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DOTA之大魔王 > 正文
第一章 文斗高手
作者:七天七夜  |  字数:4344  |  更新时间:2019-08-29 00:06:27 全文阅读

羡2021年,9月,武汉。

一颗铮亮的光头在中大图书馆前的广场上格外引人注目。

何况这颗光头身后还竖着一杆大旗。

旗面上书几个鎏金大字:2018年,中大DOTA联赛冠军。经管系DOTA选手招生处。

只是大风刮过,将前半段卷起,只剩下经管系DOTA选手招生处这几个字来。

光头名叫杨铮,今年大四,是经管系DOTA系队队长。

人如其名,铁骨铮铮。

在去年中大DOTA联赛中被艺术系2:0带走后,走出体育馆的杨铮就直接去了理发店。

“光头。”杨铮干脆利落。

看着面无表情的杨铮,理发师也不敢多问。

手起刀落,风卷残云,一颗让理发师自己都觉得是从业十年来最得意的杰作就此问世。

杨铮却是哭丧的脸,问道:没稍微留那么一丢丢么?

对于丝毫不懂得欣赏艺术杰作的杨铮,理发师没好气道:“不是还有眉毛嘛。”

让杨铮心里稍微好受点的是理发师对于这颗光头十分满意,示意免单。

坐在大旗下的杨铮现在有些无奈。已经快11点了,桌上的报名表上依旧是一片空白。

让杨铮更无奈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位名叫夏凡尘的男生。

原本宿舍的几个牲口满满答应今天来陪自己招生,只是今天一早瞧见几个牲口打扮的花枝招展,杨铮就明白招生没戏了。迎新才是大四老鸟们永恒不变的主题。

杨铮心中默默鄙视和诅咒,老姑娘们都瞧不上眼的玩意儿,小姑娘会喜欢?

但是相比夏凡尘的到来,杨铮宁愿孤零零的一人。

用杨铮的话说,我们八字不合,五行犯冲。

只是面对夏凡尘一脸愧疚和赎罪的表情,杨铮也不好板起脸来赶人。

夏凡尘何许人也?

杨铮的光头就拜他所赐。

夏凡尘这个名字乍一听上去刚猛无比,何况他还有个更刚猛无比的DOTA2分数,8000分大神。

8000分是什么概念?放到全球任何一个服务器都能挤进前一百的猛人。

刚好这个猛人还是经管系的大一新生?经管系无不欣喜若狂。

夏凡尘这名字听着也越发吉利。

惊闻夏凡尘大名的大其他系队也是一股山雨欲来的人心惶惶。

夏凡尘也成为中大DOTA历史上唯一一个不需要通过考核就进入系队的猛人。

然后...

然后夏凡尘第一场比赛就被艺术系那像花儿一样的妹子中单,砍瓜切菜一般,单杀3次,压了两级,从此再也没迈过河道。最后被击杀数定格在20次,再创中大历史。

夏凡尘也很光棍的承认这账号是自己表哥的。原本自己设计的路线是借着8000分的噱头,混入系队打个辅助,发挥不好就说感冒发烧;发挥好就找个好好学习力求上进的借口,赶紧从系队退出。具他自己估算,只要去系队镀了层金,撩妹成功率至少提高50%。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恰好在比赛前一天晚上,系队的中单阿吉因跑步看美女分心,一不小心撞在足球架上,腿脚都没事,手却骨了折。系队只好临阵换将,将这位貌似8000,实则3000的大神赶鸭子上架,接着就遭遇到了艺术系妹子的非人道主义待遇。

用夏凡尘的话来说,我也很难过啊。

不过好在这是大学,大家调侃之后便风轻云淡,除了沦为大学的一个传说,到也不会有人刻意上纲上线,穷追不舍。

哪怕主动承担责任去剃了光头的队长杨铮,都没为难过夏凡尘半点。

但夏凡尘觉得自己挺对不住杨铮的。

所以哪怕图书馆前的广场上烈日当空,夏凡尘也愿意陪杨铮坐在这里。

“这里是DOTA系队报名处吗?”

就在杨铮收拾收拾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

杨铮抬头,一个身穿黑色T恤,长发齐眉的男生站在他跟前。

让杨铮感到意外或者感兴趣的是这男生背着一个RAZER电竞背包。

高手?

