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五六 家家自有乾坤图(1)【二合一】
作者:我是蓬蒿人  |  字数:5399  |  更新时间:2020-01-29 21:55:27 全文阅读

今日朝堂事务繁杂,宰相徐明朗处理完公务,从中书省下差的时候,燕平城的大街小巷已经点亮灯火海洋,他在皇城门前上了自家马车,鲜有的催促车夫将车赶得快些。

近来在朝堂上诸事不顺,尤其是五军都督府推进缓慢,随着秋猎结束,许多世家大族从京城回了地方,这就使得五军都督府无法从搁置状态摆脱出来。

一手建立监军制度,让文官首度在禁军中实现了节制武将蓝图,在朝堂上呼风唤雨惯了的徐明朗,如今深陷这种力不从心的局面,平日里心情自然谈不上好。

宰相心情不畅,日子难过的人就多了,从中书省到宰相府邸,大到六部尚书,小到家丁护院,这段时候都过得战战兢兢,稍有小错,就会迎来无法承受的悲惨遭遇。

短短月余时间,中枢被贬谪的官员,就达到了以往半年的数量。

一家牙行犯倔的驴子,冲撞宰相大人的车架,那间在燕平城开了五十多年,颇有善名的牙行第二日便被官府查封,关门大吉。

这般日子过得长了,莫说人受不了,宰相府的珍玩宝贝也经受不住摔打,损失惨重,惹得宰相的老发妻没少心疼落泪。

下面的人聚在一起合计多日,想尽了各种办法,希望可以让宰相心情好转过来,一时间宰相府的库房,都被各种珍宝字画古玩堆满了。

产自南海的走盘珠“鲛人泪”,来自西域的八宝琉璃器,东海的夜明珠珊瑚玉,辽东的海东青等等等等,多得数都数不清,笑得合不拢嘴的宰相发妻,都不得不另建一座宝库,来安置多出来的宝贝。

但即便如此,宰相大人也没有露出哪怕一丝笑容。

就在大小官员,无数俊彦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情况忽然在一夜之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当参知政事刘牧之,在某日的大朝会上,骤然看到红光满面、笑意盈盈,亲和随性跟五品“小官”相谈甚欢的徐明朗,几乎要被惊掉下巴。

宰相在中书省处理公文,一名小吏在送折子时,不小心打翻了宰相珍爱的砚台,就在小吏跪地请罪,其他官员闭上眼睛,以为宰相要像近来一样,将这书吏活活打残的时候,他们竟然发现宰相大人并未介意,一笑了之。

这下官员们终于确认,宰相大人的心情不仅摆脱了阴霾,而且是一下子就到了艳阳高照的天气!

大喜过望的世家重臣们,连忙互相打听消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让宰相大人有了如此改变,将大家从水深火热救了出来,这般强大的威能,实在是应该接受大家的顶礼膜拜。

在众多手眼通天、消息灵通之辈孜孜不倦的挖掘下,真相很快水落石出。

这个答案让人意外。

但细细一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白发红颜,向来是文人士大夫们喜闻乐见的风流佳话。

不错,这一切都源于一名女子,一名很年轻,但据说国色天香都不足以形容其美的惊艳女子。

传闻此女不仅容貌无双,温婉可人善解人意,而且聪明伶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煮得一手好茶,能让人口齿留香三日不绝,堪称茶道大师。

传言总是越传越离奇,越说越邪乎,到了后来甚至有人说,此女乃山中修行千年的狐妖所化,一颦一笑都能勾人心魄,还精通各种让人飘飘欲仙的术法,莫说男人看一眼就会坠入幻境不能自拔,哪怕时女人见了也要心神不守。

总而言之,这个女子只应天上有。

而关于这个女子是如何出现在宰相府的,更是众说纷纭,有言江南巨贾献之以交好宰相的,也有言塞外巫师带来京城被人天价买下送于宰相的,还有说宰相半夜出游自己在街上碰见的。

