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落雪飞尘 > 序章•绮银序曲
第四十一章 耀天•旭阳(2)
作者:落雪飞尘  |  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19-09-21 07:29:55 全文阅读

最后的挣扎也好,我在已经十分昏暗的空间里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盖在她身上。

在最终确认她的姿势不会造成任何二次损伤之后,我把她小心的抱在怀里,并盖上自己的衣服,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着她那已经发凉的身体。

在极度的劳累与精神的紧绷中,我无视了身体自然的反应,不知坚持了多长时间,我也沉沉睡去,只是依稀记得眼前微微有一丝亮光。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迷迷糊糊中缓醒,洞外明亮的阳光映着不大的洞窟也显着有些亮堂。

在略一迷糊后,我猛然想起了怀里的少女,自己昨天睡着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我低头向下看去,接着视线却立刻凝滞了,没有什么我能找到的语言来形容这副光景以及我的感受,反正总体来说她恢复得不错,俏脸还有些苍白,可是呼吸却很明显,伤口也都结痂,就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伤疤。

不过,我同样也意识到了一件事,现在她什么也没穿,而我也仅仅就只有一条内裤而已,而且……她好像已经醒了……

虽然她闭着眼,可是那通红通红的俏脸以及有些急促的呼吸出卖了她。

怎么办?怎么办?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下子可麻烦了,我……要怎么办?

我急中生智,装作也没有发现她已经醒来的样子,留下衣物,直接逃了出去,希望她不要生气才好啊……

不过一会又怎么应对她呢?一走了之?这样似乎不太好,先不说她能不能自保,恐怕不能,我的确也不想走。我揉了揉头发,原本凌乱的黑发顿时变成了鸡窝。叹了口气,为了形象再整理一下吧……

接着我听见身后有什么声音,不用脑子想我也知道,是她出来了。我没有转过身,她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僵在原地。

“你……你好点了吗……”我自己都能感到声音的干瘪,心脏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跳着。

“……嗯,”不用想都知道,她的脸色一定不是很好,换了谁都一样,就算是在危机巧合之下,昏迷醒来后发现自己竟是那个样子,她没有理由不难过,算了,道个歉吧……

“那个,抱歉,我并非……”我自己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有些话我真有点说不出来。

“……”她沉默着,我不敢转过去,现在这样似乎是最好的状态。

“饿吗?”我极力把话题引开,想要躲开刚才的敏感话题。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可是明显听到了什么声音。

“你能走吗?”我依旧没有转过去,背对着她问道。我在这片淞潵林中为了长时间存活,已经准备了一个小聚点,但是事情紧急,昨天并没有回去,现在我打算先过去吃点东西,我现在也很饿。

当然这里的走可不是普通的走路,在淞潵林里穿行可不是逛大街。

“不……不能……”她的声音很小我也只是勉强听到。我单膝跪倒,伏下身子,低声向她询问:“介意我背你吗?”

“……”她依旧什么也没说,我知道她一定是很挣扎,于是静静地等待。算了,这样她肯定很害羞。就在我等待无果准备自己回去拿东西时,我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接着一个柔软的身体趴在了我的后背上。

“要是伤口疼了就告诉我。”说着,我背起她,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准备出发。

而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我能感到她点了一下头,她的长发搭在我后颈上,微微发痒。

来到我准备之处一看,里面竟是一片狼藉,虽然原来就不怎么整齐,但显然有什么星辰兽进到这里了。

把她放在一片葱郁的草地上,我开始准备早饭……不对,已经是午饭了。

她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说话,想必很尴尬,只是一个人默默修炼,加速着伤势的痊愈。

虽说是饭,可也只有一些果子和我杀死的星辰兽的肉,难以说的上是可口。当然,她这几天应该也是吃这些,不过我怎么看,她的吃相都有些穷凶极恶的可爱,这是饿了吧……

就这样我们默默地结束了第一顿,接下来进入了一天的正常循环,唯一有变化的是我难以离开据点太远,毕竟那个状态的她明显没有什么战斗力,如果遇到危险就糟糕了。

而她也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独自默默修炼。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并没有主动和她搭话,她也一直保持沉默。

可就再在这样有些诡异的氛围中,我和她之间逐渐形成了一种默契,不用说话,一个动作或是眼神上的变化甚至都不用去看对方,就知道了彼此的意思。

本来考核就这样结束就可以了,可是以外再一次发生,而且明显我们被算计了。

就在我们来到这里的第十天左右,我独自外出时,发现了一个四人小组。

在这个淞潵林里,独行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所以有些人在经历了第一天的摸爬滚打后都选择了组队,要说他们的目的也就是生存。

尽管彼此间是对手临时结盟对于应对现在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坏处。原本十几届之前的考试者基本都是自力更生,考核也会很快结束,但自从组队方法出现后,这个考核时间几乎是十几倍地延长。

为此学院也有应对策略,原先并不允许学员间互相攻击,可是现在已经开始鼓励相互淘汰。

本来我并没有计划组队,因为整个接近二十人中也只有一两个人能和我站在一个层级,而且我们都有能力在林间独立生存,就算遇见这样的小队也是能够逃离。

可是今天我发现了什么不寻常,虽然他们是在小心前进,可是总觉得有些违和感,不知为什么为首的少年好像总是想我这边看来。这是错觉吗?

