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出发
作者:娃儿把戏  |  字数:5652  |  更新时间:2019-09-01 01:19:59 全文阅读

村里的人看着这群不知那里来的小家伙喧嚷一会,主意定不下来。一个说自己找家,一个说去那里修炼找家为好。少时,毛圬小孩轻轻扯着橐钥子道长的程子衣衣袖,仰视道:“要不这样吧!让我们考虑一个晚上,明天是否去天虎城,便跟您启程吧。”

过了一会,黄昏已降临了,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降临,很快夜色也悄无声息来到,围来的几个小孩也被大婶们叫唤回去吃饭了。老人与橐钥子道长一直聊到了现在的夜晚,之后两人也各自回屋去了,吃了一碗白稀稀的粥,也叫小妮子端来四碗那白粥,就给他们吃下了。他们一吃这粥与前天谷内吃的还要淡一些,不过对他们这种很饿的人已经很满足。小妮子看着他们吃完,就收碗去洗了,去把被子抱了出来放床上,他们看见被子可高兴坏了,便戏耍且没洗脚就向被子里钻。小妮子高兴地摇了摇头,又打一盆水来,给他们洗洗,他们也不拒绝就接受了。

各自依个坐在床头上,脚放下来。小妮子给他们洗脚就像给自己亲人一样,舒缓且柔和,带有几分认真。他们有的神色凝重,有的哭了起来。

“是不是水太烫了。”小妮子柔声问道

“不是,我是想起我娘了。”三绺栽头道。拭了眼眶里的泪,又接着道:“我娘就是这样给我洗脚的。”眼泪滴在温馨的水中,一声,一声。傍边三个小孩扑过去披在小妮子肩上哭几声“娘”,小妮子也自然地拍他们的小肩膀,安慰了几番。

洗完之后又拿来几件衣朴素衣服换上,小妮子便回屋睡觉去了,四个小孩分别坐床上,吱吱呀呀地商讨,先是亸髫小孩悍然拍床道:“我决定去天虎城,无论你们去不去,反正我去定了,我要为哥哥报仇。”

“我们只有一次的机会,我也决定去,听说那里可以找我们的家,而且那里肯定是个好玩的地方。”腚坐于床沿的三绺栽头道。

“会不会是他们骗我们,我们半年前也被坏人用冰糖葫芦骗过,现在好不容易逃出险境,我们难道不该提防?”毛圬小孩道。

此时此刻,简陋的屋子里静的鸦雀无声,仿佛记起之前过往,心思谧顿。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们应怎么办?”亸髫小孩恍然大悟一拍小脑袋道。

“逃跑!不然这次被坏人又抓了去,就不知道会不会还能找到我们的爹娘了。”毛圬小孩坚决道。

三个人考虑了半天,都点头应喏毛圬小孩,觉得很有道理,他们的主意已定。于是,侍半夜,拿起刀剑,带上其中一个死睡死睡的小孩,一起出屋至院子里。此时,月光如昼,半夜风凊凉如水,他们便从那已经塌陷过的墙壁偷偷摸摸地出去了。

一群对村子不熟悉的小孩子,在冷淡的月光下竟摸不着东西南北,这个偏僻的村子并不大。但是村子的巷左拐右弯,枝路也是曲曲折折甚殊。陪着月光走着,走着,不急不缓。

他们也是无意之间走过一座蓬荜的茅舍院子,忽然,舐指小孩看见一位白发飘逸的老者,精神抖擞,默默地与另外一位老态龙钟者站在清淡的月色下双双注视着彼此,便征止了脚步,好奇且傻傻愣愣地观看。

其他三位小孩狞起脸去拉那僵住舐指小孩,示意要离开为妙。明知不敢出声摧促或者强拖之,恐为所觉。就升起手掌掩舐指小孩的眼睛,但他还左摇右摆地看。三个小孩又着急又嗔怪他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在看什么。

实在是没办法,他们三个愁眉苦脸地,也站在那里陪舐指小孩观看着。原来那两人是昨天在田里锄地的老人与橐钥子道长分别相距十步立站庭院中,只见老人道:“我有点不放心把孩子与小妮子交给你,途中的凶险重重,江湖非常险恶,何况这次魔邪猖獗,我并非叩孚阔契之情,只要你胜我一招,我才放心把他们交给你,如果……。”

橐钥子道长微笑道:“好友不必老是寻找借口。你想与我切磋就直接说就是,我随时奉招,呵!呵!呵!呵!”

