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隶属神秘组织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定魂柱
作者:昨日雨夜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2020-01-02 10:30:54 全文阅读

就像刚刚断电,漠北选择的位置断过之后短时间内是修不好的。

  光线变暗,漠北凭着自己对房间的熟悉,瞬间发动进攻,这次漠北不再漫无目的。

  而是隐隐向侧卧那边靠近,漠北这一动,直接减轻了自己正面的压力。

  因为漠北刚一动侧卧那边就挤满了人。

  “你们这些傻子,要不要太明显,是不是也很好奇,老子怎么知那老小子在侧卧,哈哈哈,那就是老子的神奇”。

  漠北嚣张的喊叫着,这时那些刀组成员才知道,人家试探他们头的位置。

  紧接着漠北全力进攻,并时不时躲闪夹击,这一刻漠北又搞明白一个成员“游刃有余”。

  “老小子,你别想着用你那机关跑,老子一断电,你动都别想动,

  现在老子给你两个选择,一个跳楼自杀,一个端坐着等死。”

  漠北下手越来越重,几乎刀刀见血,对于攻击,漠北利用房间内空间转换巧妙化解。

  并同时利用各种饰物的摆放发动进攻。

  漠北极致控制,几乎是不会让三个以上的刀组成员近身。

  而他自己凭借对房间情况的绝对掌握,时不时能打出一波一波的强伤害。

  漠北这样的进攻就像一阵阵奇袭,弄得这些刀组成员晕头转向的。

  不同的是今天他们的晕头转向付出的都是血的的代价。

  此刻的漠北真正将他理解的国术用到了极致,刀刀见血,刀刀要命。

  人越战越多,漠北越打越心惊,他没想到刀组仅外围成员就这么疯狂。

  回想前事,刀组韩城截杀是一次,这次截杀元家保安队长又一次,残杀保安梯队又是一次。

  尤其是残杀保安梯队老头这次,漠北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是一丝一毫没有放下。

  “那些老头那么可爱,他们做了什么需要你们这样残忍的虐杀,”漠北低吼。

  黑暗中,没有人看见漠北此时已经充满萧杀之气的眼神。

  漠北手中利刃犹如死神的镰刀,一层一层完成着收割。

  嘭一声巨响,漠北在躲避进攻的时候一位刀组成员一脚踢爆了一根立柱。

  刀组成员见立柱是中空的,他们似乎也受够了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随即他们疯狂用长腿鞭笞着中空立柱,“嘭”立柱崩塌。

  立柱崩塌的同时掉落了一个球形物体,刀组成员见状飞身一脚。

  球形的物体狠狠的砸向漠北,漠北躲闪不及,重重的挨了一记。

  球形物体在空中一闪而过,有几人发现那东西不太对劲。

  “什么玩意,”一连几人发出这样的疑问。

  趁着这个间隙漠北瞅了一眼砸向自己的球状体,那是一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骷髅。

  与此同时屋里也有几人看清了地上散落的东西,“是骷颅”。

  “他背叛了,”不知哪个刀组成员说了一句。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一直肆意跟漠北搏杀的人瞬间停了下来,漠北急退两步,收刀,警惕的看着四周。

  “刀组唯一不杀者,乳儿也,他背叛了,”一位组长模样的成员低声说道。

  就在这时屋子的电修好了,但刀组成员没有送电。

  “没有必要为一个叛徒徒增死伤,我们撤”。

  借着光,漠北看清了地上散落的东西。

  漠北头皮一阵发麻,“这是西域的定魂柱,”在古西域范围一直有定魂柱的传言。

  传言说,一般定魂柱用一颗女性头骨祭祀,能聚阴定邪。

  

  漠北其实一开始就有想到这是定魂柱,但他并未向婴儿这个方向想。

  在漠北心中人性还是有底线的。

  这根定魂柱漠北已经可以确认是由九颗女婴的头骨分两层堆砌而成。

  这样归置风水界称之为定魂源,极度阴邪,无比恐怖。

  这一年漠北渐渐揭开平凡世界的面纱,了解人性的阴暗面。

  然而这样的了解,让漠北总是轻叹,“人性邪恶的底线到底在那里”。

  漠北在思索,房间在此刻也变得安静,漠北知道那些活着的刀组成员已经离开。

  定魂柱的事是个意外,这个意外提早结束了这场战斗。

  其实刀组成员心里也清楚,今天只要他们不离开这间屋子,他们根本奈何不了漠北。

  刀组成员离开,漠北也没有追击,人力有时尽,这一点漠北很清楚。

  尤其是出了这道场,漠北并没有以一敌众的信心。

  推开大师的房门,大师端坐在桌案前,这套桌案以其精美的雕工漠北预估售价应该在百万以上。

  此时大师正泡了一壶好茶,见漠北进来,推出一个茶杯,砌上滚烫的热茶。

  “两百年前的宫廷贡茶,帝王将相才有机会品尝的精品茶,”大师缓缓说道。

  “大师贵庚?”漠北没有接大师的话茬而是直接问道。

  “八十七,”大师也不隐瞒。

  “几尽耄耋,为何还不知足?”