一言以蔽之,此女很神秘。

很多时日过去了,有关这个女子的各种消息,已经在市井街头传得沸沸扬扬,连茶楼的说书先生,都开始讲述她不同版本的各种故事。

而直到今日,除了宰相大人自己,也没外人目睹过她的真颜,流传出来的画像但是不少,无一不是美人,就是互相都对不上,可信度不高。

至于有个落魄书生,把人家画成了狐身人面,自然免不得被群起攻之,摊子被掀了不说,腿还被打断了,但即便如此,这书生也一口咬定,自己画的是自己亲眼所见,绝对属实。

当人家问他是怎么进得了宰相府时,书生就张红了脸,好半响才憋出一句自己是爬墙偷偷望见的,这般胡言乱语,自然没有人信,引来的只是更多取笑。

徐明朗撩开车帘,扫了一眼那个抱着画卷,不断向别人展示狐身人面像的瘸腿书生,眼中满是鄙夷与不屑,放下车帘时,他又露出不无得意的满足笑容。

之所以催促车夫快些,自然是为了早些见到那个让他惦念的可人儿。

:老树发新枝,这是人间喜事,不过在见到对方之前,徐明朗从来都没想过,到了他这个年纪,还有重温少年风流的一天。

回了府邸,匆匆换下官服,徐明朗来到一座布置素雅的院子,顺着鹅卵石铺陈的蜿蜒小道来到临湖的轩室,隔着半卷的竹帘看见灯火中身姿曼妙,正跪坐写字的佳人,徐明朗顿了顿脚步,正了正腰背,缓了缓心绪,迈着稳健的步子徐徐走近。

“大人回来了?”

面若桃花的女子放下玉笔,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欣喜笑容,起身见礼,盈盈蹲身的简单动作,便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柔弱而又不食烟火的脱俗气质。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这女子,是赵玉洁。

装作淡然的嗯了一声,徐明朗走向那张书案, “今日又写了什么诗?”拿起宣纸定睛看去,不禁吟哦出声,“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响东菑。漠漠水田飞白鹭……”

连连点头,道了几声好,转头看向有些羞赧的赵玉洁,徐明朗奇怪的道:“为何只有这三句?”

赵玉洁红着脸道:“妾身想起小时候在乡下的时光岁月,胡乱写了这些,当不得大人夸奖,后面的……妾身怎么都想不出来了。”

说完,很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窘迫模样。

她这样子落在徐明朗眼里,就非常的单纯娇憨,怎么看怎么可爱,让人想要怜惜,又想狠狠蹂躏。

“如此佳句,实属难得,不能没了下文,你且过来,跟老夫好好说说你那时候的生活,老夫为你补上。”

徐明朗乃门第家主,自视博学才高,当然要完成这件雅事,顺便也让赵玉洁见识见识他的才情,好更加高看佩服自己。

诗文中描写的乡村田野景象,跟徐明朗在燕平城的生活不同,可以为他换个心境,好好放松一番。从家国大事的繁杂公务中脱身,能有红粉佳人来唱和这样的诗文,对徐明朗这个文人宰相来说,实在是再美妙不过。

赵玉洁低声应是,坐到徐明朗身边,开始给对方讲述自己年幼时到乡下省亲的日子。

徐明朗的这种心理,都在她的预料之中,甚至可以说是她一手布置、引导,在投其所好的同时,也对她自己十分有利。

借助萧燕的安排,通过江南富商的手,成功到了宰相府邸,凭借自己的姿色与柔情,也如愿获得了徐明朗的喜爱,但赵玉洁知道,如果两人的交流只限于身体,必然不能长久,也无法让她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要跟徐明朗有心灵情感上的交流。

