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新梦学园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父母往事
作者:铅笔的影子  |  字数:3213  |  更新时间:2019-10-11 23:13:44 全文阅读

林清说完,还笑着瞟了一眼母亲,发现在自己提到父亲的时候,林母并没有什么异常。心中一动,看来可以更进一步了。

“你爸都走这么多年了,哪来这么大影响力值得别人为你投入那么多?说不定就因为我儿子天赋异禀,让人家青眼相加,才有这待遇。”

出乎林清的预料,母亲居然能神色如常地提起父亲,这下自己是不是可以直接提出来呢?

正想着,姐姐林月开口了:“妈你别再夸他了,要不然他还不嘚瑟得要上天?我觉得肯定是看在咱爸的面上,咱爸以前很厉害的!”

“咱爸厉不厉害你咋知道?”林清惊奇地问到,难不成姐姐跟自己一样,也跟军方接触过?

“切~也不能你,谁让你晚出来两年,那时候也还小,没啥印象也是应该的。”

林月略带鄙视地看了下林清,接着说到:“我还记得那会儿,家里来了好多军人,对我们毕恭毕敬的。那几年每年都会有军官来家里慰问,还有市里的领导陪同。小时候不懂,最开始也只会哭,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军官的级别都还不低,将军都有。不过后来好像就来得少了,不知道是不是当时的领导换人了。”

“这样啊?那姐姐你还记得爸爸的样子吗?”

“呃……老实说,小时候爸爸经常不在家,再加上那时候我也没比你早出来多久,对爸爸的印象并不深。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不看照片的话,可能真的不太记得吧……”姐姐尴尬地解释到。

林清闻言也无奈地叹口气:“至少你还记得自己见过爸爸,我是真一点印象都没有。”

说起来都是泪,从小没有父亲的林清,跟小伙伴玩耍的时候,常常因此受欺负。为此,林清和林月没少跟附近的小孩打架。林清那时候还小,一般都是林月扛在前面,林月大姐头的名声就是这么打出来的。

还好左邻右舍的家长们都挺同情林母一个寡妇拉扯两个小孩的,平日里没少帮衬林母,对待自家以单亲为由头取笑林清姐弟的小孩,也没少下手教育。林清一家三口这么多年能扛过来,除了家族亲戚的帮助在,也多亏了这种和睦的邻里关系。

林清和林月没成为不良少男少女,也有这些温馨的成长氛围的帮助。只要没有熊家长的参与,小孩子的小打小闹自然算不得数,稍稍长大一点,姐弟俩跟附近的小伙伴也就玩到一块去了。

只是遗憾的是,这么多年,从小被嘲笑没有父亲的林清和林月,对于父亲的印象是真的越来越淡了。尤其是林清,对于他来说,父亲基本上就缺席了自己的整个成长历程。尽管这么多年,母亲也会偶尔提一下有关父亲的事,但是对于姐弟俩来说,总是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

聊着聊着,姐弟俩就越聊越失落了。这个时候,林清眼中的失落可没有半点作假,尤其是从军方了解到父亲的信息之后,林清对于父亲的过往越发好奇起来了。

林清跟林月聊得越来越投入,却没发现一边的林母一直沉默着。但并没有伤心或者生气啥的,而是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沉浸在什么幸福的回忆中一样。

良久,林母发现周围安静下来,回过神来一看,林清和林月正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瞬间佯装嗔怒到:“你们俩个小家伙看什么看?”

林月嘻嘻笑到:“老妈刚才的样子好幸福哦!是不是在想老爸的事?说说呗!”

林清也急忙附和:“对对,说说嘛!反正也没外人,就咱一家三口,刚好也让我跟姐姐对老爸多点了解!”

林母看脸一红:“小鬼头瞎起什么哄?都是些陈年往事,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看到眼前的姐弟俩面露失望的表情,林母心中微痛,转口说到:“想听故事也不是不行,你们都吃饱了吧?把桌子收拾下,把碗筷洗干净再说!”