  “自知死期将至又为何会知足”。

  “人性的底线到底在那里?”

  “你看不到的就都是底线,怎么?不想尝尝帝王将相的口味?”

  “拜托大爷,喝茶晚上会睡不着。”

  “是怕有毒吧。”

  “毒对现在的您可绝对是好东西,所以恐怕大爷不会舍得将毒给我用吧”。

  “你师承何人,凭你的水平,你的师父绝不会籍籍无名”。

  “不好意思,师父名讳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抓紧去死吧,我很忙的”。

  “你知道吗?若不是定魂柱被发现,现在肯定很热闹”。

  “你做了什么?”

  “报警,同时把刚刚发生的视频发给警察局,哈哈哈,实话告诉你你的茶杯中我也放了剧毒,只要你碰杯子就会中毒而亡”。

  听了这话,漠北举起茶杯一饮而尽,“真难喝”。

  大师看见漠北直接喝下茶水,眼睛顿时瞪大,“你不怕死?”

  “老子是最怕死的,只是老子更看不得坏人嚣张,师父说过,怕死可以,决不能装死,更不能见死不救”。

  漠北说到最后低下了脑袋,他想起了师父慈眉善目和他的谆谆教导。

  霎时,漠北猛然抬头,怒视道,“警察来了又如何,你觉得我会怕他们”。

  这个大师的心思不可谓不歹毒,普通警察过来,就算仅仅只是刀组外围人员,都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好在漠北在警察来之前已经化解了危机。

  大师在定魂柱被打破的瞬间就已经服毒,而且看样子服的也绝对是剧毒。

  勉强跟漠北说了这么多话,此刻脸上已经露出痛苦的表情。

  没多大会,大师嘴角流出鲜血,紧接着缓缓底下脑袋,咽了气,“你说过不会见死不救,为何不救我”。

  “傻逼吧,师父说的见死不救指的是好人”。

  “咚”一声巨响,房门被破开,激光点跟手电同时照进屋子,最前方是两个防暴盾牌。

  其后是步枪突击组,紧接着是六人小队。

  这是特警进攻的典型队形,随后一阵阵的破门声和控制声传来,最后就只剩漠北待的那间房了。

  差不多有四秒没有声音,漠北正疑问,结果一个闪光弹就扔了进来。

  “我应该想到的,”漠北轻语,轻轻一跃,一脚将闪光弹踢进茶案的黑洞洞里。

  “你们进来吧,我束手就擒,”漠北大吼。

  “双手抱头,开门,自己走出来,”外面的特警大声吼道。

  就在漠北起身准备走出来的时候,门口的特警队员突然喊了一句,“什么?收队?”

  漠北眨巴眨巴眼睛,“终于清静了”。

  漠北又缓缓坐回大师对面的椅子上,“如此惜命,却死的足够悲壮,是个爷们”。

  漠北品着茶,思索着,这时外面已经开始处理尸体,也有法医正相继赶过来。

  不过始终没有人进入漠北待着的那个房间,直到日落西山,那个房间进来四个人。

  “这个人我们带走,你也需要跟我们走,”四人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开口道。

  漠北揉了揉眼角,“好啊”。

  一个可以容纳百人的巨大房间,此时只摆着一排十个藤椅,和对面五米外的一个小圆凳。

  小圆凳属于那种可爱型的,只有二十公分高,藤椅稍稍有个弧度,将小圆凳包围在里面。

  清晨,寒意十足。

  漠北揉着眼睛走进那个巨大的房间,此时房间里正正襟危坐着形形色色的十个人。

  男女比例三比七,女性较多,准确的说美女比较多。

  漠北大概瞅了一眼,瞬间来了精神,急忙开始打招呼。

  十人没有一个理他,漠北无趣的坐在那个小可爱上。

  漠北刚坐下。

  “漠北先生,我们将在这间屋子对你进行一次问答,这次问答要求你尽量短的减少思考时间,

  你回答的越快越好,我们要对你进行整体评估,最后决定你是否成为罪犯,

  如果你回答一个问题超过五秒问答会立即结束,那样你将直接进入司法程序,

  当然,其中问题你如不会你可以直接告知我们你不会,我们会调查真实性,

  你若有一个问题欺骗我们,同样会直接进入司法程序。

  你有前科司法程序你应该了解,我就不多做解释,听明白了吗?”坐在较为中间的那位男士直接开口。

  “明白,”漠北轻语。

  问答在这一刻已经正式开始,这个,漠北从他的眼神中就已经看出来了。

  “姓名?”漠北左手边第一个率先开口。

  “漠北”。

  “年龄?”漠北左手边第二个开口。

  “二十七”。

  “民族?”第三个开口。

  “汉”。

  “家庭住址?”

  “联系电话?”

  “父亲姓名?”

  “母亲姓名?”

  “分别联系电话是什么?”

  “喜欢什么运动?”

  “讨厌什么颜色?”

  “谈过几次恋爱?”

  “恋爱对象是谁?”

  “为什么分手?”

  ……

  整个问答环环相扣,而就单单这些基本问题整整问了四个小时,漠北虽然疲惫,但都尽力回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