老人哂笑着皱脸,眼睛快眯成一条线了,悠哉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说实话,我还真心疼我的小妮子。”说着一掌五张拂劲而吹向橐钥子道长,如月下淡淡的东风快哉,绵绵有力,同时人也随掌后而驰骋来。橐钥子道长身形略旋间,背脊已对老人的方向,蓦地,他的真气所至,程子衣被西风刮起,好像一种隐而不发的无微无形的东西撞上老人的掌劲,轰隆隆一爆炸,所爆炸处,尘土拱散高于两人旁边的屋舍。尘土的起爆之声,西风的刮袍之声,霎时的身转之声,几乎无缝而发生在月院中朗之下。之后,老人的交契之掌已袭来,如淡月中一抹清欢。橐钥子道长凝神静气以抗,似有无物无生之境,自从拜访的掌他取来,他一直没有动过分亳。老人又再摧真气自身体出,以灌溉掌力。橐钥子道长看似心静无尘,实则真气在无形中早与老人对垒。两人的内力散出的真气吸着月光下的寒气,渐渐的导致空中出现皎洁的雪花,缓缓飘落在地,在肩,在屋舍。

移时,寒冷的轩轾难分之际,雪花落地已湮没鞋靸。站在一旁观战的小孩子们颤齿发抖,缩耸着小肩,互相拥抱取暖。而在败墙处,有一双从未眨过的眼睛,紧紧盯着雪花中的酿酒醉者与爱惜且欣赏雪花的人。

东风折兮花雪酿,西风吹兮花飘冷。

袂起袍兮花蕰藏,章未分兮花已深。

一者心上悟道真,一者足下花开半。

这个冷静如夜幕,那个收掌平气降。

淜滂地噼啪声响之后。

老人看了看脚下的冰封裂缝,如果对方再凝聚五分劲力,早就受伤了。老人收了势恭手道:“好友,几年不见,改为修道悟机,能为深藏不露啊,我由衷佩服!”说完,冰封的脚从内力所至的痕罅中挣脱,顿时使得晶渣漫开,瓷碎声片。

“哪里!哪里!是好友的安心与分心承让了。”橐钥子道长收了内力清声客气道,脚下的冰冻无端化为水气,在渗入土中又在絮空淡卷。

老人朗声道:“出来吧!别躲躲藏藏了!”话毕。众小孩一凛,心想已经被人发觉如何是好,又要入虎口,当时愣住了。

未想,一双轻盈的莲脚,踱步前来,越过败墙垣,飘摇着娇姿,如风舞雪夜一般的皓洁,来到两位老者的面前。

“小妮子,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在练武的时候或者与人动武的时候,不允许你窥视学习。”老人嗔怪道。

小妮子闭口无言,多有几分幽怨,踮脚几番悠然且扣双手于后。少时方启口道:“伯伯!为什么不让我看,可是你刚才说也让我和那班孩子去天虎城修炼,这到底为什么?”

“偷看别人的武学,是不好的习惯,也是惹祸的开端,学武不循序渐进,倘若每天炼不同种武学,会造成修行不预达所想要的效果,最严重的是影响心脉,使人走火入魔。小时候不让你学武,主要是因为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用不着,况且有我这把老骨头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还有一点就是你一个女儿家学了武以后怕人敢娶你。若没名师指导之下,修炼使心性有所争强好胜,逐渐失去自我的初心,便为妖为魅,万劫不复。”老人说道。

“唉!你无华子真是一位隐士啊!”橐钥子道长长叹道。实则替小妮子稍有抱怨。

“那为什么又叫我去天虎城修行,而不是跟着叔公您炼武修行?”小妮子怨道。

“伯伯老了,不行了,况且炼武修行需要与同修者相互切磋,方有进境。再者修炼真元是宜山水中的灵气相辅相成,天虎城有四方神兽之一的白虎元神所养灌的圣地,地灵旺盛。你若在彼修行炼功大有所突破,是故也。”古华子抚了抚刚从败壁走来的小妮子的脑袋道。脸上浮现一点点戚色,似乎有些舍不得这水灵的小妮子往天虎城。

橐钥子道长对着另外一处破墙道:“这么晚了,你们几个小孩子还不快睡觉!”

