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伐天行 > 初入世
第二十五章、漫天繁星应思人
作者:沫源  |  字数:3486  |  更新时间:2020-05-25 23:59:47 全文阅读

夜。

将圆未圆的月亮挂在空中,周围环绕着几颗孤零零的星星,闪着微弱的光。

本就是冬天,外面还刮起了大风。忙碌了一天的百姓,早已回到家中,悠闲的躺下围绕着火炉边,准备休息。

铁拳门。

此时在屋里、院子里待着的无不是天羽县有头有脸的人物,此时却都焦头烂额,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王老爷子穿着一身灰色皮草,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手里拿着木棍挑着雪花。周围的雪花都让他给画了个遍。

倒是他儿子王涵坐在他身边显得十分安静。

管渝披着皮袄坐在院子里,用刀割着羊腿,把肉挑入嘴中,细细嚼着。

.........

天羽县。

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在房檐不停跳跃着。一道火光骤然出现,盘子大小的火球向后飞去。被身后的英天意一个翻滚轻松躲过。

火光打在其身后的房檐上瞬间炸裂。房屋上方出现了一个半丈大小的空洞。洞口里传来妇人破口大骂的声音。

刚刚躲过火球,一道水注迎面飞来,被英天意一拳打破,连带着还有脚下的不少砖瓦。

英天意骂了句娘,再次点地追了上去。迎面又刮来一阵狂风。把英天意头上的小皮帽给吹了起来,幸亏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原本圆滚滚招人稀罕的小脸蛋也变得狰狞起来:“敢动小爷的帽子,不知道这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

任熙臣脚下御风,短暂飞行下,每一次从地面跳起,都会飞出极远的距离。英天意虽然速度极快,但是在他层出不穷的攻击下一时半会也没有那么容易追上。

城西密林中。

任熙臣落在树梢上转过身来,笑道:“你我之间好像没有什么仇怨。”

英天意没有理会他,飞踹过去,任熙臣赶忙躲闪,树干被踢的整个断裂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下。

“少废话,小爷可是鹰狼卫,除暴安良是我指责。”英天意追上去又是一拳,任熙臣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直直飞了出去,直到撞上了十几丈外的大树才停下来。

“呕!”

任熙臣口吐鲜血,拄剑艰难起身。

“跑啊?你这老鬼可累死小爷了。”英天意冲了过去。任熙臣慌忙拿剑劈砍,被他轻松躲了过去,对着他的腹部又是一脚。

“啊!”

任熙臣一声惨叫,手中长剑坠地,身型佝偻的向一直刺猬,蜷缩在了一起。

“原本听他们说你会什么仙法,本来小爷心里还有点慌,没想到你花架子这么多,却也中看不中用啊!”英天意没有什么变态的欲望,弯腰拾起长剑,对着任熙臣脖子劈了下去。

任熙臣袖口突然狂风大作,将他吹出去数丈躲过一劫,

“咳咳!”

任熙臣双手拄地,咳嗽出两口血水,抬起头表情狰狞的看向英天意,“想杀我你可以试试。”

英天意看着此时任熙臣的眼神若有所思,持刀向前。

“哈哈!”任熙臣突然仰天大笑血水顺着他嘴角流淌下来滴在雪地上,“年少时我读圣贤书,只觉清风徐来事半功倍。”

任熙臣扶着身旁树干缓缓站起身,“任熙臣隋州旧历十三年中举人,次年赶考于分府,寒窗苦读十二载,只为谋职造福众生。”说到这任熙臣腰板缓缓挺直,周身清风围绕。

“你她娘做的有哪一点造福苍生了?”英天意破口大骂道。

“哈哈哈。十二载寒窗却为他人做了嫁衣,遭人谋害、抛尸荒野,如此朝廷我怎可报效?”风越来越来直接将他衣服吹得飞了出去。露出腰间触目惊心的伤疤连到锁骨。

“我最记恨的就是你这种朝廷走狗,既然不给我活路那就一起死吧。”任熙臣说完小腹处忽然光芒大作,一直蔓延到全身。

英天意意识到不妙,赶忙后退。

“轰轰轰!”

周围积雪迅速融化,狂风卷积着碎石疯狂向四周扩散。直接把周围数十丈的土重新翻了个翻。数十棵树木倒塌,烟尘冲天而起。

过了半盏茶时间,英天意才从土里爬了出来,手中还拿着破的不成样子的牛皮小帽。

英天意跪在地上吐了一嘴的土出去,猛咳嗽两声。吐出一口血痰。等了一会才站起身,踩着树干向县衙方向掠去。

天羽县,县衙。

刘亚心双手持剑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身上早已伤痕累累,一身白裘被他扔在了地下。大腿被刮出一道大口子,正潺潺流着鲜血的他有些神智不清。脚下躺着两名马贼,瞪大眼睛,脖颈处各有一道常常的豁口。

手持狼牙棒的汉子向他挥来。被他横剑挡住,却被人一脚踹的踉跄出去。被人趁机用刀砍中肩膀。幸好角度不多只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啊!”刘亚心仰天大喊道:“英天意我干你娘。”心中充满着无限的委屈。被人趁机一道砍掉了整条肩膀,当场昏迷过去。

汉子狞笑着要对他补上一棒子。门口突然传来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我来晚了吗?”

..........

