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三国杀之钟会牌 > 正文
第一章 追名逐利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2184  |  更新时间:2019-08-26 11:24:53 全文阅读

不知走过多少路,意识亦是时而清醒时而模糊,眸色一如既往,半分复杂半分伤痛,更多的却是默然与仿若从未出现的惶恐。

  胸口处一道欠灰色的伤痕,并不明显,却隐隐作痛,似曾回想起你说的:

  “不追名逐利,就不会中毒。”

  世人皆知,人生只有脚踏实地,一走一步,才能踏踏实实成就一生。当然,也不乏存在些许捷径,有的被淡忘而后遗症严重,有的却自始至终包含着剧毒。

  “士季啊,多亏了你的谋划,我们才能成功打死那头野猪,这是烤好的肉,你尝尝吧。”

  并不大的村庄,从我流落到这里,已经三天了,这里村民虽然和睦,却时时刻刻发生在不大不小的危险。例如并不深却难以出来的沼泽,糟蹋庄家的野猪,以及…以税务为由的强盗。

  胸口浅灰色的伤痕并不明显,亦无丝毫痛处,就像是被浅灰色的笔画出来的痕迹。朦胧间回想起那人说的话:

  “士季,你想要权利吗?”

  回想起那银色的刃,士季,试剂,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狠狠咬着嘴边的肉,回想起父亲年迈的脸,母亲离去时欢喜却不甘的神情,眸中淡色的凄凉似乎无从遮掩,姜叔:

  “士季,你又想家了吗?”

  我淡淡望着他,没有欢快,亦无凄凉,唯有平淡:

  “叔,若是掌握权利,是不是就不会被欺负。”

  愚昧的村民中,姜叔算是唯一一个存在智慧的人。

  他眸色深邃,大手轻轻敲打我的头,仿佛并不打算言语,却也无多少疼痛:

  “士季啊,你要清楚,权利只是一块敲门砖而已,就像我们养牛,从一个小牛犊到一群牛,需要的不仅仅是敲门砖,还有自己的思考。”

  这番话我自是一字未懂,但我想他应该有他的深意。

  三天前我和兄长在河边游玩,兄长是有大才之人,总会说着一些我不懂的话,虽然他是嫡子我是庶子,但除了人前的规矩也不见他给我难堪,所以我们的关系并不冷漠,那时的我自是十分依赖兄长。

  兄长告诉我,湖边的亭子里有个高人,若能成为他的弟子必然能在将来大有作为。我似懂非懂随着兄长去拜见那个高人,那人一头白发,银色的眉宇间闪烁着明暗之间的光泽,兄长走后他留我说了很多话,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唯独昏迷前的那句格外清晰:

  “士季,你渴望权利吗?”

  世间的捷径各有各的凶险,但高人告诉我,放弃的那天,不仅不会中毒,还会为我准备一条退路。

  我虽然不懂,却并不认为高人与兄长会害我,迷迷糊糊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之时高人不见了踪影,我出现在一户村民的家中,收留我的大叔姓姜,我就叫他姜叔,他告诉我,他是将来会辅助我的人,现在的一切只是为将来准备的敲门砖而已。

  胸口银白的伤痕,我明白这并不是梦,这个种种危机却并不致命的村庄,就是高人师傅为我准备的敲门砖。

  今天号召村民打死了强盗,姜叔告诉我,在村民的眼中,我已经被神话了。

  我抱以冷笑,若非我逼得他们入绝境再引导强盗那可怜的智商入沼泽,又怎会轻而易举,纵然如此,村民的愚昧仍旧只知道坐以待毙罢了。

  我从未做过君子,自不会管那些条条道道,只有姜叔敲我头指导我时,我才会在人前做出正人君子的样子,即便是如此,他还是常常摇着头,告诉我,这样的我是成不了正在掌权的人的。

  不久之后,兄长就把我接回了家,兄长告诉我,高人已经走了,并询问这几天都教了我一些什么知识。

  看着兄长满怀期待的目光,我缓缓诉说近日村庄的故事,但对胸口的伤痕自是只字未提。

  兄长思考片刻,缓缓开口:

  “士季,你不会是寻常人。”

  几天后,父亲带着我去见帝皇,兄长浑身大汗,帝皇问兄长,汝为何出了如此多汗,兄长答:

  “臣战战兢兢,汗如雨下。”

  帝皇又问向我:

  “我只好答,臣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自此,我开始背负起天才的名号。

  胸口伤痕微微作痛,我清楚,自此,我离权利中心更进了一步。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手中的权越来越重,领军的将领中有了我的一席之地。讨伐蜀国的战役至关重要,我命许仪为先锋为我开路,却不曾想过,差点使我命丧黄泉。

  前面军士均无事,唯独到我过那座桥之时差点连人带马摔了下去,我恼怒,师傅姜叔的话全然抛在脑后,执意要将其斩杀,纵然无数将军阻止我,甚至有的职位在我之上,我仍是不管不顾,毕竟军令如山,许仪死后,有人对我表示不满,但军中我的命令却明显好使了许多。胸口的银色伤痕忽然疼痛了起来,带走淡淡的炽热感。我似乎明白,这只是开始。

  胸口的伤痕越来越像一个即将睁开的眼睛,我清楚,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夜深,我梦见了师傅,他依然白发银宇,却对我叹了口气:

  “士季,或许权利根本不适合你。”

  我淡笑,却不加掩饰那份得意,纵然不少对师傅的敬重,我仍是自负开口:

  “师傅,总有一天,蜀国会灭亡在我的手里。”

  师傅银色的眉宇间忧愁密布,拿起手中拂尘敲打我的头:

  “士季啊,你不该染上这份因果。”

  我摸了摸略带痛处的头,偷偷看了眼师傅,小声嚷嚷:

  “我要当王者,不会一直甘居人下的。”

  师傅震怒,狠狠的用拂尘打我,我跑啊跑,然后就醒来了。

  思考许久的我又回到那个村庄,平静的村庄中不知何时到来了一个人,那人满目疮痍,眼角带着并不清晰的血色泪痕,怀中抱着一个巨大的箱子,仿若其中藏着稀世珍宝。我不由得产生些许好奇,姜叔告诉我,这人是真正的智者,手握重权,精炼策数,此时我难免对他有些不屑一顾。姜叔一巴掌拍向我的头,就像师傅教训我一样,我吃痛低咕道:

  “不就是一个流浪者吗?”

  姜叔大怒:

  “士季,是谁教你的,竟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

  天下英雄,我不由得冷笑,世间唯一可以相信的,只有手中的权利而已,天下英雄救不了我的母亲,也帮不了我的处境,问鼎天下的路,终究不是坦途,以我之自负,自不会将失败者放在眼里,成王败寇谁也无话可说。

闭上眼看见天堂
作者的话

这是一篇因为个人对历史上钟会喜好的小故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