诗文是手段,可以吸引徐明朗的注意,赵玉洁故意只写三句诗,就是为了让徐明朗这个士大夫中的翘楚,手痒来补足后面的。

而她之所以写了田园方面的内容,也是想要通过给徐明朗讲述那些自己的田园生活,来给徐明朗一个自己很纯真干净、弱小苦命的印象,让对方更加疼爱自己。

赵玉洁达到了她的目的,在回首往事的时候,说起自己体弱多病的外婆,落了几滴泪,说起自己坚强而命运多舛的母亲,又哭了一鼻子,徐明朗就把她搂在怀里百般安慰。

为了彰显自己照顾赵玉洁的真心和能力,都不用赵玉洁开口,徐明朗就当场赏赐了她巨量财富,多到市井平民难以想象,在赵玉洁终于破涕为笑之后,徐明朗把她抱上了床榻。

躺在锦塌上,赵玉洁轻声低吟之际,转过头,刚刚跟徐明朗对视时,还情雾朦胧的目光,霎时变得冷漠无波,视线透过窗户,看到了天上的弯月。

弯月如钩,弱小得就像她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脑子里没了贞操这种念头,并认为身体是可以拿来交换生存资源的呢?

这是两个问题。

自己当然不会忘记,事情开始的场景。

那是一个秋天,老槐树的黄叶落满了院子,母亲让自己去买菜,菜市场离家很远,自己本该去很久才会回来,或许是午后的阳光正好直照自己的眼,让自己看不清路,又或许是隔壁街的那个可恶胖子,追着要欺负自己,自己跑得太急,总之自己掉进了臭水沟里,半身都被湿透,可恶的胖子捂着鼻子大笑着跑远了,自己强忍着泪水半路折返,想要换了衣裳再去菜市场。

可当自己接近家门时,却听见屋子里传出奇怪的声音,稀里糊涂的趴在窗口往里看,那个画面自己应该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了,原来赤裸的身体是那样难看……

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离开家,穿着湿漉漉的臭衣裳去菜市场的,只记得当时走在路上一遍又一遍的想,自己的父亲已经战死沙场,所以那个男人不会是自己的父亲。

至于第二个问题……

那个除夕,母亲和自己出摊时被打伤,母亲缠绵病榻很久,家里的积蓄都用来买了药,米缸很快就空了,面粉也早早吃完,为了让母亲能够熬过来,自己把最后的米粥都喂给了母亲,而自己已经两三天没有吃半点儿东西,饿得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那个时候,隔壁街那个经常欺负自己的胖子,鼻涕老是擦不干净看着脏兮兮,却能穿绸缎的胖子,举着一个鼓鼓的钱袋子对自己说,如果自己能让他摸一下自己的胸脯,钱袋子就是自己的。

后来啊,自己拿着那个袋子里的钱,买了药又买了米回来,母亲总算恢复了不少。

只可惜,从那之后,她都只能面色苍白的坐在那里,歉疚、自责而又无奈的看着自己,什么活计都干不了了。

“我想修行,给我辅助修炼的丹药,可以吗?”

赵玉洁察觉到徐明朗的喘息开始变得粗重,动作也开始空前狂暴,在对方屏住呼吸的关键时刻,她不失时机的问。

“可以!你要什么老夫都……给你!”

……

平康坊,一栋装修得富丽堂皇的青楼里,却有一间布置极为简朴的雅间,屋子里几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摆件器物,挂在墙壁上的牛角,铺着羊皮的座椅,圆顶裹布的天花板,都在彰显一种草原风格。

明面上已经离开大齐的北胡公主萧燕,正在炉火上亲手烧烤一只羔羊,神情专注而认真,好似在进行某种不容亵渎的仪式,越来越透露出一股虔诚的意味。

“草原如今正在举行那达慕,我虽然不能回去参与这件盛事,也没法在南朝弄个地方,大张旗鼓做类似的事,那么亲自烧烤一只羊,便算是也感受到草原雄风了吧。”

烤好了羊,萧燕卸下两条羊腿,将其分别递给随侍在侧的,白眉黑发老者与黑眉白发老者,见他俩面有不解之色,便如是说道。

两位王极境强者这才了然,一起坐下来,也不用刀子,直接拿嘴撕咬羊肉,吃得很是粗野,“公主身在南朝,还能时时铭记草原风物,实在是心志刚毅!”