听到老妈要爆料了,林清和林月连忙收拾桌子和碗筷,两人分工之下也很快就收拾完了。林月还贴心地泡了一壶茶,拿出一盘小点心,准备三人坐下边喝边吃边聊。

在林清和林月期待的眼神中,林母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终于开始了。

“刚刚听到你们俩在聊关于你们爸爸的事,也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那是跟老林刚刚相遇时候的事。”

说到这里,林母满脸笑意,开始陷入回忆中:“那个时候我还是联邦医科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根据学校和导师的安排,前往临近忘忧大陆的一座军营中担任实习外科医生。”

“那个时候,那座军营不只是为了镇压周围的凶兽,也是联邦探索忘忧大陆的桥头堡。总之,基本上每天都有人受伤,被送到我们医务室来治疗,我跟老林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我记得那天就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在我给一个被不知名凶兽抓伤的小士兵清理完伤口正准备上药包扎的时候,一群人就闯进来了。”

“一般来说,在军营中,军人们对于我们医生都是很尊重的。尤其是在医务室,绝对没多少人敢冒冒失失就闯进来,因为很多病人需要安静,医生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行医。所以,当时看到一群人闯进来,老妈我都快气炸了。”

“你们别看我现在这样,当年在军营中待了一段时间,老娘我可是有点脾气的。那会儿我当场就发飙了,怒喝着让那群人出去。”

“却没注意到,我正在治疗的小士兵看到那群人,本来满脸不耐烦,突然就换了张脸,连忙敬礼。然后不顾自己的伤口还没上药,就退到一边给他们让路。”

“当时我就怒了,医生面前人人平等。就算那些人价格高也没有优先权,更何况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让正在医治的伤员靠边站,这也不符合老娘我的行医准则。”

“还不等我发火,那群人就冲我喊到:‘医生,快来救人!我们老大快不行了!流了好多血!求求你救救他!’好吧,可能真是事出有因,而且态度也还行,我就决定先看看再说。”

“然后就看到那群人抬进来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胸前的军服不知道被什么凶兽的爪子划得乱七八糟,就连脸上也有一道划痕。两只手也是伤痕累累,有些地方都能看到骨头了。两条腿就像被火烧过一样,裤子大部分都快碳化了,大腿裸露出来的部分都是黑的。”

“要不是他还时不时咳嗽两声,我都以为那只是具尸体。没错,那就是我第一次见到老林时候的情形,后来每次跟他聊天都说,你最惨的样子我都见过。”

“就在我查看那人伤情的时候,听到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讲解,也大致弄明白了这人为什么会伤得这么重。”

“根据那些自称是他部下的人说,老林带着小队在大陆边缘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间遭遇了一场小型的兽潮。为了掩护队友撤离,老林独自断后,才会伤这么重,其他人倒是毫发无损。等兽潮过去之后,两个精通侦察的队员冒死回来查看,才在一个角落里发现已经重伤昏迷的老林。”

“听到老林是舍己为队友才伤这么重,让我不由自主对他另眼相看,在周围人的期待中,我开始对老林进行医治。”

“老林伤得很重,受到伤害的种类也很多,有些伤……甚至……看起来挺奇怪的,总之,医治起来挺复杂的。那是我到那之后收工最晚的一次,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才在另一位医生的帮助下完成了老林的初步医治。”

“老林的恢复比想象中快很多,应该说恢复速度很变态。包扎完不到十个小时老林就醒了,在他睁开眼的时候,我刚好进来观察他的伤势。所以,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后来老林也说,就这一眼,他就心动了。呵呵……那死鬼……也不知道是不是骗人的。”

“他醒过来之后,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我们就聊了起来。没想到老林声音居然还挺好听的,要不是脸上那道伤痕的影响,老林的颜值应该也不低的。清儿你就挺像你爸的。”(这是夸老爸还是夸我?或者是老妈在夸自己眼光好?这一刻,林清心里略显复杂……)

“随着对老林的了解越多,我就越对他赶到好奇。尤其是他恐怖的恢复能力,简直是惊世骇俗,那么重的伤不到一周就好了大半。也许老林也意识到这种事不能被别人发现,还让我保密来着。对了,这点你们俩听到了可别说出去,反正你们老爸现在也没了,别人只会当你们吹牛。”

“对于老林的这点请求,我依然是没法拒绝的,一直到现在我也就跟你们俩提过。为了装得像一点,我还让老林在医务室多待了半个月。除了老林少数几个部下外,其他人都不清楚老林其实早就康复了。”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跟老林之间有了最初的了解,互相都有所好感。就算最后老林已经痊愈出院,我们之间也经常会来往。最后在我实习期满将要离开的时候,老林向我表白,我答应了。”

“就这样,恋爱后没多久就结婚了。然后我就通过我老师的关系来到这里当医生,嫁鸡随鸡嘛!有些细节就没必要跟你们说了吧?我跟你们老爸之间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山盟海誓,就平平淡淡的走到一起了。”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