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界凡世录 > 正文
第十七章: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作者:未来星空  |  字数:3409  |  更新时间:2019-11-19 17:35:09 全文阅读

“我不知,莫不是来自M78星云!”

百里扶苏捂着嘴,惊道。

当然,他是在逗仙女儿呢。

见着百里扶苏没个正经,仙女儿又是一个白眼甩来。

“别闹,给你说正经事儿呢。”

“噢噢,好好好说正经事!”

百里扶苏又是立马做出一副正经样,眼眉微皱。

“扶苏,你瞧着你脚下的这片土地,如何?”

“风好,云好,人好,景好。”

百里扶苏微笑道。

“真有如此好吗?”红仙女儿挑眉问道。

“当然,我见过的风景很多,也很久,我说好,就是好。”

百里扶苏俯瞰这片土地。

曾几何时,他也是大骂过这贼老天,怎么让的他就是死不了。

可至如今,他到还是得谢谢这可爱的老天儿,让他能见过这诸多有趣的风景,遇过诸多有趣的人。

“那你是喜欢现在的风景,还是往昔的风景啊。”仙女儿又是问道。

百里扶苏不知道那往昔到底是何时,不过大抵应该是他的故乡,虽说故乡很美,可现在也很美,想了想,还是择中的好。

“各有千秋。”百里扶苏摊了摊手道。

模棱两可的回答倒是让的仙女儿有些头疼,也就懒得再绕弯子。

“那你跟我走吧,去瞧瞧别的风光。”

仙女儿指着身后那道门户。

百里扶苏瞧着那门户,黝黑神秘,流光似炫彩在其身上流动。

不过,这些可不是百里扶苏所关心的地方。

“哪里的风光,比这里好吗~”

闻言,仙女儿摇头微笑,说道:

“各有千秋。”

“好,我去。”

百里扶苏瞧着仙女儿这样说了,忙声答应道,他可想着再去瞧瞧与这座山河不同的风光。

不过,还有没有一些其他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爽快,那便走吧。”

“诶,等等,山下还有一人”

见着仙女儿就要走,百里扶苏连声喊道。

黎仙女转过头,瞧着百里扶苏。

“他自有他的机缘,你不必担心。”

闻言,百里扶苏没有说话,只是又转头再瞧了瞧这个山河。

随后便是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那道门户。

仙女儿倒是未曾忙着进去。

只是身躯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山下而去。

而进入门户的百里扶苏,则是渐昏睡了过去。

随着人去楼空,珠峰恢复如常。

——

“二少爷,二少爷!快起床了,今日可是大少爷大婚之日啊!”

百里扶苏可是睡的正香,在他的回忆内,可是有着许多年未曾睡的如此好了。

可就是如此香的觉,居然被吵醒了,这怎能忍啊,必须起来骂他丫的。

可睁眼一瞅,百里扶苏却是有些懵了。

古色古香,木椅门窗,挂满名画栽着艳花的房间,像极了……

强撑着有些麻木的身躯,他只当是后遗症了,百里扶苏缓缓推开房门。

他口中喘着粗气,嘴巴干裂,眼角不知怎的有些微红,但可以瞧见的,是有泪珠在其内盘旋。

浑然不理在门口等候的人,百里扶苏赤裸这身子,缓步走向院子。

此刻的百里扶苏,充耳不闻院中那人的呼喊,只是瞧着这院子,那株花,那颗树………

身后仆人见状,忙上前喊道。

“二少爷,你这是干啥,虽说这不是冬日,可也不能光着身子啊,快回去穿上衣物,今日可是大少爷的大婚,耽误不得。”

本是不想言语的百里扶苏,听着那大少爷几个字,猛地回过身来。

大少爷…大婚!!他回……回家了!!

强忍着心中思虑,百里扶苏回了房,在小婢女的照顾下,穿上了衣物。

墨青长袍,黑色布靴,腰悬流星佩,束发高冠。

话说,百里扶苏还是穿上如今这身看着要舒服些,比之现代,到还真有些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到底还是古人。

百里扶苏跟着侍从,从院子走出,向着大厅行去

而这一路所见,虽说与他记忆中大相径庭,可却也有了些不同,比如,那笼中的鸟儿可不是鹦鹉,那个花盆种的也不是月季,再比如,往昔最喜爱的那个池塘里的莲花也是不见了踪影。

再瞧了瞧前方带路的侍从,他可是从未见过,这不免让他生出一丝忧虑。

再往前行,已是可以瞧见大厅,那热闹非凡的场景倒是与记忆中差不多。

自顾自走了进去,待得瞧见了那几个与往昔记忆相同的面容,百里扶苏轻舒了一口气,强忍眼中泪滴,颤抖的手拍了拍身前的倩影。

“诶,扶苏来了,找位置坐着,仪式马上开始了,今日可是大哥的好日子,你可不要捣乱啊。”