有时,直觉就是事实,瞬间的判断能够救自己一命。

感觉到异样的我已经准备离开,可是就在我脚向后迈出一步时,以外发生了。

只见他们四人中有三人瞬间消失,不见踪影。我的心脏一下子仿佛停滞,强烈的危机感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我就被包围了。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并不是因为我身陷险境,只有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那个女孩恐怕也身陷危险。

凭借这我高处他们一线的实力,我拼着受伤,全力攻其一人,杀开一条路,全素向着住处赶去。

她现在虽然伤势已经大见痊愈,已经可以完成一些简单的林间穿行,可是她又如何能对付得了一名完整状态的人呢?

还好,在我赶回时,她虽然已经被别人压制得只能防御,可是并没有落败。

看到彼此的一瞬间,我们好像心头同时一震,眼睛里只有对方的身影,她好像笑了一下,虽然只是嘴角微微翘起,可是我能看明白。

平时的默契现在发挥了作用,和临时组成的小队不同,近乎完美的衔接远高于他们漏洞百出相互猜忌的配合,尽管是五对二,被压制得喘不过气的依旧是他们。

在最后一个对手倒下去后,我们几乎是下意识的背对背靠在一起,虽然谁都没有说话,我们还是感到了对方在身边的心安与慰藉,完全无视了自己的伤势。

在同时发动了他们的结界后,考核就结束了,这次我们没有剩下十人,只有八人入选,因为同时淘汰下去的五人中本可以有二人入选。

考核后照例会有一天假期,那天我没有回家休息,因为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在广海城里庆祝一下。

尽管并肩走在街上的我们都有些害羞,可是那兴奋甜蜜的感觉还是战胜了胆怯,偶尔还会下意识地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接着又是难免的一阵脸红。

下午,我们一起向那片碎琼花林走去,我问她,你看没看见我?

没有?我可没有看见那个盯着人家看得发呆的某人哦~她笑得很甜,语气间微微露出些许嗲气。

哈?原来你看见啦?

没!没看见!没-看-见——

唉……我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伤心……

哼!我可不信!

额,真的好难过,你看我都哭了,呜呜呜……

算了,你笑得比谁都灿烂!

有吗?我明明这么难过!

没看出来!

我们的对话现在听来是那么无聊,可是当时心里却只有开心。

站在那片碎琼花林下,我们看着那花朵,只见花的粉色竟比之前深了许多,微微显出了一点红意。

呐,你知道碎琼花的故事吗?

不……直到。

哼!一点浪漫都没有!这个时候不应该说知道吗?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

哼!不理你了。

额,刚才骗你的,我知道啊……

嗯?她听完我的话后俏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因为她知道她先前的问法是什么意思,而我现在表示知道,又代表了什么。

其实我也是知道的,可是刚才真的是想逗一逗她,她那娇嗔的样子也很可爱。

她犹豫了片刻,就在这片碎琼花下,扬起头,合上双眼,整个身体靠在了我身上。

在温暖的阳光下,她那红红的俏脸,长长的睫毛,温润的唇瓣,无一不笼罩着一层春日温和地浪漫。

我只觉得大脑轰一下炸开,就算原来已经有了预感,可现在看到这个冲击力极强的画面我还是难以抑制地陷入呆滞。

都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搂住了她那柔软的腰肢,我下意识地以着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轻轻吻上了她的唇瓣。

我们都有些呆滞,不知所措。

可是我们谁也没有放开,谁也不愿意放开,此刻,我们只是在感受着心被爱所填满的感觉,那是怀抱里的充实的心安,唇瓣传来的真切温度,没有丝毫杂念,这一刻仿佛永恒。

良久,我们睁开眼睛,分开嘴唇,可是依旧不想要放开对方,她的脸红红的,在看到我眼中的笑意后,轻哼了一声,把头埋在我肩头。

就这样我们站立着。

那天我忘记了什么时候,怎么样回的家。

只是记得我在梦中依旧能感到她在怀里的充实与温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