        一群孩子方才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为之一愕,内心的疑惑几乎化为乌有,原来不是哄骗他们向天虎城。俱上前揖礼诓道:“我们出来便便,谁知道便失了方向,才使至此的。”橐钥子道长道:“哦?既是迷了路,那就让我带你们回去便是。”不置可否的橐钥子道长带着他们回屋去,乖乖的睡觉了。

        古华子喜对着小妮子道:“你看,连几个还没有断奶的娃都有觉悟,时来旧雨之苗,曙后明星之辈。”。

        “为什么这么说?”小妮子问道。

        “他们以为我们会出卖他们,故而奔逃。你见过鸟结队成群捕食的吗?”古华子道。爷孙俩又闲谈了一番,就寄在月下的蛐蛐声中。少时,小妮子告辞了她的爷爷便回屋睡了。橐钥子道长督促小孩子们睡下,也随之出来又会无华子于月下,橐钥子愁道:“该知道的,她始终是会知道的。你是瞒不住的。”无华子点了点头,之后又唉声叹气。

        天亮了,初升的阳光布泽全村,打鸣的公鸡把村里的人叫醒。昨天柦水大婶已经柦着空桶摇摇晃荡,去井边汲水。玩泥巴的一群小孩吃完早饭便相邀在阴凉的柳树下模仿大人们猜拳喝酒,不过调皮的孩子们杯子里面装的是用杯子舀大婶的柦水的井水。牧童到了牛棚解开了绳索放牛去了。

        破舍之内的孩子们,睡的歪身叠肋,脚堆手堆,什么姿态皆有。一声鸡鸣教醒来的孩子们柔然的朦胧小眼,直伸双手且哈口。用小妮子早早送来的绿茶漱口,盥洗小悠态的脸,踉踉跄跄的跟无魂似的。所有漱水完毕后,抱上两把刀与两把剑,便出门去了。

        小妮子与橐钥子道长在村口适见他们,他们便道:“你们考虑清楚了,随我们一路往天虎城?”

        “昨天夜里我们回忆了一夜,全无我们的爹娘印象,也不知自个村子何名,所以决定与你们前去看看,能不能有希望回到家乡。”亸髫的小孩说着泣涕涟涟。

        “花木逢泽,岂一夜玉露所赐。镜非久破,陟岵有必合之缘。”橐钥子道长安慰道。

        “我就知道你们这几个小孩子会来,跟我们走吧!”小妮子挽着包袱在肩大喜道。橐钥子道人披着拂尘捋着白须。古华子与村民们帮他们拿上行李什物,嚷嚷着送他们,四个小孩各抱着刀剑。只有古华子独自送了他们三里之远,受到劝阻方才挥泪与决别。被饯行的六个人走出村子后,便赶了一段路程,翻山越岭往天虎城而去,途中风餐露宿不在话下。

且说那六个人穿过百里黄沙来到清溪路,遥遥望见一座小城,原先名为洛都。洛都在中原起码有上千的历史,经济繁荣昌盛,虽非汉境都城,而当时中原人口却是辐辏其中,清濯濯的人文、豪洒洒的侠客、勤谆谆的修行者尤多。

        往昔地势辽阔且平坦的洛都,南近少定城、提洛河,北趋七若城、封剑海。前有清溪萦迴,下有百草谷、千花谷、万灵谷横贯纵穿。周围的江河城关重叠,地处四通八达之要冲。鼎盛之时,街市车轴互相撞击吵闹,行人摩肩叠踵,里坊密布塞填。玩乐之所,歌唱吹奏之声喧腾冲天。有的靠开发盐田繁殖财货,有的开采铜山获利致富。让洛都人力雄厚,兵马装备精良。筑高墙,挖深沟,因计谋御侮长久以及黎蒸绥顺,所以当时大规模地修筑城墙,辛勤地营建备有烽火的望楼。使洛都城的垛堞高与汉境都城相齐,宽广与之同模。城墙若断岸一般的高峻,如长长的白云一般耸立。用磁铁制成城门是以防带兵器的歹徒冲入,城墙上糊红朱沙焕发有色。

        五百年前经过一场宿冤大战之后的洛都,城中光景丕变不堪,受到来自‘金帝明邦’湃气玄黄的南山御海重轩昂的湃气神拳与凌虚门傲无天的凌虚掌余威冲击所致,通接护城河的清溪已被黄沙埋没,逐时渐变为道路,为清溪路。城里的人物事态早已被战中黄沙抹换的萧条了。交战初期,百姓们闻风迁移的迁移,逃的逃。也有好事观看,修为自以为良好的修行者不泛其中,现今皆为白骨铺路。当代的天子下诏将其名改为重光城,以寄其希冀。