杨铮狐疑的看了眼夏凡尘,这货当年也背着一个电竞背包。

夏凡尘当然明白杨铮眼神中的意思,所以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是,我是队长杨铮。”杨铮回过神,“你是来报名的?”

“嗯。”

杨铮递过报名表,狐疑归狐疑,终归今天的招生算是开张了。

“前面两栏填写姓名和联系方式,后面填写擅长位置和擅长英雄。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写上自己的DOTA2分数。”

男生接过报名表,毫不犹豫的写下姓名。

夏凡尘瞧见幕席两个字,惊讶道:“你是幕席?”

男生点点头。

“城南高中的幕席?”夏凡尘继续问。

“是。”

“你认识?”杨铮疑惑道。

“你没看今年校内的BBS?”夏凡尘显然有些激动。

作为大四老鸟的杨铮已经很久不上校园BBS,因为那些曾经让他觉得很神奇的事情已经变得稀松平常,大四的老鸟,啥大风大浪没见过。

但让杨铮没有想到的是今年的BBS上发生了一件足够神奇的事情。

起因是一个叫做越钩沉的大一新生,自称可以改变中大DOTA系队格局,并贴出了自己的DOTA分数,7000分。末尾还很臭屁的说道,猜猜我是哪个系。

很快就有人给出了答案,一定不是经管系,经管系非8000分大神不收。并附有当年夏凡尘手中账号的截图,引的老鸟们一阵喧哗,玩归玩闹归闹,别拿我尘哥开玩笑。

没过多久,就有另外一个叫做周礼的新生贴出了自己的DOTA分数,7400分。并嚣张至极的@越钩沉,你猜我打不打的死你?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就有许多考取中大的新生加入进来,自认一生不弱于人的各路高手纷纷贴出自己的DOTA2分数,也有3000分的鱼塘霸主询问3000分能否加入DOTA系队,哪怕打个替补也好。

富有商业头脑的BBS管理者,很快就根据分数高低整理出来“中大新生十大高手榜。”

并在榜单下面附带押注功能。当然,押注的筹码是论坛币。

就在尘埃落定,周礼以7400分暂定为榜单第一高手之时。有一人发帖问道,为什么没有幕席?

没想到此贴一出,论坛下面便有无数人跟帖询问,为什么没有幕席?

“幕席是谁?”

“兄弟,你不是武汉人吧?”

“对。我是山东的。”

“难怪。武汉打DOTA的高中生都知道,幕席可是一个人挑了红金龙网吧的高手。”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兄弟,红金龙网吧手下的红星战队可是参加过MINOR的队伍。在二线职业队伍中也是排的上号的强者。”

“把职业队给挑了?这么厉害?”

“还有更厉害的,你要不要听?”

“什么?”

“他是六棉幼儿园毕业的。”

“六棉幼儿园???”

“知道六棉幼儿园第一中单是谁吗?”

“曾经的世界第一中单,430?”

“幕席是第二任六棉幼儿园第一中单。”

“.......”

迫于舆论的压力,或者纯属恶搞的心思,BBS上的管理员不得不追加上幕席的名字。

只不过有人说幕席8000分,有人说9000,而且都是言之凿凿,甚至有人说是站在幕席身后亲眼所见。

管理员无奈的将幕席单独拎了出来,并在他身后画上一个大大的X号。

中大BBS上最神秘的高手,幕席。

“他是挑了红金龙网吧的高手。”夏凡尘激动的对一头雾水的杨铮说道。

“经管系今年又来了一个高手?”

“8000分,还是9000分的大神?”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入杨铮耳中。

杨铮不用回头就知道是现任新闻系队长,张子健。

杨铮大一的时候,经管系是那届的联赛冠军,新闻系当时还是个弟弟。不过自从第二年张子健那一届来了他和另外一个猛人,新闻系便一跃成了中大联赛四强中的常客。而杨铮所在的经管系则是在ID叫做妻管严和机灵鬼的两个猛人退学之后,一年不如一年,直接从冠军队变成鱼腩。

杨铮回过头,斜着眼问,“是不是高手,关你P事?”

张子健笑道,“当然关我的事,要是经管系来个跟我一样的猛人,岂不是咸鱼翻身一步登天?”

张子健说话的时候,眼角有意无意的瞟向不知道何时站在幕席身后的一对男女。

女的身材高挑,婀娜多姿。

余光见那女生视线转向自己,张子健的声音不由得提了提,对幕席道,“你就是BBS上传言挑了红金龙网吧的幕席?要不要SOLO一把?”