这正是二姐百里新月。

听着熟悉的声音和叮嘱,百里扶苏眼中泪滴再也无法阻挡,霎时便是滑过脸颊。

然百里新月已是转过了头,没有看见这一滴留存了千年的泪珠。

轻拂去脸上泪滴,百里扶苏未曾言语,只是静静坐在哪里看完了整场仪式。

两次观看,心中所思所想截然不同,人生百态,百里扶苏已是尝遍,且沧海岁月匆匆,流年似水光阴,其中趣味,足以百品。

一念及此,百里扶苏嘴角微斜,他不知为何会回到这里,也不知仙女儿说的各有千秋的风景又在何处,只有等仙女儿来找他方能解惑了。

——

等着仪式到了尾声,百里扶苏独自溜了出去,想着去瞧瞧那千年没有见过的又熟悉又陌生的景色。

宽敞街道,诸多小贩叫卖,又恰逢这成都府第一大家百里家内有喜事,便是更显热闹了。

离着老远,便是闻到微风带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包子香,霎时便勾的百里扶苏肚子咕噜噜。

循着香气,百里扶苏拐入另一条街,景色大开,这处街道四处皆是吃食,只一眼,便瞧见了不下十处,倒是与后世那小吃街有的一比。

而在这般热闹景象,百里扶苏也是找着些熟悉的情景,记忆中的自己可称得上是纨绔子弟,虽说尚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儿,可那时若任着百里扶苏继续纨绔,那可就不一定了。

不过还好,他还没来得及纨绔就发生众多事情,若不然,后世历史记载怕也会有他百里扶苏的风光一笔了。

轻笑了笑,百里扶苏像是想起了些什么,很是高兴。

可想归想,手却也没闲着,左手一笼包子,右手一袋蜜饯,腰间还不知挂着何物,甚是逍遥。

——

是夜,百里扶苏提着壶酒,跌跌撞撞踏入了百里府。

中堂门口站着一人,百里扶苏是从未见过此人,只是看情况,应当是这百里府的管家吧。

见着百里扶苏回来,便上前说道。

“三少爷,老爷与夫人等你多时了。”

“好。”

百里扶苏挥挥手,表示知晓,自顾自向着偏房走去。

偏房门外,百里扶苏瞧着房内烛光映照出的两个身影,他难有的有了些忐忑。

他不知以何种心情,或者何种态度去见这两位对他来说既熟悉可又陌生的人,心中很是凌乱,忐忑不安。

深吸口气,百里扶苏提着心敲开了房门。

“三儿,回来了。”瞧着百里扶苏进了房门,百里夫人开口说道

语气轻柔,满目关心。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问候。

虽说早已有了些准备,可依旧免不得心中一酸,毕竟,按着时间算,已是千年未曾听到过这声音了。

“嗯,回来了。”

有些哽咽的声音答道。

是啊,他终于回家了,虽说家有些地方变了样,可终究还是个熟悉的家啊。

“好啦,大男人有何好哭的,今年未曾中榜那便明年再去,爹娘支持你。”

百里正渊说道。

闻言,百里扶苏倒是一脸懵,中榜?

他这是去参加了科举考试?

不过虽说心中疑惑,可百里扶苏还是点头应道。

次日一早,百里扶苏便起了来,想着仙女儿何时能来找他,他现在心中可是满腹疑惑,且他一身浑厚的气机也是消失全无,期望着他能给他解惑呢。

——

第一日,仙女儿没来。

——

第二日,仙女儿没来。

——

第三日,仙女儿没来。

一年……

两年……

十年……

——

这年的某一天,百里扶苏悄然发现,他的脸上,生出了一丝皱纹,发梢有了一抹亮白。

他,在变老。

可仙女儿依旧不见踪影。

又是二十年…

他又再次经历了父母归去,可是心情已是截然不同,除去他百里扶苏未曾婚配外,父母也是了无牵挂,走的很是安详。

而上一次,便是二老的葬礼他都未曾现身,只是一人躲在暗处独自流泪罢了。

——

再是几十年。

大哥二姐相继西归

他也已是垂垂老矣,弓背驼腰的老者,百里府如今也是由着大哥的儿女把持着,且家中教养风气很好,几位侄子侄女也是极为恭敬与他。

他每日也就提着一只木凳,坐在自己院子那株菩提树下,盼着某日能看见从那天边飞下一位白衣仙女儿。

可始终没能瞧见。

再过几年…

他现在已经不能再去菩提树下了,这副苍老的身躯已是支撑不住了。

如今每日只能躺在床上,只剩思绪万千。

直到某一天……

睡梦中的他,原本幽暗漆黑的梦境,闪起了亮光。

他的身体又能动了,眼睛也是瞧的清晰了,那株菩提树还是在哪儿,还是往常的模样,好似一片叶子都未曾掉落。

他又开始坐在菩提树下,又开始期待着什么。

而床上的他,呼吸声渐弱,直至消失全无。

他死了。

他的死很快被发现,百里府举府哀悼,挂起了白布,吊唁三日。

虽说人死事大,可对于生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眼前的日子。

很快,百里府上下恢复了常态。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坟头长满了花草,可还是有记着他的人每隔一年便来清理清理。

而等着他渐渐被人遗忘,便是连坟头都不知在何处了,被花草覆盖。

而在梦中,百里扶苏枯坐树下,若不是还是那等老朽模样,怕是会让的人们以为这是成佛了。

某日

不知何年何月何日的某一日。

百里扶苏看着地上的字,嘴角微抿。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看到这些字时,他心中已是有了明悟。

似梦似幻,若真若假。

一切皆有定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