竖日。

刘亚心缓缓从床上醒来,右边传来钻心的痛哭,让他忍不住冷哼一声。向右边看去虽然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他的右臂没了。

“你醒了?”管渝正坐在他身前的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汤药端向他,“这是补气血的中药,你失血过多最近不要做过多的运动。”

管渝见刘亚心一脸茫然没有反应,就把药用勺子盛了起来,一口一口的喂向他。刘亚心一脸茫然直到喝完都没有多余的动作。显然是断臂之痛对他打击很大。

管渝喂完了药就起身关门走了出去,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听了张佬的话。庆幸之余心中还有些不快,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是因为什么。

英天意正好从房间走了出来,对着管渝笑着打了声招呼,“管渝姐姐中午好。”

管渝看向英天意,心道不谈别的这少年的长相其实蛮让人稀罕的,当下自己圆圆的脸蛋眯成了月牙,对他笑了笑,“昨天一夜没睡,怎么还起这么早?”

“嘿嘿!”英天意笑了笑没有回答。

现在整个天羽县都知道这个少年,打死了会神仙法术的任熙臣,更是手刃了黑风寨剩余的所有劫匪,声势更在当年的铁狮子卢俊豪之上。

甚至有好信之人特意去城西看了,回来添油加醋的学给众人,“好家伙那林子里方圆十几里寸草不生,连雪渣都没有,那大树倒了一片。简直就是有地龙在那翻了个身一样。”

一时间口耳相传,再次去添油加醋,英天意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

更有人给他起了外号,叫做翻地龙。一时间被人口儿相传。

果然中午还没过,各家的黄金都让人系数奉上了。

为首的刘老爷子,当着百姓的面给英天意行了一个大礼,被他拦下来了。

英天意吩咐他给岩水村稍了十块金条。又留下了一块递给那姓赵的青花帮汉子,让他今天晚上安排一场盛大的晚宴。

赵姓汉子拍着胸脯保证给英天意一个热闹的篝火晚会。

期间一名泼妇进来闹事,让英天意赔偿房顶的瓦片,他没有理会让人将她赶了出去。开玩笑英大爷为民除害你赚大了,还敢找老子要钱?要钱你也得去找那个尸体都看不见的任老鬼去。

最后剩余的金条被他分成了两份,他和刘亚信各一半。

........

下午。

铁拳门上上下下围满了人,可以说就算是当初铁拳门掌门卢俊豪在世时候,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大的场面,简直就像过年一样。

任大富大腹便便的身躯跪在门口,原本就是凛冬季节,天气寒冷,此时他的两鬓都染上了一层白霜。

“打死他。这个狗官。霸占我家田地。”

“你打死我家花花的时候想过这一天吗?可怜了我家养了五年的花花。”

“任老鬼,干你娘......

周围的乡亲们有的吐沫,有的往他脸上砸臭鸡蛋,有的扔烂菜叶。而任大富就这么低头跪着,浑身颤抖。颇有些死刑犯游街示众的感觉。

英天意缓缓开门走了出来,原本嘈杂不堪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

“翻小英雄出来了,大家都安静。”一个中年妇女操着一副破锣嗓子大喊道。

听到这称呼英天意尴尬的笑了笑。圆圆的脸蛋甚至有些招人稀罕。

英天意招了招手,让张瀚文替他主持。胡闹的情况下他上场行,但是这么正儿八经的说话,说实话英大爷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怯场的。

“大家安静。”张瀚文嗓音颇为洪亮,“大家想怎么处理这个狗官。”

“杀了吧?”

“杀了!”

“对!杀了他。”

众人在短短的几句话中就统一了口径,由此可见心中对任大富的怨恨。

“可是杀朝廷命官,不光我们连带大家都会有麻烦的。大家想要惹麻烦吗?”

“这.....

众人有些迟疑了。人就是这样,一旦涉及到自己,就很难做出争取的决定。

“张瀚文见状趁机循循善诱道:“大家不妨给他一次机会,黑风寨马贼以灭,他现在孤身一人又翻不去什么风浪。”

“这.....

众人在此迟疑。

“老朽向大家保证我若再听到他胆敢欺压百姓,我定第一个赶来天羽县,杀了他。”说着张瀚文走下台阶自顾自的帮任大富解开绳索。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喝道:“还不滚?”

任大富虽然没听懂怎么回事,但听说自己不用死了,恨不得手脚并用,转眼间就逃出了人群。

“晚上英天意小英雄将在铁拳门举办篝火晚会,大家一起来吧。”说完伴随着众人的欢呼声,张瀚文带领众人热热闹闹的走进了院子里。

这是张瀚文跟英天意商量出来的结果,毕竟杀了朝廷命官就算是鹰狼卫都有不小的责任,虽然现在人赃并获,但英天意身为雏鹰不足以代表鹰狼卫。普通人贸然杀害朝廷命官这代价可不小。

所以英天意决定先稳住他,等小爷去庆阳城成了真正的大官,在来收拾这个任老鬼。”

夜晚。

篝火晚会照常举行,跟预想的一样众人把酒言欢,围着篝火跳舞很是欢乐。就连躺在床上养伤的刘亚信都喝了半碗酒。

英天意躺在房檐上,仰望着满天繁星,破天荒的有些孤独。

“小桐啊!你在庆阳城过的好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