幕席将填完的报名表递给杨铮,冲张子健撇了撇嘴,对杨铮道,“他是中大第一人吗?”

杨铮笑道,“第一人?得问步老虎答应不答应。”

张子健不服气道,“我要是自称第二,有谁敢不答应?”

幕席打量了一眼张子健,哦了一声。

张子健道,“哦?是怕了?”

幕席摸了摸鼻子,“是不配。”

说完直接无视掉张子健,走进人流之中。

张子健脸色通红。

杨铮爽朗大笑,不管幕席是不是高手,至少很对胃口。

幕席走掉之后,在美女面前落了下风急于找回场子的张子健调转枪口,讥讽道:“我说杨铮,你SOLO打不过我,带队又干不过我们新闻系,你有啥好笑的?”

杨铮用手指了指迎风飘扬的大旗,鎏金大字迎风招展。

张子健不屑道,“你们那一届校队可是获得全国高校联赛冠军的队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系有两名校队主力。你怕不是跟在他们二人身后混了个中大联赛系队冠军罢了。这样说来,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傻人有傻福?”

杨铮还未答话,站在美女身边有些清秀的男生开口问张子健,“你有冠军吗?”

张子健傲然道,“暂时没有。不过对于有实力的人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我看未必。”

张子健反问道,“未必?”

那男生道,“俗话说,傻人有傻福。S B未必。”

张子健正欲发作,杨铮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

中大的老鸟都知道杨铮很好说话,但杨铮也有不好说话的时候。

“经管系今年最好别碰上我们。”张子健撂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开。

“拦着他干嘛?怕我打不过他。”面容清秀的男生望着张子健的背影,语气却是十足霸气。

“DOTA上的事情DOTA中解决。你是来报名的?”杨铮觉得眼前这位学弟格外顺延。

“不是,陪这位美女来的。”面容清秀的男生道。

“队长,我叫步烟儿。”身材窈窕的美女上前自我介绍。

“司职5号位,擅长各种辅助英雄。”步烟儿明眸皓齿,吐气如兰。

杨铮接过步烟儿手中已经填写完毕的报名表。

“你呢?”杨铮询问清秀男生。

“我叫陈青之。擅长跳,唱,RAP和篮球。”陈青之笑道,“就是不会打DOTA。”

“你不会打DOTA?”步烟儿柳眉微皱,疑惑道,“你刚一路上跟我聊了那么多关于DOTA的事情?你不会打DOTA?”

“看的多,还真没打过。”陈青之道。

接着爽声笑道,“不过你要是喜欢打DOTA的男生,我可以学咧。”

步烟儿的脸微微有些红,这算是表白还是玩笑?

“杨哥,何德网吧怎么走?”陈青之自来熟。

“在堕落三街,从这里往前直走,穿过一个小铁门就能看见。”杨铮道。

“OK。回见。”陈青之对步烟儿和杨铮他们挥挥手,大步流星。

“老大,你说他们是不是高手?”夏凡尘和杨铮坐在食堂里狼吞虎咽。

“不知道。”杨铮道,心想有你珠玉在前,我现在看谁都像是冒牌高手。

“我觉得是。”夏凡尘不死心。

“不过我能确定一件事。”杨铮道。

“什么事?”

“文斗高手。”杨铮笑道。

“幕席自不用多说,是挑了二线强队的高手。至于陈青之...”夏凡尘欲言又止。

“陈青之怎么了?”

“你有没有看到陈青之的那双手。”

杨铮点点头。

“他说要去何德网吧,他不会是要去挑了何德网吧吧?”夏凡尘一惊一乍道,“扮猪吃老虎,撩妹成功率百分百啊。”

“何况是步烟儿那样的大美女,不用套路铁定追不上啊。”

杨铮终于忍不住说了声,滚蛋。

中大行政楼,学籍管理处。

一个身穿白色T恤的瘦高个,面容清爽,剑眉星目。

他递给一位中年妇女自己的学籍资料,微笑道:“您好,我来恢复学籍。”

“姓名。”

“齐烟雨。”瘦高个回答。

中年妇女将姓名输入电脑。

齐烟雨,男,2017级经管系学生。

2018年办理休学。

七天七夜
作者的话

咿呀咿呀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