“天元部族是这天底下最优秀的一群人,我们势必在父亲的带领下,建立万古未有的大功业,自然应该时时牢记自己的身份。”

萧燕取了肉,装在盘子里,一口一口吃得极为仔细。

啃完羊腿,白眉老者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公主,我们已经将那个赵氏叛女,通过我们掌控的齐人商贾送到了宰相府,为何这些时日以来,公主还让下面的人,四处宣扬那个女子的种种神奇,收买说书先生讲那些并不存在的故事,甚至不惜说她是狐身人面,也要为她扬名?”

萧燕喝了一口马奶酒,轻笑道:“进入宰相府容易,要长久被宠信就很难。

“徐明朗贵为徐氏家主、南朝宰相,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男人都是一个样,对轻易到手的美人,会觉得她不够自矜,有过于放荡的嫌疑,总是怀疑她的品性,也就不会珍惜。

“尤其是老男人,他们更加在意的,往往不是美人的外貌有多惊艳,而是她的身份、地位等附加的东西。享用一个高高在上的美人,会让他们更加满足。

“而对赵玉洁来说,她的出身地位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能够为她增加价值的地方,就是她在市井间的名头,她被人讨论、幻想、争论得越多,也就越有意思,越有价值,徐明朗的兴趣就会越大,越持久。”

听到这番话,两位老者相视一眼,再想想自己的心理,不由得对萧燕佩服万分。

吃完羊肉,萧燕离开雅间,通过墙壁夹层拾级而下,来到幽暗的地下室。

这座青楼是萧燕在燕平城的核心落脚点。

有谁会想到,一位尊贵的公主会住在青楼呢?

推开地下室的石门,顺着地道蜿蜒前行,走过许多岔口,打开最后一座白玉石门后,萧燕进入了另一个洞天。

……

一间宽广的地下室,被墙壁上的火把照得犹如白昼,负手而立的赵宁看着眼前的杰作,深邃的眼神隐含刀光剑影。

这是他动用家主继承人的权力,召集了大批修行者参与,耗费无数珍宝奇珍,历时两个月修建的地下世界。

方圆百步的石室,地面沟壑纵横,有名山大川,亦有城池要塞,勾勒出整个大齐版图。

而在低空,则由无色丝线悬着一个个人物雕像,没有面孔,胸前却有赵、魏、杨、徐、刘、孙、吴等大字,赫然各个世家。

半空则有一尊龙行浮雕,面前是三省六部、大理寺、鸿胪寺、十六卫禁军等山头状的座雕。

从世家人物雕像上,迁出了条条红色、金色细线,跟上面的山头座雕,与地面的城池地理相连,错综复杂又脉络清晰。

北侧长城上空,亦有一尊雄鹰模样的巨大雕像,胸口写着“北胡”,其身下有无数黑线,却没有落在实处,飘飘荡荡。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雕像没有名称,犹如一团团黑影。

石室穹顶,则镶嵌着星辰般的夜明珠,每一颗夜明珠都由一个,镌刻符文阵列的玉质直筒包裹,使得光亮成为一束,只能照耀在地面的某一处。

赵宁灭掉了墙壁上的火把。

整个石室暗淡下来。

只有雁门关,燕平城镇国公府,大都督府,以及代表赵氏产业、势力所在的一些零星地点,有夜明珠投下的一束光,而显得明亮。

“这就是大齐,是天下,是我赵氏能把握的些许光明……”

赵宁打量着眼前这副雄阔地图、广大世界,目光最后落在零星的明亮处。

跟整个世界的黑暗相比,几点光亮犹如萤火。

这就是赵宁面前的世界,他走出门去需要面对的天下。

缓缓吐出一口气,赵宁走到北侧那个“北胡”雄鹰雕像下,再次确认了一遍前世记忆,将漂浮的一根根黑色细线,往地面的大齐疆域图上拉。

每拉一处,就会有夜明珠的光束,落在相应地方,只不过是血色的,有的会引动一些世家的丝线,有的则延伸到一些没有名字的雕像上。

做完这些,赵宁陷入沉思。

等到这个世界的所有地方,都被夜明珠照亮,变得一片光明没有血色之时,那就是大齐内患尽除之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