。

吴忧感觉到自己的神智开始变得恍惚起来,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是一片赤红色。他觉得自己要完了,后悔三天前不听爷爷的话独自上山,后悔闯入那间墓室,后悔自己手欠掀开那具女尸的盖头,可是一切都晚了,吴忧的眼皮越来越重,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七天前,魃城市郊外的上弦村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震源就在距离上弦村东边五公里左右的官印山上。

地震造成了十几个村民受伤,但是所幸并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地震发生不久之后,有人上官印山采药的时候,在山颈处发现了一道长二十米宽三米左右的裂口。

官印山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整座山在远处看过去就像是一枚巨大的官印,山颈处就是官印的握把,也是整座山最细的地方。

地震之后,人们发现在山颈处的这道裂口看进去,整个官印山的内部竟然是空的!官印山在当地来说也算是座比较大一点的山峰了,这样大的山体内部竟然是空的,一下子就引来了当地人们的好奇心和各种猜测。

其中,最广为流出的一种传闻就是,官印山之所以内部是空的,是因为在山的内部有一座巨大的古墓!

这个传言刚出来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想在山颈的裂口处爬进去一探究竟,如果里面真有古墓的话,随便拿两件陪葬品出来,也够这些村民们全家花一辈子的了。

所以,在刚发生完地震的那两天,官印山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前来上山寻宝的人络绎不绝,这些寻宝者除了当地的村民之外,还有很多都是在外地闻声而来的人们。

不过虽然前来寻宝的人不少,但是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些人真的寻到了宝贝满载而归的消息,难道是因为人们寻到宝贝之后都不愿声张,怕财外露?

这些事情,没有上山的人谁也不清楚,而且后来寻宝的事惊动了当地官方,官印山山颈一带也被封锁了起来,人们就算再想上山去一探究竟也没那么容易了。

可越是这样就越激起了一些人的好奇心,官方对于山颈封锁的相当严密,期间有些为了发财不怕死的人试图偷过封锁线去寻宝,但是好像也没有一个成功的。

正所谓世事无绝对,毕竟山上的封锁线不是铜墙铁壁,偌大的官印山总会出现漏洞,就是这一丝漏洞,让吴忧顺利的溜进了山颈之内。

吴忧在上弦村长大,今年十七岁,从小没有父母,跟着爷爷一起生活。吴忧的爷爷也不是他的亲爷爷,吴忧的爷爷叫吴冕,年轻的时候在魃城的道观里做过道士,中年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还俗回到了村子里。

吴冕一辈子没有娶妻光棍一个,在他七十岁的时候,有一天上山采药,无意间在山脚下捡到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这个婴儿就是吴忧。

吴忧从小跟着爷爷吴冕长大,没有上过学,读书识字都是吴冕亲自教的。吴冕除了教吴忧读书识字之外,还从小教他一些功夫以及道术。这爷孙二人在上弦村显得十分另类,但是由于吴冕有一身驱邪卜卦的本领,村民们经常有求于他,所以他在村子里还是有一些声望的。吴冕靠着这身本领挣钱将吴忧养大,爷孙二人相依为命生活上还算过得去。

可是就在地震发生的那天晚上,吴冕夜观天象面色凝重,当晚便起坛摆了一道大卦。这道卦卜了四个多小时,卜完卦之后吴冕就虚弱地坐倒在了地上,像是透支了全身精力一般,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最后被吴忧搀扶着才起身上床,昏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吴忧起床做饭时发现吴冕不见了,在吴冕房间的床头放着一封信,信中写道:吴忧吾孙,昨夜里我卜出大凶之卦,未来将有大难发生,恐与官印山地震有关。今日我上山探查,如果三日之内归家便万事大吉,如若不归,你速速收拾行李离开此地,去魃城青炉观找到柳月道长告知此事,之后在魃城找个栖身之地不要再回村,更不要想着去找我,切记!神龛下面有一张银行卡,卡上有密码,里面是爷爷为你攒下的积蓄,你已长大成人,早晚要独自面对这个世界,不要担心爷爷,要知道一切该发生的事情都是定数。临行前,爷爷已经为自己卜了一卦,此行虽然凶险,但是九死之中仍有一生,如果爷爷渡过此劫自然会去找你再续爷孙之缘!

读完那封信,吴忧的心中充满了焦虑和担忧,他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自他记事起,爷孙俩就没有分离过,爷爷如果真的出事,他根本就没有做好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准备。

爷爷虽然年岁大了,但是身子骨一直都十分硬朗,从来没有得过病患过灾,甚至连感冒都没有过。村子里谁家有事,无论多严重他都能给解决,在吴忧的心中,爷爷就像神仙一样,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有一天爷爷也会离自己而去。

接下来的三天,吴忧寝食难安,每天都企盼着爷爷能突然回家,但是一直等到第三天过去,爷爷都没有回来。

吴忧坐在爷爷的床上哭了一夜,他离不开爷爷,吴忧想,如果爷爷不在了,他也活不下去了,无论爷爷是生是死,他都要找到他。所以第四天一早,吴忧没有听从爷爷信中的嘱咐,而是独自一人带着绳索柴刀上山去了。