        那时木草含悲,鹰逝蛇嚣。莓苔环井边而自生,蔓蔓野葛长满经衡纬道。废苑毒蛇、短狐遍布于院,阶前野獐、鼯鼠相斗于庭。木石精灵生长、山中鬼怪自来,野鼠城狐,在风雨之中呼啸,出没于晨昏之际。饥饿的野鹰在磨砺尖嘴,寒冷的鹞子正怒吓着弱小的鸟。伏着的野兽、潜藏的猛虎,饮血食肉。崩折的榛莽塞满道路,衢衡成为阴森可怕的古道。给人休闲自悠的白杨树叶早已凋落,离离荒草提前枯败。劲锐严寒的霜气,疾厉逞威的寒风,弧蓬忽自扬起,沙石因风惊飞。灌木林莽幽远而无边无际,草木杂处缠绕相依。

  乃若彩绘门户之内的绣花帐,陈设豪华的歌舞楼台之地;玉池碧树,处于射弋山林、钓鱼水湾的馆阁;各地的音乐之声,各种技艺的耍玩;全都香消烬灭,光逝声绝,自北方七若城来潮生计的美姬、南方少定城来求偶的佳人,芳心丽质,玉貌朱唇,没有一个不是魂归于黄泉之下,委骨于尘埃之中。饮过的孟婆汤,哪里还会回忆当日伉俪情深的欢爱,记不起一瞬相离的悲惨。护城河已经被黄沙填平,高峻的角楼也已崩塌。极目千里之外,唯见黄尘飞扬。聚神凝听而寂无所有,令人心中悲伤之极。

  天运可测,星辰为罗。命不可卜,局局如新,洛都抱恨者何其多哉!

        但是这里又在五十年前,天子铁威王决定下令修建荒废的洛都城,长达二十年之久,城墙、民舍、俯坻与城郊四野的水利、农田、栽树花了三十年的时间修缮与补给。由于工程巨大,复修期间有不少名门能为高超的修行者鼎力相助重建洛都成城。初始的提洛河歧流原本通向护城河济于农桑,因东山御海重轩昂与凌虚门门主傲无天两大高手交手使得洛都的川河改道,提洛河也在其中。汉王的军队在诸多正道人力帮助下,重光城的护城池中的水引封剑海溉流而下,使得城内外的勃勃生机起来,虽然没有当初的昌盛,但也免强成为一个县城规模。

他们六人走着走着便将靠近了城门,举头入目,见城堞上的士兵庄严且排齐地来来回回巡逻,略看得出是吊祭已经身亡的之前洛都的士兵一般,城墙中的垒石相切而成,有的光鲜如凝脂,好似改头换面的十八岁的少年。城上的阇台、谯楼、旌旗皆焕然一新,从凤凰城、少定城、七若城几番人口迁移于重光城。于是使现今的重光城人烟不再那么稀少。

守护城门的士兵看见他们六人走过来,皆机灵相顾,见是四个抱着刀剑的小孩和一个妙龄少女跟在鹤发童颜的道长身后。无论谁所见他们皆颇为诧异。当六人想通入孤城时,守城门的士兵伸手拦截喝道:“等等!你们要去哪里的?姓甚名谁?家址何处?”

“我等有要事通过贵城,希望诸位不要相阻去路,当通行施为好。”橐钥子道长不慢不快道。

“想通行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们需得把手上兵器留下,报上姓名,以好入簿登记。”其中一个穿着黑袍乌甲的士兵用长枪指了指那四个毛孩的怀中的兵器悍然说道。小妮子稍有一点惊慌失措,而橐钥子道长淡然自若,只是亸髫小孩一听到要御去他刀,他愤怒不可止,小手上捺在刀柄子上,想霍然拔鞘中刀。橐钥子道长用拂尘挡了亸髫小孩的手,清淡道:“这些孩子们喜欢舞枪弄棒,他们手上的玩物皆是直木所雕刻,各位长官须得逐一检验么?”那守城门的士兵不信所言,便上前夺了四个孩子的刀剑,嘿!果然是几把木制玩具。那孩子也惊愕所见,只不过不扬言事异而已。士兵再盘诘他们六人的姓名,答的甚是含糊,于是有意不让他们进城,以为是人贩子,便差遣一个小兵进城里去通报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