吴忧从小到大,几乎每天都会上山砍柴采药摘野果,官印山距离上弦村虽然有五公里的距离,但是对于从小在山上长大的孩子,这段距离根本不算远。吴忧平时也经常会去官印山采药,对于官印山熟悉的很,大概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山脚下。

发生地震的第四天,也是当地官方刚刚对官印山进行封锁的时候,由于封锁人员对于官印山并不如当地人熟悉,所以刚开始封锁的时候难免会出现纰漏。

吴忧一个人目标很小,对于官印山的环境又十分熟悉,很快便在山颈处找到了一块空白地带,十分顺利的就溜上山了。

山颈处是整座山最细的地方,二十米长的裂口很容易找到,只不过当吴忧找到裂口的时候发现这里早就已经被警戒隔离了。

吴忧借着周围的草丛掩护,慢慢地匍匐过去,开口是斜着裂开的,斜面上参差不齐,很容易徒手爬进去。

裂口深处阳光照不进来,吴忧看不到还有多深,只能小心翼翼一点一点的往下爬。不知道爬了多久,吴忧伸出左脚往下探路的时候,突然间踩空了,于是他便转过身打开手电筒往下一照,看到斜坡已经走到了尽头,前面已经没路了。

吴忧向四周围照了照,见不远处有一根铁橛子,上面还绑着一根很粗的麻绳,应该是以前进来的人留下的。吴忧摸过去,顺着绳子下爬,大概也就五六米的时候就到底了。

下面是一片十分空旷的平地,用手电筒向周围照了照,竟然都是黑洞洞的看不到尽头,这下吴忧为难了,该往哪个方向走呢?

山体里太黑了根本没有方向感,吴忧怕乱走会迷路,于是他摸着爬下来的这面墙壁向右走去,这样顺着墙根走不管怎样都不至于找不到回去的路。

吴忧顺着墙壁摸索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发现了一条甬道,他不知道爷爷有没有走过这条甬道,也不知道四周围有没有其它的甬道或者入口,吴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甬道也是斜着往下走的,应该是通往山体更深处,甬道地面和墙壁都十分平整一看就是人工开凿的,难不成这是通往古墓的墓道?

吴忧小时候听爷爷说过很多关于墓葬的传说,爷爷说的那些故事里,关于墓葬的内部都十分凶险,不是有传说中的鬼怪僵尸就是有很多要命的机关。所以吴忧走的十分小心,生怕惊扰了墓中的鬼魂,或者触碰到某些机关射出暗箭来。

不过还好有惊无险,吴忧顺利地走到了甬道的尽头,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最后通过甬道,吴忧来到了一间巨大的石室里。

进到石室以后,吴忧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周围,结果被眼前的事物吓了一跳。空荡荡的石室里四周围什么都没有,却在正中间的位置摆了一副大红的棺材,显得十分突兀。

棺材红的有点扎眼,吴忧虽然看不出棺材是什么年代的,但是这个红有点太鲜艳了,就像刚刷上的红漆一样,吴忧走到棺材前,用手摸了摸,发现棺材竟然还是铁做的。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吴忧本来没打算动这副棺材。但是他刚想离开石室,却听到棺材里发出一声响动,吴忧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他站在原地又仔细听了一会儿,棺材里再次发出声音,难道棺材里有人?

吴忧壮着胆子想,来都来了,不能放过一点可能性,万一是爷爷呢!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棺材前面,用力的推开棺盖,却看到里面躺着一具穿戴着凤冠霞帔的女尸,女尸头上还盖着一块红色的盖头,没想到这棺材里的女尸竟然是一位新娘子。

吴忧仔细地打量着棺材里的新娘女尸,总觉得哪里不对,打量了好几遍吴忧才猛然间反应过来,这具女尸裸露出来的双手竟然没有丝毫腐败的迹象,双手白皙纤细,涂着红红的指甲,竟然像活人的手一般!

难道这不是具古尸,而是刚入土不久的新鲜尸体吗?吴忧又惊又怕,但是难掩自己的好奇心,他伸出右手轻轻地掀开了女尸的红盖头,当看到女尸面容的那一刻,吴忧不禁感叹道,好美啊!

这哪里像是一具尸体,分明就是一位睡美人!正当吴忧被女尸的容貌震惊的时候,女尸毫无征兆地睁开了双眼,獠牙暴长,瞬间变成了一副狰狞的面孔。

吴忧顿时被吓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尸就抬头一口咬住了吴忧的右手。受到惊吓的吴忧疯狂地向后挣扎,拼尽全力才将手抽了回来。不过抽出手来也已经晚了,他右手虎口处被女尸的獠牙咬穿,鲜血流出,很快就染红了整个手掌。

吴忧用另一只手捂住伤口,迅速转身朝外跑去,他感觉自己就像受到追击的兔子一样,双脚跑起来都有点不沾地。就在吴忧跑到甬道中间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砰”的巨响,接着周围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